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超级男人正文076张媛已经醉了

2019-02-03 19:38:1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超级男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江东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男人全集阅读正文076、张媛已经醉了,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桌上的茶水,凉了,一动没动。桌下的小箱十二瓶装的青岛纯生,还剩两瓶。五瓶啤酒下肚,从洗手间回来的张媛,脸上有了醉意,笑起来像是一只得意的狐狸。宋雨手里夹着烟卷,脸色发红,看着张媛,笑呵呵的。宋雨的一大弱点就是不剩酒力,并且永远不知道自己能喝多少酒。一斤酒醉过,半斤酒醉过,就算是喝五瓶啤酒,也醉过。可以说,宋雨逢酒必醉,但是醉酒之后的宋雨,从不发酒疯闹事,就是坐在那呵呵的笑,一直到散场,还在笑。散了之后,喝醉的宋雨,不需要人扶不需要人送,直接回家睡觉。去年年初,有一次,喝多了,赵祥说,雨哥,我送你回去吧。夜里,环城路上,赵祥把车开到一百一,见红灯就闯,一连闯了三个红灯,还觉得不过瘾。路上,有个骑木兰的年轻人,估计也喝多了,一路放着摇滚音乐,车子骑得左歪右扭。喝醉了一直觉得不过瘾的赵祥,兴奋的大叫,哥,我们闯摩托车吧。当时,宋雨也喝多了,坐在车上,点着烟,呵呵的傻笑。赵祥看宋雨没反应,打着方向,就往路边的木兰车撞去。说时迟那时快,坐在副驾驶的宋雨,一把握住方向盘,将方向打了过来。宋雨呵呵的笑,说,你喝多了,我来开吧。从那以后,宋雨一般酒喝多了,都是打车回家,不让人送。

脸上有些醉意的张媛,从洗手间回来之后,关上包间的门,脱去大衣,把大衣挂在墙上的挂钩上。脱去大衣的张媛,穿着一条水蓝色的连衣裙,白色的束腰带,修长的脖子上,一条银白色的链子。张媛的笑容,极具妩媚,就那么简单的一笑,却是落在了宋雨的心底。从未有哪个女人,像张媛这样,把女人味发挥到淋漓尽致。如果说,没喝酒之前的张媛,是一只翩翩而来的华丽的蝴蝶的话,那么眼下的张媛,在酒精的刺激下,已经蜕变成一只妖娆的狐狸。这只妖娆的狐狸,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是那样的优美,骨子里透着妩媚。

重新坐下来的张媛,烁烁发亮的大眼睛,正望着宋雨,笑意,愈来愈浓。

宋雨呵呵的笑着,问道,还喝吗?

喝啊。张媛答得轻松,语气极其温柔,圆润的红唇,透着性感。人家女生都说继续喝了,你还能怎么着。宋雨笑了笑,站起身,对门口的服务生说,再拿一箱青岛纯生过来。

各自一瓶下肚,脸上愈发红润的宋雨,坐在那里,看着面前的女子,坏坏的笑。

“你有过理想吗?比如说,对将来,有什么打算?”不知道为什么,张媛问宋雨这样的话。谁知道呢,也许,这就是当今社会,年轻人内心的迷茫和恐慌吧。生活上,宋雨的生活比较乱,这从他抽烟就可以看出来,上次张媛看他抽的是玉溪,今天就换成了将军,其实宋雨口袋里还有一盒利群。很少抽同一个牌子的香烟的男人,说明他的生活还没有稳定下来。就好像,宋雨和身边的女孩子的关系,处理得一团糟,简直是糟糕透了。这也是最让宋雨身边的女孩感到不安,没有安全感的地方。

“我没有理想,理想是为了高尚的人准备的,比如,雷锋,董存瑞。而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平凡的人,生活,活着,好好的活着,让父母爱人兄弟,都能好好的生活,这就是一个百姓要做的事情。”宋雨笑着说道,“如果说,真的要说有什么理想的话,我想,若干年之后,带上妻子,到海南去开一个拉面馆,每天看看大海,膝下有一对快乐的儿女。”宋雨说这番话的时候,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却极具渲染力。触动的,不止是张媛,也是很多女孩子,内心里隐藏着的一种萌动。如果说,换做别的男人来说这句话,也许张媛会觉得他幼稚。但是,面前坐着的,是让她牵肠挂肚的宋雨,说出的话,虽然是同样的话,却是让张媛相信,那是真的,确实是真的。

从小到大,只要是张媛想得到的,都会轻而易举的得到,没有人,从来没有人,敢和她争什么。但是这次,真的就不属于自己的吗?自己和面前这个若即若离的男人之间,真的就不存在爱情吗?难道,在这个男人的心里,就没有一点爱我的成分吗?如果,那一次的激情算作是爱情的话,可那之后呢,该怎么样呢?张媛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个十分重承诺的男人,或许,他已经对别的女人承诺了太多,根本没办法再给自己什么许诺了。张媛想要的,也许只是简单的三个字,尽管这三个字,在当今时代,在很多男人的嘴里,已经根本不值钱了。想到这些,张媛的眼泪就,就落了下来,晶莹剔透泪珠,那样惹人怜。

每次,张媛喝多了,就会大哭一场。这也是很多女孩子的共性,让大多数男人无法理解的共性。喝醉了的张媛,哭得一塌糊涂。张媛的泪水,越流越多,泪珠聚成了水线,肩膀随之抖动,哭声越来越大,十分委屈的哇哇大哭。

服务生听到哭声,轻轻的敲了下门,哭声实在太大了。

宋雨对门外说,没事,她喝多了。

宋雨想要帮张媛擦擦眼泪,被张媛倔强的阻止了。宋雨说,你别喝了。张媛擦了擦眼泪,小鼻子一抽一抽的,说,不好,我还要喝,继续喝。倔强的张媛继续喝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张媛站起身来,坐到宋雨这边来,给两个杯子都倒上酒,和宋雨碰了一下,一饮而尽。宋雨可以感觉到,张媛呼吸当中,浓重的酒精味。张媛把脑袋靠在宋雨的肩膀上,并且很不老实蹭来蹭去,给自己找一个舒服的坐姿。头发挠得宋雨脖子痒痒的。在宋雨的面前,张媛还是第一次这么小女儿态,搞得宋雨心里横竖不是,加上之前没有擦尽的泪水,搞得宋雨心里一阵揪痛。他不知道,身边的这个女孩子,刚才为什么会哭得那么伤心,不由得怜香惜玉起来。

“你相信缘份吗?”张媛把脑袋靠在宋雨的肩上,轻声的问道。好吧,我承认,这个问题问得很傻,但是还是想问。

“相信。”宋雨的语气,永远都是那么,让人无法置疑,“我相信,人和人之间,是有缘分的。”

“那,你和你女朋友,就是这次你带到海都来的那个,是一种怎样的缘分呢?”张媛这句话说的,语气里,像是在读徐志摩的诗。

“哦。”宋雨放下手中的酒杯,缓缓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肯定是一种缘分吧。我和她,从小就认识,她的父母,是我的干亲。我和她,算是青梅竹马吧。真的,青梅竹马,彼此了解,彼此之间,有着许多的默契。她是一个要强的女孩子,个性很要强,她的一切一切,我都那么熟悉。”

“你,爱她吗?”张媛接着问了她第二个愚蠢的问题。

“其实,我也不知道,世人是怎样定义爱这个字的。但是肯定不是流行歌曲里偶像派歌星唱的那种要死要活的爱不爱之类的。其实,爱这种东西,应该彼此都知道的,彼此都知道,他(她)是爱我的。而不是,歌词里唱的,你到底爱不爱我。所以,我也不知道,我爱她吗?但是,我喜欢她,真的很喜欢她。并且,我有,要让她得到幸福。”宋雨的回答,很诚实。

张媛没有再说话,而是继续拉着宋雨的手,把剩下的酒,一瓶一瓶的喝。

中途,嫣然打了个过来,那边,说话的却是嫂子方悦。方悦说,嫣然现在和我在一起呢,她喝多了,已经在我这儿睡了。宋雨说,哦,好的。我哥呢?方悦说,你哥打来,说他晚上有事不回来了,我也不知道他到哪去了。宋雨说,哦,好的,那麻烦嫂子了。

张媛和宋雨两个人,继续喝酒。今晚,注定有很多人喝醉。喝完之后,两个人,都晕晕乎乎稀里糊涂的。一看表,十一点了。张媛说,送我回去吧。宋雨说,好的。

买单,扶着张媛,帮她穿上大衣,出了茶楼,穿过马路,回到酒店。

宋雨刚打开房门,张媛就迫不及待冲进去,到卫生间里,蹲在马桶边上吐。宋雨蹲在她身边,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拿起毛巾,用热水打湿了,帮张媛擦了擦脸。刚擦完,张媛又接着吐了。宋雨拿了一瓶农夫山泉,拧开,递给张媛。张媛喝了一口,又吐了。水放到一边,宋雨把刚才的毛巾用热水搓了搓,拧干了,蹲下来,再次帮张媛擦了擦脸。张媛推开宋雨的手,接着吐。

好了吗?宋雨把她抱起来,扶着她站了起来,然后把水递过去,喂着她,喝了点水,漱了漱口。然后,把张媛扶到床上,脱掉她的大衣,然后,帮她脱掉鞋子,扶着张媛的脑袋,让她躺下,脑袋放在枕头上,把枕头扶正了,盖上被子。

张媛挣扎着要起来,趴在床头,忍不住又吐了。宋雨去卫生间,重新拿了一条毛巾,用热水打湿,帮张媛擦了擦。张媛脸色缓和了一些,躺了回去。宋雨帮她掖了掖被子。

再喝点水吧,宋雨说。张媛摇了摇头,闭着眼睛,呼吸,一起一伏。宋雨托着她的脑袋,又喂了点水。这才让她重新躺下。

宋雨说:“你好好睡觉吧,我回去了。”宋雨也住在海蓝饭店,是龙之秀开的房间。

张媛睁开眼睛,泪眼朦胧的眼睛,看着床头坐着的宋雨。就这么看着,持续,就这么看着。张媛有些激动,胸口起伏得厉害,忽然,一下子坐了起来,扑到宋雨的怀里,抱着宋雨的脖子,哭了起来,哭得好伤心。这是宋雨认识张媛以来,第二次看到她哭,而且在同一个晚上。宋雨抱着她,拍拍她,没有说话。其实,宋雨,心口扑通扑通的跳,他只是在克制着自己罢了,倒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宋雨的脑子里,充斥着他和张媛之间曾经发生的每一个细节,她的每一寸肌肤,她的每一次呻吟,都在宋雨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而且,现在,这些东西,唾手可得。但是,宋雨还是抑制住了自己的欲望。他是带嫣然一道来海都市祝寿的,现在,嫣然已经在嫂子那里睡了,自己不能背着嫣然,和另外一个女人偷情,何况,张媛已经醉了,他不想趁人之危,虽然他知道,张媛不会后悔。

宋雨就抱着她,没有多余的动作。张媛的脸蛋,贴在宋雨的脸上。宋雨能够感受到,她脸上的火烫,她喝得太多了。宋雨无意中低头,看到从连衣裙领口露出的雪白的一片。宋雨拍了拍张媛的背,把头转到一边,没说话。

铝合金异型材定制
冬天感冒头痛吃什么药
二手设备清关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