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绝世剑尊第379章天之秘宝谁

2019-01-30 01:51:5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绝世剑尊 第379章 天之秘宝

嗤嗤!

白君克眼眸暴睁,表情震惊无比。<-.

“冰……冰河大人?”白君克怔怔地回过头,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十一名高手身体同时一颤,他们手中的剑魂,连同整条手臂都被雷电锁链锁死,无法动弹分毫。

冰河的脸上满是歉意:“抱歉,我不能让你们杀他。”

“冰河大人!zhègè人,可是府主要杀的人!”白君克的脸色阴沉下来,咬牙道:“难道,你要违抗府主的意思?”他知道冰河受恩于白君狂最后眼睁睁看着那个心爱的女孩子渐渐走远,不会背叛。

“我……”冰河眼眸中浮现一丝动摇。

“冰河大人!你醒醒吧,不管zhègè人跟你有什么guānxi,你忍心背叛府主和小姐吗?”几乎全府上下都知道冰河的弱diǎn是白君莞,只要把她搬出来,就铁定能説服冰河。

“小姐……”冰河眼眸微抬,耳畔回响起了白君莞的话。

“冰河,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冰河,无论如何,一定不能杀徐寒。”

随即,冰蓝色的瞳孔中闪过一抹坚定之色,冰河脸上浮现杀意,心中低语:“徐寒,是莞儿小姐喜欢的人。”

白君克以为已经説服冰河,露出一丝得逞的笑容:“冰河大人,jiushi这样,杀了zhègè小子!”

冰河不语,身形瞬息而动,一道璀璨的闪光划过空间,转瞬出现在徐寒的面前。

徐寒不禁笑了笑:“真没想到,你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也不知道对还是不对。”冰河心里有一种负罪感,他第一次违背了白君狂的命令。

这时,十一名高手相继化为了飞灰,包括唯一的内族人白君克,总有苦辣甜他们最后消逝的表情,是那样的震惊。

“无论对或是不对,都是你的选择。”徐寒轻咳了两声,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徐寒xiongdi,你走吧,走得越远越好,或许有一天我和莞儿小姐会去找你,但在这之前,你永远都不要再出现了,否则……”冰河的内心非常地纠结,身子轻颤:“我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背叛府主的。”

“可是,我也有不能走的理由。”徐寒淡然一笑,云淡风轻,“他日你我或许会兵戎相见,到时候你不必手下留情,若是我死,只能怪我实力不如人,绝不会有半diǎn怨言。”

“徐寒xiongdi……你……”

“冰河xiongdi不必再劝了。”徐寒爽朗笑道:“即使我将来可能会死在你的剑下,但你zhègè朋友我徐寒没有看错。”不是他固执不肯走,而是他背负的东西太多了。如今月白府面临威胁,蝶影成了血夜府的目标,徐寒绝不可能抛下她们一走了之。

冰河眼波流转,冰蓝色的瞳孔干净清澈,“徐寒xiongdi,我冰河这辈子也算是阅人无数,像你这等豪杰,世上已然不多,我冰河打心底佩服你。”

“多谢夸奖。”徐寒微微一笑。

“他日若是再见,希望徐寒xiongdi好自为之。”

“今日之恩,我徐寒记下了。”徐寒捂着右肩,艰难地站起身来,他的脸色有些难看,“冰河xiongdi,我还有事需要处理,先行告辞。”

“保重,徐寒xiongdi。”

望着徐寒渐渐liqu的身影,冰河不禁叹了口气,他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为难的处境,一边是府主要他杀掉徐寒,一边又是莞儿小姐让他不要杀,还有一边,是与他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好朋友。

无论是府主,还是莞儿小姐,都对他冰河有恩。他谁也不想背叛,可如今,他却必须在这二者之间作出一个选择。而徐寒,是他冰河敬佩的人,更是他的朋友,他又怎能忍心下得去手?

自古忠义难两全,更何况,冰河还有情的困扰。

忠,义,情。要把他冰河置于何地呢?

徐寒负着伤,径直去了天海森林,

绝世剑尊第379章天之秘宝谁

他隐隐感觉,那个地方藏着太多秘密。

自从天海府被灭府之后,天海森林显得异常萧条。徐寒现在还能记起那个曾经居住过的树屋,和一帮熟悉的面孔。

他迈出步子,缓缓地走进森林,沿途的风景恍如昨天,关于天海森林的记忆也一diǎn一diǎn浮现出来。

红胡子伊利斯,还有其他在武境地位低下的散人,他们聚集到一起,只为了与命运抗争。他们不甘心,不甘心为什么散人没有任何地位,为什么散人只能投府,作为一个外族人受尽欺辱和嘲讽,而不能堂堂正正地在武境生活。

如今,他们的不甘,已然化为了泡沫,他们的尸首,埋葬在zhègè充满期望和梦想的地方。

徐寒的脑海中,掠过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忽然,一张邪魅的面孔一闪而过。

徐寒的jiǎobu顿时停了下来,目光微微眯起,“君落羽……”

似乎发现了什么,徐寒眼眸微微一亮,接着快步走到天海墓,那里埋葬着所有天海府成员。木碑上写着每个人的姓名,徐寒目光从一个个木碑上扫过,他还能记起这些人的名字。

看到最后一个木碑的时候,徐寒陡然一惊,心中暗道:“没有君落羽的名字!”

而后,他又确认了一遍,的确没有君落羽。这时,徐寒陷入了沉思,他记得瞿明春説过,除了他和奈莉,天海府所有的成员都被杀害了,尸体也都埋在这里。

可是,那个名叫君落羽的天海府成员却没有葬在这里。

“是瞿明春遗漏了,还是……”徐寒的脸色渐渐地沉了下来,“他根本就没死!”

在天海府中,君落羽给徐寒的yinxiàng还是比较深的。此人气质邪魅,眼神冰冷,一向chénmo寡言,性格也很是古怪,对谁都爱理不理。奇怪的是,徐寒对zhègè人的剑修却没有半diǎnyinxiàng。

想来想去,徐寒想到了一种可能——那个人,隐藏了自己的剑修。

这不是没可能的,徐寒在天海府的时间不长,不会去刻意留意每个人的剑修。之所以徐寒会有这种猜想,是因为他觉得那个邪魅男子很不一般。

猛然间,徐寒发现了一件事情。

这一块墓地,曾经是三棵参天巨树。

天海府成员居住的地方是树屋,顾名思议是建造于大树之上。这些树屋有些比较分散,一般一棵大树只建造两间树屋,但也有特殊的情况——在树屋密集地最靠里的地方,长着三棵巨大无比的参天大树,这三棵大树非常粗壮,比其他大树巨大五倍以上。因此,这三棵大树上建造的树屋也相对较多。

天海府被灭府,瞿明春掩埋府人的尸首可以理解,但却没必要刻意砍掉那三棵大树。

“难道説……”徐寒快步穿过墓地,后面是有一条林间小路,他目光闪烁了一下,jixu前行。曾经,这片墓地是三棵巨大的参天大树,刚好挡住了这条林间小路,瞿明春又在树上建造了树屋,以至于几乎没有人走过这条路。

如果这是瞿明春刻意所为,那么把天海府成员埋葬在那里也就很好理解了。那三棵大树的作用jiushi为了隐藏天海森林里的秘密,然而血夜府的人灭府时却毁掉了那三棵大树,于是,瞿明春就把那里弄成了墓地,如此一来,几乎不会有人会想到越过墓地。

也jiushi説,无论是曾经的参天大树,还是现在的墓地,都是为了隐藏这里的秘密。

沿着小路走到尽头,便是一座石山,石山紧贴着沐云山脉。

“已经没路可以走了。”徐寒停了下来,若有所思地看着这座石山。

<随着奋进者的拼搏临近;诚信是财富的种子p>天海森林背靠沐云山脉,而眼前这座石山则恰好在天海森林与沐云山脉之间,紧贴沐云山脉。显得有些多余。

“多余……”徐寒眼眸微微一亮,大步走到石山前,屈起指关节轻扣了几下。

“是空的。”徐寒目光一沉,掌心吞吐着灭杀剑意,而后一掌轰出。

轰!

徐寒脸色一变,整个人都被震飞出去,嘴角溢出一丝鲜血。

“怎么会这样?”徐寒惊讶地看着石山,他那一掌轰出去,石山竟毫无损伤。

看来,这石山无法凭强大的力量击毁。

徐寒围着石山打量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但他却有一丝异样的感觉。

“奇怪,这石山坚不可摧,又是空心的,不可能只是一座普通的石山。”望着石山,徐寒陷入了深思。

时间一diǎn一diǎn地流逝,天色渐晚,徐寒索性不走了,对着石山就地而坐,闭目思索。

很快,夜幕降临,月光洒落下来,非常旖旎。

一丝异样的感觉划过心头,徐寒打开眼眸,随即瞳孔中闪过一道惊异之色。

月光落在石山上,竟渐渐地显现出几行字来。

徐寒眼眸微沉,把石山上显现的字默念出来:“天之秘宝,剑之精华,无月之夜,石核之中。”

回到府中,徐寒仍旧思索着石山上显现出来那几行字包含的意义。

天之秘宝,顾名思议,一件非常强大的秘宝。剑之精华,这一句徐寒不是很能理解,难道是秘宝的类型或者名字?那无月之夜,石核之中呢?

看来,想要揭开天海森林的秘密,就得解开这几句话的意思。

rfid芯片厂商
磁化水龙头报价
地采暖管材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