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大胆妖孽正文尹龙泽卧室下的秘密

2019-02-26 19:40: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大胆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冉冬夜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胆妖孽全集阅读正文(36)尹龙泽卧室下的秘密,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36)尹龙泽卧室下的秘密

路上,冬苏不在乎尹府下人们偷偷摸摸的目光,她推着尹龙泽横冲直撞,俨然这是她家一般。

一个女孩子,能厚起脸皮霸道如此,也真是不容易了。

走进尹龙泽的‘猪圈’,难得的发现之前她派人剪齐的草坪居然保持了下来。松开尹龙泽的轮椅车,她走向草坪,草已经开始发黄,但是踩在上面仍很舒服。傍晚阳光不太炽烈,不过很舒服。两棵守院树很高很大,冬苏猜是尹龙泽出生时种的守岁树,最初尹父应该也是疼他的吧。

抚摸下树干,扭头看向尹龙泽,他正眼巴巴的望着她,嗤笑一声,冬苏问:“我搀扶着你,你现在能走吗?”

尹龙泽点了点头,随即又说:“可能需要你背我。”

冬苏朝着门外的家丁看了一眼,但还是决定不要去找家丁抱他的好,便走过去微微蹲身,半背半搀扶起尹龙泽。

踉踉跄跄的到了守院树前,冬苏才放下他,然后望着远处的轮椅车,又看看草坪,蹲下问尹龙泽:“我是不是很蠢啊?”

尹龙泽疑惑的抬头,双眼睁大闪烁着不解。

“我为什么不把轮椅车直接推过来呢,难道还怕压坏你院子里的破草地吗?”冬苏郁闷的道。真是,果然是蠢人耗力。

尹龙泽忍俊不禁,*着树干,眼神眺向院墙外被夕阳染红的晚霞。冬苏挨着他坐下,抱膝也朝着那个方向看去,“你每天在府里,就将自己关在这小别苑吗?”

“晚霞很漂亮。”尹龙泽微微挑起唇角,漂亮的唇形沾染了喜气,似乎更好看些。

冬苏撅起嘴,不说拉倒。*着树干看晚霞,还是在院墙内看,她不知道尹龙泽什么感觉,她就觉得很憋屈。过了一会儿别苑门口走来一个小丫鬟,手里端着一盘什么,尹龙泽示意小丫鬟走进来。

冬苏看着放在草地上的一盘点心,她甚至不知道尹龙泽是什么时候交代下去的,捏起点心吃,她觉得尹龙泽的确是个细心的人,慕容绝对做不到这样。

“这里的确是个牢笼。”尹龙泽突然开口小孩发烧

冬苏差点没噎到,怎么突然说这么沉重的话题?她正吃的哈屁耶。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尹龙泽突然扭过头,眼神带点冷意,眸底神采朦胧,冬苏盯着他看了半天,也猜不到他在想什么。或者哪怕看出他要带她见的到底是个怎样意义的人。

冬苏隐约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轻易就下的决定,尹龙泽要带她见的人,肯定是一个很特殊的人。

“是谁啊?”冬苏很小心的问,如果是一个见到会像见他父亲一样让人恼火的人,还是不要去见的好。

尹龙泽伸出手臂,“扶我起来。”

冬苏不太喜欢他的命令句,但抿了下嘴唇手脚发热会引起高烧吗
,还是决定帮他了。跑到石板路上将轮椅车推过来,随即扶着尹龙泽上了轮椅车,她捏了块儿点心进嘴里,“去哪里?”

尹龙泽想了想,道:“卧房。”

冬苏突然觉得极度不爽,拍了下尹龙泽的头,“不要用命令的语气跟我说话。”

尹龙泽垂下眼眸,停顿片刻,才抬起头,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冬苏叹口气,只得搀扶着尹龙泽回了房间。她望见窗台上的一棵盆栽——一棵早已枯萎的盆栽。为什么这样漂亮的少年,要把自己的生活搞的这么苍老干枯呢。

不过还好,至少这一回她没有看见满地横放的家具,和一屋子的凌乱。

“你不是说要带我见一个人吗?怎么又跑回房间里?这里可就你一个人住,你别晃点我啊。”冬苏被尹龙泽屋子里的阴冷气息搞的很不舒服,尤其他突然变得不言不语,好像突然间气氛就诡异了。

“每个家族成员的卧房里,都有通向那儿的密道。”尹龙泽开口,然后朝着自己床边的一架衣挂指了指。

冬苏看过去,“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有些事,知道的越少越好,冬苏虽然对他的事情好奇,但是也不愿这样在他眼皮地下探知他的秘密。人家都说了,知道太多秘密的人,容易早死。何况何为秘密,那就是不能说的事情啊,知道了,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你是第一个走进我生活的女孩子。”尹龙泽淡淡的笑。

人与人之间的际遇就是这样吧,也许并没有什么天生绝配,只是偶然的相遇,随后走到了一起,谱写出一些属于他们的故事。

冬苏摇了摇头,推着他走向床前的衣挂,突然间,她顿住,然后大叫一声,“你刚才说什么?”

尹龙泽伸手在鼻息下蹭了蹭,“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了。”

冬苏张大了嘴巴,“第一眼?什么时候是第一眼?”

“上学堂的第一天,在私塾门外的小巷子里,也许你已经不记得了吧。”尹龙泽的声音很轻,带点回忆的朦胧感,让冬苏心惊。

他居然从第一眼看见她就知道她是女孩儿了,她还是太低估了尹龙泽的眼力。这个男孩子,实在是太高深莫测了。她走到他侧面,歪着头看他,柔柔弱弱的,多像个专供人欺负的小正太呀。“尹龙泽……事出异常是为妖,你这潭水太深了,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尹龙泽却只是笑了笑,他伸出手指指着衣挂后门的一根支架,“左拉六下,右拉十五下。”

冬苏皱起眉,“真够麻烦的。”拉了左边六下后,冬苏怨念道:“搞这么多下干嘛?左三下右三下就得了呗。”

“是我的生日。”他淡然说罢,续道:“继续,右十五下。”

六月十五?她还以为会是八月十五呢。扭好后,冬苏退后一步,尹龙泽床头处的墙壁突然后缩一块儿,形成一扇门的形状,随即后缩的那面墙壁门朝一边划去,墙壁上便出现了一面完全敞开的空洞大门。

冬苏朝里望去,这是一条朝下的地道,漆黑的完全没有光线,里面是个死洞穴吗?“进去这里见人?”冬苏有些诧异,这种地方难道是给人住的?他不会是在里面养了头猛禽或者巨兽之类的,然后很变.态的把自己养的动物当成自己的玩伴(也就是把动物当**),再然后要给她介绍吧?

尹龙泽抿起嘴唇,“推我一把,我们一起下去。”

冬苏咬着嘴唇,真的不会有危险吗?她开始后悔跟他进尹府了。这个下隧道的地洞,让冬苏觉得尹府实在很恶心。

。。手脚发热高烧怎么办
。分割线。。。

……天气转好了,中午坐在阳台鼻塞咳嗽喝什么汤
,晒着太阳吃午饭,看着窗外小区里的小桥流水,感觉生活还是很美好的。是现实推着我们走的吗?所以很多事情不必多想?……

……在银子的店里买了一堆衣服,很HAPPY,而且超级便宜,跟亲们推荐,淘宝的店-M里面应该还有我的评,嘿嘿,现在我们一群女频作者黑上她的店便宜,天天去逛,问她有没有新货,女人果然是爱消费我一起买了6件,天啊……

……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