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第三百一十一章断后种

2019-01-23 18:11:4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 第三百一十一章断后

军团大兵们迅速地通过了一道小巷,虽然不知前方是否为死路,但在此时,整支队伍却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停下来喘息的机会。【无弹窗.】

只见队伍后面密密麻麻的狂尸们发出令人胆寒的嘶吼,从四面八方,大街小巷中汇聚而来,像是真真正正的怒涛,瞬间就要将所有人拍碎在沙滩上。

“快跟上,南音,鸦,你们两个到队伍前面开路,张潮,你跟我到后面去断后!”锐雯高声道。

张潮撇了撇嘴:“那那些受伤的士兵怎么办?要不要”

锐雯面色微变,片刻后冷冷道:“只要他们还活着,那他们就仍然是我们的袍泽。”

“你这是妇人之仁。”张潮压低了声音道,袍泽?笑话!

日后要同自己在艾欧尼亚打生打死的家伙也能称之为自己的袍泽?想起那个梦,张潮就对这些诺克萨斯人的感观直线下降。

若非如此,按照以往他的性格,早就出了全力,将那些类似于丧尸的怪物一扫而空了,又怎么可能全场划水打酱油?

锐雯微微一愣,可以看得出,实际上锐雯现在也很纠结,因为她怎么做都是错的,从功利性的角度来看,无疑是先下手为强;但从感情上来看,她却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但若不下手,若是其他的士兵再被这些伤患伤到,自己又如何过意的去?

情不是单向

但她很快就做出了决定,只见她微微低了低头,随即用一双锋利如剑的眸子狠狠地扫过了张潮的脸:“听从命令,张潮百夫长!”

张潮叹了一口气,随即逆着人潮,向后挤了过去,隐约地,他听到了身后锐雯的喃喃自语,声音很低,但他却听得清清楚楚。

“我本身就是个女人。”

张潮身形顿了顿,随即继续向前行去了,此时再看,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不满,实际上锐雯能这么做,真的让他感觉很欣慰,起码让他知道了,这个冰冷的国度还有善良的人。

尽管这种善良在某种情况下显得有些愚蠢,但张潮觉得,也只有这样的人,才配称自己的袍泽。

尸如潮水,狰狞的脸,稀烂的肉,锋利的爪,破破烂烂的衣服。

“恶心的东西。”张潮皱了皱眉,“不管是电影里也好,亦或者是在现实,制造出你们的人一定是个恶棍。”

“罪无可恕的恶棍!”

“我会找到你的。”

“并且杀了你。”

张潮猛然间抬起头,缭绕的气流顷刻间崩飞而出,化作一道锋利的气刃向着左上方的一处关闭的路灯飞去。

随着路灯碎去,那种之前时不时涌上心头的被监视的感觉也消失了,他露出一丝冷笑,随即爆发出一道旋风剑气,将身边数十只狂尸尽数绞碎成了漫天血肉。

——————

辛吉德猛然间向后退了一步,随后才恍然发觉,那不过是隔着一层屏幕的攻击,就算再凌厉也不可能伤得到自己。

“呵呵,真是个有意思的家伙。”

“但很可惜,你永连贯的远都不会知道,你所发誓效忠的国家,居然会拿你来做一个可怜的试验品哦不,或者说,考核者?”

“哈哈哈哈去吧,我的学徒,将他们统统撕碎!”

辛吉德发出癫狂的笑容,或许是刚才被张潮的哪一剑吓到了,所以这种笑容不仅不显得恐怖,反而有一种色厉内荏与恼羞成怒的意味。

这种心态,比之日后那个将自己彻底改造为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的辛吉德还差了太远太远,如今的辛吉德或许很恶,但终究未疯,他的真正蜕变,或许还要在日后,沃里克受到诅咒之后,独揽实验室大权才会真正完成。

这不过是个开始。

吼——低沉的咆哮声在实验室中响起,黯淡的灯光下,盛满了漆黑色泽药剂的培养槽中,药剂缓缓排空,一道身高足有五六米,浑身肌肉鼓胀的怪物从中显露了出来,并且猛然间睁开了眼。

——————

张潮一剑将一头狂尸的脑壳刺穿,身后劲风袭来,刚想反手将敌人斩杀,一柄巨大的符文剑已然将那怪物轻松拍飞,砸在了墙上。

“前面有一座桥,你们先行撤退吧。”锐雯低声道,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她不像张潮,有着巨龙的体魄,作为人类,她就算再强悍,面临连番的血战此时也已经快要筋疲力尽了。

“你怎么办?”张潮挑了挑眉,“你要断后?”

“我断后,你有更重要的任务。”锐雯沉声道,话音未落,又是猛然间踏前一步,将两头狂尸的头颅瞬间削飞。

“什么任务?”张潮以为是看住那些伤员,若真有异变便立刻动手以减少伤亡。

“断桥!”锐雯一字一顿道。

张潮瞳孔微微缩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让你把桥砍断!”她大喝道。

“那我们直接过去不就行了?”张潮皱了皱眉。

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第三百一十一章断后种

“不行,我试过,那桥梁太坚固了,必须有人将这些怪物拦截下来,否则在它们的牵扯下,我们未必有精力把那座桥砍断。”

“切,你做不到不代表我做不到。”

两人说着,很快便接近了那座桥,那桥极长,虽然军团大兵们先行,但此时也不过堪堪到达桥梁中央,张潮迅速地来到了桥上,食指轻弹,一道御风剑气激射而出。

然而,那剑气仅仅在上面留下了一道凹痕,竟然几乎是毫发无伤,张潮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虽然不过是试探性的一下,但也有普通黄金水平的全力一击了,若这样的攻击也只能留下一道如此细微的痕迹,那就算他是全力,想要砍断如此坚硬的一座桥梁,怕是也要三五分钟的时间。

“我们走。”张潮低声道。

锐雯摇了摇头,倔强地向前踏了一步,随即将符文巨剑横在了身前:“我是你们的长官,所以我要留下来断后。”

“”

张潮皱了皱眉,觉得这妞儿实在是傻透了,难道不知道这种情况下一般是让领导先走的吗?

吼——剧烈的嘶吼从后面传出,只听一声巨响,居然是一只身量足有五六米,肌肉鼓胀如同绿巨人一般,只是完全没有皮肤,血淋淋的一片,甚至连凸起的血管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未完待续。)

皮革激光雕刻机
耐石固地坪漆
舞蹈扇子批发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