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我的第二双翅膀

2019-05-15 10:33:1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这一天…

“真是的,这公司好好的干嘛要转移,还得让我跟着一起转学!”去报到的路上,叶兰馨不满地嘀咕着。

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她在以前的学校有一堆好朋友,还是老师的宠儿,学校的风云人物。

“哎呦!”一不小心摔了一跤,这让兰馨更加不开心了。

就这么阴着脸,兰馨来到了学校。

校门口“人山人海”啊!大多数孩子都是家长送的。兰馨不屑地看了那些学生一眼:“都这么大了,还让家长送!”

今天的心情真不好!

兰馨先来到了老师办公室,她的班主任……对!就在那儿。

“报告!谭老师,你…在,吃早饭?”兰馨无比惊讶地看着谭老师,她正在专心致志地撕咬着一块牛肉。

谭老师头也不抬地说;“嗯…请进。”

兰馨的嘴巴越张越大,身子却一动不动。直到有一个老师要进办公室,她才缓缓地让了一条道。

那个老师笑着说:“你是6班的新学生?叫‘兰馨’是吧?好淑女的名字!我是7班的老师,我姓秦。至于你们谭老师嘛——她是千朵花中的一朵奇葩!”

“姐!你就给我留点儿面子吧!”谭老师不知什么时候如幽灵一般出现在兰馨和蓝老师后面。

兰馨更糊涂了:“姐?”

“对啊!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啊!”

兰馨沉默了。

同父异母!

这四个字好重好重,压得兰馨几乎喘不过气来。

自从三年级父母离婚,兰馨就拼命伪装,老师面前、同学面前、亲人面前。一周前,爸爸找了一个新阿姨,自己……

谭老师和蓝老师怎么能说得那么轻松!

谭老师并没有注意到兰馨的沉默,自言自语到:“啊,该进班了!”说完就拉着兰馨走了。

进了班,兰馨觉得有一种好奇怪的感觉。自己的目光不知不觉就停留在了一个短发女生身上。

“请大家静一静!”谭老师扯着嗓子喊,可声音完全淹没在了声浪里。

也许是由于以前的班长生涯,兰馨大声地帮助老师喊道:

“所有人安静!”(此处为兰馨与短发女生的声音)

两张精致的脸同时露出了美丽的笑容。两个人,真不是一般的默契!兰馨朝那个短发女生眨了两下眼,表示“你好”。

这个举动竟然得到了回应,她也向兰馨眨了两下眼。

心里暖暖的。

“同学们,这是叶兰馨,是从茵草小学转来的。她要和我们度过接下来2年的学习时光。”

“哈啰!大家好,我叫叶兰馨,大家可以叫我兰馨,也可以叫我小叶子。呵呵,很可爱的名字吧?希望能和大家成为好朋友。”

自我介绍后,就是座位问题了。“兰馨,你坐在……”

没等老师说完,兰馨就抢着说:“老师,我想和那个短发女生坐!”

“OK!”谭老师好棒哦!

“嗨!”短发女生笑着向兰馨打招呼。那笑容,简直是春风拂过泸沽湖,秋雨浸润九寨沟……啊,跑远了!总而言之,兰馨觉得她笑起来好美哦!

兰馨也回了她一个微笑:“嗨!你好!”

“呵呵,我们俩很有默契噢!哦,我叫易凝雪。很不错的名字吧?”短发女生,不,凝雪嘻嘻哈哈地说。

兰馨却愣住了:“你爸妈怎么想的?‘凝血’……”

凝雪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没心没肺地约兰馨下周六去公园。

当然要答应啦!

“哎,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我其实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下课,凝雪神秘兮兮地把兰馨拉到了一边。

兰馨吓了一跳!居然……

凝雪不知道兰馨为什么惊讶,自顾自地说:“其实,这个秘密还没有人知道呢!如果我和你没那么默契,没那么‘心电感应’,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凝雪还在叽哩哇啦地长篇大论,兰馨也没有听清楚什么。

但她隐隐约约地听到:“我妈妈…叶叔叔…新爸爸…还有…女儿…”

好像啊!

自己的爸爸有个女儿,周阿姨有个女儿;凝雪的妈妈有个女儿,叶叔叔也有个女儿……

不会的!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巧的事!

没等凝雪说完,兰馨就推开了桌子,走出教室。

晚上。

“爸爸,周六……”

“兰馨,听话啊,爸爸周六有事,真的陪不了你!”

有事!又是有事!

“砰!”兰馨冲进了卧室。

竟然!!!

周六,兰馨早早地就起床了。

吃完早饭,她就背上包火急火燎地走了。

阳光透过树叶在地上留下点点斑驳,旁边潺潺的溪流、五彩斑斓的花朵、上下翻飞的蝴蝶,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生机勃勃。

耳朵里塞着耳机,走在林间小径上,真惬意!

“天之大,唯有你的爱是完美无瑕;天之涯,记得你用心传话。天之大,唯有你的爱我交给了他,让他的笑像极了妈妈……”

“唯有你的爱”是一首旋律优美的歌,兰馨从小就喜欢这首歌。

可是现在,她听到这首歌就愣住了。

妈妈?

她想到了那天早上,周阿姨一个甜美的声音就让她觉得开心无比。

那,妈妈呢?

兰馨突然觉得,自己背叛了妈妈。

“哎呀!烦死啦!”她把耳机甩开。

小鸟在唧唧喳喳地歌唱。

兰馨用手捂住耳朵,狂奔了起来,脚下的树叶噼噼啪啪响。

“呼哧…呼哧…”到了公园门口,兰馨不停地喘气。

慢慢地,慢慢地,她蹲了下来。

终于,忍不住了。她哭了。

“哇!啊啊啊啊啊!!!!!兰,兰馨,你怎么哭啦?你,你,你……怎么啦?”凝雪本想吓吓兰馨,没想到她在哭,反而把自己吓了一跳。

“凝雪!”

凝雪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任由兰馨趴在自己肩上哭。

这时,一男一女向她们走来。

“凝雪!”

“妈!叶叔叔!”

兰馨慢慢地抬起头来,用手轻轻地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周阿姨!爸爸!

难道……

这就是周阿姨的女儿——易凝雪!

原来,爸爸所说的“事”就是陪凝雪逛公园!

兰馨觉得头脑一热,冲到爸爸面前,大吼道:“这就是你的‘事’?这就是你不陪我来公园的理由?你不陪我,却陪周阿姨来接她的女儿!这就是你的理由?”

说完,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她跑了很久很久,来到一栋红色的大楼。

这是李英雅家。李英雅是她爸爸的朋友的朋友的女儿。

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她只认识李英雅的家。

兰馨在她家门口来回踱步,最后还是跑到了中心公园。

“咯咯咯……”一阵笑声传入兰馨耳中。

循声望去,一个6、7岁大的女孩坐在秋千上,她的爸爸妈妈在后面推她。女孩荡的好高好高,爸爸妈妈在后面小心翼翼地保护她。笑声传得老远老远……

一阵秋风吹过,兰馨的发丝高高扬起,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怎么也止不住。

悲极生乐

星期一早上8:00,兰馨踏着铃声进入教室。她不想面对凝雪。

凝雪触及到了她躲闪的目光,朝她笑了笑。兰馨脑子里一片空白,想也没想就朝凝雪回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讲台上,谭老师早就已经“到位”了。她的语言很风趣,兰馨很喜欢。可今天,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

午休,兰馨站在走廊上,望着校园中心那棵樟树。

秋天的午后,风奔跑嬉戏,卷起地上的落叶,又摧残娇美的鲜花。

看着看着,兰馨心里产生了一种怨恨。

为什么,秋风要那么残忍?

为什么,周阿姨的女儿偏偏是凝雪?

为什么,老天要把我们分到一个班?

“嗨!想什么呢?”凝雪丛她身后突然蹦出来。

兰馨笑了,不知道为什么,凝雪总能让她的烦恼烟消云散。“没想什么啊!今天脑袋昏昏沉沉的。出来吹吹风,清醒清醒。”

“叶兰馨。”

“怎么啦?”

“那个,叶叔叔,真的是你爸爸吗?”

“真的。”兰馨咬了咬嘴唇。

“太好啦!”凝雪差点没蹦起来。

兰馨很奇怪地问:“啊?好?”

凝雪兴奋地很兰馨咬着耳朵:“是这样,我们今天晚上……”

兰馨又笑了,没想到,从另一个角度出发,这件事竟如此美好。

放学后,兰馨和凝雪肩并肩走在路上夕阳下,两个小小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爸爸妈妈,我回来啦!”(俩孩子)

“回来啦。作业写完了吗?”(俩大人)

“嗯!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啊?”(兰馨)

“糖醋排骨!”(凝雪)

“你怎么知道?”(兰馨)

“我闻出来了!”(凝雪)

“狗鼻子啊……”(兰馨)

…………

“开饭喽!”周阿姨端着盘子出来了。

哇!真的有糖醋排骨耶!(此处作者的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

周岚笑嘻嘻地问:“好吃吗?”

“嗯!”两只小猪头也不抬地努力吃ing。

突然,凝雪和兰馨同时放下碗筷,背课文似的说:“爸爸妈妈,我觉得你们很适合彼此,而且我和凝雪兰馨也很要好,不如你们把房子卖掉,买一个大房子,我们住在一起吧!还有,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咧?我们俩要当花童哦。”

周岚和叶伟的脸刷地红了。

叶伟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们瞎说什么呢!真,真是的。快,快去,你们俩,去房间玩吧!”

凝雪和兰馨相视一笑,手拉手进了房间。

耶!

星期五下午,4个人来到咖啡厅。

“2杯咖啡,2杯酸奶。谢谢。”叶伟点了餐,然后就不停搓手。

凝雪和兰馨互相眨了眨眼睛,憋笑。

饮料上来了,叶伟却一直没有喝,一直摆弄着勺子,尴尬极了。

再看看周岚,饮料一上来就“埋头苦喝”,其实根本没喝下多少,只是掩盖性地把头埋下去而已。

两个孩子终于忍不住了,“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你们两个,有什么话要说吗?”兰馨还算比较冷静,但也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叶伟吞吞吐吐地说(看这段心理素质要强):“嗯,你们的建议我们考虑过了。嗯,想法,嗯,很,很好。嗯,我和周岚也有些存款,所以我想,嗯……”

“就是说我们把叶伟的那一套房子卖掉,然后把我的房子租出去。买一套大的。嗯,就是这样。”周岚不愧是老师,至少没有叶伟紧张。

兰馨和凝雪跳了起来:“耶!”

主持人

“啾啾,啾啾!”上学路上,凝雪和兰馨学着小鸟叫,害得路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她们身上。

兰馨低着头,害羞极了。凝雪却不以为然,还兴致勃勃地问兰馨:“哎,你说今天有什么喜事啊?”

“什么喜事?你怎么知道今天有喜事?”兰馨无聊地摆弄着衣服上的小挂件。

“第—六—感—”凝雪故意拖长声音。

兰馨奇怪地看着凝雪。

“同学们,国庆节快到了。学校要举行联欢会,我们班被抽中表演节目。另外,四、五年级每个班都要选一名同学,从这些人里面选出4个主持人。下午的班会我们来讨论这件事。”谭老师的声音在兰馨的脑海里飘来飘去。

兰馨想了许久,决定进入选主持人的队伍。嘻嘻,2年的主持人专业还是很有用的嘛!

下午的班会课上,主持人的选拔如期而至。兰馨自信地举起手。凝雪却把她的手摁了下去,悄悄附在兰馨的耳边说:“嘻嘻!我知道你会参加,所以昨天就帮你把名报好啦!嘻嘻!这就是我说的好事哦!”

治疗牛皮癣疗程须要多少钱癫痫病应该怎么治见效比较快资阳治疗牛皮癣较为好医院怎么选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