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死影师之杨典娘

2019-03-10 20:56:0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永乐二十二年 一月

腊月初八,天冷得仿佛哈口气都能冻住,炉里热着碳,但屋里总暖和不起来。杨典娘抬头唤了声秋月,想嘱她去厨房做些热汤,但很快想起秋月傍晚时已经出门了。于是轻叹了口气,放下手里折到一半的纸钱,杨典娘起身挪开一旁的暖炉,往房门处慢慢走去。

走到窗边听见爆竹声响,不由推开窗缝朝外看了两眼。围墙外正燃着烟花,红的绿的,透过雨幕映射进眼里,煞是好看。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火药的味道,混杂着腊八粥的香气,让人没来由身上涌起一丝暖意,只是手指碰到一旁灯台上的蜡烛,心又骤地凉了下来。别人家热热闹闹地过着腊八节,自家却冷冷清清守着几根白蜡烛、一盆刚叠好的纸钱,莫非真应了当初那算命先生的白虎临煞一说?不禁心下有些黯然,又被窗外吹进来那股冷风一激,喉咙再度难受起来,忍不住捂着袖子轻咳了两声,一时没了去厨房下灶的心思,重新返回床边坐下,取过一旁锡箔摊放到膝上。

低头正要继续折,冷不防感觉面前有张脸倏地一闪,把她惊得一跳。

什么东西?!

她慌慌张张想站起身,剧烈的心跳却令她无法控制地一阵咳嗽。

好容易平息下来,

死影师之杨典娘

杨典娘才发现,原来那张脸是自己的脸。

对面梳妆台上一张镜子不偏不倚正对着她,在这形单影只的夜里,还真是容易把人吓着。当下长出一口气,她苦笑着摇摇头,起身走了过去。

到梳妆台前扯过一旁绢布,正想要将镜面掩住,再次瞥见了镜子里自己的模样,不由令她微微发了会儿愣。这镜子还是成亲那天娘让人给送来的,当日坐着大红花轿,吹吹打打成亲的一切,似乎都还近在咫尺,转眼几年时光弹指刹那,物是人非,自己也不知不觉两鬓间有了华发。

当真是岁月不饶人。

思忖间,心下再度黯然,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年轻时就没怎么美过,年纪大点了,自然更没什么想头,白不白发又能如何?总是这样一张丑脸罢了目光转到一旁梳妆盒上,见着里头那几朵珠花闪闪烁烁的光泽,忍不住伸手挑了一支,在梳妆台前坐下,对着镜子里那张脸左看右看,小心翼翼将它往发髻上斜插了进去。

啪!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道轻响,令杨典娘两手轻轻一颤。

听上去像是潮湿的脚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她回头对门口方向轻轻问了声:秋月?

门外没人回答,只是紧贴着门口处再度响起一道声音:啪!

门帘随之一动,把她惊得险些从凳子上跌滚下去。

目光匆匆一转,瞥见一旁梳妆台上的剪刀,她立刻朝它伸出手,可就在这时,咔擦一声,那道原本虚掩着的窗户突然朝上弹了开来,露出外头黑漆漆一片暗沉的夜色,以及一道静立在雨中灰蒙蒙的影子。

谁!她立刻意识到那影子根本不是秋月。

秋月的身体怎么会这么高大,还这么肿?

惊恐间身旁那盏长明灯倏地灭了,黑暗登时铺天盖地席卷压来,压得她心口上一阵剧痛。谁啊!她在黑暗里再次发出一声尖叫。

没人回答她。

只有一颗头颅霍地从窗外伸了进来,带着满脸滴滴答答的水,朝她那张被恐惧扭曲得变了形的脸发出咯咯咯一阵大笑。

宣德五年 十二月

一个人孤零零跪在那间挂满了大红灯笼的喜堂时,婉贞觉得有点儿害怕。红色盖满了她的身子,也盖满了这栋屋子的每个角落,真热闹的颜色,但越是热闹,越发显得这空旷的地方死一般寂静。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偌大一间喜堂内竟连一个看热闹的人都没有。

没有叽叽喳喳的七大姑八大姨,也没有跑来跑去吵着要糖吃的小孩,四周静悄悄的,连个观礼的长辈都没有。那个一团喜气的媒婆在将她带到这里后就走了,这跟她印象中的大婚之夜完全不同。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