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古庙闹鬼案

2019-03-28 20:47: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只是年代已久,还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的事。一支土改工作队来到广西的一个乡村,他们不想占用民房,见有一所废弃的古庙,很大,既好当办公室又可住人,便打算打扫干净后住进去。这时候坐在庙门前古柏树下的一名老人站起身,对他们摇着手说:“不成,不成,这庙里不能住人!”工作队队长老王问:“老人家,为何庙里不可住人?”“庙里不清静,闹过鬼!”老王听了付之一笑:“鬼?天底下哪来的鬼?我们共产党人是不怕鬼的。”他旁边的队员小张却吓得脸色泛白,吞吞吐吐问;“真、真有鬼?”老人一本正经说:“我骗你们干嘛?不多时候一对回门的新婚夫妇在庙里避雨,新娘内急到茅房解手,新郎等了好久不见她出来,便去寻找,哪知茅房里空空的!新郎便边喊边在庙里寻觅,可哪有新娘的踪迹?新郎畏惧了,因他早就听人说庙里闹过鬼。后来他走到庙后,那是一片萋草丛生的坟茔,却发现妻子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她的一只锈花鞋丢在坟边的乱草中,头上的银簪却在倒塌的墓碑上!”

“啊——”小张听了唬得失声叫了起来,“后、后来怎样?”他越是畏惧越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老头说:“新郎吓得魂飞魄散,顾不得天还在下雨,背起新娘一口气跑回了家!他父母见了大吃一惊,忙到厨下烧了姜汤,灌到媳妇嘴里,再给她揉心口掐人中,终究她长长吐了口气醒了过来。问她,她说什么也不知道,只觉得头昏目眩,身子像被甚么抓了似的腾了空。后来新郎发现绣花鞋的搭扣上有几根黄毛,便说一定是狐狸精在作怪。此事很快在周围传开,从此庙门前冷落,再没人敢到庙里烧香拜佛了。女人和小孩1到天黑就不敢出门。”

老王听罢“嘿嘿“1笑,不无讥讽道:“好一个狐狸精!怕是黄鼠狼吧?”

他在部队是侦察排长,警惕性很高,对道听途说的事都要打个问号。“政府同志,我说的可是真的,那对新婚夫妻就是我们村上的,男的叫黄生,女的叫范妹。黄生是黄家的独生子,范妹是从前山村嫁过来的。不信你们可以去刺探。”

老王不信这个邪,晚上头一靠上枕头便呼呼睡着了。小张却神经紧张得怎样也睡不着,恰恰外面又刮起了风,“呜呜”的声音中夹杂着“嘘嘘”口哨般的响声,吓得他浑身直打哆嗦,把被子蒙住了头,可时间一小儿退热推拿手法图长闷得喘不过气,从床上跳下来,睡到了老王身边。

老王被他搅了好梦,气恼地骂:“你他妈的有毛病?”小张上下牙齿“格登噔”地直打架:“鬼、鬼,你、你听——”老王侧耳听了听:“这不是风的声音吗?”“不,你再仔细听,还、还有‘嘘——’”他撅起嘴巴。老王一骨碌从床上起来,抓起枕下的手枪,“走——到外面看看!”不由分说拉着他的手朝外面走去。“不、不!”小张挣住脚,身子往后面缩。老王一使劲,老鹰抓小鸡般将他拎了出去。

到了外头,小张跟在他后面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摆。老王握着枪一步步朝发出“嘘”声的地方走去。“嘘——嘘——”声音时有时无,时高时低。来到茅厕旁,声音变得尖利清晰。老王抬头一看,一根屋檐下横着的毛竹有个破洞,风时而灌进去,发出“嘘嘘”之声。“他娘的!”他骂了声,伸手堵住了洞,声音一下没了,手一拿开声音又起。“看到了吗?”老王问小张。“看、看到了。”老王从屋檐上扯下一把稻草,塞进了竹洞,声音再也没了。“这下你睡得着了吧?”小张不好意思地笑着连连点头。老王一边往回走一边对他说:“世上历来就没有鬼,这都是别有用心的人编出来吓人的。有本《聊斋》的书说的全是鬼和狐狸精的故事,你看过吗?”“没看过。我只读过一年书,解放大军来了就随着当兵了。”

但不久却产生了1桩命案!那是在土改开始以后,使人奇怪的是事情竟又发生在那户姓黄的人家——黄生莫明其妙地死了,还被剖了腹,内脏吊在户外的树杈上!工作队接到报案,老王带着小张和另外一位队员小金去了。

来到黄家门口,首先看到的是挂在他家门口柳树枝头上的血淋淋的人心和人肝!胆小的小张见了,骇得失声叫了起来,蹲下身子“哇”地1声呕吐起来。走进黄家,见黄生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被开了膛,惨不忍睹!他爹娘在床前哭得死去活来,黄生的妻子范妹脸色苍白,瘫在了椅子上。

老王问黄生的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边哭边说:“我是前世作的什么孽?今生会遇上这么倒霉的事——儿子好生生地睡在床上却被庙后的狐狸精害死了,心肝还``````”“你怎么知道是狐狸精害的?”老王打断他的话问。“昨晚风雨大作电闪雷鸣,好吓人哪!今天天气晴好,可日上三杆还不见小夫妻出来,敲他们的门没有应对,我觉得有点不对劲,用刀撬开窗子望孩子便秘怎么办里瞧,见媳妇被绑在椅子上,面色惨白口吐白沫,气息奄奄,儿子被血淋淋地杀死在床上。我吓得浑身发抖,忙去叫邻居,出门又见树杈上挂着``````”

老王问范妹:“你还记得起昨天晚上的事吗?”范妹有气无力地摇摇头:“记不得了,就像上回在庙里一样,头昏目眩,身子被甚么东西从床上抓了起来,悬痛经可以喝益母颗粒吗在了空中。”老王观察了屋内,没发现甚么可疑的地方,便回去向县公安局作了汇报。公安局长是他的老上级,对他说:“老王啊,我这里忙得不可开交,你那里的事就拜托你了,我想你是一个侦察排长,对办案也一定有经验。记住,现在一些残余的土匪活动很猖獗,他们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还有那些地主老财,对我们的土改恨之入骨,我们可不能掉以轻心啊!”“是!”老王响亮地回答。他参加过剿匪,深知土匪的残暴,心里那根警惕的弦拉得更紧了。

老王通过农会了解到,黄家和范家都是老实巴交的贫苦农民,家里没人当过土匪,也不可能和土匪结下冤仇。这晚老王和队员们一起研究案子,他对着油灯默默地抽着烟,苦苦思索,心里问了自己不知多少遍:难道真是狐狸精作怪?突然他一个激凌,脱口而出:“人绑在椅子上能不能动?”旁边的小张听了天经地义说:“绑紧了怎样动?”“来——咱们试试看!”老王不相信,拿了一根绳子给小张,“你把我绑在椅子上,绑得越紧越好。”一岁半宝宝便秘怎么办小张按照他的吩咐把他绑了起来。

老王试了试,嗳,只要屈起身子就能行动!他朝前用力,人便一点点地往前移!他挪到门口,身子挺住门,然后嘴巴咬住门栓,往右一用力,“咔”!门栓松脱了。他嘴巴又往左用力,门栓上紧了。“哈哈哈哈`````”他止不住一阵大笑:“原来是这么回事——这狐狸精太狡猾了,惋惜聪明过了头!”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