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凤公主嫁到之醉龙君第一百一十一章弱点软肋何

2019-01-12 16:25:4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凤公主嫁到之醉龙君 第一百一十一章 弱点,软肋

待几人各自回房,龙翔宇方才抬头去看凤清灵。

凤清灵会意,认真道:“一切均已准备就绪,你大可放心施为。”

“欸?”什么?什么?什么一切准备就绪啊?他明明看到她一下午都站在榆树下发呆啊?

凤清灵揉了揉他的头,轻笑:“这世上还有一种法术叫做‘元神出窍’的!”为了迷惑张惠萍和她那个连脸都不敢露的缩头乌龟的主人,她逼出自己的元神,留下肉身站在榆树下掩人耳目,以榆树为圆心,设了一个阵法,这个阵法不仅能够护得龙翔宇一会儿施法救人时的安全,还能够让靠近它的厉鬼重回阴间道,过奈何桥,喝孟婆汤,洗尽一身戾气,重堕轮回,再世为人。

厉鬼之所以成为厉鬼,都是因为对这一世的遭遇心有不甘,不愿过奈何桥,喝孟婆汤,重入轮回。常年在人世荒野游荡,黠机报复,终失去重入轮回的机会,成了孤魂野鬼。

她虽不知张惠萍因何不甘,但却知她已做了多年的孤魂野鬼,生前那般优雅端庄的女子,死后却成这般,想着,总是让人觉得心寒的。先不论她在永安城的所为,她身已死,就该入阴间道,功过是非,要有冥主来评判。他们只需把她送到秦沐彦那里便是。

龙翔宇点头,起身踏出长廊,走入雨中,那雨却似有意识般绕过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在他的周围洒落。他置身于雨中,却滴水不沾身,zǐ衣冠玉,广袖长衫,好一派文雅风流。

但见他撩袍坐于榆树下,他所做之处,是凤清灵所设阵法的中心,凤公主好手段,张惠萍在树下转了数圈都不敢靠近,怕是也知道这阵法的厉害。

他盘膝而坐,凝心净气,双手捻指置于自己膝盖,闭目默念心诀。但见他周身景象几度变换,凤清灵他们隔着雨幕,看不清楚,张惠萍蹲在暗处,却根本不用看清楚,已经知道那是自己与那人几度纠缠的一生,她的痴心,他的无情,她的坚持,他的冷漠,她的绝望,他的淡然离开,几个场景就已是道尽了一生,再次亲历那般场景,她竟是疯了般冲了过来,不管不顾的模样甚是骇人。

隐在暗处的往前一步是人生面具男来不及阻止她,就已经眼见她中了凤清灵的圈套,眨眼间,方才的几度场景已经不再,只余下她最后不甘的凄厉怒吼划破雨幕,震人心魄。

直到那最后一刻,她所说出的三个字,依旧是那人的名字:李元英。

凤清灵心里一揪,隐隐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没等她细纠,男人冷笑的声音已经让她不耐。

“不服气就出来亲自跟我们斗!让一个女人替你冲锋陷阵算什么男人?”凤清灵冷笑道。

她话音落,永安城的天已经再度变换,大雨已息,夜晚的天空竟也能澄澈透明,蓝幕白云,就连这冰冷的宅院都恢复了夏日六月的温暖,进来时一直未听到闻到的鸟语花香此时也变得婉转清香气袭人。

那些白日里隐藏在院中某处的魂魄此时也大着胆子行了出来,齐齐跪于院中,高喊:“大仙我们冤哪!!”

“你们阳寿未尽,肉身尚在,等本君问过阎君,应是可以让你们还阳!”

男人懒得看他们这些道貌岸然的所谓神仙的狗屁话,冷笑一声,知道这次自己已是无力回天,离开时却依旧道:“龙翔宇,凤清灵,咱们来日方长!哈……”

“就这么放他走了?”敖翎嘟嘴反问。

凤清灵看她:“你有本事抓他?”此人身上气息邪乎的很,连她和龙翔宇都不敢贸然与他交手,只能待日后摸清对方底细再做打算。

“大仙姐姐,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为什么一下子就把大妖怪抓住了?”点墨看的一身冷汗,却怎么也想不明白她到底怎么做到的。

凤清灵轻笑:“她利用人心让别人堕入梦中难以解脱,直至身死。她却忘了,她自己也是一直身在梦中。她可以利用别人的弱点,我自然也可以利用她的软肋!”她最后的笑有些残忍冷漠。

点墨有些害怕,有些不解,却更多感激。感激他们帮大家除掉了大妖怪,这样他又可以每天都出来找好吃的东西吃了。太好了!

张惠萍的魂魄被锁在了阵法之中,正如凤清灵所说,她的弱点就是李元英,凤清灵利用这点,设了这个阵法,不为别的,只为抓她。她被抓,这里的怨咒自然就被解了。而且她早就知道,

凤公主嫁到之醉龙君第一百一十一章弱点软肋何

她当初给的解咒之法根本就是假的。要救这一城百姓,她跟龙翔宇只能演这一出戏。

龙翔宇起身,抬手一抓,凤清灵所设阵法已经纳入他左手之中,张惠萍的魂魄也已被他禁锢其间。

他看了眼凤清灵,又看了看仍然跪在地上的那群龙府鬼仆和主人,点头道:“你与我去一趟冥府!你们都跟上吧!”前一句是对凤清灵说的,后一句是对龙府主仆一干人等所言。敖延等三人留下处理下别的事情。

龙府原本的主人叫龙涟江,年纪已过五十,有二子五孙,全在其中。

一路毫无障碍到得地府,秦沐彦笑容灿烂态度恭谨的迎出:“哎呀辛苦二位!在下真是感激不尽,感人生激不尽啊!”

“废话少说!”凤清灵也不管有其他鬼差在,身后还跟了龙府主是否记得?我们曾经多么专注地设计美妙的未来仆众鬼,一步踏到他面前,冷声道,“说,是不是有人指使你故意耽误我们的行程?是不是有人不愿意我们去帮狐王拿到药草?”

“公主何出此言啊?”秦沐彦干笑,摸了摸鼻子,不与她直视。

“区区一个怨鬼,她就是有天大的本事,我就不信你堂堂冥主会收不了她?”凤清灵冷道,“你如此这般让我二人在这诸多事上耽搁,是何居心?还是,连天月湖的消失也跟你有关,那小土地不会是你派去的人吧?啊?我倒是忘了,土地也是归冥府管的……”

凤清灵咄咄逼人,根本不给秦沐彦解释的机会,龙翔宇心中与她所想无二,也不管她,他也想看看这冥主如此做到底是为何?

内衣公司动漫
男童帽子编织价格
六安到亳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