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最强保镖第92章相拥而眠

2018-11-23 22:53:3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最强保镖 第92章:相拥而眠

85_85795回到家里,何洛洗了个澡,抱着李琴棋的笔记本看了部电影,正好看完,李琴棋却已经提前下班把门给打开了。

何洛看了一下时间,才十二diǎn多呢,就道:“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李琴棋打了个呵欠方管价格
,道:“今天我有diǎn累了,而且客人不少,我的任务已经提前达标了,就先回来了。”

何洛把笔记本关上,笑道:“要给你按摩按摩不?”

李琴棋嗯了一声,就靠到了沙发上,道:“肩膀酸,脑袋昏,我想睡觉了。”

她顺势就倒到了何洛的大腿上来,又带着些疲倦地打了个呵欠,问道:“今天吃宵夜不?”

何洛笑道:“不用了,我肚子不饿,躺好了啊,给你按按。”

李琴棋没发话,他从来不敢对她毛手毛脚的,倒不是説惧怕,而是尊重,心里难免想一下,要是李琴棋再给他十秒那多好,别説十秒,五秒也行啊……柔腻软弹,让人兴奋欲死的滋味。

他帮李琴棋按摩着她的脑袋,微笑道:“今天下午没什么事了吧?学校有没有找麻烦?”

李琴棋闭着眼睛享受,道:“没有呢,应该是顾跟学校的领导打过招呼了,不然他们肯定得整我了,毕竟曾伟奇比我有钱,也比我有势。何洛,你説这个世界上的好人怎么就那么容易被欺负呢?”

何洛笑了笑,道:“我是坏人,保护你这个好人,有我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李琴棋却认真道:“你不是坏人!”

何洛看她认真的模样,不由笑道:“好好,我不是坏人,我也是好人,咱们都是好人。”

李琴棋满意地眨巴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有些僵硬的身躯在何洛地按摩下逐渐放松了下来。

“快要放暑假了,到时候我要回家,你得好好照顾自己。”李琴棋説道,忽然觉得有些舍不得走。

“嗯付费外贸
,你回去吧,我当然会照顾好自己的。”何洛笑了笑,“我又不是xiǎo孩了。”

李琴棋嗯了一声,忽然听到这厮低声在她耳边説道:“要不,再给我十秒?!”

李琴棋一下从他腿上跳了起来,瞪着眼睛,愤怒道:“得寸进尺了是吧?”

何洛看到她就像炸了毛的猫一样,忍不住翻着白眼,在学校里那还温温柔柔羞羞涩涩的,到了这里来就开始流露母老虎本性了!

“我困了,回去洗澡睡觉了,你自己也早diǎn休息吧。”李琴棋哼了一声,转身就准备走。

何洛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她,笑了起来,道:“五秒也行!”

李琴棋顿时张牙舞爪了起来,扑了过来,又捏又打的,何洛则是搂着她的腰哈哈大笑。

“不准再説了,再説我就不搭理你了,不给你做饭了!”李琴棋捂着自己通红的脸蛋,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把这话説出来。

何洛把她抱紧了,问道:“那亲一个总可以吧?”

李琴棋没来得及説话,她双手正捂着自己的脸和眼睛呢,猝不及防就让何洛给亲到了,霸道地撬开了她的牙关,勾起她的xiǎo香舌,纠缠一处,舌尖如巡礼一般扫过她口腔的每一寸地方。

李琴棋不再母老虎了,而是温驯下来,软绵绵地抱着何洛,跟他接吻,亲嘴。

“啪成都会所
!”

就算是吻得有些意乱情迷了,李琴棋还是保持着高度警觉,何洛的手刚想伸进来,她就一下将之打掉了,这速度和反应,简直就像练了好几年功夫一样。

“哼,下次我得背着把刀,要是你敢有逾越,我就一刀砍了你的手!”

李琴棋眯着眼睛看何洛,这让何洛总感觉这妮子培养出来了那么diǎn杀气,説起话来还真有那么diǎn吓人的,不过何洛不怕,他可不是吓大的,又重重吻了上去,这次倒没再多手多脚,那贤淑的吻技,几乎把李琴棋给吻得化为了一滩春水,彻底软软绵绵地倒在了他的怀里。

虽然没能博得十秒钟的待遇,但是抱着这软绵绵的温软身躯,也足够让人感觉到无限的旖旎了。

李琴棋这次倒是打定决心要走了,一下推开何洛,不管他怎么挑衅,都不再冲过去张牙舞爪,免得他又一把将自己给拉回怀里,嘴里不断哼哼着一些威胁的话,转身摔门出去了,回到自己的屋里。

何洛这躺床上出神呢,大门就砰砰砰被敲响了,与是就穿上衣服,掩盖住自己手臂上的伤口,打开门一看,李琴棋正穿着一身睡裙站在门外,不过却不是上次那种比较透明的,难以让他大饱眼福。

“今晚我睡你这里,我一个人,总有diǎn怕……”李琴棋眨着她的大眼睛,怯怯地説道。

何洛道:“嗯,你想睡哪里都行,我在沙发上窝一晚好了。”

李琴棋松了口气,抱着自己的枕头进了屋,然后到何洛的床上躺下,把灯一关,就再没动静了。

“睡着了吗?”李琴棋忽然问道。

“没。”何洛道,心里有diǎn发苦,这尼玛一晚上被撩拨了多少次大火,刚准备找五姑娘问个好,结果李琴棋就来了。

李琴棋道:“你来我这里睡吧,给我讲diǎn故事,我也睡不着。”

李琴棋今天遇到的事情让她心里感触颇多,也有diǎn心有余悸,要是真让那十几个混子把她在操场上给糟蹋了,她估计自己非得抹脖子不可,虽然已经解决了,但还是害怕,起码也得熬过了今天才能恢复正常啊,不然她也不会这么早早就下班了。虽然那边有个光头男时时刻刻看着,想感动何洛,好拜他为师,但是那家伙的战斗力跟何洛一比简直就是五的渣渣啊。

何洛这是巴不得,二话不説就摸黑爬到床上了,床不算xiǎo,两人平躺着还能隔一xiǎo段距离呢。

“不准乱摸我,不然我生气!真生气!”李琴棋很严肃地説道。

“呃……”何洛应了一声,却只是把手搭到她的腰肢上,将她轻轻搂进了自己怀里。

她的身躯温软,带着些凉意,这一抱,就好似抱了一块美玉在怀里,这天气热,抱着她,感觉仿佛凉快了一样。

李琴棋呼吸急促了一下,感觉到何洛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后才算松了口气,轻声道:“嗯,就这样抱着我吧……给我讲几个故事哄我睡觉吧。”

何洛想了想,没有什么好故事,于是也就挑了程延华和李存义大闹天津火车站的故事,又説了车毅斋大战东瀛高手的故事……李琴棋听得很入迷,后来听着听着就困了,眼睛无力地眨巴了几下,就在他怀里缩成一团睡着了。

“靠……”何洛暗骂了一声,自己憋得可难受了,估计明天起来大兄弟都得充血了。

何洛看着眼前熟睡了的李琴棋,心里一暖,竟然逐渐逐渐就平静了下来,然后将她抱得更紧了,柔柔地在她的唇、脸、耳还有额头上亲了几口后,满嘴生香,让自己本来很躁动的心平复了下来,闭上眼也睡着了。有时候,跟琴棋在一起不单单是只有*的,更多的是一种安稳与平静。

第二天李琴棋醒来的时候,感觉到*的东西正dǐng在自己的臀上,腿间一股凉飕飕和潮乎乎的感觉,不由脸色通红,想起昨晚上做的那个梦来,实在是太羞人了……

她当然知道自己屁股后的东西是什么了,脸色憋得通红,慢慢挪了挪自己的身子,生怕让何洛给发现了。

“嗯,睡得真爽!”何洛也醒了过来,这才想到自己身旁睡着个李琴棋呢,不由急忙将身子一缩,然后夹紧了大腿。

李琴棋也撑着床坐了起来,看了他一眼,道:“我先回去洗个澡,在来做早餐。”

她的胸脯随着她坐起来地动作一阵抖动,何洛一不留神,那玩意又dǐng了起来。

李琴棋本来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一下又脸色通红了起来,也不知道想起什么事情来,鬼使神差地就问道:“很难受啊?”

何洛翻着白眼,尴尬道:“那你不是废话吗!昨晚抱着你,害我一宿没能睡得好。”

李琴棋抿了抿自己的嘴唇,慢慢靠了过来,轻声道:“对不起哦,昨天只顾着自己了,没考虑到你的感受。”

她的手慢慢摸到何洛的裤子上,她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闭着眼睛,道:“我帮你弄出来好了……算是补偿你的。”

説着,xiǎo手已经隔着裤子动作了起来,生涩而含蓄,不过却很温柔,这让何洛几乎快要喊出来了。

“琴棋,你这么弄我更难受,你得把手放进去,不然也不知道猴年马月能解渴了。”何洛哭笑不得地説道。

李琴棋红着脸,抿着唇,没説话,但却还是将手从他裤子里伸了进去,一diǎndiǎn摸索着,找了诀窍之后,也算是有diǎn熟练了。

“嘶……”

何洛连连倒吸凉气,李琴棋闭着眼睛默默动作,手都有些酸了,然后猛然把手一缩,道:“我回去洗澡了……”

説着,就灰溜溜爬了起来,踩着拖鞋啪嗒啪嗒跑了。

何洛一愣神就让这姑娘逃了,然后低头看了一眼,不由哭笑不得,骂了一句,垂头丧气地説道:“我説你要么就别弄,要么就帮我弄完!你这不是在帮倒忙吗?”

无奈,只能去冲个凉水澡来降降自己的火气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