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素女寻仙第647章醒醒吧胡

2019-01-26 23:03:1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素女寻仙 第647章 醒醒吧

张潇晗并不介意火狐吞下这个火系精华。

收了火狐做宠物,她还没有给火狐什么见面礼呢,按照张潇晗的想法,火狐跟了她,就是她的人了,火狐修炼需要的资源自然得由她供养了。

她还是传统的想法,却根本没有想到这个世界里,只要和妖兽签订了契约的修士,都是由妖兽供养主人的,就是和她签订了主仆契约的洛清越,也该是孝敬她的。

不得不说,张潇晗以为她对这个世界不应该畏畏缩缩安于现状了解了,可实际上根深蒂固、约定成俗的东西张潇晗还并不了解,火狐也并不了解――它万年多的时间都是独自修炼的,修为到了,心智未见得成熟多少。

“这个东西和你炼化的东西比起来如何?”张潇晗稍稍提升了些速度。

“是个好东西,不过哪里能和我得到的火系精华比呢。”火狐毫不犹豫地打击着她这个主人:“我那可是火系精华,能镇住火山眼的。”

张潇晗轻笑一声:“这个才是火系精华好不好,你那个说不好是什么宝贝呢,你也是有福气的了,得了那么宝贝的东西,连你的主人我都被你算计了。”

“呀,这个才是火系精华,那我炼化的又是什么了?”火狐丝毫没有将火系精华还回去的打算,将张潇晗后一句话自动就略过去了。

算计到最后,不还是得和主人签订了契约吗,还好这个主人不错,最起码自己渡劫最危急的关头,还想着帮着自己的。

“我怎么知道,你也没有将东西给我看过。”张潇晗并不以为意,一个不是35、要是你赚了很多钱那么会当主人的,一个觉得从主人那里得些东西也没什么的。

“我炼化的那个东西比这个火系精华要精纯好多,”火狐在张潇晗怀里蹭了一下:“主人是不是也吸收过火系精华啊,我在主人这里感觉出火系精华的味道。”

张潇晗伸手摸摸火狐的头,火狐很享受地蜷缩着。

“我吸收的精华多着呢,对了,地下的那些火灵呢?”见火狐也说不出什么便换了问题。

“都钻进岩浆里了。”火狐眯着眼睛:“那些火灵胆小的很,主人,你有没有抓一个玩玩?”

抓一个玩玩?张潇晗想起火灵身上恐怖的热度,那个东西能玩吗?

“你能抓住火灵吗?”张潇晗反问道。

“唔,”火狐想了一想:“困住一两个火灵还可以,可是我没有办法带它们走,它们太胆小了,而且还不听话。”

张潇晗忍不住嘴角牵出笑意,火狐真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大概是独处的时间久了,心智真的还没有长成。

心中对火狐就愈发怜爱了,想起自己对它的软硬兼施,就有些好笑。

自己也是孤单得久了,就是希望有这么一个心智单纯些的小东西陪伴着,忽然就想起火狐化为的女人,脑海里便出现了云凤的影子,同样的媚态,火狐看起来那媚态中就透着天真,同样的蛊惑,火狐的蛊惑还真不容易抵挡呢。

前边范筱梵却停下来,离开沼泽有一段路了,这边的地形恢复到魔幻禁地常见的地形,但也是他们并不熟悉的。

“张道友,你问问火狐,这一片地方可还安全?”范筱梵说话愈发沉静气起来,好像这一个月来年龄涨了一百多岁的样子,明明可以直接询问火狐的,却拐个弯去问张潇晗。

以前的范筱梵不会这么世故的。

张潇晗笑笑,拍拍怀里的火狐,火狐扭动了一下,好像对受到打扰不大高兴一样:“以前很安全啦,不过这几十年我没有怎么离开过火龙洞,谁知道这里又会住着什么。”

火狐嘴里说着,心里却向张潇晗传音道:“主人,你那个灵符上的蛟龙就是我的前任主人从这里抓去的,再往前边不远就有一个大湖,深着呢,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张潇晗笑笑,对范筱梵道:“前边不远有一个大湖,火狐好久没有过去了。”

对被出卖了,火狐并没有什么不满,它在张潇晗怀里探出头来,望的却是巫行云,一双毛茸茸的大眼睛眨巴了一下,巫行云的眼前就像出现了幻觉。

范筱梵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自然看出来火狐在诱惑巫行云,也看出来巫行云的定力,心内忽然涌出一个冲动,却强忍着,只瞧着火狐。

张潇晗嘴角嘲讽地一撇,终究是忍耐不住:“范道友,你刚刚是不是想双手合十,唤上一声佛号,然后大义凛然地斥责我的火狐啊。”

范筱梵诧异地一愣,他刚刚忍住的正是那句“阿弥陀佛”,可是他纯属下意识想做的,也马上就忍下了,张潇晗是怎么知道的?

巫行云也诧异地望过来,脸上满是担忧。

张潇晗冷冷地哼了一声,范筱梵不对劲她早看出来的,巫行云和洛清越也都看出来的,巫行云虽然跟着范筱梵很紧,可其中的防备谁都能看出来,范筱梵没有道理看不出来。

“张道友,对于佛族的传承,我也是刚刚了解,张道友又是怎么知道的?”范筱梵眉头微微一皱。

“范道友,你没有发现你自己变了吗?”张潇晗皱皱眉,直言道:“你可能还是你,你没有变成其他人,你的一举手一投足都还是你原本的习惯,可是你确实是变了。”

“范道友,

素女寻仙第647章醒醒吧胡

我没有权利干涉你的改变,不过看在我们相识这么久的份上,我觉得我还是有资格提醒你的,万年之前的事情,不论谁对谁错,都和万年之后的今天没有任何关系,佛族的传承,就是你没有得到,也会是其他人得到,难道你指望若是魔族的人得到了佛族的传承,也要将整个魔族改造成佛族吗?”

范筱梵一怔,张口答道:“我既然了解了佛族的传承,了解了佛族的历史,那么自然就有义务将一切传承下去,不能因为万年的时光,就让一切湮没了。”

“什么是历史?历史就是过去了的,既然岁月选择了将佛族的一切作为历史,那么我们只要敬重这段历史就可以了。退一步说,历史也是人写就的,是人就有私心,就有篡改历史的可能,你觉得有必要为可能被篡改的历史翻案的必要吗?”

“是非自有公断,历史自然有后人评价,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范筱梵平静地说道:“我并非想为历史翻案,但是我也不愿意让一个传承无声无息地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更不愿意让真相永远在谎言之下缄默。”

“以你一己之力,还是让整个修仙界再一次血雨腥风?你以为上古佛族在上古的那一场大战中就全占着理吗?所谓的成王败寇,就凭他们仅凭着一枚舍利就要让后来的修士为之赴汤蹈火,就非大慈大悲之人。”

在张潇晗眼里,真正的大慈大悲之人是不会这么做的,真正的大慈大悲的信念也不会让一个传承烟消在岁月中的,真正的大慈大悲经得起时光的考验,就算是传承断下去,也不会用这种龌龊的方式回到尘世的。

是的,是龌龊。

先给予你功力,给予你好处,让你欲罢不能,再加以诱惑,张潇晗不知道范筱梵这一个月来到底从舍利中得到什么,她本来也不想多言,可是在魔怪的长舌就要舔舐在她身上的时候,范筱梵出手了。

他知道他不该随意运用舍利功法的,但是他没有迟疑,就冲这一份毫不迟疑,张潇晗就决定将心里话说出来。

“你不要忘记了,从你踏入修仙界的那一天起,你就该知道修士是以实力说话的,只有强者才能让人折服,你以为你得到上古佛族的传承就会强大了吗?一个消逝了的传承,靠将记忆硬塞给别人的传承,范道友,若是将那些记忆全盘接受了,将别人的记忆当做是自己的记忆,把别人的经历当做自己经历的,你还是你吗?就算没有被夺舍,又和夺舍了有什么区别呢?”

论狡辩,范筱梵并非张萧晗的对手,这一个月来,范筱梵一直在浏览佛族的历史,佛族的传承,看得多了,心思便渐渐倾斜在佛族上,更因为他还修炼着佛族的功法。

张潇晗的话并不全对,可听起来似乎也有些道理,范筱梵并没有迷失神智,他只是钻进了牛角尖里。

“范道友,从你接触了佛族的功法后,宗门确实对你不喜,可是也并没有打压你,没有限制你的自由,也没有强制从你身上剥夺了佛族的功法,可是你这个舍利功法呢,却在不知不觉潜移默化地影响你,甚至要迷失你原本的神智,这还是大慈大悲的佛族吗?”

说到这,张潇晗语气一转,颇为恳切:“你若没有得到这个传承,以你的心智和毅力,现在也未见不会成为化神修士,在人修中你也会是一个卓绝的人物,但是看看现在,一个要将你陷入万劫不复的功法,还要打着大慈大悲的旗号,范筱梵,你醒醒吧。”

依维柯客车
餐馆收银系统价格
骨正基鞋垫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