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灰灰讲故事19

2019-05-12 19:54: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夜晚,剑南仁背着手从村东头走到村西头,四下张望了一翻,一溜烟儿的功夫迅速拐进了华姐的小茅屋里,转身把门锁好。此时的华姐打扮妖艳,正对着镜子涂脂抹粉等着剑南仁的到来。

剑南仁锁好门二话不说,直接把华姐扑到,办了该办的事,剑南仁抽着事后烟问华姐:

“你什么时候和那个开出租眼神里透露着野性的小蛮腰美女模特俏丽迷人写真车的死鬼离婚?”说完吐出一个完整的烟圈儿。

“离了婚谁养我们啊?”华姐反问剑南仁。

“当初我离婚都是你出谋划策的,怎么到了你自己身上就犯难了?”剑南仁有些气急败坏。

“切~!”童颜巨乳柳侑绮背心真空美腿细白诱人华姐不屑道:“你那个前妻啊,除了长得漂亮对你好之外,床上功夫比得上我吗?你不就是喜欢我这么风搔的吗?要不然你也不会离婚了,别得了便宜卖乖!”

剑南仁被噎得说不说话,气得脸红脖子粗,转身摔门而去。

再从村西头回到村东头的家里,剑南仁渐渐有些困了也累了,忽然外面呼啸着阴风,吹得窗玻璃沙沙作响,剑南仁躺在炕上,表面上云淡风轻,心里却有些发毛。

剑南仁考了三年的驾照终于考下来了,早在离婚之前就为没钱买车发愁,当初娶媳妇没花一分钱,他没脸让媳妇家出钱给他买车。所以他觊觎华姐丈夫的出租车已久,时常幻想着华姐再出些阴谋诡计,就像当初帮剑南仁策划离婚还有钱分一样,甩掉丈夫,分到出租车,圆了剑南仁的有车之梦。

可是华姐迟迟不行动,这让剑南仁有苦难言。于是剑南仁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自导自演。

“姐夫啊,最近忙着赚大钱,是不是把兄弟忘了?”剑南仁眉开眼笑的对华姐的丈夫说。

“兄弟说什么呢,姐夫忘了谁也不会忘了你呀,什么时候有时间,跟姐夫喝两杯。”华姐丈夫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刚好有空”剑南仁有些不怀好意的继续笑。

“走,不醉不归!”说完华姐的丈夫勾着剑南仁的肩,向着小饭馆走去。

酒桌上,两个男人推杯换盏,生拉硬扯一些场面话,酒过三巡后,剑南仁脸色有些阴沉,又强颜欢笑的对华姐丈夫说:

“姐夫,时间不早了,华姐还在家等你呢,不要让人家独守空房哦!”

华姐丈夫喝得有些头大,晃晃悠悠的起身,在剑南仁的搀扶下,双腿不听使唤的离开了小饭馆。

夜深人静,剑南仁并没走大道,而是选择了荒无人烟的稻田地,走到水井附近时,剑南仁突然猛地用力将华姐丈夫推了下去。原来剑南仁在酒里下了药,要不然以华姐丈夫的酒量,这些酒区区不在话下。

做贼心虚的剑南仁慌乱了,像个没头苍蝇一样不知所措。但是当他想到出租车的时候,瞬间气定神闲,胸有成竹大摇大摆的回到了村东头的家里。头枕着双手躺在炕上,悠哉悠哉的晃着翘起的二郎腿,哼起小曲儿。

身在城乡结合部,心在巴黎时装周。剑南仁穿上自己最喜欢的奇装异服,露出最引以为荣的炫酷半甲,剪了个非主流的发型,喷上山寨CK的香水。一番精心打扮之后,难以抑制的喜悦油然而生,待到夜幕降临,剑南仁再一次来到村西头华姐的家里邀功。

剑南仁从背后抱住华姐,坏笑道:“我帮你把开出租的解决了,说吧,怎么奖励我?”

“啪”的一声,华姐手里的皮搋子掉落在地上急切追问剑南仁:“你说什么?你把我老公怎么了?”

“看你大惊小怪的,是不是惊喜来得太突然了?”剑南仁继续坏笑,愈演愈烈。

华姐捡起地上刚通完厕所还带着屎尿的皮搋子,用力的怼在剑南仁脸上,一下一下又一下。剑南仁气疯了,刚要开口质问华姐,就被华姐先抢了话头。

“你他妈以为你是谁,我老公对我有恩,我不可能和他离婚。你一个穷B,我会因为你离婚?你除了有一副好皮相还有什么?你的弱智前妻才会嫁给你。”

剑南仁听了恼羞成怒,离了婚,出租车也没得到,背上一条人命还被勾引自己的女人如此羞辱,这口气剑南仁咽不下去。剑南仁握紧了拳头,怒视着华姐喋喋不休的嘴唇,只是再也听不见她说的话了。突然他红着眼睛,死死掐住了华姐的脖子,直到断气为止。

将错就错,到了半夜,剑南仁把华姐的尸体装进了编织袋里,扛到稻田地,拖到他谋害华姐丈夫的井边,轻轻一推,华姐的尸体连同编织袋一起落入水井。就在这时,突然从井里伸出一只清晰可见白骨的血手,狠狠抓住剑南仁的脚腕,剑南仁拼死挣扎,那只手却越抓越紧,最后无奈,剑南仁急中生智,拿出随身携带的锯条,活生生把腿锯断了。

剑南仁惊吓过度尿了裤子,哆嗦着腿吃力的爬回了家里。刚一开门,窜出一直恶狗疯狂的死咬着他,剑南仁被咬的嗷嗷乱叫,昏死在一片血泊中。

一个月后,剑南仁被确诊为重度狂犬病,丧失了语言功能,喜怒哀乐全靠汪汪吠来表达。村里顿时炸开了锅,小道儿消息满天飞,众人磕着瓜子扎堆儿议论纷纷,添油加醋的各种猜测。结果一传十十传百,终于传到了剑南仁前妻的耳朵里。

前一阵子还因离婚而郁郁寡欢的剑南仁前妻,听到这头条女神90后混血美女亚鑫情趣透明裙666人体艺术写真欣赏个消息脸上的阴霾顿时烟消云散,发自内心的笑容,使她笑成了一朵花儿。“今儿个老百姓,真呀真高兴!”哼着小曲儿,吃香喝辣。

话虽如此,不过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高兴过后一股淡淡的忧伤浮上心头,她买了一把轮椅,推着汪汪乱吠的剑南仁出去散心,顺便回忆各种往事。

当走到稻田地的时候,剑南仁显然非常逃避,可前妻又怎是吃素的?到了水井旁,一脚把剑南仁踹了下去。

---- 作者寄语:珍爱生命,珍爱婚姻!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