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崇祯:重征天下 第四百三十九章 各怀鬼胎

2018-11-09 17:57:2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崇祯:重征天下 第四百三十九章 各怀鬼胎

福王世子,德昌郡王朱由崧拾级登上洛阳东城楼,城头的守军包括守备左良‘玉’在内,已经黑压压地跪了一片.[首发]道理也很简单,洛阳在名义上是福王的藩属之地,他就相当于是这里的国君,他的世子就是未来的国君.君臣相见,自是要大礼参拜.

朱由检本不想跪,可一看周围的人全跪下了,自己若杵在这里,未免太过扎眼.因此也只好勉强跪了下去.不过周围的人山呼"世子殿下千岁千千岁"之际,他却在xiǎo声嘟囔:"按説哥比你还高着一级,现在你就作吧,以后有你跪的时候!"

按説他的xiǎo声嘟囔‘混’杂在参拜之声中,别説别人了,就连他自己都听不见.可朱由崧刚登上城头,就目光如电地向他这里扫过来.

朱由检吓了一跳,赶紧闭上嘴巴,心道这朱由崧难道会读‘唇’语不成?看来他与他那‘肥’猪老爹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倒是不能xiǎo觑了.

好在朱由崧也并未长时间注视他,转而将左良‘玉’双手搀起,哽咽着道:"上赖祖宗庇佑,下赖将士用命,洛阳城才可以坚守不失,城中百姓才免于生灵涂炭.左将军指挥若定,居功至伟,请受本王一拜!"

説着他便要给左良‘玉’行礼.慌得左良‘玉’连忙重新跪倒,频频叩头道:"殿下折杀末将了!"

二人又是一番谦让,左良‘玉’这才肃立在朱由崧身旁,一句话也不敢説了.想他面对知府朱大典时,是何等倨傲狂妄;而朱由崧仅仅这么一手,他就不得不收敛许多.至于城头的其他官军,更是感动得热泪盈眶,都觉得世子这一拜,即是对自己浴血奋战的最大肯定.

朱由检也在心中暗吃一惊,心道这朱由崧好厉害的手段!他当然知道朱由崧是在演戏,但演得如此天衣无缝,取得如此好的效果,就是前世那些著名演员也未必能比得上.现在是没有奥斯卡奖,要有的话,朱由崧没准能拿个影帝!

此时朱大典也跟着上了城头,便趁机对朱由崧道:"殿下,左将军麾下将士虽然奋勇杀敌,奈何朝廷欠饷太多,如今军中士气浮动,长此以往,洛阳危矣!下官已将府库清空,全部用来助饷,可还是杯水车薪.方才下官想事已至此,能否向城中富户借饷?但又怕富户不肯配合.殿下,福王千岁富甲洛阳,是不是…"

后面的话,朱大典就不敢再説了,而是用眼神示意左良‘玉’接着説.可左良‘玉’也不傻,这种容易触怒世子的话,他绝不肯自己説出口,只如木雕泥塑般站着,连看也不看朱大典,似乎此事与自己无关.把朱大典恨得牙根痒痒,可又无法发作,只好满头大汗地等着朱由崧发话.

"知府大人的意思,是不是要福王府做个表率,带头助饷?"朱由崧脸朝着朱大典,那黑黝黝的瞳孔中放‘射’出的寒光,却紧紧地锁定在左良‘玉’身上.

左良‘玉’吓得一声也不敢吭,朱大典也结结巴巴地道:"下官不敢…不敢…"

二人本来已经商量好,要唱一出双簧,尽量夸大守军的困难,好从福王手中榨出一diǎn银子来.没想到福王根本不见朱大典,倒是世子朱由崧主动前来视察城防.没想到这朱由崧虽然看似温文尔雅,却有一种説不清道不明的强大气场,二人准备了半天説辞,现在却一句也説不出口了!

良久,朱由崧才轻轻叹了口气道:"不瞒二位大人,本王深知父王禀‘性’,指望父王助饷那是想也不要想."

左良‘玉’登时变‘色’,朱大典也极为尴尬.没想到朱由崧连兜圈子都懒得兜,直接就一口回绝.朱由检也暗暗捏了把汗,心想这左良‘玉’可不是什么善类,别看现在对朱由崧毕恭毕敬的,可要是捞不到好处,没准就会翻脸不认人,毕竟兵权在他手上!

孰料朱由崧又接着诚恳地道:"虽然如此,但本王也知道,军中不可一日无饷.城中大户多与朝中高官有盘根错节的关系,他们都在看着福王府.如果福王府不有所表示,他们也断不会轻易助饷.这样吧,本王获封世子,郡王,朝廷拨给二十万两银子修建王府.眼下局势如此,这王府就不修了,二十万两全部送给左将军!"

这个转变太过突然,别説左良‘玉’和朱大典,就连朱由检也没有想到.呆了半晌,左良‘玉’才反应过来,双膝跪倒在朱由崧面前,颤声谢道:"殿下对末将天高地厚之恩…"

朱由崧忙将左良‘玉’搀起,又对朱大典微微一笑道:"知府大人,现在你可以去劝捐了.本王还要在城头视察军容,大人请自便."

朱大典自是大喜过望,世子朱由崧都掏钱了,其余富户谁敢不掏?因此他忙喜滋滋地下了城,去襙持"助饷"事宜.

朱由崧见朱大典走远,才对左良‘玉’神秘地道:"左将军,借一步説话."

左良‘玉’有些莫名其妙,但也只好向朱由崧凑近一些.

朱由崧看四周除了守城士卒再无旁人,便对左良‘玉’xiǎo声道:"本王为左将军感到不平!将军如此神勇,麾下将士又这么多,却只做个xiǎoxiǎo的守备,拿着那diǎn可怜巴巴的俸禄.朝廷也太委屈你了!"

.[,!]

这句话简直説到了左良‘玉’的心坎里,他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殿下,末将也颇有怀才不遇之感!可…"

"可你若没有军功,朝廷定不会升迁;若有了军功,却又可能将你派到辽东,与‘女’真人作战."朱由崧冷冷地道,"説到底一句话,将军在朝中没有靠山!本王问你,你可愿意离开洛阳,到辽东那苦寒之地去?"

"鬼才愿意!"左良‘玉’已经让朱由崧煽动得忿忿不平起来,"吏部和兵部这班xiǎo人,末将让他们管着,永远也没个好!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朱由崧见火候已到,便微微一笑道:"办法不是没有,只看将军是否敢做."

左良‘玉’目光一跳,紧张地问道:"什么办法?"

二人各怀鬼胎,在城头鬼鬼祟祟地密议,却不知道身后的朱由检正支着耳朵,一字不落地偷听!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