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人皇纪第一千三百零六章朱子

2018-11-08 17:25:3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人皇纪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朱子!

李君羡站在门口,匆匆的扫了一眼,在这些“学生”之中,赫然还发现了不少文道重臣,然而在这里,他们却没有丝毫朝堂重臣的架子,全部入神的读着面前的一部部经书。

“这是……老太师!”

就在人群的最前列,看到一名跪坐在地的素袍老者,李君羡神色一惊,陡的认了出来。

那跪坐在草堂中,和其他老儒、大儒看起来没有什么区别的老者,不是别人,赫然正是大唐的老太师詹仲谧。一位在大唐德高望重,名满天下,连圣皇都敬重无比的老太师,居然像一个学生一样跪坐在那里研读经藉学问。

如果传出去,恐怕要轰动天下。

而且老太师已经是接近八十岁的高龄,能够够资格做他的老师,让他执弟子之礼的,恐怕没有几个人。

不过,李君羡却知道,草堂上的那个人,恰恰正是那个够资格教导老太师的人。因为他是整个天下的儒家精神领袖。更是自春秋战国,及东汉之后,唯一一个能以“子”自居的存在。

朱子!

一个被天下群儒供奉,尊敬的万儒之师!

一个被高宗皇帝追奉,千方百计想要迎入宫内,但却被拒绝,不得已,替他建造宫殿,想要留在这里,留在京师,留在自己身边的“儒家领袖”!

一个活了一百二十多岁,曾经对四书五经,包括大成至圣孔子的《论语》进行过注释,并且流传天下,成为今日天下儒生校对,研读,奉为金科玉律的大学问家。“四书五经”,特别是《论语》,这是儒家的圣典。

是春秋圣人们所注的经藉!

这种经藉不是任何人想注释就能注释的,学问不够,贸然注释,流传出去,恐怕会被万夫所指。到时候,天下虽大,也没有容身之地。能给《论语》注释,学问之深,道德之隆,地位之高,就可想而知。

他生于大唐高祖皇帝时代,八岁就曾蒙高祖召入宫中,与高祖奏对。

后来,又曾与太宗皇帝问对,并曾蒙太祖相邀,以宰相之位相邀,却被婉拒,称奉为大唐活着的圣人。

他虽然不曾入主朝堂,但门下的弟子,担过宰相、太师、太傅的却不在少数。可以说,当朝的文臣、重臣,天下的名儒、大儒,几乎全是出自他的名下!

这就是“朱子”!

这也是李君羡这次要面见的主要人物。

随着这些大儒、老儒、名儒的目光,李君羡抬眼望去,只见学堂的上方,一名身形削瘦,发须皆白的老者宽袍大袖,高冠博带,端坐上方,正在讲授经学,他的面容古板,神色严肃,手中拿着一杆墨色戒尺,看起来威严无比。

老者年纪早已超过了耄耋,台下的老儒们虽然年岁已深,看着两鬓斑白,皱纹深深,但在老者的面前,立即变得如同年轻人一样。

而且,尽管不会武功,但是老者身上的气息却是高山仰止,厚重的如同一座座的山峦,那种精深的学问气息无穷无尽,足以令全天下任何的学问家和大儒为之敬畏。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孔曰求仁,孟曰取义,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仁义是大成至圣和亚圣孟子的思想之本,也是我们儒家学说的本源,钻研透了这两个字的精意,也就悟透了儒家千百本经书的精髓。”

一阵阵经纶的声音从上方飘下,老者的声音平静柔和,有一种抚慰人心的力量,每一个字都仿佛说到了人心的深处,令人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而台下的每一个大儒,名儒,包括老太师,都恭恭敬敬的听着,仔细的揣摩,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草堂是学问之地,也是神圣之地,李君羡站在门口,不敢造次,就在那里默默地等待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随着叮的一声古老、悠扬的钟磬之声,随着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衣袍舞动,课堂结束,学堂中一名名大儒,老儒,鸿儒终于站起身来,一个个井然有序的离开。同一时间,一个声音从耳边响起:

“朱子年事已高,不要耽搁太久!”

就在离开的时候,老太师脚下一停,深深看了李君羡一眼。李君羡微愕,但随即点了点头:

“明白!”

老太师没有多说,和李君羡擦身而过,很快走了。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而也就在此时,李君羡耳中才听见一阵熟悉的声音。

“君羡,进来吧!”

那声音醇厚而悠长,带着一股洞悉人心的力量,让人感觉还没开口,心中的秘密就已经被洞悉的干干净净。

李君羡深吸了一口气,心神一敛,整了整衣袍,不敢怠慢,恭恭敬敬的走了进去。

就在距离朱子还有数步的地方,李君羡停了下来,然后弯下腰来,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

“君羡,见过‘师兄’!”

李君羡终于开口,但透露出来的信息,足以让任何人为之动容。

名满天下,德高望重,已经达到一百二十岁高龄,被高宗皇帝亲赐“万儒之师”的“朱子”,居然和李君羡是师兄弟。

“坐吧!”

朱子高坐在上方,眼睑微垂,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指,指了指身旁的位置,脸上古井不波,没有丝毫的波澜:

“我们大概已经有十年没见面了吧?”

“是!”

听到这句话,李君羡一下子安静了许多,俊美的面容中,隐隐露出一丝哀伤的神色。十年前的他,还只有十七岁,而朱子已经是朱子了。曾经,他经常进入这处梅林,进入这间草堂,来找这位比自己大了一百岁的师兄。

但是自那件事情之后,他就已经很久没有来过这里了。

师兄弟二人,也有很久没有交流过。

“你在外面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朱子淡淡道,他的双手拢在袖中,儒袍垂地,神色淡漠而高远。一个人活了那么久,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已经很难有什么东西能够撼动得了他的心境了。

李君羡默然,良久道:

“君羡愚钝,有侮师兄耳目了!”

“你的天资纵横,举世无匹,是师父亲选的‘天命之子’。但儒家有内外之门,我是外,你是内,你应该知道,儒门中的事情,我是不插手的!”

朱子摇了摇头道。

世人只知儒家,或者只知儒门,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儒家分为内外二门。

外门只修学问,是天下的精神领袖,抛头露面,教化人心,直指着天下的人心,奉行的是孔孟的经伦学问,而内门是儒门,文武兼修,以武道为主。加入儒门的人,无一个不是身怀武功,身手矫健之辈。

单纯的学问不足以施行天下,教化人心,所以孔子游说天下数十载,面见各国君王,始终不得重用。儒家学问,始终不得推行,多受兵家排挤,这可以说是儒门修习武功的初始源头,而孔圣人身旁,七十二门徒,也有子路这样的武功高强之辈,沿途护送,以保护圣人周全。

事实上,儒门之中就有子路传下的武功。

只是后来儒门为了隐蔽,渐渐和儒家分离开来,不过尽管如此,二者依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李君羡之所以能够号令老太师甚至于满朝的文臣,包括将一些文臣输送到朝堂之中,凭借的就是朱子的影响。

“君羡明白,不过这一次的事情与天下大同无关,也与儒门中的事业无关,而是与儒家千百年的理念有关。”

李君羡沉声道。

“异域王吗?”

朱子神色微动,终于睁开眼来。

“师兄已经知道了?!”

李君羡神色微怔。

“仲谧那孩子已经告诉我了。”

朱子端坐在上方,平静道。

李君羡心中一怔,终于明白老太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师兄,朝堂上的事情还在其次,但是民间的情况却非同小可。强权即真理,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在此之前,还从来没有人系统的提过这样的观点,并且著书立说,将这种思想和理念传播天下。最初的时候我本来以为他不会成功,但是现在,民间父子、兄弟相争,就连小孩子都知道丛林法则,如果再不制止,让这种思想理念继续深化传播下去,恐怕整个儒家几千年的根基就会被他彻底撬动。”

“这套理念推行天下,恐怕到时候就是人与人相食,父子人伦所有亲情全部泯灭,又会回到春秋战国,礼崩乐坏,禽兽相食的年代。到时候,只怕诸圣先师的心血就全部白费了!”

李君羡望着眼前的朱子,沉声道。

草堂内一下子安静下来。朱子端坐上方,闭目沉思,一双眉头顿时微微蹙了起来。李君羡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等待着,兵儒理念之争愈演愈烈,如果说现在有一个人能够阻止王冲的思想继续传播,恐怕也就只剩下朱子。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