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农女奋斗记第一一九章解决

2018-12-07 20:01: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农女奋斗记 第一一九章 解决

老爹和老娘对望一眼,老爹叹息一声,上前扶起小白脸道:“年轻人,知错能改就是好事儿,只要你承认这事儿不是我们家灵儿招来的灾,我们一家能安安生生过日子,我们感谢你还来不及了!”

小白脸惭愧道:“杨大伯、杨大娘,都是晚辈的错,这事儿跟你们家姑娘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我对不起你们,诚心请你们原谅!”

小白脸再次磕头到底,老爹扶起他:“好了好了,小伙子不用磕了,说清楚了就好,说清楚了就好啊!”

小白脸在大家伙儿面前认了错,事情因果全都澄清了,现在事件的主使者却依然没有表示,大家都把视线转移到抱着膝盖躺在地上呼疼的周扒皮。

王家平踢了周扒皮一脚道:“姓周的,别装死,你小舅子全都认了,你怎么说?”

周扒皮自从跟着王冯氏到了王员外家就一直备受重视,王冯氏陪嫁的田产铺子大多是他在打理,平时受惯了众人的阿谀奉承,如今这么狼狈已经是好多年没有的事情了!

所以即便事实摆在眼前,他还是不愿承认的,因为他相信,照王冯氏对自己的信任程度,即便王家村所有人一起找上门去,王冯氏就算为了娘家的面子也一定会保自己!

于是他忍着痛梗着脖子大吼:“胡说八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血口喷人,又仗着人多欺负我等,我要见少奶奶,我要去官府告你们!”

事已至此,此人居然还是如此嚣张,大家都很意外,也有些愤然,人群中有人喊:“老村长,这厮太不把咱们王家村儿放在眼里了,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是啊是啊。教训他,教训他!”跟着起哄的人不少,老村长沉吟片刻,正色道:“周…周小子。你当真不认错?”

“认什么认?老子什么都没做,你们少诬赖我!”

“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只能去找员外老哥了!家福、家荣,家平、家安,你们先给这年轻后生松绑。把这嘴硬的带着跟老夫一起去员外老哥家走一趟!”

几人应了,给小白脸松了绑,踢了周扒皮两脚,一把把他拎起来,推推搡搡往村里去。孩子们哦哦的嚷着在前开路,看热闹的人们一窝蜂的跟着围上去。

老村长对杨老爹拱手道:“杨老弟,这些日子委屈你们了,放心黑枸杞苗
,老哥我一定为你们主持公道!”,然后他一甩袖子。也跟着人群往村里去。

灵儿挽着老爹站在自家门口看着人群渐渐走远,月儿道:“哎,灵儿,我外公要替你们出气了,你不去看看么?”

灵儿询问的看看爹娘,老爹叹息一声道:“算了吧,事情说清楚了就好,灵儿,你也别去了,免得再生是非!”

“好的。爹,我知道了!”

“啊?真不去啊?人家费了那么多心思……”月儿翘着嘴小声嘟囔。

灵儿想了想:“爹、娘,这次多亏月儿姐帮忙,我陪月儿姐玩会儿好吗?”

“行电子回收
。去吧!不过千万别去员外家凑热闹啊!”

“放心吧,娘,说不去肯定不去!”

等爹娘进了院子,灵儿拉着月儿往后山跑去,直到山坡顶那块大石头附近,灵儿让月儿把风儿。自己去大石头下面那个洞里把自己那十几两私房银子找出来。月儿见之两眼放光:“哇!灵儿,你真有银子啊!这么多!哪儿来的?”

“反正不是偷的抢的,月儿姐,家福大叔他们帮我抓了坏人,我就得完成承诺,这些都得分给他们!”

“都分了啊?真可惜!哎,灵儿,消息可是我打听出来的,我和小虎子还专门在村口守了好些天,可不能少了我们的份儿啊!”

灵儿好笑的看她:“放心吧,这里一共有十五两银子,家福叔、家荣叔、家平叔、家安叔,再加上你和小虎子,正好六人,每人二两五钱银子,怎么样?”

“二两五钱!好啊好啊!都快赶上我的私房钱了,快分快分!”月儿搓着手两眼放光。

原本一锭整的十两的银子,灵儿费了不少功夫才把它拆分成几份儿,然后二人一起带着银子进村儿,趁着村里没人,把那装银子的荷包丢到帮忙抓人的几户人家院子里,又单独把小虎子叫出来,单独给了他个荷包,还跟他串好了说辞。

至于周扒皮的处置结果,灵儿是第二日才知道的。早上她习惯性的去院门口查看,见外面干干净净,院子下方的土坡上还有人干活儿,灵儿高兴的跟那人打招呼,那人笑呵呵的应了,不再像以往那般见着她就躲,就凭这一点儿灵儿就足够放心了!

早饭时,月儿兴冲冲的跑来:“灵儿、灵儿,告诉你个好消息,昨晚那个姓周的被老员外打了三十大板,半夜的时候连带着他妻儿全被赶回了半林镇了呢!”

“真的?太好了!”灵儿几乎高兴得蹦起来,老娘也很高兴,热情的招呼月儿坐下吃饭,唯独老爹表情淡定。

饭桌上月儿手舞足蹈的说起昨晚老员外处置周扒皮的事儿,据说开始的时候,那姓周的连老员外都不放在眼里,一副多了不起的样子,说什么自己是冯家人,不是王家人,王家没权力处置他云云!

然后老员外火了,当场就让家丁把他拉下去打,他那媳妇王冯氏一直低着头,连声儿都不敢吱一下,老员外打完后问王冯氏:“媳妇,老头子打了你陪房,你可有意见?”

王冯氏低头道:“他做错了事,自然该罚,媳妇没意见!”

老员外冷哼一声:“那就好,明日天亮之前,把这姓周的一家子给我弄走,否则你就自个儿回你冯家去,别再进我王家门儿!”

王冯氏吓得脸都白了,当场就给王员外跪下,称此事她自己全然不知,都是这些刁钻下人自作主张惹出来的事儿,并承诺马上打发周扒皮一家走。周扒皮打完板子,就被人抬着出了王家村往半林镇方向去,他妻儿也随后被送了回去。

月儿幸灾乐祸道:“活该,这就是报应!灵儿,以后你不用担心,可以去村里玩了!”

灵儿高兴的点头:“是啊,总算解决了!”

不过一向不怎么爱说话的老爹却道:“灵儿啊,最近家里事多,外面天气热,村里各家各户马上要开始收谷子了,这时节竹篮什么的肯定好买,咱们院里积攒了那么多,这些天你就跟你娘去镇上把那些都卖了吧,有空再帮爹砍些竹子,别到处乱跑,啊!”

月儿嘟起嘴道:“杨爷爷,灵儿好在外面受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回来,你就让她多玩几天嘛!反正你们家现在又不缺钱!”

灵儿在桌子下踢她一脚,月儿回头瞪她:“本来就是嘛,昨天你不是一下子就……”

灵儿赶紧道:“爹,灵儿知道了,明儿正好赶集,我们准备准备,明早跟娘一起卖竹货去!”老爹点头,继续默默吃饭。

月儿一直待到傍晚才走,走之前还千叮呤万嘱咐,要灵儿明早赶集前叫她一声。灵儿跟老娘在院中整理竹货,老娘道:

“灵儿啊,你爹不是心疼这几个钱,非押着你干活儿!你想想,昨晚王员外才把那姓周的一家赶回半林镇去,姓周的肯定恨死咱们家了;大少奶奶嘴上不说,心里对咱们家肯定还是有意见的,你爹不让你到处乱跑,是怕你又惹是非啊,知道吗,孩子?”

灵儿一顿,怎么忘了这茬儿?难怪老爹早上那么突楞楞的来一句。说来,自己到这个世界一年不到,惹下的祸事倒是不少,老爹老娘的担心不无道理,以后还是少出门乱晃的好!

唉,这样说来,真羡慕月儿那丫头,十来岁的大姑娘了,还天不怕地不怕的四处乱跑,就算惹了事儿也有人殿后擦屁股,这才是孩子们该过的日子嘛!真真羡慕啊!

次日大清早,天还没亮,灵儿就去村里找王家荣,昨儿约好的今天租用他的牛车运竹货,现在东西已经摆在自家院门口,就等装车运出了!

灵儿把王家荣和牛车一起请回家,把东西绑上牛车,又请王家荣吃了早饭,等他们出发到村口时,月儿已经等在那里了,她一边往牛车上爬一边抱怨:“灵儿,说好了出发前叫我的,你居然敢招呼都没有就自个儿跑,真不够意思!”

灵儿嘻嘻笑道:“反正你自己会来,叫不叫都一样!”

“那怎么一样……”二人一路斗嘴过去,到镇上时,虽然天色才刚透亮,集市上却已经密密麻麻站满了人,灵儿几人好不容易找到个边缘的空地,卸了东西就开始叫卖!

虽然这摊位地势不怎么好,凭着灵儿的三寸不烂之舌和稀奇古怪的招呼词儿,生意自然差不了,而且还有灵儿这么个嘴快的帮忙,自家带来的一车竹货很快就卖掉大半。

灵儿正忙着招呼客人之际,突闻一少年声音道:“喂,你这竹背篓和小竹篮怎么卖?”

灵儿笑眯眯的回复:“背篓十文一个,竹篮五文一个,您若两个都要的话……元宝!你怎么在这儿仿清水混凝土
?”

灵儿惊讶的唤道,那少年一愣,定定的望着灵儿,“你…你是谁?”(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