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有关多米诺的小情事

2019-05-12 19:40:2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蒋珞玮总结道,身边有枪林也好,弹雨也罢,就是不能有女人,各种死法都比不上被女人折磨死那么痛苦。

杜晓妍打电话叫蒋珞玮回去换灯泡的时候,蒋珞玮坐在球场边刚刚把左脚的球鞋换好准备穿右脚的。杜晓妍的鼻音浓浓的,语气里带着爱理不理的冷淡。但这一通电话,明显是杜晓妍经过强烈的挣扎之后打来的。蒋珞玮本来想耍个威风告诉她,有本事你就自己爬上去修呗,但是想到她连一米六都不到的身高即便是踩着凳子都还差好大一截,一下就心软了。蒋珞玮就在队友们的嘲笑中换下球鞋骑着车离开了。一路上,蒋珞玮都很沮丧,杜晓妍即便是只有一米五八,却依然可以双手叉腰理直气壮地跟他叫嚣跟他冷战,而自己一米八五却对那么个小人儿束手无策,可见身高在战争的时候完全不占优势。算了,要知道让杜晓妍大小姐俯首认错从概率上讲那几乎是不可能事件,她肯透出一点儿和解意思,已经算是天大的不易了。

说起杜晓妍,蒋珞玮简直不知道该向谁哭诉这段时间以来的遭遇,只好一天三个电话地往老家打,催促奶奶快点儿回来,从威胁到哀求。无奈老人念旧,回去就想跟过去的旧相识老姐妹叙叙。一叙就是一个多月,蒋珞玮也就水深火热地过了一个月。

蒋珞玮的家住在城东,奶奶家在城西。年初,爸妈一起出国做为期半年的考察项目,只剩蒋珞玮一人在家中。没人管倒也自在,偶尔去奶奶家蹭个饭。蒋珞玮在读高三,因为之前就被确定为学校保送,所以不用像其他人那样头悬梁锥刺股地拼命读书。奶奶去了刚生宝宝的小姑姑家,父母跟蒋珞玮的父母同一个研究所,而她又没有那么幸运有个同城的奶奶,于是就落到了没人照顾的地步,尽管女孩儿再三推辞,热心的奶奶还是在听说之后立刻就把她接到家里同住。那女孩儿就是杜晓妍。如今,奶奶回老家,担心杜晓妍一个人在家晚上怕黑,就给蒋珞玮打电话叫他过来住一段时间。奶奶在电话里没有把情况讲得很明白,欲言又止了半天告诉蒋珞玮,这小姑娘很乖,很和善。蒋珞玮本想推辞,但是不好意思拒绝奶奶拜托,就硬着头皮答应了。这就是痛苦的开始。

蒋珞玮简单地收拾了几件衣服去奶奶家,钥匙还没有完全插进锁里,门就开了。杜晓妍闷闷地站在门口。蒋珞玮打量着杜晓妍,肯定是不到一米六的身高,偏瘦,头发不错,没有丝毫烫染过的痕迹,嘴边有一颗小小的黑痣,属于那种一眼看过去就看透了的姑娘。蒋珞玮在心里对杜晓妍作了总结,神经大条加固执。

杜晓妍晃了晃手里还在滴水的拖把,在客厅划分出区域。严肃地告诉蒋珞玮,“看,这是我的地盘儿,那是你的领土,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说完就继续拖地。蒋珞玮整个人完全石化在那里,但是没一会儿就欣喜起来,毕竟电视被划进了蒋珞玮的领土,这意味着他可以理直气壮地看足球了。但蒋珞玮也着实很郁闷,奶奶之前在电话里用和善来形容杜晓妍,没听错吧?

接下来的日子里,蒋珞玮完完全全地肯定了,一定是自己听错了。因为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杜晓妍愤怒的吼叫声。

“蒋珞玮,你起不起床!”之后蒋珞玮便听到杜晓妍风风火火关门下楼。

“蒋珞玮,我告诉你多少次,用完卫生间出来要关灯!”

“蒋珞玮,吃完外卖把垃圾带出去!”

早晨六点半,蒋珞玮以一个痛苦的姿势跪在床上,无比崩溃地祈祷,“神啊,求你把奶奶叫回来吧。”

如果只是这样,好吧,蒋珞玮觉得还可以忍受,最不能忍受的是后来发生的事。也正是这件事,导致了他跟杜晓妍的冷战。蒋珞玮总结道,身边有枪林也好,弹雨也罢,就是不能有女人,各种死法都比不上被女人折磨死那么痛苦。

观察了杜晓妍几天之后,蒋珞玮心生疑问。杜晓妍真的是在读高二吗?在蒋珞玮看来高中整个三年都是地狱,如果不是自己已经被保送,这会儿肯定学成挂着黑眼圈儿游走在坍塌边缘的状态了。可是杜晓妍就没有。她像个勤奋的机器人儿一样,每天拖两次地板,然后挂着耳机在房间里蹦来跳去地听摇滚乐。最过分的是,也就是一周的时间,不知道怎么了,杜晓妍突然迷上了宠物。家里三天两头就出现大大小小、花色不一的猫,要么就是丑得无法形容的小狗。这些猫狗,明显是被主人丢弃的流浪儿,杜晓妍就那么善心大发地把它们接回来,住几天,再送走。蒋珞玮在某一个早晨醒来,看到自己限量版的白色球衣被印上了黑乎乎的狗爪印之后,突然爆发,跳起来去找杜晓妍算账,敲了门之后大吼,“杜晓妍,你出来!”

杜晓妍还没有起床,被蒋珞玮的吼声吵醒,郁闷地起来开门,“喂,你干什么?”与此同时,杜晓妍刚刚收养两天的狗,从凳子上跳了下来,蹲在杜晓妍身边,跟杜晓妍一起愤怒地望着蒋珞玮。蒋珞玮就更生气了,“我要跟你谈一下。”蒋珞玮一边把自己那件被狗踩脏的白色球衣塞进杜晓妍怀里,一边指着狗质问杜晓妍,“它是从哪里来的?!”

杜晓妍还没有完全睡醒,不明状况,但却破天荒地耐着性子解释,“它叫多米诺,是我们社的……”

蒋珞玮像所有没有耐心的男生一样,也不是说厌恶小动物,而是因为觉得自己不能把它们照顾好,所以敬而远之,没那么喜欢而已。

蒋珞玮闷闷地沉下脸来,“在这个房子里,不准养狗。”

一句话,就把杜晓妍完全说清醒了。杜晓妍是急性子,她不会像别的女生那样楚楚可怜地望着蒋珞玮拜托他收留小狗,她更讨厌蒋珞玮说话时居高临下的态度。

杜晓妍暴跳起来提高了声音,“谁规定的!多米诺不是一般的狗它是我的宠物。再说它活动在我的地盘儿上又没有到你的领土去,你个大男人没有爱心就算了也不能连一只狗都容忍不了吧!”

蒋珞玮顿时震惊了,杜晓妍睡醒之后的战斗力果然强,一口气说了那么长一句话,居然没有任何停顿和气短的情况。蒋珞玮败下阵来,本来想用那件印了狗爪印的球衣当做多米诺曾经侵犯他领土的证据,结果衣服被揉来揉去,狗爪印已经没有了形状。

没有了证据的蒋珞玮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儿,特憋屈。更可气的是,那只叫多米诺的狗,无比配合主人,一脸无奈地望着蒋珞玮。杜晓妍站在原地,像打了胜仗一样,鄙夷地看着蒋珞玮,“你就是想找个借口把多米诺赶走。没有爱心的小气鬼。”然后杜晓妍把球衣摔给蒋珞玮,恶狠狠地一把把蒋珞玮推出去,嘭的一声把门关上。

蒋珞玮憋了一肚子气,回屋,咣的一声把门摔上。拿起电话一顿咆哮,“奶奶,你到底回来不回来,再不回来我就死到这儿了,横着死竖着死各种死!”吼完之后,一头扎进被子里,阴郁来得翻江倒海。

可恶的杜晓妍,有仇不报非君子,你等着。

蒋珞玮阴郁完了之后踢了一下午球回来,彻底喜庆了。他总结出,对付杜晓妍这种软硬不吃的女生,得进退有度。

于是,杜晓妍又恢复了从前那样,颐指气使地召唤蒋珞玮。蒋珞玮看球赛看得正洋溢的时候,杜晓妍从房间冲出来把电视关掉。把客厅弄乱了要挨骂,把地板弄脏了也要挨骂,蒋珞玮一忍再忍,没有暴跳,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转身进屋看书去。当然,杜晓妍也格外有原则,她从来不会让多米诺到蒋珞玮的领土上去活动,多米诺一溜出杜晓妍的屋子,杜晓妍准是一声,“宝贝儿,快回来。”杜晓妍对多米诺极尽耐心,蒋珞玮记得,多米诺刚刚来的时候,毛脱得斑驳不齐。两周过去了,它胖了一圈儿,身上的毛也长规整了。杜晓妍每天都给多米诺喂牛奶,时不时地还给它洗澡。多米诺是一只很有灵性的狗,杜晓妍做功课的时候,它就在旁边陪着,不管多晚都不睡。

后来蒋珞玮才知道,杜晓妍是学校里小动物爱心社的成员。他们社团专门收养和救助流浪的小动物,碰到受伤的,就带回家养到恢复之后,送到动物收容站去。有一次,杜晓妍甚至带回来一只半大的鸡。蒋珞玮以为要改善伙食,磨刀霍霍要去宰鸡。杜晓妍冲回来差点儿跟蒋珞玮拼命。

终于看到杜晓妍的和善面儿了,但是对动物不是对人,她对蒋珞玮从来都是“蒋珞玮,快出去!”蒋珞玮撇撇嘴,依然很讨厌她们,杜晓妍和她的猫狗鸡鸭们。很讨厌,就是很讨厌。

奶奶打电话来安慰蒋珞玮,马上就回去啦,你小姑姑家的小宝宝马上就满月,过了满月就回去。杜晓妍偶尔也会给奶奶打电话,说家里一切都好,什么都不缺,然后笑嘻嘻地挂断。

蒋珞玮咬着笔,慢吞吞地说:“不急不急。”

的确不急,四月里,有个人跟他斗智斗勇,也不错,不会那么无聊。

蒋珞玮靠在杜晓妍房间的门边儿,笑眯眯地望着杜晓妍说,“欸,我也要养宠物了,你不会介意的吧?”

杜晓妍把之前一直埋在数学题里的头抬起来,不带任何感情色彩地吐出两个词,“随便,出去。”

蒋珞玮心情很好,摇头摆尾地回到自己的房间。杜晓妍这个态度他已经习惯了,要是有一天她面容和善笑盈盈地说:“好啊,进来说。”那他会感觉像看了恐怖片儿一样,浑身汗毛都竖起来。

蒋珞玮回到房间里,把之前装在书包里的大口瓶拿出来,打开盖子,把他的宠物倒在桌子上,“从今天起,你就暂时是我的宠物了,你叫……”蒋珞玮苦思了半天,才想起来宠物的名字,叫多米诺。蒋珞玮之后咬牙切齿一番,什么破名字!

蒋珞玮的宠物下地之后,开始在房间里游,蒋珞玮笑得要升天。这才是爷们儿的宠物。

蒋珞玮的宠物,是一条小花蛇,是他软磨硬泡死皮赖脸向丁磊借来的,之前就听丁磊吹嘘说他有一条宠物蛇,是他爸爸托人从驯蛇的地方买来的。蒋珞玮一直都不相信蛇也能当宠物来养,直到那天亲眼看到丁磊喊多米诺过来,然后那蛇真的游着游着就过来了。

蒋珞玮惊讶地睁大眼睛的同时,脑子里浮现出杜晓妍看到蛇之后上蹿下跳的滑稽样子。

蒋珞玮走的时候,丁磊握着蒋珞玮的手再三嘱咐,一定要给多米诺吃饱。蒋珞玮就无奈了,“我看上去真的那么像虐待动物的人吗?为什么你看我的眼神跟杜晓妍一模一样!”然后,蒋珞玮在丁磊八卦地问杜晓妍是谁之前,郁闷地走掉了。

电视定在体育频道上,但是蒋珞玮的眼睛一直定格在杜晓妍紧闭的门上,满心期盼着她能出来活动一下,或者是拖拖地板什么的。这样,多米诺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入侵了。蒋珞玮的如意算盘打得好,可惜的是杜晓妍的门自始至终都没有一点儿要开的迹象。

蒋珞玮几乎都要睡过去的时候,突然听到杜晓妍“啊”的一声惊叫,“蒋珞玮,你快过来!”

蒋珞玮第一反应就是跳起来环视了一下,发现多米诺不在旁边了,一拍脑袋,肯定是杜晓妍在他睡着的过程中开过门,多米诺溜进去了。蒋珞玮冲到杜晓妍房间,看到杜晓妍光脚站在窗台上,两只手紧紧地握着窗户边儿,惊恐地盯着地面,脸涨得通红。杜晓妍在看到蒋珞玮的那一刻,再也忍不住地哭出来,“家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啊?”然后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按照蒋珞玮的计划,他应该哈哈大笑一番,然后挺胸抬头像那天杜晓妍一样摆个女王的姿势告诉她,怎么不行啊,它是我的宠物欸,也叫多米诺。

但是,从来都没有看过杜晓妍哭,蒋珞玮的心突然间软了,特别心疼眼前这个几乎被吓坏的丫头,女孩子都是怕蛇的。蒋珞玮假装镇定地捉住多米诺,还不忘安慰杜晓妍,“没关系啊,它是没有毒的。”

“那倒没有关系,可是多米诺被吓到了,然后它跳窗户跑了。”杜晓妍看蒋珞玮把蛇捉住,慢慢地从窗台上下来,脸上还挂着眼泪,跟平时那个悍妇绝对不是同一个人。

蒋珞玮沉闷地点点头。然后准备回屋。如果说,出现蛇是个意外,蒋珞玮英雄救美一回,或许还能感到些许自豪,问题是,想到这个蛇是自己专门借来吓杜晓妍的,蒋珞玮心里就不踏实。特别听到杜晓妍最后诚恳地跟他说谢谢,他就更郁闷了。

眼下,杜晓妍的多米诺也被吓走了。如果杜晓妍知道真实情况,天就不知道该以哪种方式塌了。蒋珞玮心虚的同时,肯定了自己之前对杜晓妍的判断,神经大条的姑娘,这个时候都想不到,那条也叫做多米诺的蛇,就是蒋珞玮所谓的宠物。

蒋珞玮回头看看杜晓妍,她正在换鞋,要出去找多米诺。

五.

事实证明,蒋珞玮的劝说是没有用的,天都黑了,狗不知道会跑去哪里,这个理由也是不成立的。杜晓妍就是要出去找,挡也挡不住。

但,最让蒋珞玮想不到的,也是最倒霉的是,杜晓妍拉开门的一瞬间,再次大叫一声。接着,蒋珞玮就看见丁磊那张衰脸,上面挂着很无耻的表情,依然固定在一个准备抬手敲门的动作上。

看到眼前的一幕之后,丁磊若有所思地点头坏笑着跟杜晓妍打招呼。

杜晓妍面无表情地绕过丁磊,准备下楼。

在神经大条方面比杜晓妍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丁磊,嬉皮笑脸地推了蒋珞玮一下,“兄弟,行啊。”但是接下来的一句,让蒋珞玮有种想扑上去直接把丁磊灭掉的冲动,但在这之后,蒋珞玮也彻底无奈了。

丁磊说:“喂,我的蛇呢?你没把它饿死吧。交给你我都不放心,刚好顺便路过这儿,就来看看……”

蒋珞玮直接忽略丁磊之后那段碎碎念,目光定在杜晓妍身上。杜晓妍停下来,转过身,突然明白了一切,眼光复杂地望向蒋珞玮。

蒋珞玮后来想起来杜晓妍的目光,都觉得害怕。他以为杜晓妍会跳上来对他动用一番武力,或者是河东狮吼一番,他连最坏的打算都做好了。

没想到,杜晓妍做了个蒋珞玮意料之外的举动,走回来,直接把门拉上,然后头也没回地下楼去找多米诺了。

蒋珞玮一低头,自己此时穿着拖鞋,光着上半身,钥匙也没带,被锁在了门外。然后就预见到了自己将流浪整夜的狼狈样儿。

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只有丁磊一个人了。但是听蒋珞玮大概那么一说,丁磊也反应过来了。然后,丁磊摇摇头痛心疾首地看着蒋珞玮,“你太让我失望了。我太后悔把小花蛇借给你了。作为一个大男人,你不保护弱小女子就算了,怎么能这样对待她呢。无耻!活该你无家可归。”说完,丁磊就摇头晃脑地走掉了。

推女神于姬Una蕾丝情趣内衣秀全透明图

蒋珞玮郁闷的同时,觉得丁磊这个家伙其实不仗义,知道没钱吃饭的时候跟他称兄道弟,更知道落井下石。蒋珞玮完全没有解释的欲望了,那句,你不知道其实杜晓妍她根本不是弱女子,也没憋出来。

让蒋珞玮崩溃的是,杜晓妍那晚真的就没回来。或许她为了寻找多米诺跑了很多地方,再或者她去同学家睡了。而蒋珞玮,真的就光着身子在楼道里睡了整晚,也为整栋楼的蚊子提供了饮食。

之后,杜晓妍便和蒋珞玮陷入了深度冷战中。任蒋珞玮如何认错,杜晓妍都不理。蒋珞玮把客厅弄乱,杜晓妍也只是什么都不说地收拾好。甚至有一次在蒋珞玮踢球受伤之后,杜晓妍蹲在旁边帮笨手笨脚的他换纱布,就是这样,杜晓妍都不肯开口跟他讲一句话,完全把蒋珞玮当成透明人一般。除此之外,杜晓妍每天都会把多米诺的牛奶碗放到门口,往里面倒上牛奶,希望多米诺能回来,然后一次一次地失落。

蒋珞玮当下的状况,可以说是惨到极点了。在他把小花蛇还给丁磊之后,还遭到了他狠狠的鄙视。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奶奶从老家回来。

但是奶奶回来,情况不但没有比想象的好,杜晓妍没有看在奶奶的面子上原谅蒋珞玮,反而是奶奶把蒋珞玮赶了回去,理由是,住在这里不方便。

蒋珞玮回家睡的第一晚,深度失眠。有点儿想念走失多天的多米诺,或者说,是有点儿想念,每天凶神恶煞地叫他起床帮他收拾客厅,但是却会温柔地给多米诺洗澡并且细心地照顾一切小动物的杜晓妍。蒋珞玮想起来,杜晓妍是不经常笑的,但是也曾有那么几次眯起眼睛对着他笑,她笑的时候眼睛弯弯的。

失眠的结果就是早上起不来。蒋珞玮在看到闹钟的时针指向九的时候,失落地觉得杜晓妍再也不会理他了。寂寞的感觉从心里涌上来。这种感觉,曾经是一向都很大男子主义的蒋珞玮最鄙视的。

之后,蒋珞玮完全像神经错乱了一样大街小巷地出没,寻找那只叫多米诺的狗。一边找一边想着,杜晓妍看到多米诺被找回来,应该会很感动。不说扑到蒋珞玮怀里大哭一场,至少会温柔地说句谢谢吧。

奶奶打电话来,絮絮叨叨,问珞玮你怎么不过来吃饭呢。说没事儿也过来看看。说有一天早晨六点多的时候杜晓妍迷迷糊糊地推开门喊,蒋珞玮你还不起床。末了,奶奶笑得舒心,看来你们相处得不错啊。

蒋珞玮闷闷应声。没错,杜晓妍就是这样。这样才是杜晓妍。什么都不会说出来,死要面子。

丁磊摸摸蒋珞玮的额头,总结道:“哥们儿,你不是发烧了,就是恋爱了。而且,以杜晓妍那种女孩儿的性格,应该就是很在乎你,所以才不理你。恨啊,恨铁不成钢啊。这种情况下,你们是在恋爱就对了。”蒋珞玮恶狠狠地吐出一个字,“滚!”之后就再也说不出话了。

喜欢一个人,是从什么比基尼美女雪baby大秀性感迷人乳沟时候开始的事儿?而这个人,她居然是杜晓妍。

丁磊实在是不忍心蒋珞玮变成祥林嫂那样,见到狗就仔细打量一番,判断它是或者不是多米诺。在丁磊看来,早一天帮蒋珞玮把问题解决了,就早一天有人陪他踢球了。同时丁磊也总结出来了,男女一不能同居,二不能冷战,否则必定上演感情戏。然后丁磊把他从小学就开始收藏的如何哄女生的经典典籍搬出来,对蒋珞玮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诉他,这样是不行的。他得让杜晓妍看到他悔过的决心和行动。

蒋珞玮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丁磊,这么多年,真是白认识他了。然后疑惑地问:“这样行吗?”

丁磊笃定地说:“行。不行的话……”丁磊把手架到脖子上,蒋珞玮以为他又要模仿大侠一样说句“不成的话,我把脑袋给你。”没想到丁磊想了一下,坚定并痛心地说:“不行的话,我把多米诺的脑袋摘下来给你。”

蒋珞玮无话可说。

既然是丁磊拍胸脯说成的事儿,蒋珞玮无奈之下也只能试一试了。算起来,这是杜晓妍彻底不理他的第十天。他起晚了七天。现在可好了,杜晓妍不理他,他连去奶奶家蹭饭的勇气都没有了。

唯一让蒋珞玮感到安慰的是,丁磊虽然有时候让人挺气,但是真正帮哥们儿办起事儿来,也算是不遗余力了。他发动整个球队,甚至是队友的家属,借来了十几只猫猫狗狗。丁磊还给它们都戴上了蝴蝶结,挂好宠物链,然后郑重其事地把它们交到蒋珞玮手里。

“呐,你看,这个叫豆丁,这个叫马德里,这个叫……”丁磊热心地把借来的宠物一一介绍给蒋珞玮。

蒋珞玮的头立刻大了两圈儿,摆摆手,“饶了我吧。”

之后,蒋珞玮就牵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出发了。他们得走小路,一是不能碰到城管,二是带着宠物不可能进到学校里面的,更别说这么多了。同时让蒋珞玮感到惊讶的是,在丁磊的领导下那么多猫猫狗狗它们竟然都很乖。丁磊一会儿摸摸这个的头,一会儿摸摸那个的头,一副万事通的样子告诉蒋珞玮,“放心吧,我都帮你打听好了。今天老师集体在报告厅开高考动员会,所有的班级都上自习,所以不会有事儿的。从这个角度看过去,二楼倒数第二个窗户就是杜晓妍他们班。”

蒋珞玮跟着丁磊来到学校的后门,从栅栏上翻过去,然后一只一只地把小狗接过来,重新牵好。丁磊冲蒋珞玮做了个胜利的手势,推了他一把,“看你的了。我得回去上课了,被老班抓到我要倒霉的。还有,别忘了我交代你的事儿啊。”

杜晓妍这辈子都忘不了,她正在低头做一道数学题,全班都安安静静的,听到有男生在楼下,一遍一遍地喊她的名字。她一下就听出来了,是蒋珞玮。但是她就假装没听到,咬牙切齿地继续写题。“谁叫他不领她的好意,谁叫他不懂,谁叫他还拿蛇吓她,谁叫他吓走了多米诺。”杜晓妍一直在恨恨地念。

直到,全班同学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同桌用可怜兮兮的目光望着她,“你就去看看吧,丰满美腿极品美女性感内衣写真 s身材美女写真集可热闹了。”

杜晓妍走到阳台上,才看到什么是热闹。不只是自己班级的同学在看,几乎整栋楼的同学都趴在窗口,望着楼下的男生,带了一队小动物,喊着杜晓妍的名字。

蒋珞玮在看到杜晓妍之后,挥挥手,大喊:“喂,杜晓妍,你不下来我就不走,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走,你忍心看这么多小猫小狗等你啊。”

同样也郁闷了十几天的杜晓妍,终于笑了。蒋珞玮才松了口气。

杜晓妍冲下楼,一顿狂飙,“喂,你要死啊。快把它们都送回去啊,等下跑丢了怎么办。还有,你发什么神经啊!”

“谁叫你不理我!”蒋珞玮理直气壮地喊回去,之后语调降下来,“你不理我,我会难受欸。”

然后,杜晓妍的脸慢慢变红。

这是蒋珞玮长这么大第一次这么肉麻地表白,这也是蒋珞玮第一次看到剽悍的杜晓妍脸红。

另外,蒋珞玮知道了,在他搬回自己家住的那个晚上,多米诺就回去了。

另外,蒋珞玮在骑车送杜晓妍回家之后,遭到丁磊的围追堵截,“喂,让你帮我跟杜晓妍说一下,我觉得他们班的那谁不错,你说了没啊。”

蒋珞玮一拍脑袋,忘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