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补锅匠义救三军

2019-05-14 12:32:2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明末崇祯十二年入冬,李闯王率领十万将士,围攻汝州,明军陕西总督孙传庭重兵把守汝州,坚壁清野,将周边百姓粮草、房屋全部烧光,让李闯王没法获得粮草补给。雪上加霜的是,明军一支骑兵突袭闯王阵营,将负责煮饭炒菜的火头军的所有铁锅都砸烂了。

这可让李闯王颇为发愁,行军打仗,三军将士颇需体力,天气寒冷,更要有热食补充,可这煮饭炒菜的铁锅全被打破,一两顿还能冷食烤肉支撑,若无铁锅,将士体力必将削弱……李闯王吩咐副将刘芳亮火速去找来铁锅,可没料到的是,这孙传庭早就料定此招,汝州附近百姓的铁锅尽被搜走。

三军居然被小小铁锅难倒?就在李闯王眼见不少士兵吃下冷食冷水病倒心急如焚的时候,刘芳亮找来了一个瘦小的老头子,拜倒在闯王面前:“禀告大王,找到了一个补锅匠……”“补锅匠?”李闯王虎目一瞪:“火头军中五百铁锅,这一老头可否一日之内补好?”

“老朽乃南阳周宏细,祖上三代补锅为生,闯王为民伐暴君,老朽愿以项上人头担保,领三十兵卒,必将于今夜修补军中全数铁锅!”那瘦老头拜倒在地,李闯王顿时扶起了他,下令吩咐选出精壮兵士三十名供这周宏细差遣。

那周老头吩咐兵士将铁锅摆好,准备一批断刀断剑,然后就安上风箱,支起了一个大炉子,兵士们将柴火都堆在了大炉子下,周老头在炉子上架起了一个大桶,桶内皆是石灰。周老头一声令下,兵士们点起了大火,鼓起了风箱,断刀断剑扔进了大桶内,不一会儿,从那桶内就流出了火红的铁水……

周老头使一铁钳,夹起一石垫,中有钻孔,接起那火红的铁水,举起一个破锅,垫上一片锅底,使那铁水浇上去,只见浓烟冒起,铁锅就补好了。而那周老头满身大汗,目不斜视,视那滚烫铁水如温水,补好了一个个锅子。

第二日,李闯王前来视察火头军,只见火头军都纷纷架起了铁锅,为三军将士烹制热食。闯王欣喜过望,找来了那周老头:“补锅匠,你这手艺果然了得,本王封你为火头军头将,随军补锅补盾……”

话说铁锅补好,三军将士伙食焕然一新,体力大增,李闯王召集文武百官,决定不再围城,而是全力攻城,不惜一切代价血洗汝州城。一名文官却拱手道:“闯王还望三思!现在汝州城并无援兵,城内人心思变,若是围困汝州城,断其粮草,自然孙传庭会派兵出战,我们静待其来,待到城内粮草皆尽,自然就可破城了……如果现在强攻,损失太大!”

那李闯王大喝一声:“自从起义,我军并无怯弱之士,攻城之事已定,明日强攻,谁若再言静待,定斩不饶!”说完,就吩咐三军将士厉兵秣马,第二日强攻汝州城。

孰料这日傍晚,闯王阵中突生变故,三军将士纷纷上吐下泻,大部分将士拉肚子拉的站都站不起来,更别说打战了。李闯王大惊失色,赶紧吩咐军医查看,军医前来汇报:“禀告大王,患病军士尽是中了磷石之毒,无伤身体!”

“是否是敌军投毒?”李闯王问道,军医拜倒道:“下官揣测非也!此毒并不是严重,恐非是此地水土之中有磷石之毒,众将水土不服也!”李闯王只得撤下进攻汝州城的计划,待到三军将士磷石之毒皆退去之后,那汝州城内已经粮草皆尽,明军总督孙传庭被城内士兵内讧杀死,打开了城门,纷纷投降于李闯王……

李闯王骑着高头大马进入汝州城,祭天拜道:“皇天在上,保佑我军未折一兵一卒夺下汝州城!若非天意使然,三军将士怎会在攻城之时水土不服?”拿下汝州城后,李闯王整顿队伍,孰料三军将领骄奢之风盛行。闯王下令,三军将领均需与寻常兵士同甘共苦,用膳需与寻常兵士一同,可是很多将领却毫不在乎,令酒楼送来了一些美食山吃海喝,并不把军令放在眼里。

李闯王难以查清哪些将领违抗了军令,这日正在军营中巡查,忽然只见那补锅匠周宏细拜倒在了闯王面前,道:“闯王,自从起义以后军纪严明,而如今军中将领骄奢无度,还望闯王制止!”闯王叹了口气:“本王也深知骄奢之风不可行,可是却难以查清违抗军令之将领!”补锅匠周宏细却道:“小人有一妙法,一日之内必当找出违令之将!”李闯王一听,顿时大喜,令这补锅匠火速去办。

这日军营晚炊过后,李闯王忽然下令召集全体将领前往王府中商量国事。全体将领来到了王府之中,李闯王打量了众将一番,只见许多文官脸色苍白,捂着肚子,而武官众人,副将刘芳亮及将领们却是安然无恙。

李闯王喝道:“诸位,何以都无精打采?”刘芳亮笑道:“还是我等武官平日打仗,身子骨硬朗……尔等文官,进入汝州城,水土不服拉肚子……”李闯王脸色一黑:“本王听闻有官员视军令为儿戏,用膳并不与寻常军士一同,而是命酒楼送来山珍海味!现在本王就要查出来,违者鞭笞一百!”

说完,李闯王就命那补锅匠周宏细上来,道:“你且道来,为何众官会拉肚子?”那周老头点了点头:“禀大王,老朽将各位将领伙食所用的铁锅均修缮一番,铁水之中掺入了磷石粉,这磷石粉在炒菜之时会渗入饭菜中,令人拉肚子!”那刘芳亮怒气冲冲:“上次全军将士上吐下泻,是不是也是你的诡计?此次还想故伎重演……”

周老头毫不变色:“上次确实也是老朽计谋!老朽早就听闻城中粮草竭尽,强攻只会损兵折将,闯王下令不准再谏,老朽只得以计阻之……诸位请放心,这磷石之毒,只会影响一日,第二日就会好转!”闯王喝道:“来人,将刘芳亮与并未拉肚子的将领拖出去,鞭笞一百!拉肚子者,则是在军营之中用了营中饭菜,尔等身体无恙,并非身子骨硬朗,而是违抗军令享受在外的山珍海味……”

自从这群将领被闯王严惩后,军中之风顿时好转,军纪也井然有序。李闯王佩服这补锅匠明察秋毫,于是要对这补锅匠升官进爵,孰料这补锅匠却是推辞,依然在那火头军中补锅炒菜。

不久,李闯王率军进发西安府。西安府明军统帅杨智早就暗中重兵埋伏在沿途,突然袭击李闯王,将那闯王的十万大军打的七零八落,一时之间,众将丢盔弃甲,撤退了足足五十里后,方才躲开了明军。

李闯王召集剩余将领,盘点兵士,仅余下兵力两万,其他皆为伏军所灭,副将刘芳亮拜倒在地:“禀告大王,明军实力雄厚,现正士气高涨,兵强马壮以逸待劳,我军千里奔袭损兵折将,只宜暂时回到汝州城修养生息,招兵买马,待以时日卷土重来!”众位将领纷纷赞同,李闯王沉吟不语,就在这时,忽然营外传来了一声清脆“叮当”声,只见那补锅匠周宏细正提着一个破锅走了进来,对闯王道:“大王,请派骑兵火速探营,若敌军生火操办伙食,三炷香后,我军发兵讨伐,必能以微弱之势,将那敌军杀退!”

“何出此言?”李闯王剑眉一竖。“大王还望莫归罪,此次行军,老朽早已料定必遭惨败,皆因全军上下入城后安享太平,军纪松懈!故老朽带领火头军早已在铁锅上做了功夫,铁水之中掺杂了剧毒毒砂砂石。敌军偷袭,必不会携带铁锅等辎重之物,我军惨败后留下了铁锅,敌军必会原地用之,那剧毒须炒菜做饭两个时辰后方才发作,敌军难以觉察,以之生火起炊,则是我军反攻之时……”

听闻此言,李闯王顿时犹如遇见了救星,他拔出了腰间利剑,挥舞道:“来将听令,火速骑兵探营,余下众将,准备出发反扑明军!”片刻后骑兵来报,明军已经生火起炊,李闯王于是带领余下将士,趁机杀将回去,正好此时明军炊事过后两个时辰,大量军士中毒倒地,军心大乱,闯王杀了回来,顿时难以抵挡,一路撤退,闯王兵贵神速,一路攻下了西安城,斩杀了明军统帅杨智,大获全胜……

待到进军西安城,李闯王命人传来那补锅匠,可是来人回报,那补锅匠早已消失了,留下了一张纸条,李闯王打开一看:“老叟补锅助义军,戒骄戒奢夺天下;闯王须记铁锅事,莫忘苍生天下福!”

李闯王看完那纸条,顿足叹息:“可惜啊可惜,此老叟乃是一奇人,虽是补铁锅,却为本王修补了三军,补好了军纪,也退了强敌,若是一路助我,必成一代名将,可惜可惜……本王下令,从此以后,天下补锅匠无须捐税!”从此以后,全天下的补锅匠都视这周老头为祖师爷,无须交纳苛捐杂税,为这中华流传下了一门源源不断的手艺,而这李闯王却终因为攻破了北京城后难以禁止骄奢之风,最后兵败自杀,最终应了补锅匠的话……

万一染上白癜风有什么须要重视的癫痫病的形成的原因有哪些呢癫痫病对女性患者的危害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