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仙尘第十八章冲阵小助杨清才

2018-11-05 09:15:4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仙尘 第十八章、冲阵小助杨清才

()  词曰:

相见又还是,执向离亭。零点看书山花含笑烂漫,林风细语轻。更有黄鹂百啭,偏是十分生动,一路偏同行。不问离人苦,何事乐不停?

相见难,离别恨,慰卿卿:归来之日,江山有主征尘清。沙场拼杀有隙,灯帐军闲处,心上记分明。莫说卿有恨,不是我无情。

却说翠姑在房间内哭得呜呜咽咽,心内也是上下翻覆:

明尘师兄把我带到这里,拜名儒为师,又请托师父为我作保,让我和他李诗剑继续婚约,我只说他李家可恨,却不想他可恨之人,恰恰就是救我性命之人!

自逃难以来,风风雨雨地过了这许多日子,如今我孤身一人,父母哥哥都不知下落,将来他若是不可靠,我又当如何?他能拒婚约于此前,焉知不能弃我于日后?

何况当日我与他初见,实不应该流露真情,若是他将来笑话我,说我有了婚约,还,还,咳哟,我,我怎么办呢?

翠姑心,此时是又悲又痛,又恨又惊,又喜又羞,又怨又恼。所悲者,家破人亡,自己流落到此;所痛者,孤身一人,心事无人可诉;

所恨者,恨李家拒绝自己,当场不曾留下一分情面;所惊者,这李诗剑竟是救命之人,竟然与他在此相见,他就在门外要见自己;

所喜者,他英雄无敌,倾心于己;所羞者,当日为他所救,自己情有所动,怕他将来笑话;

所怨者,怨他李诗剑,你当日若是不拒绝婚约,我必不会受这么多委屈;所恼者,你来也来了,门没闩没锁地,为何老是在门外叫唤,让人听了,看我笑话?

此时翠姑心,婉转纠结,自个儿无法走出自己这个心情。如今父母不在,哥哥不知下落,自己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趴在阿妈的膝下,细细诉说了!

翠姑越想越痛,却又只好忍住悲声,一时间哭得如雨打梨花。

门外李诗剑怎能知晓翠姑心思?只声声呼唤,急得乱转。

早有小僮报告老师厉山去了,说道是:李师兄在史师姐门外,声声不住地唤,团团转做甚么的?史师姐房里却没有动静,也不见她露面!

厉山听了,笑道:“这俩孩子,还得为师我去说解说解。”

李诗剑正着急无奈,见师父与一小僮过来了,那小僮,还拎着绳子和荆条。

李诗剑不明其意,只向师父施礼道:“老师,弟子喊师妹,师妹却总也不开门出来相见!”

厉山道:“诗剑呀,看到你小师弟拿的这绳子和荆条了不?”

李诗剑道:“看到了,老师。”

厉山道:“可明白?”

李诗剑一时没转过窍来,自然也就说道:“没明白呢。”

厉山笑指小僮:“过来,给你李师兄绑上。”

李诗剑这下子明白过来了,甘愿受绑。

厉山向房间里喊道:“翠翠,你出来,为师有话说——”

翠姑听了师父叫唤,抽咽着出了房间,只见她这会儿,两只眼睛都哭得红肿了。前人有诗道曰:“昔为横波目,今做流泪泉。”托钵村夫断章取这两句来,岂不正是翠姑此时之写照!

翠姑出了门来,就见师父立在一边,李诗剑正弯腰拱,半蹲半跪,那上半身衣服解开,露出雪白的上臂,上臂上荆条绑得分明,有一道血痕,那血顺着上臂往下淌。

原来,李诗剑明白这个是“负荆请罪”之意,小僮绑缚荆条时,他故意将那荆条上的刺往臂上一扎——以表诚心,只盼感动心的女神。

果然,翠姑见了,不由得上前来,解了绳子,将那荆条扔一边儿去了。口却是说道:“你这是做什么?你!你要将人气死才罢,是不?”

李诗剑听了就愣了:“好妹妹,师兄我错了,是

翻斗章
围栏护栏网
荧光光谱仪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