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鬼话连篇之总机

2019-04-03 23:26:5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上接:《鬼话连篇之骚扰》

广场离电信大楼不远,所以她们决定步行前往,路上两人边走边谈。

陆阿姨,我们现在要去找的那个人也是你们的高中同学吗?

是,她名叫阮雁,也是我和你妈的高中同学。不过她只跟我们同学了很短的时间,高1第一学期还没念完就参加工作了。

她怎样那末早就参加工作了?

由于在我们那个年代,半边户的子女可以接父母的班,那个年代,要进国营单位很不容易,所以阮雁毫不犹豫地退学了,接了爸爸的班,进了当时的邮电局,做了一名话务员,也就是总机。

什么是半边户?

就是父母里有一个是城市户口,有一个是农村户口。她爸爸是城市户口,妈妈是农村户口,所以她家是半边户。我们那个年代,几近每一个家庭都有几个孩子,国家为了照顾半边户家庭的生计,出了一个政策:半边户家庭,如果父母不是为苦恼而来当中一人有工作,那末他们的子女当中,可以有一个接班的名额。阮雁本来还有一个姐姐,也有资格接班,但因为已嫁人了,所以她的爸爸就把这个机会留给了阮雁。

说话间,到了电信大楼。因为陆欣与阮雁近二十年没联系了,对她现在的情况几近一无所知,乃至不知道她是在电信上班,还是在移动上班,或是在邮政上班(1997年,邮政、电信正式分家,邮电局这个单位名称,也走入了历史。1999年,电信局又分离为电信和移动两家公司),由于今天是周末,估计她无论分在了哪个单位,今天都不会在上班,因此她们决定先进营业厅向营业人员打听一下。

虽然时间已近中午,但营业厅里并没有多少顾客。宽阔明亮的大厅里面,除一个正缴费的客户外,另外还有一对年轻情侣,正站在一排玻璃柜前随便观看几款小灵通样机。除这3个人外,大厅里面的人就只有营业员和保安了。

陆欣向一个保安打听阮雁,结果对方根本不知道阮雁这个名字。这位保安倒是一个热心人,主动帮她们向营业员们打听,但这些营业员都是刚进公司一两年的新职员,也记不清全公司职员的名字。但听说陆欣要找的人是一个四十一二岁的中年女人后,她们都表示电信公司没有这么大岁数的女员工。

陆欣问道:那会不会是分到移动公司或邮政局了?

移动公司不可能,他们公司都是年轻职工,没有四十岁以上的职工,邮政局倒有可能,你最好去邮政营业厅问一下。

好,谢谢了!陆欣正要离去,忽然一个身穿制服的女职员走进来,一个营业员便代陆欣向她打听情况。

这名女职员年近三十,是营业部的主任,虽然颇有几分姿色,但以她的年龄和资历,在一班十八九岁的营业员里面已算是老大姐了。听了那位营业员的话后,说:幸亏我来了,不然你们要让人家跑冤枉路了!

陆欣连忙问道:你一定认识阮雁吧?

她是我们电信的员工,不过前年就已经内退了,所以这些新进公司的营业员不认识她。

前年就已内退了?她才四十一二岁,就内退了?

是,由于我们公司那年有政策,女职工年满四十,男职工年满四十五,都可以内退。

哦,原来是这个缘由!

陆欣心里不由有些感慨,光阴似箭,想不到自己的同学居然已退休了!

一些往事,还记忆犹心,记忆犹新,就恍如产生在昨天一样。

岁月如歌!

她带着几分伤感的心情,向这位营业员寻问清楚了阮雁的住址后,和田敏离开了电信大楼。

由于那位营业部主任也不清楚阮雁的号码,所以她们没法马上联系她,只好打的前往她的家。

不知她现在在不在家?这么多年不见面了,突然相见,她又是什么感觉?

因为心里受到了莫明的打击,所以没有心情多说话,上了车后,一直没有吭声。

田敏不知是能体会到她的心情,还是由于车上有司机在,不便问甚么,总之她也没有说话。

过了这么多年,大家都已人到中年了,她或许不会再对我

陆欣心里苦笑一下,一些既遥远又恍如发生在昨天的往事又显现在眼前

年7月某个夜晚。

刚刚高中毕业的同学们,都还沉醉在解放的喜悦中,虽然都没有参加工作,都是消费阶级,但都很穷大方,男男女女十余个同学,就象走马灯似的,今天你请客,明天我做东,几近每天为了一些感动的相拥相抱都有饭局,每天都有集会。同学之间那种友谊,似乎比上学时还要密切几倍。

这天下午,陆欣又被一帮同学约出去吃了一顿火锅,直到晚上九点半后,才曲终人散。

婴儿便秘怎么办
一岁宝宝便秘怎么办
一岁宝宝便秘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