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老村记忆之——冢疙瘩

2019-01-11 13:18:4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冢疙瘩在我村与邻村的交界上。

至于埋的谁,不知道。老人说埋的是皇上的第九个女儿,那个皇上,那个女儿,说的准吗,你说是就是,我提个笼笼走了,剜草去。管它呢,只要玩得高兴。

小时候,剜草是我最喜欢的事。提个笼笼拿个铲铲,3五个伙伴,说走就走。

冢疙瘩是个荒滩滩,瓦杂片多,草稠,马鞭草最多,一会儿能弄一大笼,可刺戟草也多,一不小心就扎了手。扎就扎了,搁嘴上一吸,再揪点刺戢叶叶,揉出水水,1抹,就止血了,也不疼咧,可灵验。太阳毒,便编个草帽圈圈,头上一戴,蛮顶事的。找个树荫荫,挖个洞洞,里面放上一把草,拥土覆上,插个铲铲,褪下各人脚上的鞋,看谁能把铲铲打倒,打倒了就赢了洞洞里的那把草。光顾玩,眼看天黑,草输了个精光,赶紧剜。赢了的坐在土圪垯上冲你嘿嘿笑,得意死了。这会儿也顾不得扎不扎手,其他人还在一个劲的催,多半笼笼,再蓬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