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财神都市行正文64晚会

2019-02-03 22:51: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神都市行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拎着板砖走天涯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神都市行全集阅读正文64晚会,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这是一个小型的晚会,明星之间,更像是在做游戏。陶可上台演唱一曲后,因为正是当红时候,被留在台上,客串起了主持。

陶可笑语盈盈,眼睛却没有停止寻找。终于和燕小山四目相对,陶可的脸上,洋溢出更加灿烂的笑容。让台下的众人,看的如醉如痴,爆出一阵阵的喝彩。

陶可趁着一个明星下去的时候,跟着一起下来。燕小山早已等在那里,陶可和燕小山保持着距离,看起来像是普通朋友在交谈。陶可问:“我看见你和甄歆一起来的。”

燕小山一笑,甄歆刚才碰到了朋友,告诫燕小山,老公要去偷香窃玉呢,她已经给掩护进来了。剩下地,自己解决,不要让抓到。注意陶可的影响。燕小山说:“她碰到熟人了。”

陶可感动的说:“以后你偷偷摸摸的约会甄歆,我也会碰到熟人的。”燕小山摸鼻子,我干嘛要偷偷摸摸的。

陶可对燕小山说,她跟经纪人说了,单独准备了一间化妆兼休息室。把房间号告诉燕小山,陶可就若无其事的走了。

陶可回到房间,开始等待燕小山的到来,一会儿一听走廊的动静。过了一段时间,陶可想,莫非是层层的保安,燕小山过不来了。陶可越琢磨越觉得是,算了,知道就知道吧,陶可决定亲自把燕小山领过来。

陶可的嫂子茱莉亚听陶可说了燕小山后,就留心陶可的动向。等看到台上的陶可,脉脉含情的往下看,茱莉亚就捕捉到了燕小山的身影。茱莉亚明白无误的看见,燕小山的手臂上,还挽着一位姑娘。

燕小山和甄歆分开,接着和陶可碰头,茱莉亚感到无奈与无助。她回过头,寻找陶荣格。陶荣格脸带微笑,接受别人的刻意的讨好。陶荣格和茱莉亚一样的年纪,但陶荣格浑身散发着成熟的魅力,脸上看不到岁月的痕迹,能看到的,是春风得意。这样的一个男人,是小姑娘的爱情毒药。正如陶可与燕小山。

茱莉亚不由得走向陶荣格,这个男人还没有背叛他们的爱情,但这个爱情的保质期,还能有多久?

陶荣格感受到了妻子的目光,他礼貌的和旁边的人告辞,迎了过来。问茱莉亚怎么了。茱莉亚紧紧的抱住陶荣格,说:“我爱你。”“我也爱你,宝贝。”陶荣格说道。

茱莉亚说:“你非常优秀,亲爱的。我害怕。”陶荣格奇怪问茱莉亚,到底怎么了。茱莉亚想想,决定还是不瞒着丈夫,她说,陶可有了喜欢的男人,但那个男人,还有别的女人。陶荣格对茱莉亚说:“我会找陶可谈谈的。”

茱莉亚摇头,说:“没有用的,我见过太多的优秀的男人,他们,都不止有一个女人。陶可一定会找个出众的丈夫,那她的丈夫,决不会只爱陶可一个。”陶荣格和茱莉亚呆在角落处,但还是有人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陶荣格对茱莉亚说:“这个问题,我们回去讨论。”

随着陶荣格走了两步,茱莉亚低声问他:“你真的爱我吗?如果我和华宗没有关系,你也爱我吗?”

陶荣格有些生气了,他生硬的回答:“当然,茱莉亚,这是个愚蠢的问题。”茱莉亚说:“抱歉,我有些失态了。”陶荣格脸上浮起笑容,面对着看过来的眼光,手却轻轻的拍拍茱莉亚,以示安慰。

罗擎冒冒失失的走过来,问道:“有什么问题吗,我愿意效劳。”要说罗擎也受过精英教育,不会这么不知进退,但陶荣格是个副职,罗擎又自持身份,这才屡屡试探。

陶荣格说:“不必了。”罗擎不知趣的接着说:“是为了那个燕小山吧。京大陶可的八卦,上可传开了。这个燕小山,居然追到晚会来,我刚才看见,他奔陶可的休息室去了。”

潘大夫跟陶荣格交待时,语焉不详,只是让儿子看住陶可,不让她和别人亲密接触。陶荣格已然明白,恐怕家里防的,就是这个燕小山。

“酒吧那么血腥的场面,罗公子的胆子居然没有吓破。我要是再听到罗公子提燕小山,我会让你变成你那些开肠破肚的保镖。”甄歆转过来淡淡的说道。

一听到那些保镖,罗擎刚刚养好的神经,又开始发颤。甄歆的不讲理,他是听说过的。就算不敢把他开肠破肚,鼻青脸肿是少不了的。罗擎场面话也不说,急忙开溜。茱莉亚认出甄歆就是和燕小山在一起的那个女子。

陶荣格想到老妈交给的任务,还真是挺棘手的。他跟茱莉亚商量:“你刚才也不舒服,不如去找陶可,在她那里休息一下。”茱莉亚明白了丈夫的意思,让她去做灯泡。茱莉亚点点头。

晚会的保安虽然多,但甄歆给陶可派的保镖,是有正式手续的。燕小山在遭遇了几次阻拦后,这两个保镖,认出了燕小山,过来给燕小山带路,一路畅通无阻,到了陶可那里。

陶可打开门去找燕小山,燕小山正准备敲门。陶可觉得时间过得长,是约会前,迟迟见不到情人的正常的心理。看见燕小山,陶可急不可待的纵入燕小山的怀中,嘟起小嘴索吻。那两个保镖,尴尬的替他们关上门,守在外面。

小别重逢,这一吻,似乎要到天长地久。唇分,陶可盯着爱人,眼睛里燃烧着情焰。燕小山的大手,也忍受不住,开始蹂躏这祸国殃民的美体。陶可抿着嘴,推开燕小山的大手。身体打个旋,化身为黄鹂。衣服自然脱落。

黄鹂绕着燕小山飞了一圈,开始引导燕小山,飞向卧室。燕小山大笑跟上。黄鹂飞的很快,等燕小山到了卧室,看到的,是一株怒放的牡丹。

枝条柔韧,叶片青翠,鲜花花瓣层层叠叠,姹紫嫣红,中间是嫩黄的花蕊。燕小山一进来,牡丹就娇羞的摆动。

因为燕小山特别迷恋陶可变成花朵的形态,所以,陶可每次,都用怒放或含苞待放的月季牡丹等,引诱的燕小山兽血沸腾。燕小山的血液向下涌,嗅着花蕊的清香,燕小山伸出舌头,舔中间的点点嫩蕊。

牡丹被燕小山的动作,搞的战栗不止。燕小山的手指,还在拨弄着层层的花瓣。牡丹开口说话了,她央求的说:“别,不要啊。”娇声软语,只能让燕小山变本加厉。含住了整个花蕊。

陶可反击了,牡丹的花朵未变,枝条却变成了藤条,蛇一样的缠住了燕小山。藤条分出多股,缠住了燕小山的双腿,缠住了燕小山的脖子,还伸入了燕小山的裤练中。燕小山也动作加大,对着那盛开的花朵不放。牡丹一声**,变回了陶可。

陶可的身体柔软,头下脚上的缠在燕小山的身上,双腿缠着燕小山脖颈。

两人重重的砸向卧室的大床,大床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声音。大床何辜,始终不停的抗议着。

茱莉亚来找陶可的时候,经纪人也在找陶可。茱莉亚是执行丈夫的命令,经纪人呢,是台上让陶可演出。她们在电梯前碰面了,彼此都认识,就一起上楼,来到了陶可的休息室。

保镖彬彬有礼的拦住众人,茱莉亚亮出了嫂子的身份,经纪人更是恼火,不让谁进去,也不能不让她进去啊。保镖说,陶可正在休息,吩咐人不许打扰。

茱莉亚很疑惑,以前没有看到这两个保镖啊。这两人解释,一直在暗中保护陶可的。其他的保镖,也证实了两人的说法。经纪人吩咐其他的保镖,把这两人拽开。其他的保镖只能苦笑,技不如人,为之奈何。况且,真得罪了这俩,人家还有一帮呢。

陶可的休息室很小,举办这么个活动,有各式各样要求的人很多,酒店也谁也不好得罪,只能勉强安排。陶可的卧室门没有关,房间的隔音呢,也不是完美级的。陶可穿云裂帛的声音,就隐隐约约的传了出来。

听着陶可咏叹调般的叫床,门前的众人面面相觑。只有那两保镖,面无表情的,守在门前。

经纪人接了一个又一个的,只能支吾过去。茱莉亚也接到了陶荣格的,茱莉亚找了个角落,简单的说了情况。陶荣格只能吩咐茱莉亚,无论如何,要把陶可带回去。

就在经纪人,被催的,恨不得要跳楼的时候,那隐隐约约的声音,好像消失了。

经纪人摆出拼命的架势,冲到休息室门前,那两个保镖,却不再阻拦了。经纪人大力的敲门。

陶可慵懒的声音问道,谁呀。经纪人说:“陶可,还有你的演出呢,你快活够了没有。”陶可歉意的说:“哎呀,我忘了。”经纪人都快哭了,说道:“来不及了,穿上衣服,就出来吧。”

陶可匆忙穿衣,薄施粉黛,推门而出。经纪人连好奇心都没有了,抓住陶可,就向外跑。其他人想看一眼,被那两个保镖,黑着脸,把门关上了。茱莉亚大奇,这两个保镖,是谁雇来的?

茱莉亚也赶到晚会的现场,和丈夫会合。陶可这时已经登台了。刚刚云收雨歇,虽然声音有些沙哑,却带着万种风情。一首成名曲,陶可唱的缠绵悱恻,**四射。

所有人都陶醉了,疯狂的拍手,挥舞,跟唱。

燕小山叼着烟出现了,陶可深情的望着燕小山,知道吗,这是为你而唱。

燕小山会意的做了个手势。

学纹绣
核桃苗
河南真空感应炉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