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财色正文第一百零二章君生我已老

2019-02-04 06:31:1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零二章君生我已老,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范无病自认为是有些识人之明的,当然不会因为刘季鹏不太赞同就改变自己的主意,好歹他也是指导过三届春晚的强人,自然会坚持自己的决定。

于是范无病就拿了朗诵词,让风萍先去一边儿熟悉一下,待会儿过来演练。

“这个----”范无病挠了挠头,对风萍说道,“待会儿朗诵的时候,情绪要饱满一些,还有表情要庄重一些,这是很正式的晚会,严肃的政治任务,一定要注意这一点。”

“明白。”风萍又向范无病放了一下电,挤眉弄眼地拿着朗诵词的稿子离开了,走的时候小屁股还一扭一扭的,真让范无病恨不得过去掐上两把。

“靠,我的决定是不是有点儿不经大脑了?”此时范无病也觉得有点儿摸不准儿了,天知道风萍会把朗诵词搞成什么样子,不会变成零点悄悄话那种格调吧?如果那样的话,乐子可就大了。

这个时候陈靖楚走了过来,拿着歌词请教范无病,“无病,这里的感觉,好像有点儿不太好,你看是不是可以这样修改一下?”

对于这首歌,范无病当然只能记得大概,在细节的处理上他肯定是不清楚的,因此学过声乐的陈靖楚在练唱的过程中,就发现了一些问题,所以就自行揣摩了一晚上,今天终于敲定了一些改动,特意跟范无病交流一下。

范无病便听陈靖楚将修改过的歌曲唱了一遍,发觉陈靖楚对于细节的处理是相当有效的,于是便笑着表示了赞同,“搞过专业声乐的就是不一样,这样一改,效果好多了。”

“那么可以这么改动了吗?”陈靖楚问道,如果需要改动的话,乐队的配乐自然也要跟着变化。这就需要全盘改动了,所以得让范无病最后敲定才行。()

“没问题,一切按照你修改过的,重新让他们出一批乐谱儿来,合唱那边儿地也要重新来过,幸好时间还赶得及。”范无病认可了这一点,立刻就联系刘季鹏,让他安排人去落实下来。

刘季鹏感到非常高兴,这几天有了范无病的帮忙,他的担子轻多了。就是每天呆在这里协调一下各方面,有什么后勤保障或者人事安排之类的处理一下就可以了,业务上面的事情,范无病就给他全盘解决了。

“没问题,我让宣传部的人中午加班,下午之前就有新乐谱用了。”刘季鹏立刻保证道。

范无病跟陈靖楚商量完事情之后,就到了隔壁的休息室中喝水。

“范导----”有人在后面喊范无病。

听到了喊声,范无病一抬头。发现那两个搞朗诵的男女可怜巴巴地站在他身后,一脸的委屈。

范无病一皱眉头,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于是便说道,“哦,是你们啊。”

“能不能不把我们换下去啊?”两人知道范无病在刘季鹏面前的份量,便央求道。

范无病有点儿为难地说道,“怎么说呢?你们两个地表演天赋不是很足,换句话说就是对观众的感染力不够。如果硬让你们在台上朗诵也是可以的,但是可能这样做的后果是观众对你们的不满。这样的话,对于你们以后的发展是不利的。我地意见,你们俩还是先多观摩多联系,我单独给你们安排一个报幕的位置,这个比较适合你们俩。”

两人也知道自己的毛病。一听范无病不会让自己的希望落空,还能担任报幕的工作,心下稍微安定了一些。||||便道了谢,又向范无病讨教了一些关于朗诵的要诀,然后就离开了。

陈靖楚在旁边笑道,“范导,再指导一下我吧!”

范无病顿时哭笑不得,心道这种事儿以后贵贱是不接了,要不是今年的情况有点儿特殊,自己需要为了替父亲范亨造势,也不需要这么劳心劳力。

但是范无病总觉得自己这场晚会还欠缺点儿什么。最后想来想去。觉得最后以《从头再来》这首歌儿来收尾,终究有点儿不妥当。但是《春天的故事》只适合放在开头,这就需要再找一首新歌儿了。

“要选哪一首歌呢?”范无病一时之间也决定不了,想不出哪一首歌比较适合结尾。

总的来讲,压轴的歌曲应该是雄壮有力奋发向上地,难道用《团结就是力量》吗?是不是有点儿太一般化了?

陈靖楚这时候正拿着报纸架上的一份报纸看着,有些感慨地说道,“时间过得真快啊!再过八年,我们就走进一个新的千年了,这里讲到时候人类会进入太空时代,再次登上月球,并进军火星,最终走出太阳系。”

新时代啊,范无病感慨了一下,心道大家过于乐观了,一直到了两千零八年,人类也没有再次回到月球,当年的登月行动的真伪依然是一个天大地秘密,美国人究竟登月了吗?

新时代,新时代!走进新时代?!

范无病顿时眼前一亮,忍不住喊了出来,“哈!走进新时代嘛!用来压轴正合适不过了!”

“你说什么?什么新时代?!”陈靖楚没有听清楚刚才范无病说了什么,不由得问了一句。

范无病解决了一个重大问题,心中非常高兴,情绪激动,便对陈靖楚唱了起来,“总想对你表白,我的心情是多么豪迈,总想对你倾诉,我对生活是多么热爱----”陈靖楚顿时红了脸,心道对我表白什么倾诉什么啊。

对于范无病,陈靖楚要是没有一点儿动心,那是不可能的,放着这么优秀地一个帅哥在这里,既有才华又有钱,家里还有权势,为人也不错,没有那些纨绔子弟的浮华奢靡之气,也不是花花恶少,这样的年轻人,几乎是每一个未婚女子的梦中情郎的化身。

陈靖楚对范无病怎么可能不动心?

其实在范无病很热心地帮助自己谈妥了市一中的工作之后,陈靖楚就对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比范无病要大一点儿的话,她真的会疯狂地追求范无病地,受过高等教育地她,自然不会认为女孩儿倒追男孩儿有什么不妥当。

四岁的差距啊,陈靖楚一想到这个,心里面就有点儿涩涩地感觉,真是有点儿生不逢时了,她不由得想起了那首诗来。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陈靖楚的眼角忽然落下一滴泪来,她轻轻地擦了去,跟范无病说道,“我们是不是该出去看看了?”

范无病正在写他的歌词,没有注意到陈靖楚的表情,头也不抬地说道,“等下就好,我想到了压轴的歌曲了,这个保证也会一鸣惊人的!”

没有得到陈靖楚的回应,范无病不由得愣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陈靖楚,发现她的表情有点儿哀伤,还以为是因为她的歌不能压轴而伤感,便笑着说道,“这首歌的风格,还是比较适合你,所以还是由你来主唱了!”

陈靖楚听到范无病笑着为自己筹划,不由得悲从中来,忍不住扑到了范无病的怀中,呜咽起来。

“这又是怎么了?”范无病顿时茫然,心道我又没有把你换下去,哭个什么劲儿啊?

陈靖楚倒是毫不客气地伏在范无病的背上,哭了个一塌糊涂。

范无病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大概也觉出了陈靖楚的心意,便有些叹息,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不知道该说什么为好?

“一见君,

如故知,

似曾相识,

相见何太迟?

思君君不知,

欲把相思与君知,

君之情意让我思,

我为知音长相思。”

陈靖楚突然呜咽着念了几句诗出来,然后离开了范无病的肩头,非常坚决地说道,“谢谢你。”

范无病虽然觉得有些怪异,也不知道如何应答,只好说了句,“不客气。”

两人如此一来,就觉得有些尴尬,最后范无病提议,还是出去看一看风萍将朗诵词背的怎么样了吧。

人工代发信息
烤鸭炉
三维扫描服务批发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