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谷底蒺藜 (二十四)

2019-01-11 13:33: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胎儿无泪
开始动作的胎儿,总觉得别扭,在母体中不是舒服,而是说不出来的难受,吮吸的血乳,就是断断续续,有时头脑云云雾雾的,不知道哪地方缺甚么了。
胎儿怎样蹬腿,也顺不过来自己,无奈地蜷缩着,晃动着小身子,一个小小的肉球,怎样能把急切的信息传递给怀着自己的妈妈呢?
妈妈,你一定很漂亮,由于肉球很憋屈,觉得你的肚子很细,你还好扭动,是做活还是跳舞,反正肉球都得跟你滚,肉球要是出去了,也一定会扭。
妈妈,你一定会吸烟,那烟味跟你的血乳,都进到我的身体中了,你云我就云,你晃我就晃,你翻滚我就翻滚,肉球真是你的连心肉啊。
妈妈,肉球怎样感觉你在哭?遇上甚么不顺心的事儿?肉球的脐带吸不到你的乳水的时候,你一定是在哭的呀。
妈妈,你为什么要染上那毒品呢?你好受吗?肉球不好受哇。你一点不关心自己,更不关心肉球啊,你有一天睡着了,肉球也随着你睡着吗?
妈妈,假如你1高兴,就是要把肉球生下来,肉球来到了人世间,会是怎样的身体呢?能活多久呢?妈妈,你好好想一想,我不会说,也不会喊,也没有眼泪。妈妈,你不要生下我

妈妈心碎
孩子病了,一连走了几个医院看大夫,又是化验检查,也没有确诊,态度都好,可是都没有保证治好。
孩子躺在床上,不声不响,闭着眼睛,脸色蜡黄,吊瓶里的药水一滴一滴地渐渐地流淌,不紧不急的。
妈的粗糙的手,慢慢地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的额头,挪下来,摸摸孩子的手,眼睛直勾勾地瞅着孩子的脸,妈妈的心几乎要碎了。
孩子额头发烧,妈妈的心发热,孩子的手发烫,妈妈的心发烫;孩子出气均匀一点了,妈妈的心跳也均匀一点了。如果,能用老命换来小命,妈妈马上就能把心掏出来啊。
妈妈没有想甚么一把屎1把尿的苦劳,而是想自己的没有伺候好孩子的过失,妈妈没有想甚么给孩子挣钱的艰辛,而是想让孩子遭罪的难法,当妈妈的是千不该万不该啊。
孩子懂事儿,从小就能帮妈妈做活,念书也省心,一个丫头家,怎样就摊上这个病,老天真是不睁眼哪,真么就不让孤儿寡母有个盼头呢?
妈妈偷偷地掉了几滴眼泪,抿抿嘴唇,不能让孩子挺着,只要有一线希望,走到天边,砸锅卖铁,沿街讨要,还得去想法子。
妈妈的心铁了,妈妈的心定了,天无绝人之路啊!

圆滑刘墉
史考,刘墉3十二岁中进士,外任达至抚巡三省,近晚年,方进京得任吏部尚书,并兼管上书房。民间野史,都把刘墉盼为刚正清廉为民请命的好大官。大,不假;好,不错,只是为民未尽。外任,比较正直,官品尚佳;内阁,颇圆滑。行于敏,言于讷,实践了年轻时被连累入狱而发下的誓言,与年小于他三十岁的和珅,友好相处,虽不为过,但不能说毕生刚直。
究其刘墉晚年世故,一是宦海浮沉保持晚节,可以理解;二是乾隆以无忠无佞而自勉,刘墉知趣;三是志趣转移,老骥不伏枥,二线可勉。
刘墉其父刘统勋,乾隆早年的首辅大宰,运筹内外呕心沥血,尽瘁于上朝进见的路上,被乾隆追封为文正。刘墉继承了父亲的血浆,并未昏迷于审查官员之案上。刘墉,其貌不佳,其帖可仿。貌为传扬,帖有书证。
刘墉书法,为清代一峰,集诸家之大成,书体雄壮圆润,外柔内刚,笔力千钧含而不露,足见罗锅之底蕴啊。
刘墉晚年的圆滑,或许世故之于刘墉的晚年,要求其锋芒仍利,未免刻薄了,没有买卖官爵就很不错了。

带锯床价格

加香机价格

玉米脱粒机厂家

胶辊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