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枉凝楣,约定下一个轮回

2019-01-11 13:17: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暇。若说石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话?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有名仙子林黛玉,世间多情种,神仙妹妹倾城容貌,兼有旷世诗才,葬花吟,吟尽多少心殇。今天的林黛玉何偿不是哀伤的代名词?然,宝玉终没有娶黛玉,咏叹这只是场爱情的悲剧!

题记

爱上林黛玉,是由于小时候看了电视剧《红楼梦》,喜欢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感觉她就是为黛玉而生。她把黛玉举手投足演驿得入木三分。一个典型,敏感,细心,绝顶聪明,仁慈,悟性极强的女子跃然眼前。寄人篱下的生活,让她始终小心翼翼,生怕被别人看轻,有些兰质惠心的小心眼,也是她聪灵可爱之处。然与宝玉的感情,常常过分自卑,猜疑和忧愁,既不相信自己,更不相信他人。无奈心头一把锁,只为1人打开,没有地方可依,唯用哀伤诗词来喧泻离别情绪,本是天外飞仙,何故凄凉?

或许是因从小体弱多病,使她的性情也蒙上了灰喑的底色,她在《葬花吟》中这样写道: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而:抱得秋情不忍眠,自向秋屏移泪烛泪烛摇摇入短檠,牵愁照恨动离情。是她《秋窗夜雨夕》中的哀伤,窗外正是风雨凄凉,本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却因从小父母双亡进了贾府,为了自保,冷冷对他人三分,别人也讨厌她,只因封建时期身份贵贱使然,使她落得如厮地步。叹与宝玉前途迷茫,怎不狐零忧伤?

心劫,情殇惟有抛珠滑玉只偷潸,黛玉在谁的眼波里搁浅?只因遇上了宝玉,这是第一个待她平等之人,从此倾心于他。镜铜花瘦,瘦了谁的脸?凝笔赋诗词,独自哀叹有情人难成眷,柔肠一寸愁千缕,与宝玉的爱浸着这般的痛,与宝玉相知又相疑,猜疑,讴气,甚至到了尖刻的地步。隐约我听见她娇弱的喘息声,满面倦容,落泪,只因可以放纵一回。为何相爱却牵了他人的手?沉默于相思的渡口,怎奈那份留恋,那份不舍随落花一起埋藏,藏了最后一滴泪,藏了说不出的苦。我仿佛看到林妹妹眸光里的朵朵泪花,舞尽最后的眷恋,亦或可以忘却今生的疼。

多愁善感女生与生俱来,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夜风吻着窗棂,迎袖轻翩,宛如夜空中的繁星点点,在云海中宛然而来,只是冷冷的相思意,溢满胸怀。星空寂寥,此时感怀着黛玉的悲婉,让人沉浸其中,不能自拔的为其动情,心绪也无从安放。听着风在轻声呢喃,泪奔泉涌,凄怆,恼人的愁字,摇摆着烛影灯昏,袖?愁驻。唯在文字里疯长忧伤,畅想属于自己的执子之手的情不破。她??是软弱,她知道宝玉会懂,冰凝泪,情在泪中,万物伤悲,试问,何人不悲不落泪?

一直单循环听着《枉凝楣》,在音乐中寻觅着那份清婉,大热天也不觉得热了,心绪全在音乐和故事里,只是悲伤着她的悲伤。也不能不佩服曹翁笔之神韵,让黛玉美到极致,她有女子的柔弱,有才女的聪慧,有诗人的哀伤,只因曹翁太爱她,给了她凄之而死的悲剧人生。本是天外飞仙,何故凄凉如是也?身世凄凉,柔弱多病,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的病态美。晓梦千秋去,多情叹落花,水中望水,雾里寻花,美玉仙葩才情无处付,玉心,沉吟至今。佩服曹翁,葬花吟,己经预视了黛玉后面的悲凉结局。

滚滚红尘,携记忆的枷锁,永久存封了那场不能抵达的爱恋,只叹,落花未解伊人苦,谁人会怜伊人情。凝笔诗赋,无言的诗词,成了她的灵魂,只因太爱,太爱,心思太细腻,她最终在贾府倾踏之前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否则依她的脆弱,更承受不住打击。喜欢黛玉,她纵然是一个弱女子,仍言语犀利,敢想敢说,因寄人篱下,经常多愁善感,难免语言中带刺,刻薄了些。天尽头,何处是香丘一直寻觅她的香丘,却落得一缕香魂随风散,三更不曾入梦来的凄惨

穿越时空隧道,闭上眼帘,我仿佛看到了黛玉的憔颜,相思的眼,爱恨难圆,痴心终是错付了。无奈最后一丝留恋在苍白的脸颊,那一世长情,魂销肠断,徒悲,又奈何?化作两行清泪,将她于万丈红尘里埋藏。黛玉深爱着宝玉,那是封建的社会,又是生于王府世家的女子,爱却不可以说,那是怎样的相思无助,注定只能是宝玉命中过客,终日茶饭不思,再加少从小体弱又有肺炎,偏偏知道了宝玉和宝钗大婚将至,气急攻心,自然香消玉陨。

悲伤的结局己落幕,当一切已成定局,悲伤不会逆流,或许是她身累了,去寻得一个静处,用简单的姿态诠释短暂的一生。怎堪这辈子都在期盼与失望中,用墨笔织尽荤牵梦萦的爱情,只是当性格与遭受相融,终究心归何处?落英缤纷,到后来她发现自己连眼泪都快哭干了,泪水越来越越少了,也预视着她的还泪使命即将结束,所以能自己给自己找一块地,寄托心灵的荒芜,在阴霾里再也没能走出来。

当秋风扫落叶的凄凉在耳畔呼啸,飘零的是谁的呓语?叹尘世里细微的温暖,狂热的喜欢,生命里匆匆闪过的剪影,到最后也淡但是去。许多时候,我会问自己:这一生,短暂的旅程,究竟难过情这关,又有谁可以做到挥斩一世情缘?终日和身边人光阴厮磨,磨断了日落,磨走了四季交错,终究迷失自己,一个人独守天长地久,不是一样的悲剧吗?思绪还在大观园里游走着,前世的因缘,注定了逃离不了苦海,而今生的命运坎坷,注定了一辈子的孤独无助。但愿宝玉和黛玉的爱在另一世界能够美满,枉凝楣,约定下一个轮回!

早餐车报价

胶粉

融雪剂厂家

心理疾病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