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冷王怪妃第一百六十节辰月送礼梁

2019-01-12 16:13:0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冷王怪妃 第一百六十节 辰月送礼

低头喝粥的雪凡音猛然抬头,睁大着眼睛望着东方辰言,只顾着自己的情绪,都忘了一直陪着自己的东方辰言,怎么可能有时间吃东西。请大家看最全!

“我不饿,你先把这粥喝了,听话。”东方辰言就如哄小孩一般哄着雪凡音,这么一小碗,说什么也得让雪凡音把它吃下去,否则折腾了一下午,她的身体怎么吃得消;东方辰言说不饿,也是他一门心思放在雪凡音身上,哪还有心思顾及自己的肚子,确实不觉得饿。

雪凡音点点头,总算一勺一勺将那碗粥喝了下去,然后也不顾暮雨还在,一头栽进东方辰言怀里,东方辰言则宠溺地抚摸着她的头发。

暮雨本想很识相地退下去,到了门口忽然发现忘了一件事,而且好像忘了挺久的,“王爷,繁王爷与储大人还在大厅等着。”

“他们愿意就继续等着。”东方辰言没空见这两人,虽然知道辰繁定是为凡音而来,可是雪凡音现在不适合见别人。

“王爷,他们等了一下午了,要不要安排他们在言王府用膳。”他们刚来时,暮雨确实想来禀报的,到了房门口听暮晴说雪小姐还未醒,就想着等她醒了再说,结果小姐一觉到天黑,暮雨若不是去厨房替小姐端粥的时候看到了还等着的两人,也忘记这事了。

“随你。”辰繁不是外人,储默无所谓,这两人就丢给暮雨了。

暮雨到梨舞院厅堂时,发现又多了四个人,这四人正是那日在小姐房中所见的,惊讶过后,想必是小姐认识的,也就同东方辰繁他们一同好好招待了。

第一剑与怪医东方辰繁是认识的,至于其他两人,了解雪凡音身份的他,自也猜到了是谁,如此算来这两位与他们家还算亲家,三皇兄不现身,自己就替他好好招待了,六人话虽不多,倒也融洽,这一整晚他们都未曾回去,更不知外边事。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雪凡音的事情第二日一早众人请安时,太后就知道了此事,当然是通过宋梦琴的姑姑,兰妃之口“不小心”泄露的,本就对雪凡音不十分满意的老太后,听闻此事更是勃然大怒,若非云贵妃与荣妃劝着,只怕这会儿已经大驾言王府,亲自质问雪凡音了。

尽管太后被云贵妃与荣妃劝下了,也命人宣东方辰言与雪凡音进宫,与此同时,辰月得知消息后,于太后派出的人先一步去了言王府通风报信,当然太后也在第一时间下旨封锁消息。

宋扬没有想到事情会闹得如此大,下朝后一个个同僚不是询问此事就是恭喜自己,他的女儿已是准言王妃了,真不是是福还是祸,满脸愁容难解,不过在出宫前,遇到兰妃的人将他拦下,说了一番太后知晓此事后的情景,宋扬总算展开了眉头,对于梦琴,或许是一次机会。

“四皇兄你在最好,皇祖母的人快来了,赶紧告诉三皇兄让他有所准备。”辰月冲进梨舞院,来不及喘气就先将这一消息告诉了东方辰繁,然后才注意到还有几个人,“储默你来看笑话的!”不认识的人辰月没费心思去猜,储默辰月断定他是不怀好意的。

“怪医,我三皇嫂没事吧?”没等储默辩解,辰月已经揪着怪医问起雪凡音的情况,昨天的事她在来的路上听到三三两两的闲语,拼凑在一起差不多得出了事情的真相,“宋梦琴在哪,本公主不好好教训她,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三皇兄就是太由着她了。”同样不等怪医回答,辰月又把目标转向了宋梦琴。

辰繁依辰月的意思吩咐了暮雨前去传话,又伸手拉住正要风风火火冲出去的辰月,“你先歇会儿,我们自然不会放过她,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这会儿去一给自己寻不痛快,二给凡音寻麻烦,趁宣旨之人还未到,给我讲讲宫里的事。”同时储默接到东方辰繁的眼神匆匆走了出去。

暮雨进去时雪凡音早就醒了,只是东方辰言还睡着,东方辰言昨日是累了,雪凡音昨日又睡得多,自然比东方辰言早醒了一段时间,见暮雨进来,手指贴着嘴巴,示意她小声点,别吵醒了东方辰言,可尽管如此开门声与光线突然地射入,东方辰言还是醒了,只是眼睛还未睁开。

雪凡音用手指了指外边,示意她到外面说,生怕扰了东方辰言的好梦,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回头看到没把东方辰言吵醒,才走到屏风外边,小声地问暮雨,“怎么了?”一大早这么急冲冲地进来,雪凡音料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见雪凡音的气色比昨日好了些许,看样子又与平常差不多了,暮雨才放下了心,将辰月带来的消息简单地与雪凡音说了一番,才轻轻离去。

回到屏风后,雪凡音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东方辰言,没有将他叫醒,自己悄悄穿好衣裳就欲离开,却被“熟睡”中的东方辰言抓住了手腕,“干嘛去?”暮雨的话他在屏风后听得一清二楚,雪凡音此时走,东方辰言猜也能猜到她要干嘛。

“我去洗漱。”

“一起!”掀开被子东方辰言便起身了,昨晚睡觉时他未退去衣袍,今日掸掸衣袍上的褶皱便可出去了。

“你还是换一身吧。”这满身的褶皱哪是他能掸得平的,尤其是他胸前那一块,不用想就知道是自己的杰作。

“等我。”东方辰言的手还是没有放开雪凡音,从衣柜中找出一件墨绿色衣袍,递给雪凡音,“给我换上!”东方辰言是怕雪凡音趁他换衣裳的间隙跑了。

雪凡音很听话,“我第一次见你,你穿的就是这身。”

“你总算肯与我说话了。”今日的雪凡音算是活过来了,说实话,东方辰言还真怕雪凡音一直像昨日那样。

“我昨天就是在想一些事情,单纯地不想说话,你太紧张了。”雪凡音笑笑将昨日的她一句带过。

东方辰言还有很多话相与雪凡音讲,可时间不等人,太后的人在路上,他要赶紧出去与辰繁商量一个万全之策。

东方辰言与雪凡音走出房门时,太后的人确实快到言王府了,本来他可更快一些,只是在出宫前,被一小宫女撞了,撒了满地的珍珠,而这些珍珠据说是送给青昭媛的,不能少一颗也不能脏了一颗,而他只要走一步就极有可能踩到那些珍珠,不得已帮着小宫女一同将珍珠拾起才匆匆出宫,而这位小宫女自然是辰月安排的,说那些珍珠是给辰月的太引人怀疑,毕竟她与三皇兄的关系摆在那里,于是大手一挥,送给了青昭媛,不过这些东西,她哪天要用了,会向东方辰言讨回来的。

好巧不巧的是,

冷王怪妃第一百六十节辰月送礼梁

快到言王府了居然有三驾马车挡住了自己的去路,而这条街上,三驾马车并驱已是极限,暗道自己今日运气不好,无奈只得绕路而行,见小太监转头,储默下车往言王府而去。

见到雪三爷几人也在此时,东方辰言意外却不多言,直接与辰繁讨论起进宫之事,而后回来的储默也加入了他们。雪凡音看着有商有量的三人,发现自己被东方辰言骗了,他什么都知道,而自己方才死活瞒着他的样子一定很傻。

“三皇嫂,你脑子哪不对了,怎么会去宋府,三皇兄逼你的?”宋梦琴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反正辰月自己是不会那么傻的送上门被她宰割的。

“还真是这丫头自己脑子不对。”怪医在一旁吐槽倒,昨天雪凡音出来那样他也是见到的,面无血色,可今日又是另一番模样了,怪医认为是东方辰言起到了作用,虽然昨天他真的恨不得把东方辰言宰了,可今天决定勉强留着他的命。

听到怪医的话,辰月终于知道为什么一进门就觉得不对劲了,“你徒弟呢?”辰昕离言王府最近,与雪凡音也亲近,储默都来了,居然没见到他。

“被狐狸精迷住了!”

“被狐狸精迷住了?”

两个声音同一句话同时响起,怪医又做了一个决定,他喜欢辰月这小丫头,至少对于他徒弟的事上认知是一样的,辰月也是如此想的。

这两人的话也顺利把东方辰言与东方辰繁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你们有空,让辰昕先进宫。”东方辰言知晓,插科打诨,歪理乱入辰昕比他们谁都在行,到时说不定用得上。

正愁没理由去找东方辰昕的两人满口答应,对视一眼就离开了言王府,雪凡音这才与一直沉默着的三人打招呼,对于雪三爷,雪凡音是怕的,昨天的事他们也看到了,他们的眼神雪凡音也看到了。

“三爷爷,你们放心,我很好。”雪凡音的话没有换来他们的回答,只能尴尬地看着他们。

雪三爷则是顾忌着东方辰繁与储默的存在一言不发,雪林见爷爷没说话自也不敢开口,而第一剑认为雪凡音是看自己怎么衡量、评判在与雪三爷讲,自己不用回答他,就这样四个人各占一位,互不言语,任尴尬凝结在空气中。

肚量能容事

ags:

马士基海运
集装箱活动房出租
山东卫视广告部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