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夏日颂与鹿之森

2019-03-01 15:37: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Chapter 1

林鹿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夏歌站在校门口的香樟下看着独自一人离开的男生,这样想着。浓密的树荫将她全身密密地笼着,暖黄色的荧荧光点落在她的面颊,连带着她的心情也是如此,小心翼翼却又透着澄澈的喜悦。

这是她转学到鹿鸣镇的第3个星期。

Chapter 2

转学生的身份吸引了不少人的好奇,加上好脾气的性格,夏歌很快就和班上的同学熟识了,只是,除了林鹿。

夏歌发现班上的同学很少会和他交谈,哪怕偶尔会有人与之对话,很快地,就再也看不见下一次接触。她偶尔会好奇地询问关于林鹿的信息,可是对方往往会露出异常疑惑的眼神,她也只好摇头表示没事,想着林鹿可能是个孤傲的人,所以大家会有些孤立他吧。

闷热的午后,阳光穿过尘埃落在桌角,教室里安静得只听得见电风扇转动的声音,直到老师抱着大叠的资料走进教室,夏歌才将一直聚集在习题上的视线转移。

是关于学校户外教学活动的注意事项,需要每一个人的签名确认。放学后,夏歌帮助老师收取回执,清点数目时却发现少了一张,再三核对,她这才向着林鹿的座位走去。

“林鹿同学,不好意思,我发现你的回执还没有交。”

一直撑着脸颊看向窗外的林鹿回过头看向她,似乎因为她的言语而有些呆愣。逐渐西落的阳光斜斜地落在他的身上,他的周身仿佛裹着一层金色的薄雾。

“没关系,我不用交的。”许久,林鹿回答道。

夏歌抱着回执不知作何反应,林鹿却以为对方没有听见,又再次回答:“那个地方和我家很近,所以我不用填回执的。”

“嗯,好。”夏歌轻声应了一句,这才转身离去。

而等夏歌再次回到教室,林鹿早已离去,整个教室里空无一人。窗外扬起的风将林鹿桌上的纸张吹落在地,夏歌走上前一张一张地捡起,空白的纸张上仿佛染上了奇异的流光,一寸一寸地在纸面上泛开纹路,不过眨眼间,纹路消失了。

大概是看错了吧。夏歌甩甩头,将小叠纸张对齐整理好,用书本压在了桌子上,而后离开。

她没有看见,在她离开后的霎那,纸面重新亮起,而后,关于林鹿的一切慢慢隐没。

Chapter 3

户外教学的那天,天色晴朗。在课程内容结束后,老师安排了自由活动,夏歌背着相机踏进森林。与她曾经待过的繁华都市不同,这个地方有纯蓝的天空和海面,还有绿到透彻的林野,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发出轻声的惊叹。

相机快门声接连响起,她拍下了所见到的美好风景,包括光脚站在树间的林鹿。少年将脸微微仰着,阳光泄在他的脸上,颊边有暖色的光芒,在绿荫遮蔽下,看上去格外的静谧。

夏歌放下相机,检查刚刚拍摄的照片,手指按触画面的同时,声音也随之响起:“林鹿,你来看这张照片,这张你的……”

言语被猛地撤回,夏歌惊讶地看着相机里的照片,除了树林,画面干净得没有杂质,林鹿没有被拍摄进相片。

“怎么了?”林鹿转过身看她。

夏歌下意识地摆摆手,语气干涩:“啊,没事没事。”

回程的时候,夏歌刻意放慢了脚步,和林鹿一起坐到了车座的最后一排。前排的同学从最开始的兴奋,再到后来的安静。夏歌觉得心跳得有些快,她从脖子上取下相机,查看刚刚拍摄的照片,而迟疑了几秒后,她终于决定侧身对着闭目养神的少年按下了快门。反光镜翻转的声音,让林鹿睁开眼看着夏歌。

风景从窗外急速地后退,车窗内只剩下小声的交谈声。晚风从缝隙间透进来,夏歌的声音轻浅,她说:“果然是这样,为什么相片上拍不到你呢?”

相机反转,显示屏上只有窗外的风景。夏歌眼神清亮,直直地看着对方,明明可以碰触到,却没能留下痕迹,她有太多的不解。

林鹿低头沉默,不发一言。

半响,他终于抬起头,暮色初降,稀薄的光线自他身后绘出朦胧的边缘。他说:“因为我是鹿之森的神明。”

Chapter 4

对于之前的记忆,林鹿已经记不清了,他只记得从沉睡中醒来,

夏日颂与鹿之森

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林间的晨曦。神社的巫女告诉他,他因鹿之森的神明重生,所以他的命运也将和这片森林联系在一起。

神明意味着非人间的存在,林鹿告诉夏歌,多数人临近成年后就不再能看见他们,纵然能够看见,也不会有所接触,因为随着接触的时间增加,属于神明的记忆也会逐渐流逝。他唯独没有告诉她,当记忆流逝至底的那一天,他们就被完全地遗忘了。

夏歌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在班里询问他的信息,多数人会有茫然,即便可能有所接触,很快就会遗忘。在林鹿的身上,时间仿若静止,看过太多来往的人,却没能在一个人的心里留下回忆。

“我没有办法离开这个小镇,所以我偶尔会想,离开了鹿之森,离开了鹿鸣镇,又会是什么样子呢?”林鹿的语气低沉,仿佛经历了时间的无数流转,从原始到躁动而又回归平静,沉寂却又满心期待。

这样想着,汽车突然转了个弯,耐不过惯性,林鹿顺势倒了过来,接触到了夏歌的肩膀。

有真实的体温,相机因为挤压,快速地滑动着,等到两人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显示屏上出现的是一片广阔的麦田,反射着浅淡的薄雾,漫天铺地的黄,无声地生长着。

这是夏歌曾经看过的风景。

“鹿鸣镇的秋天只有枫叶和海滩,这样的风景,好美。”林鹿垂下眼睫看着镜头里的色彩,说着。

夏歌突然就微笑起来,眸子明亮而清晰。她小声地回应:“我来告诉你外面的风景,相对的,你告诉我这里的故事怎么样?”

林鹿有些惊讶,像是被蛊惑一般,缓慢地点了点头。

“好。”

累积成堆的不安就此放下,夏歌翻着相机里的相片,告诉他关于这些曾经的来往,那些她曾经经历过的人生,以及她所坚持的信念。

C h a p t e r 5

回到家,夏歌翻出了柜子里所珍藏的相册,满心喜悦地想要整理给林鹿看,谁知父亲在得知她今天带着相机出门后大发雷霆,进入高中后的生活仿佛就应该只是为了学习,其余的一切都理应被舍弃。

坐在客厅里,父亲语气严厉地数落着关于夏歌最近心思涣散的种种,照片被胡乱地丢了一地,而夏歌低着头怔怔地看着相片上曾有过的风景,无论是父亲第一次教她摆弄相机的样子,她走过的每一条街道,她路过的每一个景点,过往在时光中渐渐泛黄,虽然心有不甘,夏歌却明白,父亲是为了她好。

所以,她最终点点头,没有争辩。

那天夜晚突然降下暴雨,夏歌看雨滴从玻璃上急速冲刷的样子,像是一个阴郁的人被扼住了言语。街道上路过的钛白色的车灯闪过窗帘,如同仓促结尾的默剧,安静地、缓慢地沉溺了下去。

第二天上学时,浸湿的红叶在路面铺了厚厚的一层,夏歌撑着伞低头走过满是泥泞的小路,鞋底踩过水洼,发出闷声的微响。如果不是林鹿自身后叫住她,她差一点就要踩上沿边的路障。

“对不起,照片被没收了,我……可能没有办法拿给你看了。”夏歌深吸了一口气,似是惋惜。

“没关系。”林鹿低声应了一句,最后不可置否地笑笑,“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突然地,鼻子嗅到了林野的气息,夏歌的脚步也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你昨晚没有休息好吧,我没有其他的灵力,但是让人稍稍放松还是能够做到的。”林鹿的指尖透着浅绿色的光,忽明忽暗地晃过雨帘,和夏歌干涩的眼眸重叠在了一起。

来不及酝酿的情感被打招呼的同学打断,干涩的喉咙也只留下断续的片语,夏歌说,谢谢。

Chapter 6

月考成绩出来的周末,夏歌得到了使用相机的准许令。几乎没有迟疑,她拿着相册和相机去往鹿之森。

林鹿穿着宽大的衬衣打扫庙宇,当看见抱着背包、满脸兴奋的夏歌出现在门口时,他有片刻的呆愣。

“给你,答应你的事情。”夏歌眉眼中满是笑意,将相册塞进林鹿的手里。

里面的风景像是突然蔓延生长的花朵,带着从未见过的光影去往不知名的地方。单薄的页面被捏在指尖,那些故事被小心翼翼地编排起来,留在了他的手心。

与之交换的是,林鹿带着夏歌参加了鹿之森的夏日庆典。在灵力的设置下,夏歌看到了光怪陆离的另一个世界。那个夜晚,华灯初上,烟火阑珊。

经历一个冬的春,夏歌的成年礼也快来到。因为学业的加重以及雨季的来到,林鹿要回到鹿之森守位,两人慢慢地少了联系。只是每当夏歌去往新的地方,总会带着大堆的照片来找林鹿,这个约定一直被延续。

随着生日的日期临近,夏歌常常会有霎时的恍惚,她抬头看桌上的时钟,时间照常向前转动,只是不知为何茫然若失。

初夏的晨曦驱散了一室的昏暗,桌边水杯里还剩下浅浅的清茶,相机被细致地安置在一旁,一切都没有变化,只是桌上压着一叠整齐的相片,上面清秀的字迹写着:给林鹿。

夏歌终于感觉到疑惑,林鹿是谁?

和神灵接触得越久,记忆也会流逝得越快,当记忆流逝至底的那一天,他们就被完全地遗忘了。

Chapter 7

一切回到从前。

夏歌完成了自己的学业,成为摄影师,到达许多不一样的国家,看过许多不一样的风景。只是每当拿到成叠冲洗出来的相片时,她总有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被遗忘了,再也没有归来。

每一年的夏季,她都会回到鹿鸣镇,带着满叠的相片去往鹿之森,她会碰见一个少年,然后她会告诉他。

“请你暂时帮我保管,会有人来取走它们,我们约定过的。”

少年点点头,目送她离开。

林鹿拂过叠放整齐的相片,如同当年一般。时间带走了很多重要的东西,唯独没有带走一样东西,那是名叫承诺的记挂。

他想起夏歌曾经和他说过,因为她是夏天出生的,所以父亲将她取名为夏日的颂歌。在生日那天,她想告诉他一件事。

而就像她未曾说出来的那件事一样,他也想告诉她,她也如同夏日送给他的颂歌,而他有多么感谢他们的相遇。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