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掩饰不住的罪行

2019-05-12 19:46:5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楼上传来了东西砸落在地上的响声,不只砸了一件。多种声音,多种物件,砸了个遍。是楼上的夫妻吵架。女方在骂战中落了下风,嘴上讨不着便宜,就要以别的方式来争回一口气。用砸东西的方式,砸的楼板一阵响,宣泄自己的愤怒。住在楼下的孙太太生气了,影响了她看电视剧了。从沙发上站起身,朝门口走。换上出门的鞋子,要开门出去,上楼去找砸东西的夫妻理论理论。

孙先生拦阻了她:"别冲动。"他劝说妻子,坐回沙发上继续看电视剧:"就让楼上砸一会儿,也就不砸了。这个时间点也不算扰民,理论的结果说不定会被对方蛮不讲理的给呛回来。还是省点力气,继续看电视剧吧。"孙先生把电视剧的音量调高了,混合着楼板继续响起的砸东西声,持续了约莫五分钟。然后,楼上安静了。

夜深人静,孙太太被吵醒了。睡在身边的丈夫打鼾了,轰隆如雷声在半空中炸响了。她暂时睡不着了。从床上坐起身,靠在床头。背下垫着枕头,调整了一个舒适的姿势,捧着手机,上网看小说。消磨时间,待到困意涌动。听丈夫的鼾声,好像在听一首催眠曲,竟然就靠坐在床头睡着了。孙太太再次被吵醒了,却不是丈夫孙先生的鼾声。睡在身边MIAD-957 椎名そら作品2016年09月11日的他,此时是已经翻了个身,换成侧卧的姿势,鼾声停止了。

吵醒孙太太的声音来自楼上,透过楼板传来噪音。是滚轮在地上拖拽过的声响,一路拖拽着出了门。一片寂静中,楼上的住户沿着楼梯下楼了。伴随着踏过楼梯的脚步声,还有东西磕着楼梯的每一阶。似乎是,楼上走出家门的这一位,不知道是那对年轻夫妻里的男方还是女方,正拖着带滚轮的行李箱包。里面东西塞的沉重,提着走吃力。

孙太太听着楼上下来的这位,拖着行李箱沿着楼梯走下了楼。声音越来越轻,离的远了,是走到了一楼。孙太太突然来了兴趣,跟打了鸡血般兴奋。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脚尖点着地毯,没碰触到自己的那双拖鞋,碰触到的是丈夫孙先生的拖鞋。不管了,拖沓着大而且不合脚的男式拖鞋,冲出了卧室,冲到了书房的窗户边。

角度的关系,卧室的窗户是看不到单元楼的出入口,只有书房的窗户能够看到。她拉开了平开式的窗户,探出了头,赶上了对方拖着行李箱包下楼的速度。看见了,对方穿着红色的长衣,拖着一只拉杆式的行李箱包,从单元楼走了出来。黑色的长发烫花成大波浪,披肩而下,披在后背上。是住在楼上的那对年轻夫妻中的女方。

"三更半夜的,一个单身女人这是要去哪里啊?"孙太太自言自语。突然,拖着拉杆箱的走在楼下的女人,好像是听见了她的声音,猛的抬起了头。孙太太做了贼一般,心虚的立即缩回了脖子。但转念一想,自己又没有做错什么,光明正大的有什么好心虚的。就又探头出窗户,看到那个拖着拉杆箱包的女人已经脚步匆匆的走远了,走出了十米外。是个大长腿,走的真快。望着那道越来越远的身影,走向了小区的大门。那里有露天的停车场,供小区内的业主们停私家车。拖着拉杆箱包的女人走到了其中一辆私家车边,打开了车后箱,吃力的把拉杆箱包抱了起来,抱进了车后箱中。关上车后箱,钻进了驾驶室,发动了私家车,驶出了小区的大门。

孙太太看着窗外的远处,路灯泛着桔黄的光,笼罩着寂静的街景。脑海中回放着,刚才看到的,拖着拉杆箱包的女人猛的抬起头来看向她,那张脸包裹的严实。蒙着口罩遮住了半张脸,戴着深色的眼镜遮住了眼部,刘海遮住了额头,整张脸看不出来了女人的面容是如何。

"在看啥呢?"冷不防备,她听见耳边响起的声音,吓的双腿一软,险些就坐到了地上。被一双结实有力的手臂抱住,是丈夫孙先生。他感觉有冷风扑面,呼呼的刮着,被冷风冻醒了。他睁开眼睛,看不到睡在身边的妻子,起床寻找。双脚穿不进床边留下的女式拖鞋,只好光着脚,满屋子里寻找妻子的身影。找见她时,站在敞开着的窗户边,一动不动的望着窗外的远处。就上前,也好奇的张望了一下。没觉得窗户外面的夜景有什么怪异之处,就出声问妻子。却不想,这会吓到了她。孙先生扶着妻子坐回到床上,去关上了书房的窗户,给妻子孙太太倒了杯热水,听她说事情的经过。

"也许是吵架不过瘾了,打架了,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不好看,戴着口罩和深色的眼镜遮住。"孙先生说:"女人被打了,就连夜的跑回娘家了。只是她出行的时间有点太早。"他看一眼床头柜上的电子时钟,凌晨两点:"天还没亮就出发了。"

夫妻俩继续睡觉,孙太太失眠了。躺在床上睡不着,又坐了起来。靠着床头,用手机露脸熟女孟狐狸皇色图片上网看小说。直看到了窗户外面的天色发亮,才躺下睡觉。睡到了醒,已经是中午,丈夫孙先生早已经离家上班去了。孙太太捧着一杯速溶咖啡,站在了书房的窗户边,隔着玻璃看窗户外面的街景。看见了小区的大门口驶进来一辆私家车,一眼认出来,车身有喷绘的卡通图案,是昨夜里被楼上住着的女人开走的那辆私家车。

车上下来的还是那个穿着红色长衣的女人。一样的发型,黑色的长发烫花着大波浪,直披到了腰间。蒙着口罩,戴着深色的眼镜,面部的包裹仍是严实。从车后箱里抱出了拉杆箱包,箱内塞的东西沉重,看她吃力的把拉杆箱包小心轻放到地上,“晶女郎”胡然性感冷艳时尚写真拖着,脚步匆匆的走进了单元楼内。孙太太的好奇心又被勾起来了。她觉得,白天看见的住在楼上的女人,跟凌晨看见的那一位,有点区别。虽然装束都是一样的,但就是给她异样的感觉,好像是两个不同的人故意的装束打成一样。孙太太放下手中捧着的热咖啡,快步的走到门边,贴上了门。眼睛透过门上打开的网状小窗,看门外面。能看到穿着红色长衣的女人走上楼来,提着拉杆箱包,一副轻巧的样子。

孙太太奇怪了,刚才在楼外面还看着她拖着拉杆箱包是吃力的样子。脑海中刚冒出来了这个疑问,就看见了答案。一个男人脚尖着地的自楼下拾阶梯而上,跟在女人的身后面。突然,那个男人猛的转过脸来,是察觉到了躲在门后面的孙太太,正从门上开着的网状小窗看他。孙太太心虚的退后了一步,又觉得不妥,再上前一步想把门上开着的小窗关上。突然,她倒抽了一口凉气。隔着网状的小窗,出现了一双充血丝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她。把她吓的倒退了好几步。

"你好,我是住在楼上的。"门外的男人说:"老家送来了一些土特产,可我们夫妻俩要出一趟远门,这土特产放久了就不空灵美女粘婉柔唯美外拍图片新鲜了,就送给你家了。你开门拿进屋吧。"孙太太从衣兜里掏出了手机,颤抖着手,拨通了110。哐,防盗门被门外的男人踹响了,一边骂着脏话一边踹着。"别踹了,你快跑吧!"一个显苍老的女声在门外响起,踹门的动静停止了。楼梯上传来一串脚步声,有人快速的沿着楼梯跑下了楼。

警察赶到了,把瘫坐在楼梯上的穿着红色长衣的女人带回了派出所。女人除去了头上戴着的假发,面上蒙着的口罩和遮住眼部的深色眼镜,现出了原貌。是楼上那对年轻夫妻中的男方的母亲。儿子激情杀人,把掐死的妻子塞进拉杆箱包内。装束打扮成妻子的样子,拖着装了尸体的拉杆箱包在凌晨两点钟出门。回老家,把尸体埋在老家的院子里。由母亲假扮妻子,把他用拉杆箱包藏着,运回来。是想让母亲继续假冒妻子出门,然后在一路的天网监控中出了城区,消失在监控探头没有分布到的城外。就可以造成妻子是自己离家出走,从此失联的假象。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