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盗墓笔记续9第二十四章红头蝎是

2019-01-28 00:01:2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盗墓笔记续9 第二十四章 红头蝎

第二天黎明,我们一行人匆匆吃了些食物此刻,太阳刚冒出地平线,天边布满了灿烂的朝霞,我们坐在沙漠上,一边吃东西,一边探讨接下来的行程

姓张的说:“这本日记的主人,正是当初自己导师所参加的那支队伍,通过日记的记载,他们一共走了六天才遇到了嘎达绿洲,不过,按照他们当时的体力,行进度应该是十分缓慢,咱们的食物和水源,还剩四天左右,咱们加紧赶路,四天内应该就能找到雅布达的遗址”

不错,我们加紧赶路,四天内确实有把握到达,但到了之后呢?我们不用吃喝?我们回程的装备怎么办?雅布达一行,我和姓张的一样,势在必行,但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现在我们的装备,如果立刻回程的话,完没有问题,但如果继续往前走,我们的后续补给就完断了,七个人便会面临水米的状况

我将这个状况提出来,姓张的摇头道:“我们真正的大头装备,都在另一队人马手上,他们是不会放弃前往雅布达遗址的,所以我们只要去雅布达,就一定能与他们汇合,装备不是问题”

胖子道:“张博士,这前一段时间,

盗墓笔记续9第二十四章红头蝎是

又是沉沙又是黑风暴,万一那队人马放你鸽子,你岂不是带着咱们往绝境走?”说罢,胖子搂着我的肩膀道:“天真,你自己都说,前走三后走死,你爷爷的事,咱们不能放弃,但也要想清楚,做好万的打算”

我和胖子不是一两天的关系了,他所说的,实际上也是我想的,我看向姓张的,发现她神情有些古怪,随后背起装备包,道:“别的我不多说,但我只说一句,那队人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会听我指挥,他们一定会去那里”姓张的说完,我心中一惊,不听她指挥,难道又是它的人?

好像不太可能,路人甲夺走赞生经后,我和胖子几乎是马不停蹄的追赶姓张的队伍,它手中有赞生经,充其量只是需要找姓张的翻译而已,按照路人甲一贯的行事风格,绝对是将姓张的敲晕了带回去,又怎么会跟姓张的一起上路?

况且,他们在不知道赞生经实际内容的情况下,根本不会知道雅布达的存在

难道这一切,都是我多想了?

姓张的说完,摇摇头,便招呼着队伍上路,我和胖子对望一眼,旋即挎着枪开始了沙漠徒步沙漠是一种法想象的枯燥,你身处其中,走的久了,会觉得听觉和视觉都变得麻木,你的眼前,永远是尽的黄沙,而耳边,永远是或大或小的风声

接下来,我们一路话,只偶尔远远看见一些蛇蝎,我们便的绕开走,能在沙漠里生存的,都是大自然的佼佼者,我们能不招惹,还是尽量不要招惹

张博士的队伍里,都是些严谨的人,或许是受了卢舟的打击,连德国美女也显得死气沉沉的,我们为了赶进度,一直没有停歇,只在进食的时候,歇上二十分钟,期间,一屁股坐到沙粒,两条腿上的肌肉都在抽搐

四眼大约是没有受过这样的苦,眉头一直皱着,我看他的样子,几乎跟哭了没两样,我以为我自己已经够窝囊了,没想到还有比我窝囊的,顿时升起一种照顾弱小的豪气,于是拍着他的肩膀,道:“别灰心,沙漠而已,征服不了人类的脚步”

胖子在旁边一听,顿时乐了,舞着手中的牛肉条,对我道:“嘿,天真,胖爷我也很害怕,你怎么不来安慰安慰我”我直接抓了把沙子去砸他,胖子一见,赶紧护住自己的口粮,大骂我没良心,居然玩阴的,连顿饱饭都不让他吃

我和胖子这些年,经历的生死,吃过的苦头,数都数不过来,这种苦中作乐的特殊技能,一般人还学不会四眼见都这种情况了,我和胖子居然还能闹腾,顿时不可置信的摇头,道:“这两个家伙,不是人”我和胖子忍饥挨饿还闹的欢腾,张博士一队人马一个个都跟晒焉了的茄子似的

后胖子把我肩膀一搂,低声道:“天真,你觉得,另一队人马是怎么回事?”我瞧其他人都在闭目养神,争分夺秒的休息,便也低声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道:“我觉得……他们之所以会走散,肯定有原因”

胖子咧出一口烟牙,道:“跟胖爷想到一块去了,我就琢磨,你说,这茫茫沙漠,咱们当时只有三个人,面对的是同样的环境都没有走丢,他们一行十一人,怎么会走散了?我估计,要么姓张的是被那队人马故意甩了,要么,就是她把别人甩了”

我十分赞同胖子的分析,正想在跟他说两句,姓张的已经睁开眼,看见我和胖如果想达到如水般澄清的人生最高境界子勾肩搭背的凑在远处,顿时眯起了眼,我心中一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随即捅了胖子一把,道:“什么烂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胖子配合的捂着胸口,道:“那你过来,胖爷再给你讲一个”

四眼听了,来了些精神,问道:“胖哥,什么笑话?”

胖子立刻讲了个荤段子,特下流的哪一种,听的四眼面红耳赤,姓张的摇摇头,大约没有怀疑什么了,便说程上路我们从黎明一直走到了下午6点左右,再过一两个时辰天就要黑了,只能停下脚步,找了个稍微背风的沙丘扎营,第二天同样是如此,一直走到第二天下午,我们脚下的沙漠里,突然突出了一些建筑物一类的东西

那个四眼道:“塔克拉玛干是世界第二大流动性沙漠,它的特点就是一天一个样,由于风沙昼夜不停息,今天这里是个小沙丘,明天可能就变成了一片平地现在地上这些东西,应该是一些古代建筑遗迹,它们偶尔能露出来,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掩埋在黄沙底下”

接着,张博士道:“你说的不错,估计是上一次那场黑风暴改变了地貌,所以这片遗迹群露出来了,咱们今晚可以再里面扎营,会安很多”果然,往前走了不久,那些原本如同石块的建筑物,逐渐暴露在黄沙下,残埂断壁横亘在沙漠里,昔日的辉煌已经被黄沙腐蚀,我们现如今能见到的,只是一面面随时可能倒塌的建筑,有些只剩下一面墙,有些已经完坍塌,如果不规则的石头一样堆沙漠上

当我们走进这一片不知名的遗迹群时,已经是下午的六点钟,太阳下了一大半,只露出半个红彤彤的脸挂在天际,万里黄沙被镀上了一层橘红,那种广袤看云云不灵动;听风风声呜咽垠的苍凉之感,只有真正看到了才能彻底体会

我们找了一个稍微结实的墙角,在墙角处扎了两顶帐篷,然后便吃了些吃食,沙漠里聊的很,张博士一行人又不多话,帐篷里比较闷,趁着天还没黑,一行人都靠着墙壁坐下,各自干着自己的事

中年人腿上摊着一本笔记,埋头不知在写什么,四眼则很诡异的拿出一本砖头,我实在没想到,这么艰苦的条件下,他居然还随身带了,瞟眼一看,的名字叫《1978年西藏考察纪实笔录》,张博士还在研究那本日记,不断的去看烂掉的部分,似乎在期望能发现一点有用的东西

我和胖子靠着墙壁,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后,我突然发现那德国美女很着急的扯了扯张博士的袖子,随即便附耳在张博士耳边说了句什么,张博士眉头一皱,神情有些担忧又有些奈,随后冲德国美女摇摇头

她俩再说什么?

片刻后,张博士和德国美女纷纷起身,此刻天已经黑了,她俩打着手电往外走,很没了人影

胖子在我耳边低声道:“这两个人,神神秘秘干嘛呢?”

我道:“没准人家是要去上厕所”

胖子道:“得了,上个厕所还跟演间谍片似的”正在我们小声讨论时,她俩又打着手电回来了,神色平静,不像有什么事情的样子

说不定真是上厕所去了

晚上,我一直睡的不安稳,总觉得会出什么事儿,睡到半夜便醒了,这时,我突然听到有一种极其细微的声音在附近响起,那声音如果不是醒着,恐怕谁也发现不了,我睁开眼,侧耳倾听一翻,那种声音有点像大量螃蟹爬动时发出的声响

我看了看胖子几人,他们都睡的很熟,于是便拉开帐篷的链子,打着手电,探头往外看,这一看,顿时把握吓的不清,直接张博士那只帐篷的外面,居然排队似的爬了一溜的蝎子

那蝎子不知何时,已经在帐篷处开了个洞,已经不知钻进去多少,而姓张的那个帐篷里,居然一点声音也没有据说沙漠里的东西,大多数有毒,特别是蛇蝎,毒性是猛烈,这两个女人该不会已经着了道了?

我赶紧叫醒胖子和其他两个人,冲他们指乐指帐篷外面,随后去翻装备包,找找有什么东西可以对付蝎子,结果半天,只找出了一个类似洛阳铲的东西,大概是拿来进行沙漠挖掘时使用的

看了只能用铲子拍了这时,胖子几个人也发现了这情况,我正打算让他们找铲子去拍蝎子,那个一直对我们有意见的中年人突然抓住了我的肩膀,目光阴沉,道:“这是沙漠红头蝎,看到没有,头部通红,里面是毒液,一拍下去,毒液溅出来,腐蚀性很强”

我一听,这人既然能说明出处,必然知道怎么对付,于是道:“那现在怎么办?”

n

云南旅游接待价格
电动载人爬楼机报价
松木家具好不好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