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彪汉正文第一百九十九章新规矩

2019-02-04 07:32: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彪汉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平凡心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彪汉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九十九章新规矩,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郝仁跟尼米特·吉桑并不陌生,在郝仁还是任歌的时候,就跟他接触过。那个时候,郝仁代表着天华帮跟他谈,当然,还是处于一种纳供得到保护的谈判。

如今,再次见面,却早已经跟当初不同。

尼米特·吉桑面色严峻:“郝帮主,岳帮主,咱们也算是老朋友了,你们如此招摇饼市,难道是想跟政府挑衅,还是在考验被将军的耐性?”

“老朋友…呵…”郝仁笑道:“那天华帮被毁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个老朋友出手呢?如果本帮主没记错的话,当初咱们说的就是,天华帮在前面帮助政府做你们不方便做的事,抑制毒皇势力的发展,如果发生大战,政府将会跟天华帮站在同一战线上,咱们当时是不是如此说的。”

这些话,当时确实是说过,不过这种空口白牙的话。尼米特·吉桑都没当真,他就那么一说,在他看来,只要对方不是傻子,就应该知道,这种空口白牙的话,不具有任何效力。

其实关于这点,郝仁自己也非常清楚,不过正如他现在站在这里质问。他从来没想过,当自己不行的时候,这些空口白牙的话会有什么用。

以他现在的身份,在这种情况下说,又不一样。

尼米特·吉桑点头道:“当时咱们确实说过这些话,不过毒皇出手快速,几分钟之内,别说派军队跟强者队伍了,就连警察都不一定能赶过去。而事实上。毒皇这次出关之后力量更胜从前,就算派军队于事无补,这点,相信郝帮主应该也很清楚吧。”

“呵…”郝仁突然笑道:“别紧张,本帮主说那些,并不是要跟你算账的。只是帮助你回忆一下,这些事情本帮主自会处理。既然你不否认,那么,就算你有任何解释。你们政府并没有做好,这点你总该承认吧?”

“这点我不否认。”尼米特·吉桑看着郝仁,提醒道:“郝帮主,你必须清楚,知道归知道。政府部门跟私人企业不一样。我们每一分钱都是国家的,就算是我也不能私自运用。你对生命银行的事情,我们可以不予追究,不过,如果你想再搞事情,我劝你最好不要,因为政府就算发动战争,在某些事情上,也不会屈服的。”

尼米特·吉桑用非常坚定的语气,告诉着郝仁。不要再痴心梦想,想从政府,也就是自己手里拿到一分钱。

别说是一百亿美金了,就算一泰铢都不可能。

屈服,屈你个蛋啊,郝仁心里算了一下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

“将军,大概是在一分钟前,好人帮,青帮跟洛克莱勒他们几十大家族一起,在你们国内的股市动了动,加上其他国家泰国版块的股市也都动了动。不过你放心,本帮主已经特地叮嘱过他们,这次获利一百亿就好了,你看我是不是非常够朋友啊!”

此时,尼米特战·吉桑的耳机里有人跟他汇报,随着生命保险的事情传出,市场上突然几股巨资涌入。

郝仁笑看着他,看他如何决定。

尼米特·吉桑此时心里已经把郝仁骂死了,如果不是打不过他,早上去打死他了。自己堂堂的一国总统,统领千军万马的大将军,此时却要受此威胁,他的心里这个难受。可也没办法,他不是那种优柔寡断的人。

“好,既然郝帮主都开出价来了,那这件事情咱们就算过去了。相信郝帮主会守信誉,不过,也希望郝帮主不要动作那么大,以你们这么大的资金量,就算缓慢一些,赚到足够的钱,也不成问题。”

尼米特·吉桑退而求其次,不想让郝仁他们打快拳,那样对泰国的经济是最大的打击,而且会产生恐慌。此时又人再次向他汇报,这次他们主要集中打击的对象是生命保险公司,尼米特·吉桑心里知道,这下生命保险公司恐怕真的完了,看来一会回去就要准备派人接收,然后卖出去,避免更大的乱子。

“将军做了非常聪明的决定,既然如此,那之前的事情咱们就都揭过不谈了。现在我们来谈谈别的事…”说着,郝仁拍了拍岳长明的肩膀道:“您应该也知道,以后天华帮就并入好人帮,长明是我好兄弟,也是我最信得过的人。以后呢,还由他在泰国分部这里管理一切。”

郝仁这是在跟他重新谈判啊,一句话,很明白的就告诉了他,从今以后,一切都得变了。以前的那些说法,条例,孝敬钱,都没有了。

郝仁非常认真道:“我也不希望再出这样的事情,这次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如果以后再在您的地方出现这种事,长明要是有什么危险了,那我可要找将军您了。”

不给自己好处,还如此威胁,赤裸裸的威胁,简直无法无天。

可尼米特·吉桑无奈,能做的只是点了点头。

尼米特·吉桑不是生命保险公司,所以郝仁也在把握着一定尺度,看到事情办成了,郝仁不再多说什么。

“将军,那咱们就算说定了,知道将军你现在还是总统了,事情多着呢,本帮主不叨扰了,走…”郝仁带着岳长明,几个纵身之间已经消失不见,飞机他让在远处等待。

尼米特·吉桑脸色阴沉,愤恨当中带着杀气,一声不出的走了下去。

“帮主,这样做能行吗。其实我们没必要得罪尼米特·吉桑,给他点好处也没什么的,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岳长明跟着郝仁一起,仿佛再次回到了当年,那个时候他们只是针对几个大家族,还都是商人家族。如今,却又是不同,不论是生命保险公司,甚至还有刚才跟尼米特·吉桑的对话,让岳长明有此担心。

都是在本市,有飞机也就几分钟的事情,飞机回总部。

郝仁他们在天华帮另外一处物业里,一栋在泰国排前十的别墅里,几十个房间足够他们使用。

这栋别墅是天华帮旗下的建筑公司建造的。还没找到合适的买主,现在成了郝仁他们临时的住所。

郝仁笑看岳长明:“你啊,还是那样,做什么都想得那么多。其实,有些事情只要看到一个大的方向就可以了,没必要去抠得那么细。就如同跟尼米特·吉桑的这次谈话,咱们的目的就是让尼米特·吉桑知道,重新确立一下彼此之间的目的。先不说得罪不得罪的事情,我们之间你认为会是朋友吗?”

岳长明摇头,郝仁道:“那就对了。既然不是朋友,那彼此之间的关系不过是利益关系。想想,当初不论是对付日本的山口组,还是一统泰国黑道,他们都非常积极的参加,可这次出事之后。他们为什么连个屁都没吭呢。到底很简单,因为我们的对手太强,是毒皇,他们还希望我们跟毒皇对着干呢,将近上百年,他们对毒皇都没有办法。既然如此,我们更加没必要对他们客气了,大家平等的谈话,对他们客气也没什么用的,因为跟他们。最大限度的也就是互相利用,没有其他的。”

岳长明想了想,点了点头。

“好了,你也早点休息,我看你这段时间也都没休息好,这下可以好好休息了。不过,在没有抓住毒皇之前,你还不能乱动…嗯…”郝仁又想了想道:“这样,为了安全起见,你跟漠然在一起,加上三眼现在天天跟在漠然身边,有他们在你身边,我也就放心了。天华帮现在算是浴火重生了,你可以开始组建新的管理队伍,缺什么尽避跟莲娜说,她会全力支持你的。”

看着郝仁要离开,岳长明急忙站了起来:“帮主…”

“其实我们跟国内,虽然有一定联系,不过主要是因为二爷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跟雷帮主以前也都是军队里边的,后来受伤之后,就下来了。”

郝仁停住身形,虽然跟雷泰,岳长明认识这么多年,一直到雷泰被毒皇所杀,郝仁重来没有问过他们一句,关于他们以前的事情,他们乐意说多少是多少,不说也就算了。

岳长明有些悲哀道:“当时我们的伤都没有好,还有其他几个兄弟,给的那点钱根本不够用。我们旧伤复发,没有办法,只能偷渡来泰国,这才走上这条路。”

“你们是战斗受伤,国家没管?”

岳长明苦笑道:“我们是不属于正规编制的,说起来,连真正的军人都不算是,我们没有档案也不会被承认。本来是要去美国,可当时偷渡的船被海上海警追击,最后在泰国附近触礁沉没,只有我跟雷帮主活了下来,渐渐的就走上了这条道路。”

从郝仁来,就已经表明意图,不可能长久待下去,虽然后来大家处得不错,感情也不错,不过岳长明也并没有多说什么。之前郝仁跟他说的那番话,他一直在想,所以今天才下决心特意解释一番。

“因为二爷曾经救过我们,就是我们在泰国最危险的时候,也是他叮嘱人秘密帮助我们度过了最开始的难关。后来二爷让我们自己混的同时,也帮忙收集一下情报,如果要是其他人,我们绝对不会再管这些烂事,不过夏二爷开口了,我们就不能不同意了。其实,也就这么简单,夏二爷能把您介绍来,其实我不说帮主您也能明白。不过,您放心,我跟雷帮主就是我们自己,我们帮助夏二爷那是人情,并不是听命与谁。”

说着,岳长明躬身道:“帮主,长明有自知之明,根本不足以掌控天华分部,还请帮主另外派人,长明一定全心辅佐,搞好天华分部。”

岳长明心里所担心的,所想的,郝仁也能猜出个大概。他特意强调天华分部,就是想说,泰国这里不只是名义上是好人帮的,实际上也是。

郝仁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继续纠缠下去,拍了拍他道:“好吧,天华分部就天华分部,这些事情没必要再争论。不过,有件事情却绝对不能改变,这里必须要你管,而且是全权负责。”

这次,郝仁不给他再说话的机会,脚下只是轻轻迈步,两步之间,人已经消失在门外。不过,一句话随着他消失,在还想说的岳长明的耳边响起。

“既然是天华分部,那么就必须清楚好人帮的规矩,本帮主决定的事情就是命令。”

岳长明愣了一下,随即恭敬道:“是。”

几天的时间里,变化巨大,生命公司因为发生了危机,被另外一家泰国王室企业吞并。

闭关了几天的四大圣僧,再次开始接见善男信女,他们虽然还很不成熟,不过幸运的是,四大圣僧的要做的就是坐在佛祖像前,接受朝拜。所以,并没有人去研究,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郝仁的体内有通天教主,不过他看着这些人朝拜,依然不认为他们朝拜的是神,哪怕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

在玉佛寺最高处,郝仁坐在那里,看着下边的人朝拜四大圣僧。

每个大殿里边,每次几百人,一天多的时候有几万人轮流朝拜。

“怎么样,查到了吗?”足足坐了有一天,坐在那里看着下边的郝仁,感觉到了体内的一丝变化,整个人就好像在高强度劳动中突然停了下来,他马上知道,通天教主结束了。

木工机械仿形铣床公司
贺德克液压滤芯
广州市自动门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