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疗伤

2019-01-11 13:19:0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过去的这个冬天,心情愁闷得如室外的气温有些偏低;持续的时间似路旁堆砌的雪墙没有尽头。

冬至前后的白天短到了极致,刚吃过晚饭夜幕便笼罩了整个世界。迎着路边那排烛光般的灯光,冒着零下二十七八度的酷寒,老婆就拉上我出发了。

踱步在路上,偶遇来去匆匆的熟人。问我:你们俩是否是有病啊!大冷的天不好好在家呆着,一跐一滑的出来散步啥呀?

对方话音未落,我赶忙把自己的脸捏成了牵强的笑。虽知道对方看不清我的面容,还是礼貌地在情绪上作出了姿态。说:恭喜你答对了!

这些日子可能是生物钟失调,或者是延续了父亲多愁抑郁的DNA,睡眠不是很好。也有可能是5年的伏案笔耕与思考,致使颈部僵硬麻痹。卧床时似唯一一侧翅膀的蜜蜂,转个不停又嗡鸣不止;站立后又如站在拥堵的10公交车上,摇摆不定头晕不止。

无奈进了医院先后做了脑部CT扫描,拍了颈部X光片。医生的结论很快便跃然纸上脑梗塞颈椎病。到了我这般岁数大脑有一些梗塞也算正常,好在我的血压不高并无大碍,只是在门诊挂几天水,扩大一下脑血管儿。至于颈椎病也没有什么上好的良方,只需要勤晃动一下脖子就是了。一个疗程就过去了,病情稍有一些缓解,便停药等待自愈。

疗伤的间歇不由得梳理一下自己的心路历程,恍如捋出了结症的由来,咎由的出处。

2008年5月12日汶川发生特大地震,震后产生的一系列感人故事深深地触及着国人的心灵。时任飞机结构修理厂党支部书记的王金涛、支部宣传委员姜非建议我写一写这方面的稿件。我从未做过宣传报道员,但组织的安排盛情难却还是应允了。我胆怯的拿起了闲置3十年的笔,用长短句的情势写成了《泪!一直在流》和《四川挺住!四川加油!》两篇稿件,庆幸的是分别发表在《企业文化纵横》与《航空人》期刊上。在同年的7月25日《吉航报》试刊及8月25日《吉航报》创刊第一期上又分别发表了《寻求与放弃》和《机场漫步》。几份稿件的陆续发表给自己增加了继续写下去的决心与勇气,从而走上了思绪的不归路。

我自知所发表的稿件算不得诗,充其量是稍稍脱离了顺口溜。我个人认为诗距心灵最近,是写给自的,不需每个人都读得懂。而诗歌则不然,是写给所有人的。通俗易懂朗朗上口特别重要,所以,我选择先从写古体诗入手,认为古体诗结构严谨平仄分明字词对仗,是自由体诗及诗歌的灵魂。在这段时间里笔端如开闸的洪水,冲洗着始料不及思维,使浅薄的文化根须裸漏无疑。由于是新手上路,在自己所发表的稿件中难免会稚嫩与生涩。但我这个人胆儿大脸皮厚,听得进去他人善意的批评与人身攻击般的抨击,我觉得这样对自己有好处,会使自己进步得更快。经过时间的淘砺与推敲还是写出了《天安门的情结》、《秋思》等能代表自己真实水平的稿件。

后来《吉航报》编辑齐爱民、党群工作部干事曹育建议我写一写散文扩展一下自己的写作能力。

我是文革开始时入的小学,文革结束时中学毕业,只能写出极程式化的批判稿。但我是个听劝的人,特别是望年的话不可不听。可零起点的人要写好散文并非易事,首先要过文字关才行。但说着容易做起来难,从写一句话做起,经过几年的摸索,基本了解了散文的基本写法,即形散神不散。可每个人的性格及文化素质的不同决定着每个人的文风。我个人认为好的散文不在于文笔有多么好,重要的是要说真话说人话。要真实不要臆造,要用真心不可虚伪,拿真情实感去感动他人。但做好人更重要,好人的文章的立意才会正确,不会偏于社会价值观人生观及读者的审美取向,否则文章将是偏激的另类的边缘的,不会被大多数人们所接受与认可。

按照这1思路我先后写出了一些练笔之作。如产生在自己身边的感人故事《忙人老徐》;阐述本身质量安全意识的《苹果红了的时候》;有描写个人家庭情感的《鸡毛蒜皮惹的祸》;还有记录时光的《又闻米花香》等等。这些稿件都出自心灵,用直白的手法从不同的角度表述了自己对工作生活的感受与感悟。

固然,做为初学者有选择的多读名家的作品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在众多的名家中我选择了台湾作家林清玄,觉得林大师的生活经历与我有几分类似,感悟人生的思考如出一辙,仿佛与我在同一块土地上共同生活过。他的很多名篇让我读了过目难忘,如《箩筐》、《期待父亲的笑》、《阴阳巷》、《飞入芒花》等是我今生永久也不会达到的境地。

除此之外《吉航报》上发表的所有文章我也是每篇必读。我自知与其他文字爱好者水平旗鼓相当,互相审读扬长避短对自己会有更大的帮助。因他们年轻向上思惟阳光开阔,自己除经历并没有优势可言,况且我信奉三人行必有我师。

现在回过头审视五年来近似于疯狂的笔耕,落下点儿毛病也很自然。好在自己保存了使自己得意了几年的百余块铅字,这些豆腐块是自己五年来血汗的凝结,代价交换的成果。当然,也是几家平面媒体的编辑们厚爱与提携的产物。所以,今天身体的状态稍好一些,有必要再次敲起键盘,向他们再次表示感谢!但可能存在张扬与夸耀之嫌,可我只在于统计自己付出的时间,或伏案思考的过程给自己的颈椎造成伤害的程度。

熟话说:甘蔗没有两头甜。做任何事物都难免顾此失彼。为此特写下打油诗:赏梅须踏雪,游春雨相伴。采莲入泥塘,观叶临秋寒。

破碎锤报价

标签机价格

格栅板厂家

往复泵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