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一世之尊第一百五十五章九个烙印

2018-11-08 17:13:1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一世之尊 第一百五十五章 九个烙印

“这才刚立夏,天气怎么说变就变?”刘韵陶脱口而出。…≦,

之前一直晴空万里,自己出门时根本没有带伞的想法,叔爷店铺不知有没有多余的?

天气昏沉,午后仿佛傍晚,雷声不断,但不见雨下,不见闪电,非常奇怪。

费正涛抬头看了看天色,从容淡定道:“市场入口有家超市,如果你买带伞,等下我帮你忙一把。”

“好,谢谢。”刘韵陶仿佛被这种平静感染,心情恢复,忘记了雷声,扭头向店铺后面喊道:“叔爷,有客人!”

“来了来了。”头发斑白的老者拿着刻刀,走了出来,看了看刘韵陶手中的画,又看了看费正涛,“你要雕这个?什么尺寸?用什么木料?”

费正涛将要求说了一遍,老者微微点头:“不算复杂,下个星期四之后就能来拿。”

“那还是星期天下午。”身为高三学生,费正涛也只有这半天能自由安排。

轰隆隆!

雷声低沉,没有闪电,乌云将市场点缀的如同末日,刘韵陶看着费正涛付了定金,转身离开,见没有下雨,也就不在意雨伞之事,拿起自己挑中的木雕礼物,与叔爷打了声招呼,准备回家。

就在这时,她看见费正涛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两把十块钱的一次性雨伞,微笑道:“路上说不定会下暴雨。”

看见费正涛笑容阳光,牙齿洁白,没有半点畏缩,也没有送女孩子礼物的羞赧,仿佛在做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刘韵陶忽然觉得这家伙很不错。

在三年六班,她是长得相当不错的女生,总有很多男生讨好。甚至不乏外班之人,但只有这次,明明是讨好的事情,对方觉得理所当然。

“谢谢。”刘韵陶接过雨伞,礼貌笑道,对费正涛的感官正式从畏缩懦弱、苍白无聊的同学变成了不错的男生。

拿着雨伞,两人走向市场外,刘韵陶随口问道:“你想雕的那个木像是哪个神仙?”

“神仙……算吧。”费正涛想了想,觉得元皇比自己知道的绝大部分神仙都要神通广大,而这些神仙还是故事里的。“也是我的祖师。”

他坦坦荡荡说道。

“祖师?”刘韵陶奇怪看向费正涛,这是古代和道观寺庙里才有的称呼啊。

费正涛笑道:“因为身体瘦弱,拜了一位师父学武,这位元皇是门派祖师惠州贷款利息
。”

“元皇?”刘韵陶咀嚼着这两个字,觉得相当高大上,又古朴威严。

原来是要供奉祖师,才来雕刻木像,她陶恍然大悟,笑呵呵道:“大高手。以后我们同学要是有谁受了欺负,就得请你拔刀相助了。”

她故意用电影台词说道,对于学武之事并不惊讶,因为班上学跆拳道、空手道的有好几位。练古代武术很正常。

两人随意闲聊,三年同学都没有今天说得话多,一直出了市场,才分头离开。

看着费正涛没有半点黏糊。直接离开,毫不拖泥带水,似乎真没什么追求之心。刘韵陶轻轻点头,觉得这位同学人不可貌相,或者说学武真能改变一个人的精气神?

而费正涛满此时脑子都是万界通识符,都是搬运周天,蓄气丹田,都是大青根师父的指点和索取,都是光怪陆离的诸天万界,都是商城、论坛和直播,像是所有的重度瘾少年,哪有空关注女同学怎样怎样。

一周之后,费正涛再次来到了花鸟工艺市场。

这段时间的天气很奇怪,自从上次似乎要下暴雨,一直没见放晴,总是乌云密布,雷声暗响,白天如同傍晚,可又无雨无电,没造成任何损害,引来一帮气象专家讨论,分析不出个所以然来,有人怀疑是工业污染的缘故,而自己就这个问题也请教过大青根师父,但它只说不用管。

费正涛刚刚进入,就看到了前面的刘韵陶,她身后跟着个装作若无其事的男子,见时机恰当,拿出了镊子,夹出了刘韵陶口袋里的。

刘韵陶也是机警,一下察觉美国生孩子
,猛地转身,大喊道:“抓小偷!”

话音刚落,她看见费正涛一个箭步迈出,追上了小偷,左手一搭,扭住手臂,往后一扯,右肩一送,顿时将小偷撞得七晕八素,失去了反抗能力。

这整个过程姿态潇洒,行云流水,如同舞蹈,看得刘韵陶怔怔出神,直到小偷发出痛哼,才清醒过来。

“大高手,真厉害啊!谢谢你了。”刘韵陶半带夸张地赞美兼感谢道。

费正涛微笑道:“没什么,我可是学武之人。”

捡起,等着市场管理过来的间隙,刘韵陶好奇问道:“你拜的是哪个门派啊?比他们学跆拳道的看起来强多了。”

“玉虚宫。”费正涛坦然回答,反正没人知道。

“哦。”刘韵陶果然不知,转而开玩笑的,“大高手,能不能教教我防身术啊?”

“你真想学也可以。”费正涛没有拒绝,含笑道,“我都想着大学后创办一个武术社团,以‘元皇’祖师之名教导想学的同学,毕业后,存够钱就开一家武馆,不能埋没了元皇祖师传下的武功。”

听着费正涛侃侃而谈,目标明确,自信十足,刘韵陶真诚赞道:“你这样真好,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准备怎么做,我都快高考了还不知道报什么专业。”

费正涛笑了笑,没有多说,自己最大的目标是武道有成,初入青冥,能前往真实界。

移交了小偷,做了笔录,两人来到了木雕店,老者正埋头雕刻,目光专注道:“别急,还剩收尾。”

他手下动作不停,打磨着细节,费正涛和刘韵陶安安静静看着。

当木雕完成,“元皇”之像彻底现于世上时,三人同时眼前一亮,仅是银白。

这是照亮了天地的闪电,继而轰隆雷声爆发,震得整个城市楼房颤抖,门窗哐当。

轰隆!

一道青雷击下,打破了窗户,劈在了雕像上,散逸的银蛇兹兹乱舞,让这里仿佛雷暴中心。

银蛇消失防火窗价格
,费正涛下意识挡在了刘韵陶和老者身前,但三人都无损伤,就连元皇之像也没留下痕迹,似乎刚才的青雷只是幻觉。

滴滴答答,水声响起,酝酿了一周的暴雨磅礴而下,如同释放。

“没事?”老者拿起雕像,左看右看,分外奇怪。

费正涛望向木雕,觉得“元皇之像”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像是那种供奉了几百上千年的神像。

“没事就好。”心头莫名的他付了定金,抱起了元皇之像,与刘韵陶告别,返回了家中。

费正涛家中,他将这尊不算大的木雕放在了书桌上,然后自己盘腿坐在这威严庄重、洒然出尘的元皇像下,神情沉静,呼吸悠长,运转着周天。

元皇之像静静屹立,神圣深邃。

…………

昆仑山玉虚宫,修炼静室内。

孟奇身后忽地变暗,仿佛贯通了某个宇宙,现出了一尊五络长须、威严庄重的神像,神像扭曲不定,还是虚幻,距离印记还有一段距离,需要时光来沉淀,需要调整来完全锲和。

他鼻孔吞吐着两条混沌之蛇,背后光影变化,重重宇宙浮现,除了神像,还多了八道虚影,一道是亿万光球凝聚般的不可名状生物,连通了诸多不同时空,有着包容一切的信息,一道是两个巨大的变形金刚,分别代表着毁灭与创生,互相融合,要返本归初,化成一个形似猴子的最初者,一道是穿着黄金圣衣,泯灭于历史长河的不知名圣斗士,双眼紧闭,盘腿坐在巨大的石头佛像前,安宁平静,清净不变……

不同的宇宙不同的形态,但这些都是极其强横的形象,本身就有超脱宇宙,近于传说的描述,孟奇距离将它们化作印记,融入历史传说,还有很长的距离。

而此时此刻,他周身窍穴开辟完毕,但要化五脏六腑为诸天还有关隘,毕竟诸天高于万界,无处不在,本质极高,正常得造化境界才会如此修炼,以化真实之界,但孟奇的不灭元始身本质特殊,现在就得修炼部分。

当然,这不是真正诸天,可即使近乎诸天也不是那么好练成的。

也就是说,孟奇比自己判断得要慢,距离天仙还有临门一步。

“光是闭关,恐怕得很长时光才能突破。”孟奇睁开了双眼,身后九道虚影并一道实影同时消失,“是时候再入玉虚宫了。”

这个时候,他的身前突然浮现重重虚幻钱影以及海量的众生之力、功德与道德之气。

钱影属于“元皇币”这虚拟货币对应的大道收获,众生之力、功德与道德之气分别来自大周朝廷与万界通识球,不管是怎样的世界,只要上层不完全掠夺下层,终究会往着交互便利的方向发展,真实界如今的状况便是如此,至于为何不是别的模样,当然是因为自己的喜好。

钱影、众生之力、功德与道德之气翻滚,酝酿着变化,似乎要凝成法宝或炼器之物。

孟奇张开嘴巴,将这些事物吸入,一步迈出,降临了封神世界。

他知道自己一举一动皆瞒不过大人物的注视,所以这一次会很凶险。(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