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月夜血杀

2019-03-28 20:46:3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第一章、新租客

  

  这天上午,慕容思炫正在房间里左手跟右手下飞行棋,忽然大厅传来了开门声。思炫皱了皱眉,从床上跳下来,慢吞吞地走出房间,只见大厅上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房东,另一个却是思炫所没见过的女孩。

  房东见思炫走出来了,朝他点了点头,望了望身边那女孩,向思炫说道:“慕容先生,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新租客,夏小姐。”没等思炫答话,他又朝那女孩说道:“夏小姐,这位慕容先生和你一样,是这里的租客。”

  思炫舔了舔左手的大拇指,朝那女孩望了一眼,却没有说话。那女孩十七八岁,秀发披肩,水灵灵的大眼睛如宝石一般晶亮,鼻尖微钩,小嘴则如樱桃一般,虽然脸带稚气,宫颈炎怎么治但却面目如画,明媚照人。这时候,只见她向思炫淡淡一笑,彬彬有礼地说道:“你好,多多指教。”

  然而思炫却只是望了她一眼,还是没有说话,转过身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女孩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室友竟是一个孩子嗓子有痰咳不出怎么办性情如此古怪之人,微微一怔,稍感手足无措。房东连忙来打圆场:“夏小姐,慕容先生只是不大喜欢跟陌生人接触,性情倒没什么。对了,你先挑选一个房间吧。”

  这出租屋里有四间套房,每间套房里都有独立的卧室、洗手间和露台。房东本来把四间套房租给了不同的租客,但在一年多前,这里产生了凶杀案,租客死的死,搬的搬,被捕的被捕,最后留下来的,就只有思炫一个人了。现在这位夏小姐入住,总算给出租屋带来一丝久违的生气。

  夏小姐选定了房间,房东帮她把行李都搬了进去。房东离开后,夏小姐走到思炫的房间前,见他没有关门,微微探头,淡淡地笑道:“慕容先生,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思炫回头瞟了她一眼,冷冷地说:“我叫慕容思炫。”

  夏小姐没想到思炫会突然自我介绍,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我叫夏寻语,夏天的夏,寻觅的寻,语言的语。”她一边慢步走进思炫的房间,一边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名片,几秒后她走到思炫跟前,并把名片递给思炫:“这是我的名片。”

  思炫接过一看,发出“咦”的1声,神色略微一动。原来那名片的正面印着“夏寻语侦探事务所”几个黑字,另外还有夏寻语的姓名、手机、QQ、电子邮箱、博客网址等资料,背面的中央则印着“商务调查、婚姻调查、财产调查、行踪调查”10六个字,分两排,每排八个字,右下角则印着“专业、保密、高效,您最值得信任的火伴——夏寻语侦探事务所”。

  思炫本来就以侦探自居,在短短的一年多里,他曾协助警方侦破了数十宗曲折离奇的案件,在L市刑警支队里名声籍甚。现在居然有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在他眼前自称侦探,班门弄斧,虽然思炫平日极少言笑,此刻心里也觉得非常滑稽,脸上不禁莞尔。

  “你好像不大相信我的职业?”夏寻语鉴貌辨色,看出了思炫的心思。思炫不置可否。夏寻语有点不服气地说:“那好,我证明给你看,我是1名出色的侦探。”

  思炫稍感好奇,问道:“怎样证明?”

  夏寻语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思炫的脸,细细打量。好1会后,她突然得意地笑了笑,胸有成竹地说:“我知道了,你是一名全职写手。”

  思炫微微一呆:“全职写手?”

  夏寻语一笑,接着说:“而且是一名专写灵异恐怖小说的写手。”

  思炫没有说话,只是从放在桌上的那个透明塑料袋里抓起一把水果软糖,全部扔到嘴里,大口大口地咀嚼。

  “怎么样?很惊讶吧?”夏寻语洋洋得意,“很好奇我是怎样知道的吧?就跟福尔摩斯和华生握手后便知道华生去过阿富汗的道理一样,靠的是推理。具体进程是这样的:首先,今天并不是周六日,但你却没有上班,可见你没有正职,或你的工作是可以在家完成的;其次,你头发纷乱,神情呆滞,一副标准宅男样子,足不出户就可以完成的工作,很有可能是小说写手;最后,你的眼袋颇大,说明你昨晚没有休息好,也就是说,你昨晚在通宵写稿,所以选择深夜赶稿,由于你写的是灵异恐怖小说,要等深夜的时候才会有灵感。因此,我便得出了结论:你是一名专写灵异恐怖小说的写手。”

  推理终了,只见她嫣然一笑,娇美无限。

  至于思炫,听过她的“推理”以后,可真是啼笑皆非。昨夜他的确一夜没睡,但并不是在写甚么灵异恐怖小说,而是通宵达旦地自己跟自己下斗兽棋。

  固然,他并没有纠正夏寻语的毛病推理,只是“哦”的一声,点了点头。

  

  第二章、委托人

  

  接下来的几天,思炫跟平常一样,几乎每天都呆在房间里,或上网,或看书,或玩NDSi,或自己跟自己下棋,或把糖果砌成“糖果堡垒”,或躺在床上蜷缩着身子,望着天花板怔怔出神。偶尔他也会离开出租屋,到外头兼职派传单、送外卖、酒吧歌手和出租车司机等工作。

  至于夏寻语,则每天都在房间里看书和看电视,有时候也会上网阅读一下新闻,但却极少出门。两人平时见面会打招呼,但真正的交换却不多。

  直到中秋节那天傍晚,夏寻语来到思炫的房间,对他说道:“慕容思炫,今天是中秋节,我们一起外出吃饭吧,我请客。”

  “好。”思炫想也不想便答应了。夏寻语笑了笑,心想:其实他也不是太难相处,只是性情稍微有点孤僻。

  两人正准备出门,却有客人来访。访客是一位三十二3岁的男子,穿着名牌衬衣和西裤,戴着一条紫色的斜纹领带,打扮整洁,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古龙水味道。但是,他的神情却有些不安,甚至稍显旁皇,跟他那一身高贵装扮格格不入。

  “你好,请问你是……”夏寻语问道。

  男子望了望夏寻语,又望了望思炫,咽了口唾沫,摸索着问道:“请问这里是‘夏寻语侦探事务所’吗?”

  “啊?”夏寻语轻呼一声,略微有些激动地说,“难道你想拜托‘夏寻语侦探事务所’帮你调查一些什么事?”

  男子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夏寻语定了定神,脸色渐缓,轻轻1笑:“你好,我就是‘夏寻语侦探事务所’的董事长兼负责人——夏寻语,这位是我的助手慕容思炫。”她说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首先让我来推测一下你找我调查何事吧。你满脸愁云,可见你心中有烦恼。男人烦恼的缘由只有两个:钱和女人。你穿戴名牌衣裤,一副成功人士的模样,可见你不会为钱而烦。也就是说,你是为女人而烦。你怀疑你的太太出轨了?放心,调查婚外情是我的强项之一……”

  男子听到这里,苦笑了一下,忍不住打断了夏寻语的话:“不好意思,打断一下,唔,我还没结婚,也没有女朋友。”

  夏寻语戛然而止,1脸尴尬。思炫则向男子扫了一眼,眉毛微微1蹙,若有所思。

  男子进屋以后,在大厅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一边向思炫和夏寻语递上自己的名片,一边有条不紊地叙述自己此行的缘由:“夏小姐,慕容先生,你们好,在下姓越名泽,还没有成家,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生活安稳而安逸。但在今天上午,我的手机却收到了一条短信。那条短信的内容奇怪之极,我实在分不清那是否恶作剧。刚好我昨天在网上某个贴吧里看到你们事务所的广告,所以就冒昧前来,想请你们帮我调查一下这条奇异短信之事。”

  这位名字叫越泽的男子,思路颇为清晰,说话条理分明,而且腔调几乎没有起伏,语气比较冷静。只是他终究没有提到那条奇怪短信的内容是什么。他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夏寻语便接着他的话说道:“让我们看看那条短信的内容吧。”

  越泽点了点头,取出手机,打开收件箱,接着把手机递给夏寻语。夏寻语和思炫一看,只见那条所谓怪异短信的内容是:越泽先生,中秋快乐。今夜十时,于月儿弯湾七幢的天台,圆月之下,将会出现1幕精彩绝伦、令人叹为观止的奇观,届时,请务必抽空前来观看。阁下可自备手机、相机、DV等拍摄器材,拍下这百年难得一见的奇观。如若与此奇观失之交臂,必将抱憾毕生。月夜傀儡敬上。

思炫和夏寻语读罢短信,不谋而合地抬起了头,相互望了一眼。夏寻语吸了口气,舔了舔嘴唇,对越泽说道:“这的确是一条很是奇怪的短信呀。首先,这条短信中出现了你的姓名,可见发送短信的人跟你是认识的,最少他(她)是认识你的;其次,短信中,时间、人物、地点都十分明确,虽然没有具体说明到时吃什么会月经过多会发生什么事,但几近可以肯定,到时必然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再次,发送这条短信的人自称‘月夜傀儡’,这个称呼是什么意思?他(她)把你约到月儿弯湾七幢的天台,到底有什么目的?”

  她说到这里,略微顿了顿,问道:“对了,月儿弯湾在哪儿?”

  “那是一个新楼盘,开发商是新空间房地产。”越泽说道,“那里虽然阔别中心城区,而且价格昂贵,但由于环境优美,而且设计新颖,在业内颇受好评,深得市民爱好,估计推出以后,很快就会被抢购一空。”

  他说到这里,轻轻舔了舔下唇,接着说:“听说新空间房地产的老板本来是光明地产的CEO,数年前离职光明地产后,自己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新空间,短短几年内,竟然能获得这样的成绩,真是一个商业奇才呀!”

  “说正题,”思炫打了个哈欠,说道,“我认为,这条短信是群发的,也就是说,收到这条短信的人,不止越泽一个。”

  “你为何会这样认为?”夏寻语问道。越泽也望向思炫,满脸好奇之色。

  思炫淡淡地道:“其一,除第一句的称呼,整条短信的内容,都跟越泽无关,如果这是专门发给越泽的短信,应当不会这样;其二,短信中没有要求越泽单刀赴会,也就是说,越泽可以叫上一群朋友,届时一同前往月儿弯湾七幢的天台观看奇观,因而可知,约请者其实不介意到时会有除越泽之外的人出现在天台,乃至会认为前去观看奇观的人越多越好;其3,约请者建议包括越泽在内的所有被约请者到时带上摄影器材。因此,我推测,那约请者‘月夜傀儡’,给一定数量的人发送了这条短信,他(她)希望这些人能亲眼目睹在月儿弯湾七幢的天台所出现的奇观,并且把奇观拍摄下来,广为流传。”

  思炫那井井有条的推理,把夏寻语听得瞠目结舌。她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室友也会推理,而且看上去功力不浅。

  越泽则皱眉道:“到底会是怎样的奇观呢?真使人好奇呀!”

  夏寻语淡淡1笑:“今晚不就知道了吗?”

  越泽向夏寻语望了一眼:“夏小姐的意思是……”

  “今晚十点,我会跟我的助手陪你到月儿弯湾走一遭,解开这条神秘短信之谜。”夏寻语说罢嘴角1翘,展露了一个动人的笑容。

  

  第三章、惊魂夜

  

  思炫、寻语和越泽在附近的餐馆吃过晚餐,便由越泽驾车,三人一同前往位于L市新城区的月儿弯湾。越泽所驾驶的是一台2005款的BMW跑车,价值不菲,由此证明寻语判断越泽身份时的推理——“你不会为钱而烦”,倒是有几分道理。

  当晚九点二十分,三人已来到月儿弯湾七幢的天台,果然跟思炫的推测一样,邀请者“月夜傀儡”约请了包括越泽在内的一定数量的人,由于此时此刻,在天台之上,已经聚集了四五十人,其中有好几个,更是越泽所认识的。大家都说所以到这里来,是因为收到了自称“月夜傀儡”的神秘人所发出的神秘邀请短信。

  “月夜傀儡”的准备工作似乎做得十分充分,乃至在天台中央,还整齐地排列着一百多张沙滩椅,这些沙滩椅组成了一个范围不小的观众席。到了九点五十分,前来观看奇观的人已接近一百人,而且很多人相互之间竟是认识的。大家对收到神秘短信一事议论纷纷,天台之上,沸沸扬扬,热闹非凡。

  与此同时,已有很多人在观众席上坐了下来,全神贯注地盯着观众席前方的空地,偶尔看看手表,一副期待神色。

  十点整,大部分人都已坐在观众席上,静候奇观。思炫、寻语和越泽三人,坐在最前排。寻语十分好奇,向思炫问道:“慕容思炫,你认为所谓的奇观,会是什么?”

  思炫淡淡地回答:“不清楚,但应该是人为的表演,而且跟月儿弯湾有关,否则约请者不会指定让大家到这里来。”

  “跟月儿弯湾有关的表演?”寻语搔了搔脑袋,“会是什么呢?”

  思炫从口袋里取出一盒TicTac糖,倒出两颗,扔到嘴里,咀嚼着说道:“要末是对月儿弯湾有益气血虚会痛经吗的,要末是对月儿弯湾有害的,我推测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思炫话音刚落,忽然天台的某个角落传来“砰”的1声巨响。众人一边起哄,一边朝声源的方向望去,原来有人在那个角落点燃了一根鞭炮,这根鞭炮叫冲天炮,发射的劲儿极大,只见它直射上天,发出巨响,紧接着散成五彩缤纷的烟火,缓缓飘落。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