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通天之主一五六冲突飞

2019-01-26 23:37: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通天之主 一五六 冲突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哼,到底是谁动了大阵?”

“现在说这些有用吗?大阵已经被破了。”

“当然有用,至少得把动大阵的人找出来分尸示众,否则我‘荒神宫’威信何在?”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得看尊神的意思……”

座下几人唇枪舌剑完,俱都望向正中的锦衣蛮汉。

锦衣蛮汉这会儿索性又闭起了眼睛,淡淡道:“目前的重点还是元雷殿,今次元雷殿的入口不会在天上了。”

座下诸人一听这个,俱都微微色变。要知道,以往元雷殿入口的开启俱由他们荒神宫操控,所以一向都开在天上,大大避免了炮灰势力进来把水搅浑,可现在极雷阴阳大阵被破,元雷殿入口改回正途,那么即使以荒神宫的威势,也无法阻止众人之野心。

“噢,对了金衣,破坏大阵之人就由你负责擒拿吧。”锦衣蛮汉随口下了决定,似要将金衣女子排除在有关元雷殿的诸多事务中。

金衣女子闻言一怔,脸现犹豫,顿了两息时间,这才朝锦衣蛮汉匍匐叩拜:“勾(姓氏)魂遵令!”

勾魂,正是金衣女子的独家名姓。

其他几个人见状不禁心里窃笑,尤以那青衣修士为甚,只是没在面上表露出来。

与此同时,成功晋级五气朝元的叶斩离开了潜修的山谷,却没敢再往黑潭所在的方位靠拢,而是改换了形貌,直接潜回了松林镇。

经过几个月时间的淡化,至少在表面上松林镇的镇卫军已经没再通缉叶斩了,至于暗地里有没有,进入镇内的叶斩一时半会也没好打听。

今次他没再去味鲜楼吃饭,而是找了家气派比味鲜楼稍弱、却吃住一体的馆子。名叫望海楼的,住了下来。

由于蛮洲没有兽潮,所以村镇形成较元洲容易,光松林镇周边就有大大小小十几个村落。外来人口的流动量较大,因此打尖住店什么的,只要出得起宝石、不闹事就可以了,并没有人查问身份证之类的东西,否则就这一项。叶斩就少不得要费些手脚。

定下了房间,叶斩验看了一番周围环境,这才下到楼下大厅用膳。

老实说,望海楼这底楼大厅比味鲜楼还宽敞一些,有二十来张台子,但只一半坐了人。

找了个靠墙的位子坐下,要了几个招牌菜,荤素搭配,又赏了小二一颗绿宝石,叶斩才有兴趣留意起厅中食客来。

也就在叶斩边瞧边听、饶有兴趣之时。一个穿得破落的蛮人端着半杯酒凑了过来,就想在叶斩身旁的位子坐下。

只可惜他动作虽利落,却不如叶斩迅疾,一脚搭在那空位上,指向邻桌道:“那边没有位子吗?你坐我这儿,我认识你吗?”

那蛮人先是一愣,随即嘿嘿笑道:“兄弟,你这样就不亲热了嘛!”

叶斩见他恬不知耻,脸色终于冷了下来:“谁牠妈跟你是兄弟?滚!”

蛮人其实只是个混吃混喝的氓流,见叶斩真不高兴了。赶紧旋身落座到了邻桌,可怜兮兮地端着那半杯酒慢慢在那儿呡着。

不过叶斩见过的可怜之人多了,倒也不在乎眼前多这么一只,毕竟他就算是只苍蝇。只要待在一个地儿不动不嗡嗡,叶斩也没甚兴趣一巴掌拍扁他。

倒是另两桌与蛮人空桌相邻的食客脸上纷纷显出厌恶之色,几乎就要开口赶那蛮人出店了。

这时候,小二为叶斩上齐了菜,看得邻桌的蛮人眼睛发亮,口水直流。却始终没敢凑过来,因为他知道,若真打扰了客人的雅性,恐怕这望海楼就再不会欢迎他了,到时候就等于是绝了自己的饭路,实在是得不偿失。

但氓流就是氓流,自有从别人盘中分食吃的方法,当下自然自语道:“这松林镇离海远着呐,就是不知这‘望海楼’因何而得名呢?”

正夹菜往嘴里送的叶斩闻言手上动作一顿,随即边嚼菜边道:“估摸着这望海楼东主是个妄人,平生愿望就是看一看那大海吧!”

蛮人一听,顿时呆住,因为事实还真就是这样,首创望海楼的大老板生平就希望去海边看看,结果终其一生都没能实现这愿望。

“呵呵,看来客官听过这个传闻,那我真是、真是……南门耍剑了!”

“南门耍剑?

通天之主一五六冲突飞

!什么意思?”叶斩难得听到一个新鲜的四字词语,自然想长点见识。

“客官,不是吧?你连‘南门耍剑’都不知道?哈……”那蛮人笑了一声,随即戛然而止,敲了敲身前的空桌:“若能有个把热菜果腹,我便与客官解释一下,怎样?”

叶斩如今已到辟谷境界,可食可不食,这饭点叫膳不过是习惯使然,当下左手似不耐烦地一挥,立马有一冷一热一荤一素两个菜盘飞将到蛮人的空桌上:“讲!”

蛮人被叶斩露的这手吓了一跳,但又随即释然了:“相传,蛮洲中域的顶级势力天诀门上代门主南门难剑术通神,所以才有了‘南门耍剑’一说,意思是……”

“嗤~~!”叶斩先一步笑了起来,“你说的这意思不就是班门弄斧嘛!”

“班门弄斧?!”这一回轮到蛮人傻眼了。

叶斩端起茶杯呡了一口,没有解释的意思,半晌才又道:“对了,你刚才说中域天诀门,那这北蛮有哪些顶级势力呢?”

事实上,两人口中的蛮洲中域、蛮洲北域这些都是蛮人们的通俗划分,亦简称为中蛮、北蛮。

见叶斩又有问题,吃菜吃得正欢的蛮人赶紧住嘴,解释道:“咱蛮洲东西南北中五地,各有一到两个顶级势力,合共八大宗门,这为首的嘛,自然是我们北蛮的荒神宫啰!”

荒神宫!

这个名字叶斩随商队行来,路上也略有耳闻,不过大多数蛮人说到这荒神宫时都讳莫如深。仅有只言片语评价,令叶斩始终不能得悉该派全貌,多少有点遗憾。

“这荒神宫实力如何?”叶斩看似随意地追问了一句。

“实力嘛,这个……”说着。蛮人故意瞧了瞧已被他贪吃一空的菜盘。

叶斩倒并不介意他讨吃的,弹指一挥间,又是两盘基本没怎么动的菜飞到了蛮人面前:“现在可以说了?”

“说,我说……这荒神宫据传有四大‘天神’级别的高手!”说到这儿,蛮人故意停顿了一下瞟了眼叶斩。见他似乎听懂了什么叫“天神”,心头凛然之余,继续说道:“首屈一指的嘛,自然是荒神宫现任宫主敖戎,排第二的嘛,自然是……”

“嗖!”

一道黑影飞过,叶斩心头一动,想要收摄过来,却又忍住,结果恰中正滔滔不绝的蛮人面门。打得他口鼻溢血、仰面便倒。

旁的食客定还是她不锱铢必较?修鞋的功夫睛一瞧,发现伤那蛮人的赫然是一只小酒杯,不禁相顾骇然。唯独叶斩冷笑连连,望向了厅中三男一女那桌,寒声道:“老子费了四个菜,才有人愿意在老子面前八卦各大顶级势力之事,现在这人重伤,还请四位拿话来说!”

那桌上的蛮女闻言,兀自不屑道:“是我出的手又怎样?谁叫他不知分寸,将我东蛮碧波岛排于荒神宫之后的。”

这话一出。在场食客无不瞠目。要知道,碧波岛正是蛮洲八大宗门之一,与荒神宫齐名,此番其门下有人跳将出来找茬儿。怕是有好戏看了!

可惜在场人都错估了叶斩反应,他眼下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得罪了大势力大不了往深山老林里一躲,等修为练够了再出来报复也就是了,大势力恐怕莫奈他何!

因此,叶斩毫无畏惧。当下道:“碧波岛?什么玩意?没听说过!”

听到这话,不仅三男一女脸色剧变,就连周遭食客也都吓得面无人色,不少人两股战战几欲先走,生怕碧波岛后援杀到,殃及池鱼!

果不其然,三男一女都霍地立起,手按兵器把柄,吓得其他食客骚乱离座,避往墙角等较安全在企业里管理的精髓就在于将简单的事情做到细节的地方。

三男之中,长相最是俊伟的青年寒声道:“家父东蛮碧波岛离命上人座下尚明都,晚辈尚霄,你竟敢说碧波岛是玩意,看来是活得不耐烦了!”说着,他另两个男同伴和那少女眼中都露出丝忿满之色,随时可能动手。

叶斩神情如故,若无其事道:“这里是北蛮,还轮不到你们碧波岛指手画脚……”话音未落,他面前的酒杯已然无风而起,正中那蛮女面门。

“啊!”

蛮女捂脸便倒。

众食客见状,赶紧都缩到了墙角,连那向叶斩讨食吃的蛮人也不例外。

叶斩却得理不饶人,趁着尚霄三男面色大变、纷纷去扶蛮女之际,他已然一个闪身,到了四人桌旁,展开太极架,杀得他们全无还手之力。

“锵啷——”

不过碧波岛门人不愧高门弟子,临机应变之下,尚霄竟以剑鞘挡住了叶斩一式单鞭,同时拔剑出鞘。

“噫?”

叶斩有些意外尚霄竟没被他随意使出的太极劲道带歪,心下高看尚霄一眼之余,“精神冲击”却毫不留情地向他罩去。

“哇呀!”

尚霄如遭雷殛,惨叫一声,手上剑势倏顿,叶斩旋身,左右开弓,一人一耳光扇在另外俩青年脸上,同时一心多用,控着竹筷猛然扎进了蛮女的眼睛。

“啊——”

.

.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

大口径奶嘴报价
aaa是什么牌子
负离子地板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