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兰花花

2019-05-18 11:47:2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除夕之夜,西北某师大附中。

大教室里灯火辉煌,人声鼎沸。一束新鲜的柏树枝,上面缀满了学生们亲手做的小玩艺儿。围成一圈儿的课桌上放满了糖果、点心、饮料,还有十几只热气腾腾的火锅……

静怡是江苏南京人,文革刚开始时,她高中毕业就到大西北去插队,后来又被推荐到西北某师范大学化学系学习,毕业后就留在附中任教。每年除夕,她都是和学生们一起过的,也不知是她陪他们,还是他们陪她。

有人说静怡天生就是做教师的料儿,她说她从未想到自己能当上一名人民教师。直到现在她也常常不敢相信自己是一名教师。

记得第一次走上讲台时,静怡紧张到了极点,没有一点儿自信。想了好半天,原来准备好的一大堆套话(那还是七十年代,所以是一套非常革命的话)一句也想不起来了。

“我……希望……我们大家……能成为好朋友!”

静怡最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此前那些还正用调皮、挑衅或满不在乎的眼光看着她的那些男孩女孩们都愣住了,随后一起热烈地鼓起掌来。静怡从他们的眼神里,分明看到了一种真诚和渴望——正是这一瞬的眼光,使她后来拒绝了许多别的选择。

静怡的父母从江苏来信了,说已经为她联系好单位,让她立即向学校打请调报告。静怡也准备回去了。学校领导考虑她一个人只身在外,也基本上同意了她的请求。

临行的前一天晚上,静怡的学生们来到教工宿舍看她了,那间只有十平方米的小房间根本坐不下,大多数都站在门外。学生们你一言我一语,极力挽留他们的老师。

“老师,您真的要离开我们吗!我们舍不得您走!”

“老师,您能不能不走啊!我们以后再也不调皮了!”

“我们保证听您的话儿。老师,您别走了!”

……那个晚上,好多学生都哭了。

学生们苦苦挽留的话儿使静怡从内心深处感到了巨大的震撼。她最初的想法动摇了。她想,还是先把这个班带完了再说吧!

于是,一次又一次这样的“再说吧”!就一直这么延续着到了今天。

暑假里,静怡回到江苏。

母亲给她领来了一个和她一般清秀的男人。这个男人彬彬有礼地和静怡聊了半个多小时。

“静怡呀!你也老大不小该张罗个家了。依我看,这个人还是蛮不错的,听介绍人说,如果你能调回江苏来,这事或许还能继续谈下去……”

“什么……他说什么?让我调回江苏!他是看上我那一点了?我的人,还是我的工作?只可惜我不是江苏,我是静怡!你去告诉那个介绍人,就说让‘姓陆的’跟江苏结婚吧!”静怡气的脸都绿了。

静怡不是冷血动物,她和正常的女人一样,也有七情六欲,也渴望得到爱情的滋润。静怡也想经历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然后成家,和她梦中的男人过上期望已久的婚姻生活。然而,她却从不滥用自己的感情,也不轻易接受男人射过来的丘比特之箭。

静怡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特殊的情感生活——尽管有许多优秀的男人爱她,可她却依然独身一人。

静怡曾教过一个叫佳轩的男学生。他很爱学习,在班上成绩一直都很好。静怡对他很是看重,只是文革那时国家不实行高考制,只是讲成份和出身,实行保送上大学。

佳轩出身不好,根不红、苗不正的,自然与上大学无缘了。他高中毕业后,在农村插队当了两年知青。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恢复了高考制度。如今佳轩已经接了父亲的班,顶职进了一家国营工厂。他这次来是让静怡辅导他参加高考的。

静怡专门为佳轩借来了一套高考复习材料,一夜一夜地为他“开小灶”。后来,佳轩终于考上了西北某大学的中文系。

临开学不久,佳轩就来找静怡了。

“……静怡老师,我爱你。这个念头在我上高中那时就有了,我想和你在一起,你……你能等着我吗?”佳轩鼓足勇气结结巴巴地说着,并且说的很直白。

静怡望着这个比她高一头但比她小十岁的小伙子,目瞪口呆,半天喘不过气来。她还是第一个遇到佳轩这么直接求婚的人,她注意到了佳轩那浅浅的喉结和嘴唇上的一抹绒绒的胡须,心跳又像第一次上讲台那样开始急剧加速。

“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佳轩!我……我可是你的老师!”静怡心情慌乱,语无伦次地说着。

“这我知道,你在我心目中永远都是我的好老师。可是,我真的很爱你,在上高中时就爱上你了。”

“我比你整整大了十岁!”

“这我也知道。感情是不能用年龄来衡量和限制的,我爱你,静怡老师,我会用时间来证明一切……”

一连几天,静怡彻夜失眠,圆圆的脸消瘦了。静怡拒绝了佳轩,他却依然来找她。每次临走都会留下同样一句话:“静怡,我会一直追求你的,直到你结婚——不管是跟我,还是跟别的男人!”

静怡怀着一种极度兴奋,近乎于犯罪的感觉,终于开始秘密地和佳轩来往了。她那因长期操劳而显得苍白的脸上也出现了少女特有的红晕。这个沉静的、自制力极强的女性第一次失去了感情的平衡。

在大西北工作了十多年,静怡这才领略到了黄土高原上爱情的真正风格。她又听见收音机里播放的《兰花花》。第一次真正听懂了那旷阔苍凉的曲调唱出来的《兰花花》歌词:

五谷子那个田苗子,惟有高梁高,十三省的女儿哟数上那个兰花花好。……你要死来你早早地死,前晌死来后晌我兰花花走。手提那个羊肉怀里揣上糕,冒着我性命往哥哥家里跑,见到我的情哥哥说不完的话,咱们俩死活哟长在一搭……

又是一个阴雨天,风里夹着几片漂亮的月季花瓣,那一片片粉红色的精灵,飘飘悠悠地落下,在雨水中打着旋儿流走了。静怡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心里涌现出那么一缕缕细若游丝的空虚感,也许是触景生情吧!

也就在这一天,校领导——那位和善端庄对静怡极看重的五十多岁的妇女——把静怡找到一个僻静处谈了一会儿话。

老校长谈的很温柔又很简单明了。意思是说静怡是一个很有前途的青年教师,还是市里的先进典型,目前要以她所从事的教育事业为重。不要把精力全放在儿女情长上,要她多听听周围人们的议论,注意群众影响。还要她相信,她的个人婚姻问题,组织上是很关心的。

老校长的话儿,静怡心里很明白。

她现在什么都明白了!兰花花的时代已经过去,再说兰花花也没有说和一个小她十岁的弟弟死活长在一搭!还有他们双方父母亲友极力地阻挠,再加上那如同腊月寒风般看不见摸不到,但一样能刺进骨子里的流言蜚语——这些足以证实他们之间的感情是没有结果的。

静怡所教的那个班的学生目前正面临着毕业高考。她是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在佳轩和她的学生之间,她别无选择;她又是一个将近三十多岁的女人,在佳轩与社会舆论之间,她也别无选择。

静怡一个人躲在宿舍里,用被子把头蒙起来,痛痛快快地大哭了一场……

火锅里的汤水滋滋地响着,几个男生高喊着进来了:“涮羊肉喽!”

“哦——”教室里响起一片欢呼声。

“老师,我们感谢您,你所有的学生感谢您!”

许多学生的眼里滚动着泪水。他们知道,静怡老师为他们付出得太多太多。但他们却无力回报。

静怡所教的两个班,都以百分之九十的升学率名列全市第一。三十多年的风雨人生,她把自己的整个青春年华都投进去了!仅仅换取这么一声,她满足了。

佳轩一直没有来,静怡知道为什么。她两眼猛然一热,想忍住,但泪水还是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同学们,放鞭炮吧!”静怡怕这寂寞,匆匆抹去了泪水。

教室外的走廊里响起了海啸般的鞭炮声。

第二天一大早,静怡独自登上东去的列车。她每年都要回到家乡与父母亲人团聚。大年初一的列车可真够冷清的,一节车厢里只有静怡一个人。

一路的颠簸劳累,静怡随着列车的晃动阖上了眼。不知什么时候,列车外传来了旷阔苍凉的曲调:

五谷子那个田苗子,惟有高梁高,十三省的女儿哟数上那个兰花花好……你要死来你早早地死,前晌死来后晌我兰花花走。手提那个羊肉怀里揣上糕,冒着我性命往哥哥家里跑,见到我的情哥哥说不完的话,咱们俩死活哟长在一搭……

这不是《兰花花》么!静怡睁开眼,把目光投向了窗外那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空旷浑黄的荒塬上,挺立着几株白杨,一对青年男女站在那里正高亢地对唱情歌呢!

(本文荣获首届“华夏作家网杯”《中华文学选刊》文学大奖赛优秀奖,并入选《古风杯华夏作家网杯文学大奖赛优秀作品集》一书)

安徽那里看白癜风较为好能够帮助牛皮癣患者夏季排毒的水果玉溪专业牛皮癣医院那个治的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