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西游之黑山妖君第二百二十七章决战国

2019-01-11 13:34:0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西游之黑山妖君 第二百二十七章 决战

轰隆隆!!!!

巨大的蘑菇云冲天而起,烈焰肆虐在北凉城上空,一股强悍的冲击余波疯狂宣泄而出,一路浩浩荡荡横扫四方,掀起灼热的火浪还有狂烈的大风,四周观战的众人在冲击余波之中艰难抵抗,不少士卒直接被肆虐开来的火焰焚烧,最后凄惨的死去,只有少数强大的存在在冲击中安然无恙,甚至有余力观战。

一袭红衣的天炎煌目光冰冷,望着上空交战的两只火凤,绝美的脸庞上也不禁露出一丝讶然之色。

在天炎煌的目光中,苍穹中一红一黑两只火焰凤凰激烈交战,从远及近狠狠撞在一起,开始血腥的搏杀。

很快,天炎煌的目光沉凝如水,眼中浮现出阴霾之色,之间苍穹中搏杀一处的两只火焰凤凰中,那只被炽热橘黄的烈焰簇拥的火焰凤凰发出凄厉的哀鸣之声,周身的火焰纷纷被那只黑焰凤凰吞噬,两股不同的火焰交锋拮抗在一处,黑焰熊熊燃烧着,居然直接开始吞噬火红的烈焰。

短短片刻,火焰凤凰身形不断萎靡,身上沾染着幽暗诡谲的黑焰,不断蚕食着火焰凤凰的身躯,这种黑色的火焰,赫然是以火焰凤凰为燃料,越是强大的存在,黑焰燃烧越发熊熊,转瞬间,这只神俊高贵的火焰凤凰彻底浴火翱翔,只不过是带来死亡的幽暗冥焰,身躯不断被黑焰吞噬,最后哀鸣着,身躯不断被燃烧,化为一缕缕纯粹的血脉,消散在苍穹之中。

“噗!!!”

天炎圣在苦修出来的火焰凤凰被焚烧殆尽的那一刻,原本火焰般赤红的长发和胡须一瞬间变得惨白一片,白发苍苍,形容枯槁,感受着自己的血脉被燃烧吞噬,天炎圣这苍老的老人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四周天旋地转,喉中一阵翻滚,终于忍不住吐出大口鲜血,其上隐隐弥漫着黑色,一个站立不稳,差点跌倒在地。

“祖父大人,您老了!”天炎翦打马向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语气幽幽,“置身事外,颐养天年不好吗?非要参与晚辈之间的争斗,

西游之黑山妖君第二百二十七章决战国

嗯,你这头没牙的老狼!”

“咳咳!”感受着身躯传来的阵阵虚弱,天炎圣眼中满是骇然灰败之色,“你——你修炼的是什么邪功?”

天炎圣此时此刻犹自难以相信,自己修炼数十年,临老之前得到始祖垂恩方才突破桎梏,炼至第六重的天炎凤凰,居然就这么败了,而且是败的彻彻底底,彻底被吞噬,一丝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这种诡异的黑色火焰,居然能够吞噬他天炎家族血脉修炼出来的天炎,这火焰,绝对是他天炎一族的克星!

“这是毒瘤,绝不能留下此子!!!”天炎圣心中疯狂的呐喊着。

“祖父大人,之前您对天炎武说的话,实在是世间至理!这世间没有真正的公平,您说的太对了!但您也忘了说下一句,公平是要靠自己去争取的!”天炎翦盯着这满头白发的老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你乾纲独断,刚愎自用,做事全凭个人喜好,把持大权,无非依仗着血脉之力,如今你全身血脉力量都被我抽干,彻底沦为废人!你没了一身血脉,你又如何张狂?”

轰!!!!

原本紧闭的大门忽然被撞开,沉重的甲胄声响起,一队队身着黑甲的士卒出现在天炎翦身后,身上满是鲜血,手中泛着寒光的利刃映照在每个人眼中。

“回禀主上,城外乱兵已经被悉数诛杀!”鬼将始罗骑着战马,微微俯身,恭敬的说道。

“很好!”天炎翦微微颔首,嘴角露出微笑。

“这是鬼兵!!!”不少人心中惊骇道。

“没错,这就是黑衣兵主麾下的黑衣阴军,外城五万乱军还有你们处心积虑,埋伏在城中的精锐此时已经全部被诛!”

“天炎武被废血脉,最后自刎而亡!也不失刚烈之名!”天炎翦说着,屈指一弹,横在天炎武身旁的紫极宝剑破空而起,陡然插在天炎圣面前,剑身不住震颤,嗡嗡作响!

“如今你没了血脉之力,麾下大军也彻底灰飞烟灭,祖父,你大势已去,看在同族的份上,你自刎吧!”天炎翦骑在马上,叹息一声,悠悠说道。

垂下眼睑,天炎圣看着剑刃上还残留着血迹的湛湛长剑,苍老的身躯颤抖着,眼中满是对死亡的恐惧,越是临老,越是对这世间眷恋,越是不想死。

“煌儿,杀了他!杀了他!!!”天炎圣彻底失态,披散着满头的白发,身上的火红长袍拖在地上,仓促之下被绊倒在地,头发凌乱的遮住苍老的脸庞,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狼狈爬到天炎煌脚边,满是惊慌之色,就像一头老狗一般,没了赖以横行的力量,天炎圣就像被抽出了脊梁一般,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威严和从容。

“本以为天炎武才是心腹大患,想不到阁下才是最狠辣的角色!”天炎玉长叹着缓缓走出,看也不看狼狈不堪的天炎圣,满是复杂的望着一骑伫立在眼前的身影。

“翦兄,毕竟都是天炎一族,天炎武已死,祸首已除,再斗下去,我天炎一族不管谁胜,都是元气大伤!”天炎玉说着,看向天炎煌,“与其拼个你死我活,不如二圣共治,不知翦兄可愿与凉王共结连理,为天炎家族留下血脉,共主天下?”

“这是把我当种马了!”天炎翦看着一身青衣的天炎玉,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还真是用情至深啊,天炎玉!”

“你明明有着凤格,有资格成为凉州之主,但甘愿为了天炎煌而放弃,鞍前马后,只为常伴君侧!现在又为了天炎煌提出联姻之策,看着自己朝思慕想,心爱的女人投入他人的怀抱,用情之深,真是让人唏嘘啊!”

“还有你,天炎绯衣!”天炎翦目光又瞥向不知何时出现在天炎玉身旁的天炎绯衣,之前的冲击就是天炎绯衣挡在天炎玉身前,帮助天炎玉抵抗交手的余波。

“你深爱天炎玉,为了爱郎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委身于天炎武,最后为了爱郎倒戈一击,只为能让爱郎得偿所愿!”

“你们都有深爱之人,都为了爱人而不惜自己的生命,飞蛾扑火也不过如此!可惜,你们都错了!”

天炎翦看着一身青衣,脸色涨红的天炎玉,还有咬着下唇,玉面绯红,紧紧靠在天炎玉身旁的天炎绯衣,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你们从一开始就爱的卑微,为了心爱之人不断付出,但最后得到了什么?”

“这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没有实力,你拿什么去得偿所愿?卑微祈求得到的不是爱,而是施舍和怜悯!”

“那你呢?你隐忍这么多年,直到此刻图穷匕见,又为了什么?”天炎煌突然出言,一双眼眸直直盯着天炎翦,悠悠问道。

“呵呵!我要什么?”天炎翦双目炯炯,盯着天炎煌,“我要你!”

“什么?”饶是天炎煌从容漠然,也被天炎翦的回答惊住了,天炎煌如此,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我说,我要你!!!”天炎翦肆无忌惮的盯着眼前的美人,目光极具侵略,让天炎煌微微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就恢复了镇定,又成为之前那个气质凌然不可侵犯,高高在上的天炎煌。

“哼!你们男人都一个德性!”听到这话,目光瞥过一旁天炎玉黯然神伤的眼眸,天炎绯衣脸色一白,忍不住出言道。

“煌儿,不要听他的,赶快杀了他,杀了他!!!”摔倒在天炎煌脚边的天炎圣,一头白发凌乱的披散着,眼中满是杀意和怨毒,几乎是声嘶力竭的呼喊道。

但下一刻,天炎圣,这位曾经的天炎家族族长急促的呼喊戛然而止,一袭红衣的天炎煌脸上漠然,火红的凤衣之下一只长靴狠狠踩踏在天炎圣的头上,一用力,这颗苍老的头颅顿时被踩碎,鲜血四溅,红白混合着溅射一地,沾染在血红的凤衣上,更显妖冶之色。

你会发现你很幸福的

看着曾经的族长死在天炎煌脚下,四周的天炎族人纷纷沉默,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仿佛一尊尊雕塑一般。

“想要我,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天炎煌高昂着头颅,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美的让人畏惧,美的让人窒息,一双眼眸中散发着明亮的光芒,直直注视着天炎翦。

一声高昂的凤鸣声响起,天炎煌周身升腾起一丝丝金色的火焰,绝美的容颜在烈焰之中渐渐隐去,最后烈焰中飞出一只绚丽的火焰凤凰,天炎煌此刻彻底化身为一只火凤,翱翔在苍穹之上。

“《天炎煌极功》第七重!”天炎翦露出一丝笑意,“我说了,我要你,我要的是你的全部!!!”

眼眸之中熊熊烈焰升腾而起,天炎翦周身浮现一具狰狞的幽暗会争吵甲胄,肩胛膝盖处利刺丛生,狰厉的头盔之上一对长角直刺苍穹,身后一袭黑色的披风猎猎作响,仰头望着天空中展翅翱翔的绚丽火焰凤凰,眼眸之中闪过一丝恍惚,随后一股邪异沧桑的气息从天炎翦身躯之中散发而出,周身一股幽暗的火焰熊熊燃烧着,化为一只火焰凤凰直冲苍穹,一身狰狞甲胄的天炎翦长笑一声,冲天而起,直入苍穹,胯下战马脚下石板炸开,雄壮的战马发出一声哀鸣,四肢瘫软,轰然倒地。

汉南碧桂园别墅价格
公牛多控开关报价
长城新款皮卡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