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患难见真情残疾哥卖报攒钱为救患病弟

2019-06-14 18:06:48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核心提示:近日,在西安丰庆路,常能看到一个身高不足1.1米的卖报男子,如果走过,没有人会去注意这样一个残疾的人,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父亲上了年纪,母亲残疾的情况下,他的弟弟又患上了尿毒症,作为残疾哥哥的他没有自爆自弃,依然乐观地坚持每天卖报攒钱帮弟弟

  近日,在西安丰庆路,常能看到一个身高不足1.1米的卖报男子,如果走过,没有人会去注意这样一个残疾的人,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父亲上了年纪,母亲残疾的情况下,他的弟弟又患上了尿毒症,作为残疾哥哥的他没有自爆自弃,依然乐观地坚持每天卖报攒钱帮弟弟筹集救命金。下面让我们来了解一下详细报道。

  一个月能挣几百元 每月给家里寄两三百元

  卖报男子叫梁建超,身高不到1.1米,天生脊椎弯曲且驼背,如果不看他的身份证,很难想象他实际年龄是37岁。

  昨日上午10时,有记者见到梁建超时,他手里还有4份报纸没卖完。“一早上卖出去三十多份报纸,能挣十几块钱”,梁建超靠在马路边一面墙上,低声说。

  梁建超是扶风县杏林镇召宅村人。由于自身残疾,他在家里干不了什么重活。2000年开始,他家遭逢多番变故,为了使自己不成为负担,7年前,梁建超从扶风老家初次来到西安,同村的一个朋友给他介绍了卖报纸这个行当。之前,他每天卖报纸能挣好几十元,一个月能挣七八百元,每月给家里寄两三百元。然而,随着生活成本的加大,加之家庭负担加重,除了卖报纸外,现在他还捡一些废纸箱等破烂卖。

  租住屋仅有两平方米 门只能开30多度

  在人民西巷的一间屋子,一扇木门只能打开30多度,屋内大约1米宽,2米多长,里面支了一张床,破烂的褥子露出棉絮,还有几件衣服,乱糟糟地堆在床上,床上方支着一块木板,上面堆放着纸箱,是捡来的破烂,门口一张桌子上,也堆着废品。这就是梁建超的租住地。

  看到梁建超打开门,几名熟悉他的邻居凑了过来,隔着门看到了梁建超的家当。“娃可怜得很,你看住的这地方……”梁建超的邻居王淑玲说,因为租的房子没办法烧水,梁建超经常去她家倒热水喝,去了也很少说话,凑着看会儿电视,就回屋了。

  旁边面馆的王桂琴说,小梁早上6点出门,晚上8点多才回来,一直都是一个人。“娃老实得很,话少……”

  家里唯一的希望病了是尿毒症

  梁建超说,父亲上了年纪,母亲残疾,他自己也是残疾。让他唯一感到自豪的是,2005年,弟弟梁俊超考上了大学。2009年,弟弟毕业后,在位于宝鸡市的陕西秦川格兰德机床有限公司工作,刚工作几个月就被查出患有慢性肾炎,到2012年,慢性肾炎转化为尿毒症。

  “我一直以为他好好的,平时打电话他老说他什么都好,没想到得了这么大的病……”梁建超哽咽着说,自己出来找活干,就是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也想攒些钱帮助弟弟治病,让家里渡过这个难关。

  昨日下午,有记者联系上了梁俊超。梁俊超说,前几天因为心脏不舒服住院治疗,身体缓两天就回去上班了。他还说,主治医师建议尽快做肾移植手术,大概需要50万元。

  梁俊超的病急剧恶化后,共青团扶风县委向社会发出了倡议,号召给梁俊超捐款。共青团扶风县委书记高婷表示,梁俊超的现状确实很不好,一直是用自己工作挣得的微薄收入来做透析,希望更多的爱心人士来帮助这个家庭。

  经历重重家庭苦难、身患尿毒症的弟弟:

  不想让父母再次白发人送黑发人

  “春节前出院回到家里,我的母亲也在生病住院。作为一个儿子,我却无力照顾她,还让她为我操碎了心。为此,我常常痛心不已。我害怕子欲养而亲不待,更害怕白发人送黑发人,让他们承受失去孩子的打击……多少次的抢救和在死亡线上的挣扎,让我觉得死亡没有那么可怕,我正值壮年,父母还需要我赡养,我不忍就此撒手,放弃自己在人世间的义务。有机会,我希望能够再做一次生命的突围。”

  这段话是29岁的宝鸡小伙梁俊超在自己微信上写的。6年前他大学毕业,工作才3个月就查出慢性肾炎;3年前,他病重吐血,查出了尿毒症。

  面对家庭的苦难和自己的病痛,梁俊超没有自暴自弃,依然乐观面对。

  刚工作仨月就查出慢性肾炎

  “这么多年,我尽量不去想(病情),我知道父母还等着我去照顾。”昨日上午,躺在宝鸡市中医医院肾病科病床上的梁俊超说。

  梁俊超家住扶风县杏林镇召宅村,有兄弟姐妹四个,大姐和二姐早年先后出嫁,唯一的哥哥天生残疾,今年37岁了还没结婚,目前在西安卖报挣钱。从他上初中起,家里就接二连三发生变故:2000年,母亲在家门口被邻居家的农用车撞成重伤,虽经抢救保住了生命,但造成终身残疾,双腿没有知觉,大小便也不能自理;2002年,二姐怀孕即将生产,却突发疾病不幸离世。如今,71岁的父亲患有心脏病和荨麻疹,在家里照管两亩苹果树。

  “父母年龄大了,哥哥又是残疾人,我就想着毕业后找到工作,为家里减轻负担。”梁俊超说,2009年,他从陕西理工学院毕业,进入陕西秦川格兰德机床有限公司工作。

  “单位离家近,想着能常回去照顾父母。”梁俊超说,十余年寒窗苦读,他觉得终于能回报父母了,然而同年11月,他不幸被查出患有慢性肾炎,当时他刚上班三个月。2012年3月8日,梁俊超咳嗽了一整夜,并咳出了血来,身上还出现浮肿,他到医院检查身体,被确诊为尿毒症。

  为省钱将透析次数减了一次

  梁俊超的姐姐梁菊苹说,弟弟很好强,从来不向家人说疼或难受。“我知道他懂事,不想让家人操心。”梁菊苹说,直到2013年弟弟因尿毒症并发症,送进医院抢救,她才向父母慢慢提起了弟弟的病情。

  除了治疗,梁俊超都会坚持上班,单位领导和同事非常照顾他,累点的活都不让他干。

  高额治疗费用让这个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为了省钱,梁俊超瞒着姐姐将透析次数由每周三次改为两次。“父母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现在家里还欠了那么多债。”梁俊超说,医生建议肾移植,但几十万元的医疗费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今年初,梁俊超的高中和大学同学得知了他的病情,伸出了援手。梁俊超的同学姚娟妮说,现在她不断在网上发帖,并寻求志愿者团队的支持,希望帮助梁俊超渡过难关。

  我想陪着父母走到终点

  “我也不想放弃,无论如何都要给父母养老送终。”梁俊超说,之前自己谈过一个女朋友,虽然对方没有嫌弃他,但怕耽误对方,他主动提出了分手。

  谈起未来,他说,如果能筹到钱,并有合适肾源做移植手术,他要好好工作,为父母养老送终。如果没有机会做肾移植手术,他想通过透析尽量延续生命,陪着父母走到终点,不想让他们再次白发人送黑发人。

  梁俊超的主治医生说,目前梁俊超透析治疗的情况比较稳定,但贫血比较重。而要彻底治疗,还需要肾移植手术。

山东工业冷水机生产

变压器800专用冷油机品牌

中频炉专用冷水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