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当老师遇到学生正文第八十三章死大胖你死哪

2019-03-13 12:45: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当老师遇到学生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writerpl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当老师遇到学生全集阅读正文第八十三章死大胖,你死哪去了,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顾文微笑地牵着沈佳的手坐上了出租车,一路上都是微笑着。

“你笑什么啊?”沈佳忍不住问。

“我有笑吗?”顾文完全是发自内心的微笑,自己都没察觉,“呵,可能太兴奋了!”

“那他一定是你很好的朋友!”

“我兴奋的主要原因是可以向我的朋友介绍你是我的女朋友!”顾文诚恳地回答。

沈佳听到这,脸上的笑容僵住了,那一刻有种心酸的感觉,她一直觉得对顾文有种亏欠的内疚,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这份愧疚源自何处,虽然这段关系的发生是双方自愿,可是作为老师身份的她总会不自觉地有种需要引导这段关系往正途发展的压力,这也是为啥一开始,顾文追求的攻势越猛烈而沈佳的逃避就越明显。

顾文自得其乐地低头揉搓着沈佳的手,这样的亲密的举动已经不再让沈佳感到不自在了,但此时的沈佳望着顾文那被车外月光映衬得棱角分明的侧脸,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该兴奋吗?一个这么优秀的男生对自己死心塌地、义无反顾。

该忐忑吗?幸福来临得那么突然,会消失得同样迅速吗?

该内疚吗?他的年龄本应和别的女生在校园里和大街上肆意甜蜜,而当对象变成自己的时候,他必须保持绝对的低调,即使只是像好朋友介绍自己的女朋友这一件在其他情侣间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到顾文这却显得格外珍贵,可惜的是,顾文还是保留了与沈佳师生身份这个秘密。

直到下车,顾文脸上还是洋溢着无尽的幸福,而沈佳的脸上却笼罩着一层薄雾,让外人看不透,也许连她自己都猜不透自己的心意,此时她才明白,为什么曾有人说过,最不了解你的那个人,也许就是你自己。

顾文牵着沈佳的手走进一间餐厅的包厢,门打开,正看到大胖坐在桌旁和服务员点着菜,大胖头一抬,看见顾文,先是两眼一提,再发现顾文身后的沈佳,眼睛顿时射出万丈光芒,仿佛瞳孔都放大了,直勾勾地盯着沈佳。

“把嘴合上,口水流出来了。”顾文一边帮沈佳拉开凳子,一边嘲笑大胖。

“哦?”大胖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嘴边,悻悻地笑了笑,说:“这位是?”

“沈佳,我女朋友。”顾文指了指大胖,对着沈佳说“这位是大胖,我在北京的好朋友。”

“幸会啊!”大胖竟然伸出了右手。

“你好!”沈佳只好跟他握了握手,看着大胖那逗趣得有点夸张的花痴表情,嘴角带笑。

服务员退出去,顾文劈头第一句就是:“大胖,你死哪去了?”

沈佳从没听过顾文说这么重的话,不仅看了他一眼,随即又觉得,也许这才是顾文最放松的一面吧!旋即发现,顾文和大胖说话,无论内容说得多重,脸上依然是带着笑容,那份兴奋还一直持续着。

“我、我、我以后慢慢跟你说啊!”大胖支支吾吾地,脸都红了,随即准备转移话题,“还是说说你吧!哪认识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啊?找天也带兄弟我去碰碰运气,见识见识!”

“我、我、我”这下轮到顾文结巴了,总不能说是在学校认识吧!毕竟沈佳的形象离高中生还是有点距离,更不能说是老师啊!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的时候,耳边响起了清脆的声音。

“我们在他参加英语竞赛的时候熟络的。”沈佳简单的一句,化解了顾文全部的尴尬,更妙的是,她、没、有、说、假、话。这样的意识不是第一次在顾文脑海回旋,之前每一次介绍两人的身份问题时,总是要遮遮掩掩,对着沈佳的父母、对着学校的同学,对着自己的母亲,每一次顾文都想含混带过,最后实在不行才不得不选择撒谎,这是顾文十分厌恶的行为,想不到现在竟然变成自己的徬身伎俩。原来沈佳也在无形中与自己有着这样的默契,顾文心底一股暖意升起,其实彼此都在小心翼翼地维护者这段感情,一开始顾文总觉得自己是在单方面的付出,沈佳则是在被动地回应,这一刻,顾文明白,其实沈佳的细心、关怀甚至于爱,都在不着痕迹地渗透在两人交往的点滴之中,一直滋润着这棵脆弱的爱苗。

“哎,我说你有必要像花痴一样看着你媳妇吗?”大胖聊了几个回合,已经渐渐摸透沈佳能接受的范围,也就不再像一开始那么拘谨,而是尽情地开着玩笑,刚才自己正努力搜挂着脑海中仅有的一点关于北京旅游方面的知识时,说着说着,突然发现只有沈佳专心地听着,而顾文那家伙竟然歪着脑袋满眼爱意地凝视着沈佳的侧脸,这情景让大胖这个情场弱者有点受不了,忍不住打趣道。

“啊?我、我哪有?”顾文又结巴了,一斜眼,正是沈佳那张笑脸,那张温柔又安静的脸,顾文喜欢这种专属的感觉。

“还你哪有?”大胖歪着嘴模仿,然后没好气地说:“哎,我说你到底要不要我这地陪啊?感情我热脸贴到了你的冷臀部上了!”

“什么要不要啊?你之前都答应了,现在还想反悔啊?”顾文反讥道。

“可是”大胖有点犹豫地问道:“我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顾文接话到。

“会不会妨碍你们小两口的蜜月旅行啊?”大胖抿着嘴,笑着说,刚才那一脸的正经原来都是装出来的。

“谁说是蜜月旅行啊?”沈佳赶紧解释道,脖子都红了。

“死大胖,你就不能说点正经事!”顾文说道。

“我跟你说正经事的时候你不正专心致志地看着别人嘛!我也没办法啊!”说完,大胖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这顿晚餐就是在这样的你追我打之间结束,沈佳也因为大胖的坦然和热情而感到自在,其实,除了两人的师生身份,在大胖面前,我和顾文就与一般情侣无异啊!沈佳思量着已经来到酒店的客房门口,“那就这样定了啊!明早9点,我来酒店接你们啊!”说完,大胖竟然有点吃惊地说:“你们分开住啊?”手指还不忘在两间房门间游弋着。

“是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顾文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哪有人度蜜月还分开睡的啊?”大胖还是抿着嘴。

“死大胖!”这次发话的竟然是沈佳,只见她脸微微泛红,掏出门卡,匆匆进房。

顾文白了大胖一眼,说“拜托,你老人家的梗能不能不要翻来覆去地用啊!”说着,顾文也打开了房门,身后的大胖竟然一把把他推了进去,然后赶紧把房门也关上。

“干什么?”顾文不明白大胖如此激动的举动所为何事。

“我不是怕错失机会嘛!”

“什么机会?”

“跟你好好聊聊啊!”大胖坦然地说。

“你该不会被拒绝太多次而发生了什么根本性的转化吧!”说完顾文双手护在胸前,一副害怕的样子。

“你去死吧!鉴定完毕!”大胖恨恨地说,然后一屁股坐在窗边的小沙发上,那硕大的屁股将整个座椅填的滴水不漏。

“窃,谁叫你失踪那么久啊!又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顾文继续探寻这个秘密。

“我不正想跟你好好聊聊这件事嘛!”大胖白了顾文一眼,继续说:“其实、其实我”大胖的脸竟然有点涨红,“其实我去美国了。”

“旅游啊!”顾文的尾音拖得特别长,一脸的失望,原以为有啥惊天大秘密,谁知是一个这样老套的理由。

“一半一半吧!”大胖喘了口气,继续说:“我去找若琳了!”

“不会吧!”这下轮到顾文大叹气了。

“啥叫不会啊!我是个很执着的人!”大胖认真地回答。

“现在知道了。”顾文还是觉得有点难以置信,“然后呢?”

“然后”大胖挠了挠头,说:“我出了机场才打给她,她好久才听,一开始还是说自己没时间,可是听到我说我已经在美国机场的时候,她吓了一大跳,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动,反正就答应出来见面。”说着,大胖突然抓住顾文的手说:“兄弟,你知道我将那两封道歉电邮发出前有多么挣扎吗?发了出去以后又有多么害怕吗?谁知你们竟然没有人给我回一个字,当时我好绝望啊!还以为一下子两个好朋友都没了,友谊、爱情都落空了,所以当下就决定去美国找你们。自然是把留在国内,去到那边就在机场租了那种付租金的。”大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也怕你们看到是我的号码而不肯接,所以想了这个主意。”

看着眼前这个憨厚的大男孩,顾文实在是气不起来,“那她原谅你了吗?”

“嗯,算是吧!那顿晚饭我们吃了将近3小时,两个人聊了很多”大胖有点失落地说,“虽然,聊的话题大部分还是有关你的,可是至少我们已经能恢复到之前的自在了,能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

“她准备一直留在美国吗?”顾文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也许吧!她的家人都在美国,这次数学竞赛她也拿了名次,好几所大学都愿意接收她,她也好像不太想回来了。”说到这,大胖意味深长地望了顾文一眼,“她跟我说,你们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

“本来就很清楚,就是你在那搞混了!”想到这,顾文就来气。

“唉,兄弟我不是诚心改过,这次你在这边的旅游开支,我全包啊!玩多久,住多久都没问题啊!”说着,大胖顿了顿说:“你该不会就为了问我这段时间到底去哪了,就来北京了吧?”

“学习要我参加这边学校的面试,好几所学校,所以要在这呆一段时间。”顾文解释到。

“不会吧!这么快就有学校要你了,哦,不过也对,你英语竞赛和数学比赛的成绩都那么出众,看来是奇货可居了哦!”

“你才是货!”顾文不太明白这四字成语的含义。

“哎,你这家伙”大胖突然转移话题,“我说你怎么也玩起了流行的姐弟恋啊?”

“什么玩,我是很认真的!”顾文眼睛都睁大了。

“怎么认真?”大胖也是一脸的严肃。

“就是想一直发展下去,不是一时兴起或者贪图新鲜,我、我真的很喜欢她!”

“呵呵,我相信你!”大胖严肃的神情这才缓和,“要是你不是那么喜欢沈佳,应该也不会放弃若琳。可惜啊!”

“没什么可惜的!”顾文坦然地说,“硬要把两个不同的人作比较,权衡利弊然后再决定和谁交往,这还是爱情吗?而且我也没那么大的权利去选择,我也只是跟着感觉走,在我第一眼看到沈佳的时候,我就觉得——就是她了!”

“哎呀,好冷啊!你以为拍电视剧啊!”大胖笑着,随即又羡慕地说:“不过要是我也能这样,那该多好啊!”

“也许下一秒就会遇到了啊!别放弃啊!”顾文拍了拍大胖的肩膀。

“老资字典里没有放弃二字,好不?要是会放弃,也不会需要承受今天的失落啊!你知道我是多么希望,有一天你能带着你的沈佳,我能带着我的若琳,四个人一起开怀畅饮啊!”

“哎”顾文盯着他说,“我叫你不要放弃的意思是让你不要放弃展开新恋情的机会,可是没有让你吊死在一棵树上啊!如果对方明显是不合适的,你还这样,最后受伤最重的一定会是你啊!”

“我也知道!”大胖的脸垂了下去,“可是你知道我真的很喜欢她,就跟你喜欢沈佳一样喜欢着她,可是、可是为什么,我没机会说——我的若琳!”大胖的语气充满了哀伤。

脑缺血灶吃什么食物好
胳膊老抽筋是怎么回事
全身肌束颤动
发热鼻塞头痛怎么办
风寒风热感冒治疗方法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