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傲武独尊第七十二章

2018-11-09 18:33:5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傲武独尊 第七十二章

两女警惕的看着四周,而关宇还在不断重复着剔除、压缩的过程。突然,关宇感觉原本被自己驯服的灵力突然一顿,随后,铺天盖地的灵力有如奔腾的大概,奔腾着向他涌来。

突破了!关宇脑海之中闪过这三个字,如果涌起不断的狂喜,但是关宇并没有因为突破而冲昏头脑,相反,他还是在不断的重复着剔除、压缩的过程。

感受到关宇的气势有所变化,zǐ萱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眼里是毫不掩饰的喜悦,随即,她脸上笑容一敛,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的左前方。

“怎么了?”关宇睁开眼就看到zǐ萱神色凝重,他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到zǐ萱面前,柔声问道。

关宇眼内光芒流转,惑人心神,zǐ萱转过头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她不由看的痴了。

“叮厖”一阵悠扬的琴声响起,zǐ萱与关宇两人眼里双眼凝视着对方,再容不下他人。

微风吹拂,关宇与zǐ萱两人衣抉翻飞,发丝清扬,撩拂在一起,空气里流动着暧昧的因子。

小雪的在一旁看着,眼里雾气弥漫,此时她感觉她就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被隔离在了关宇和zǐ萱两人之外。

“叮厖”又是一声琴音,低婉的曲调泄露了其主人的绵绵情意。

zǐ萱看向关宇的目光之中透着疑惑,又带着几缕风情,她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她竟然无比的想要拥抱住她面前的关宇,她想告诉他,她不想和他做师徒,她也想成为他的女人,哪怕只是之一。

琴声还在不断的弹奏,曲调时而欢脱,时而低沉,时而哀怨,时而凄婉,揪紧心扉。

透过琴音,关宇仿佛看到了月光之下,身形单薄的zǐ萱神色凄婉,脸上不断的流淌着泪水,向月光诉说着对他的绵绵哀思的样子。

那般楚楚可怜的zǐ萱是他不曾见到的,却是令他心痛的,让他想要不顾一切的将她拥入怀中。

事实上,关宇也确实这么做了,美人入怀,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满意的喟叹。

zǐ萱双眼迷蒙的任由关宇抱在怀中,她在心底轻声说道:就放纵这一回就好。

“铮厖”突然,原本低婉的琴音一变,变得缠绵悱恻起来,关宇与zǐ萱两人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琴声还在继续,zǐ萱抬起头双眼迷蒙的看向关宇,看着自己心动的女人迷蒙的样子,娇艳的红唇,关宇喉咙一紧,他使劲咽下一口口水,此时的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久在沙漠之中行走的旅人,而zǐ萱的双唇就是绿洲,让他忍不住想要汲取。

两人的脑袋越挨越近,呼吸越来越急促,琴声越来越紧促,气氛越来越暧昧,空气中的因子不安的躁动起来。

似乎所有的所有都在为了关宇和zǐ萱两人而躁动、而欢呼!终于,两人的双唇紧紧贴在了一起。

就像是长久吸食罂粟的人在亲吻罂粟一般,让人无法自拔。

两人紧紧相拥,一心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就连琴声停了也不曾察觉。

身着白衣的中年女子缓缓踱步走进陷在自己的世界中的三人,她面容平静,眼里无悲无喜。

女子虽然是中年,但是依旧风韵犹存,不难看出,她年轻时曾是怎样的绝代风华。

当然,这些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女子踱步而来的方向赫然是之前令zǐ萱惊恐的方向!

中年女子看了看紧紧相拥的zǐ萱和关宇,又看看在一旁神色落寞的小雪,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你小子,真是成都会所
,都危险临头了还在消受美人恩。”原本熟睡着的龙炎感受到危险降临,他微微用神识查探就看到一名白衣女子眼里涌动着浓浓杀意,而关宇却沉浸在美色之中,丝毫不知道外界所发生的事情,微一思考,龙炎就知道关宇这是被人控制了心神,没有多想,龙炎就出声在心底唤醒关宇。

龙炎的声音里不但掺杂了灵力,还掺杂了灵魂之力,仅是这一声,关宇迷蒙的眼睛就开始恢复清明,而他的神志也瞬间恢复清明。

与关宇紧紧相拥的zǐ萱察觉到关宇的不对劲,有些疑惑的看向关宇,脑海里思绪也开始运转。

zǐ萱原本就有着敏锐的感觉,之前她已经察觉到了琴声的不对劲,但是面对令自己心动的男人,她还未升起的警惕之心就瞬间化为了乌有,她只想要沉沦,只想要放纵!而现在,关宇清醒过来,加之白衣女子没有再弹琴,是以,她的神志也很快就清醒过来。

看着两人有些凌乱的衣衫,以及还紧紧相拥在一起的样子,zǐ萱面上一红,娇嗔的瞪了一眼关宇,zǐ萱连忙闪身距离他三尺之远。

此时危险当头,关宇哪里还有心思去欣赏佳人无限风情的一幕,他双眼紧紧盯着中年女子,心里则在不断的呼唤着龙炎,虽然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渔乐吧注册
,但是他可没有自大到这个他可以战胜这个他看不透的中年女子。

“老龙,老龙厖”在心底不断的喊着龙炎,但是却没有听到龙炎的回复,关宇都忍不住想要爆粗口。其实他心里也明白,刚才龙炎唤醒他的神志将自己储备不多的灵力全都给用完了,现在又要再次沉睡才可以修复,但是这是逃命的危险关头啊!

相较于关宇,zǐ萱心里也是不平静的,敏感如她,自然已经发现了白衣女子身上散发的气息就是之前令她不安的根源。

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zǐ星剑,zǐ萱暗自汇集周身的灵力。

“小姑娘,没有人告诉你不要太敏感吗?这会让你离死亡无限接近。”很显然,zǐ萱的小动作都被白衣女子掌握在了手里,她转过头对zǐ萱微微笑着,眼里却没有丝毫温度。

如大山一般沉重的威压向自己压来,zǐ萱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嘴角溢出血丝,本就白皙的面容现在更是苍白一片,羸弱的身躯摇摇欲坠。

“zǐ萱姐!”见状,关宇惊呼一声,没有多想,他就闪身到zǐ萱面前,一把揽住她如枯叶一般的身体。

“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关宇紧紧抱住zǐ萱,空出来的那只手则不断的在她的身上寻找着她的伤口。

对于关宇这般模样,zǐ萱面色微红,她轻轻按压住关宇的手,嘴角勉强撑起一抹笑容:“没事。”说着,她再次将视线凝固在白衣女子身上。

白衣女子冷哼一声广州自考
,关宇的面庞与记忆之中的那人重叠。

她想起,她也曾被那人温柔对待,只是,终究情意不敌韶华,当她皱纹浮现,他却将她人揽入怀中,不顾她撕心裂肺的挽留,只留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以及那个女子得意的笑声!

她恨,她恨这世间所有相爱的男女。回想起往事,白衣女子眼里流露着无法掩饰的痛楚。深深闭上眼睛,直到感觉自己的心情平复,白衣女子这才睁开了眼睛。

她看了看在一旁依旧被琴声所蛊惑的小雪,又看看依旧相拥着的关宇和zǐ萱,眼里杀意弥漫这一幕与当初何其相似。

等等,为何这个男子与记忆中的那人如此相似?脑海之中一闪而过这个念头,白衣女子瞬间被这个想法惊呆。

“你与关逸阳是何关系?”虽然白衣女子心里认为这个想法很是荒诞,但是她还是问了出来。

没想到白衣女子会突然发问,关宇一愣,随后有些诧异的反问:“你怎么认识家父?”

关宇的这句反问已经令白衣女子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她冷哼一声:“关逸阳还欠我我一样东西,我怎么会不认识他?不过,既然你来了,那就父债子还吧,拿命来!”

厉喝一声,白衣女子就直接向着关宇面门而来。

“好狠毒的心。”关宇抽身反退,有些狼狈的躲开白衣女子的杀招,心里升起不悦。

“我与你素不相识,即使我爹与你有过节,但是冤冤相报何时了,前辈这般为难小子未免太过分!”关宇一边运用龙行绝影不断的闪躲着白衣女子的杀招,一边朗声说道,企图以此来令白衣女子分心。

“哼,过分?关逸阳对待我的时候可曾想过过分?”白衣女子听到关宇的话,非但没有停止攻击,反而手下的动作愈发的凌厉。

zǐ萱在一旁看着狼狈的闪躲着的关宇,眼泪都急得快要流出来了,此时的她无比痛恨自己修为低位,以致大敌当前,她只能在一旁看着,不能上前帮忙。

白衣女子每次的攻击都被关宇闪身躲开,她的耐心也一点一滴消磨殆尽,眼角余光瞥到在一侧的zǐ萱,她的眼里闪过一抹冷凝。

一直注意着白衣女子的关宇感觉到她的异样,心里有些不解,等他反应过来时白衣女子的攻击已经到了zǐ萱的面前。

“不要!”关宇的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拉回了zǐ萱的思绪,然而,让她惊恐的是,危机近在眼前,而她,无力阻挡。

“噗厖”仰天吐出一大口鲜血,zǐ萱纤瘦的身体就像一片枯叶,残败的落在小雪的不远处。

“啊啊啊!”看着zǐ萱无力的身躯,关宇感觉自己的心仿佛在滴血,他捂住脑袋不断的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那凄厉的声音,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白衣女子,她看着关宇痛苦的样子,忍不住发出心满意足的笑声:“哈哈哈!关逸阳,当年你负了我,如今我便让你儿子来偿还你的债!”

“你去死吧。”白衣女子不说这句话还好,她的笑声瞬间将关宇的愤怒引到极点,怒吼一声,关宇通红着双眼扑向白衣女子。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