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命中注定的冥份

2019-04-04 00:28: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命中注定的冥份是最新的恐怖鬼故事,为你带来视觉与心灵上的享受,希望大家喜欢。

“这是哪里啊?”海潮按住太阳穴,头疼欲裂,蹙眉抬头看了周围,四周白茫茫一片,满是模糊不清的画面,自己置身其中。

他努力寻觅着仅有的一丝记忆,脑海中的画面断断续续的,夹杂着头部的疼痛,眼前的画面如走马灯般的闪过。

原来自己是在女朋友的生日派对上给她庆生的,画面1转,他的手中提着一个酒瓶,摇摇晃晃的穿梭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人太多,躲闪不及的路人被海潮无意的1撞,疼得撕牙咧嘴的。

对着一个喝醉的酒鬼,有的是自认倒霉走开,有的已撸起拳头就差没朝海潮那轮廓分明冷峻的脸上狠狠揍下去,被身旁一同逛街的朋友急忙的拉开了,避免了一场打殴。

画面唰唰的快速闪过几个画面,海潮的女朋友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画面一闪,海潮1脸失望,几个踉蹡,仰面朝天躺在马路上。

过往车辆来来往往,靠近海潮的1辆车子在他倒下的一瞬间,急忙的打了方向盘,司机摇下车窗,凶神恶煞的朝海潮咆哮一顿后,才1踩油门,拂袖而去。

说什么,海潮根本不想知道,他就这么横躺在马路上,最好就此一直长眠下去。

每当车子从海潮头顶行驶而过,不少路人为他大胆的行为捏了一把冷汗,却没有人上前把他拉回安全的位置。

1辆开着远光灯的奥迪轿车来势汹汹,车上的人恍如没有看到躺在地上的海潮,驾驶的速度丝毫没有减弱。

远光灯照在他的侧脸,勾画出很好看的线条,一道强光掠过,充斥全部画面,紧接着空白一片。

画面就此中断,海潮缓缓地从冰冷的地面上站了起来,愣愣的注视着双手,难道…我死了?不可能,他不会接受如此荒唐的可能,一定有人。

海潮深信一定会有人在附近的,迈开腿,漫无目的的朝前走去,自己身处何处无从知晓,惟有一直走下去,说不定会找到出路。

白雾腾腾,不知道走了多久,海潮模糊的看到一个距离自己大概有两个人高的牌匾上写着"阴曹地府"四个大字。

是在拍戏么?海潮抬脚前往,或许那里会有人能解析自己心中的疑惑。

“不要再往前走了…”海潮心里顿时“格登”一下,停住了脚步,身后传来1声柔柔的声音,似有似无。

难道有人跟自己一样置身于白雾其中?海潮脸上显现了难以遮掩的兴奋,但当他回过头去,身后空无一人,伴随自己的,除白茫茫一片的雾气以外,多的是只身一人的孤独和惊慌失措的孤独感。

海潮失望的垂下眼帘,落漠再次迈起腿,往前走去,当脚根写着“阴曹地府”四个大字敞开的门只差临门一脚,海潮霎时被身后的一股强大的气力狠狠的给扯了回去。

被扯回去的那末一瞬间,海潮看到无数只干枯的手抓从门口朝自己耀武扬威的抓过来,索性被身后的气力1拉,不然,难以想象,自己被拉进去会是怎么样一个后果。

“谢…谢”话音未落,随即响起是尖叫声,声音来自海潮,“鬼呀…”

听凭海潮怎样挣扎也没法挣脱开身后的束缚。

“闭嘴,再吵,你我都活不了。”海潮心有不甘,却也乖乖的闭上嘴,他想活命,虽然不知道自己为现在何会出现在此。

张牙舞爪的枯手没听到声音,居然渐渐的退回去了,而海潮的往后移动的身子也停了下来。

这才敢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女子长发系腰,身穿一身休闲服,看样子也不像是古代人那般会武功的人,可是…一回想起女子长发乱舞,面目狰狞捆住自己往后拉的画面,海潮顿时全身打了冷颤,画面太美,无从想象。

跟现在…海潮不由的多瞄了对方两眼,跟刚才的画面简直是两个人。

“还呆在这里干什么,等着被小鬼抓回去么?”江微瞥了海潮一眼,说道:“跟我走,只有躲过小鬼的抓捕,14日一到,你就可以返回阳间了。”

“回阳间,那…”海潮激动的捉住了江微的肩膀,仿佛用力过度,江微的脸上微微蹙起了眉头。

“对,对不起。”

江微没打算责怪,自己来了这里一个多月了,第一次看到被小鬼遗落的鬼魂,一个月的时间,江微也摸索清楚,通常命不该绝的鬼魂,下了地府都会被遗落,时间对不上的话,小鬼们一时间是没有发觉的,不过要在它们还没察觉的时候重返阳间,如果被发现了,就算命不该绝,也会小鬼们以阳寿已尽的理由,把别的鬼魂送回阳间去,到时候就算能回阳间,也只能一生当个孤魂野鬼。

“还不清楚吗,现在你就是一个鬼魂,你已经死了,不过还有活命的机会,想要回阳间就得听我的。”

活得洒脱

自己,居然已经死了…现在的海潮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横竖都得死,不如听天由命,放手一搏。

而且,直觉告知他,这个女的不会伤害自己的,单单凭刚才对方救自己就可以确认,他们是1路人的。

“谢谢你,我叫海潮,那你…”

“我叫江微,此地不宜久留,在待下去会被小鬼发现的。”

说完,江微捉住海潮的肩膀,一跃而起,三两下子跳离了白雾环绕的范围,1晃眼,眼前的景色秀丽非常,溪水长流,绿水青山的。

“这里的水有奇异的功效,我长发能捆住你,也是靠它,不过你最好不要碰…”不过,明显江微的话起不到一点作用,她无奈的看着海潮变成一个黑毛球体,真不知救他是对是错。

“鬼婆,求你帮个忙。”江微把海潮带到了一个客栈,向一个老妇人求助。老妇人的长相十分奇异,3双眼睛,鼻子是塌陷的,嘴上还张着獠牙。

虽然自己是被茂盛的毛发所覆盖,海潮却看得十分清楚老妇人的长相。老妇人上下的转动着六颗眼珠子,然后附身在江微耳边说了甚么,接着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一个空瓶子往江微的嘴唇边上1放,一股绿色的气体渐渐从江微的口中飘至空瓶里,直至空瓶满了,老人材把装满绿色气体的瓶子收起,再从另外一个盒子里抓起一把类似盐巴的东西往海潮身上1撒。

奇特的事情产生了,长在海潮身上茂盛的毛发一下子消失不见,人反而比之前要多了几分俊俏。

“刚才那个绿色的是什么东西?好像很奇异的样子。”海潮明显能感觉到江微被老妇人夺去绿色气体后,全部人的气色要苍白上好几分。

“你……闭嘴,不要说话,从现在起,给我好好呆着,没有我的指示不准离开半步。”

江微喘着粗气,被鬼婆吸走了十年的命,身体的状态明显不如前了。

命对江微来讲,早就在心爱的男人孤负自己就舍弃掉了。

十年的命对江微来讲根本不算甚么,如果不是鬼婆的开导,或她就在阴间当个孤魂野鬼,可是现在,她宁愿把命卖给鬼婆来获得自己想要的,要用最后的能力回到阳间,给负心男人一点教训。

“你没事吧,要不要休息一下?”海潮担心询问了下,江微的脸色看起来确实不是很好。

“不用,快走。”江微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情况,还有两天,她已躲了一个月了,就差这两天,那个负心的男人一定要遭到教训。

看到江微一脸怒气,海潮识趣的站到一旁,不再说话,都说女人发起火来,火车都拉不住的。

旁边的风景看上去不错,他可以往那靠一靠。

“今晚就在这里睡吧。”

海潮踢了踢稻草铺成的床,皱了皱眉头,这地方能睡人?抬头对上了江微杀人不偿命的眼神,海潮的嘴角僵硬的扯了扯,动作夸大得扑倒在稻草床上,宁可得罪小人,也千万不要得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江微随后也回到自己的床位,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就相隔两米。

经过一番折腾,海潮算是搞清楚了,阴间跟人间没什么区分,唯一的是有的人长得奇形怪状以外,就是阴间的所有东西都是灰蒙蒙。

环顾了周围,1间破庙,像似被荒废了好久,除他们所处的位置有稻草铺着,其他的位置都很湿润,有的地板上已长满了青苔。

她就是在这里躲过一个月的?海潮难以置信的看向她,那个男人到底是对她做了什么事让一个已死之人有如此想返回阳间的执着?

“你是怎么死的?”话1出口,海潮就后悔了,不过这次居然破地天荒的没被江微吼。

一个月了,自己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跟他人交谈了,除去找救过自己的鬼婆外,没再跟其他人交流过。

也好,最少现在有一个听众,江微渐渐的道出自己死亡的真相。

原来,在阳间时候的江微是行将步入礼堂中的新娘,每一个女人对婚礼的向往,无穷美好的想象。

可是江微却发现自己的姐妹跟丈夫有苟且之事,一段感情的最忌讳的事情偏偏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由于担心江微会把他们的事情发现,索性在新娘休息事把江微给杀了,制造成意外的现场,掩盖江微死亡的真相。

说到此处,海潮有那么瞬间看见江微的眼角眼泪轻垂。

想开口说些甚么,江微侧过身,背对着海潮,梗咽道:“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海潮望着她的背影,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她。

折腾了一天,体力消耗太快了,海潮望着她的背影,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大早,阳光温和的投射在庙内,海潮伸了伸懒腰,江微的床空空的,不见人影,不过在稻草上,海潮发现一个用稻草编织的胡蝶,挺可爱的。

“哥哥,请你吃饼。”不知道从那里冒出一个5,6岁的孩子,胖嘟嘟的,模样看上去十分可爱,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块饼。

“谢谢你呀,小朋友。”虽然不明白孩子从那里冒出来的,不过望着他手中的大饼,海潮的肚子不争气打起鼓来,他接过孩子的饼就往嘴里送,看他一身装扮也是有趣的。

抬起头的时候,孩子不见了,倒是看见了江微出现在门前的身影。

江微一进门,看到海潮手中的饼,眉毛都皱到一块去了。

“那饼是哪来的。”

听到江微这么问,海潮这个2货竟然以为江微要跟自己抢东西吃,把饼放在怀里护着说道:“是一个小朋友给的。”

“那个小孩子是否是穿着一身绿色的肚兜,绑着两条小辫子。”

海潮没回答,一个劲的点头,他要趁机把饼吃完呀。

完了,这是鬼婆曾经说过的鬼探子,常人对孩子的警惕性会变低,只要吃了他的饼,鬼差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抓到在外面游荡的野鬼。

对此类的野鬼,会烙上丙的印记,就算是阳寿未尽,一旦到了这个地步,想要从返阳间的机会为零。

特别是死后不去报导的,会被剥夺终身监禁,不得重返阳间讨食,只能在阴间游荡。

“你知道因为你这个饼,我们都有可能回不去阳间么?”

海潮一听,吓得把剩下一半的饼丢掉,满脸后悔。

“你会救我吧。”

“不会。”

江微倒是回答得直截了当。海潮脸色一下子被吓得乌青,江微却在一旁憋笑成内伤,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说笑的了,他竟然认真了,真是一个可爱男人。

他们都是1路人,不救他还救谁。

不过现在这里已不能再逗留了。

“走吧,这里已不能再逗留了,现在起,要跟鬼差玩游击战了。你吃了鬼探子的饼,鬼差很容易鬼抓到你的,万事当心点。”

如果不是有鬼婆介绍的溪水给予特殊的能力,江微恐怕也没有这么多的体力陪鬼差耗,还带着海潮。

一天时间下来,江微为了躲开鬼差的缉拿,不停的更换所在的位置。

终究,鬼门关打开最后的5分钟,还是被鬼差发现了,两个孤魂,对战10个人高马大的鬼差,胜负已出,江微却没打算束手就擒,她看向身旁的海潮说道:“不管结局如何,请不要孤负…”

话音未落,江微跟海潮被突然上前来的鬼差不设防的挥起刀,两个人站着的位置中间被劈开了一道裂口,两人被巨大的冲击力震开几米远。

“快,那个女的有特殊能力,把她先抓起来。”

一阵巨大的灰色旋涡在头顶展开,看来鬼门关已打开了。

江微跟海潮纷纭被擒住,江微也渐渐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能力在快速的褪去。

“对不起,连累你了,如果不是我…”海潮惭愧的自责,都怪自己一时贪吃,不然的话…

“别忘了,回去好好活着,把我的那一份,也一起活下去。”

江微淘气的朝海潮一眨眼,微微一笑。

“什么?”海潮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江微挣脱来鬼差的铁链束缚,拼尽最后的的力气把海潮送上旋涡里,海潮很快消失再旋涡中。

“希望你以后好好的,活下去吧…”

“医生,医生他醒了。”

“哎呀,我的老弟呀,你好好的一个男人,世界好女人那么多,为龙艳那种女人不值得。”

1睁开眼,海潮就看到自己一起长大的几个儿时兄弟,忙成一团。

环顾四周,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在身旁查探着自己的状态,空气中弥漫着医院的消毒药水味道。

我…返回阳间了,可是为什么自己却开心不起来,尽是失落。

“以后吧,病人别再饮酒了,不然的…”海潮看着医生嘴唇一张1合的吩咐,自己却甚么都没听进去。

以后海潮恢复单身,朋友介绍了几次相亲都以失败告终。

“这个,听我说,最后一个,这次不行,哥们再也不烦你了。”海潮的兄弟拍拍胸口,胸有成竹的说道别让人随便利用【人生箴言】人生在世。

海潮只好随着兄弟到相亲的餐厅去,等了半个小时不见人来,正准备离开,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餐厅门口,那略带歉意的笑容,几近霸占了海潮脑海全部画面,她手中提着用稻草编织成的胡蝶格外醒目。

海潮回应的朝她微微一笑。

这次,感觉对了。

命中注定的冥份,吓到你吗?快把这篇故事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

鼻塞流鼻涕头晕怎么回事
引发头痛的原因
鼻塞流鼻涕怎么办
连花清瘟颗粒的成分
甲流用莲花清瘟胶囊可以吗
宝宝咳嗽有痰怎么办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