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终末之龙第三百四十九章另一个考验

2018-11-23 14:45:5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终末之龙 第三百四十九章 另一个考验

杖首的光球仍被包裹在沉睡的波浪中。看看其他人脸上平静的神情,埃德疑心刚才不过是自己眼花――每一次永恒之杖在他手中醒来,牧师和圣骑士们眼中毫不掩饰的崇敬仍会让他浑身不自在。

他该尽快离开。肖恩依旧音讯全无,而博雷纳的失踪很可能让安克坦恩再次陷入混乱。艾伦打算亲自去一趟卢埃林,向伊森克罗夫勒解释一切,顺便暗中探查那个如今身为执政官的男人会不会是幕后的操纵者……毕竟,博雷纳的失踪对他有弊却也有利,而在安克坦恩那一场不见血的政变中,他早已证明了自己的能力……

――脑子里翻腾着各种思绪,埃德却还是不知不觉走到了那扇紧闭的木门前。

门上挂着的铁锁锈迹斑斑,但近来似乎有人出入过。埃德注意到门边残破的蛛,门把上也并没有多少灰尘。

“最近有人进去过吗?”他脱口问道。

老牧师轻轻点头:“肖恩佛雷切进去过。”

他从不像其他人那样尊敬地称呼肖恩为“佛雷切大人”……但以他的年龄,这似乎也不算不敬。

“……什么时候?他来这里干什么?”意料之外的关于肖恩的消息让埃德眼睛一亮――说不定他能查出点什么有用的东西。

“从未问过。”老牧师淡然回答,“他拿走了钥匙。几天前我见过他一次,那之后我也不知道他是否来过。”

“所以……我们进不去吗?”埃德有些沮丧地问。

老牧师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伸手轻触铁锁。

咔哒一声轻响,锁头掉落在地面。

“……我还以为不能在这里使用魔法呢。”埃德讪讪地说。

“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滥用魔法是不智之举。”老牧师推开门至尊棋牌加盟
。向埃德做出邀请的姿势,“但既然圣者想要进入……”

这下埃德即使不想进去也得进去了――何况他的确想进去看看。

不像另一扇门,这扇门后只有向下的阶梯,地面上留下了清晰的脚印,肖恩似乎不止一次出入过这里。

艾瑞克和其他两个圣骑士好奇地跟在埃德身后。为了不“滥用魔法”,埃德老老实实地点起了火把,照亮眼前的黑暗。扑面而来的空气全不像圣职者的墓穴那样清冷而干净。而是夹杂着古老的尘埃,腐朽的味道,潮湿的阴冷。悲哀的叹息……

埃德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火光随之忽地一晃。

艾瑞克接过火把,一声不响地走在了最前面。

这情形让埃德不禁回忆起他们在米亚兹-维斯的下水道里一起走过的那段黑暗的旅程――那时他们可连火把都没有。

墓穴之中的格局与另一边颇为不同。走廊两边是一条又一条平行的通道,火光中闪过有骑士雕像护卫着的华丽石棺。也有半朽的木质棺材。裂缝中似乎可以窥见一丝苍白的骨骸……埃德的目光为之所吸引,在飘来飘去的蛛和模糊的字迹中寻找着逝去者的生平,甚至不自觉地用魔法点燃了光焰,想要看得更加清楚,过了好一阵儿他才想起来,自己可不是来这里瞻仰古人的,他该弄清楚肖恩到底来这里干什么……

他低下头,眼前却突然一片黑暗。

光焰灭了――它有持续那么长时间吗?而且……为什么连火把也灭了?

“……艾瑞克?”埃德疑惑地出声叫道。伸手向前摸去。…

照理说他应该能摸到艾瑞克的后背,年轻的圣骑士一直离他很近……

但他什么也没有摸到。黑暗中也没有任何回应。

“伟兹?希尔保特?”埃德惊慌地回头,突然意识到他已经有好一会儿没有听到本该紧跟着他的那两个圣骑士的脚步声,而那位老牧师……他甚至都不记得他有没有跟进墓穴之中抛丸机价格

一片死寂里,埃德几乎能听到自己越来越急促的心跳与呼吸。

他咽了口唾沫,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这会儿他可顾不上什么滥用不滥用了――白色光焰又一次从他手心燃起,在他的咒语中微微向上飘去,柔和的光芒照亮了四周,却也投下重重黑影,原本在阴森之中透出几分沧桑与肃穆的古老墓穴,仿佛突然之间变成了另一个地方,黑影中藏着黑影,寂静中藏着敌意,死亡中藏着怨恨……

埃德仓皇地向后退去,放声大叫:“艾瑞克……艾瑞克!”

那声音似乎被周围的黑暗所吸收,根本无法传开。

无法克制的恐惧袭上心头,埃德开始惊慌地在一排排各不相同的棺材间奔跑,原本似乎不大的墓穴此刻却像是个可怕的迷宫苹果解锁
,他在其中转来转去,既找不到任何人,也找不到出路。仿佛有无数逝者的目光从四面八方冷冷地注视着他,好几次他都疑心有影魅在阴影中伺机而动……他不想承认,但事实是,那些诞生自虚无的影子是一次又一次的镜中之旅里他最不愿再次面对的,哪怕正是在它们的包围下他才通过了试炼……

光焰熄灭的速度越来越快,仿佛有什么在吞噬着它……埃德停下脚步,无声地命令着,想要让永恒之杖的光芒照亮黑暗。如今他已能轻易做到这一点,毕竟,永恒之杖的力量依靠使用者的意志……尽管大多数情况下,他只能把这根神圣的手杖当成火把来照明――他的意志还远远不够强大,尤其在他清楚地知道,他依旧只是埃德辛格尔的时候。

白色光芒一闪而过,瞬间消失。

埃德浑身僵硬,像是冻结在冰龙的吐息中――他几乎能感觉到永恒之杖在抗拒他的命令……这是怎么回事?!

另一种恐惧缓缓爬了上来,像一条冰冷的小蛇一般直钻进他心底。

他被……放弃了吗?

即便是在不同的异界之中一次次面临死亡时他也不曾感到如此无助。至少,那时他知道,无论如何,永恒之杖会保护他,让他可以重新来过……这是另一场试炼吗?他需要再一次扔下永恒之杖吗?这实在毫无道理……

他竭力稳住心神,脑海中浮现出老牧师那毫无表情,犹如面具般的脸……这是他给他的考验?

怒火渐渐压过了恐惧――他受够了这样无止境的怀疑和试探!无论来自他人,还是来自他自己……

至少,他还能使用法术。

最后的光亮术照亮了地面,埃德低下头,尘土中的脚印一片杂乱,即使不像精灵那样能轻易分辨,他也能看出那不止是他的脚印,他只是弄不清哪些属于他自己,哪些属于肖恩,或者和他一样陷在这里的某个圣骑士――

肖恩不会就是在这里失踪的吧?

这突然升起的疑问让埃德心中一凛。如果真是那样,这就不是什么“另一个考验”,而更可能是一个陷阱。那无名的老牧师……会是谁都没有料到的敌人。…

如果他在这里待得太久,布劳德很快就会派人来找他,而那些人恐怕不会怀疑一个“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尼娥”,独自看守墓地的老人……

他得尽快离开!

终于冷静下来之后,埃德才想起来他是会传送术的――但他担心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传送术是一个方便但危险的法术,稍有不慎,他就有可能把自己送到某个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异界,或者更糟,被送进异界之间的夹缝,永远漂浮在那里……以及更更糟,像他听过的传说那样,把自己传送进了石头,变成一个可悲的笑话。

考虑到那些消失得异常迅速的光焰……也许他最好还是谨慎一点。

在最后的光焰熄灭之前,埃德把自己学会的所有法术在脑子里一一列出,小心翼翼地选择了寻路术。

黑暗中,一条银白色的光线他脚下延伸出去,如水流般缓缓向前。埃德欣喜又忐忑地迈出脚步,跟了上去。

光线起初流动得极慢,从容不迫得让埃德心急如焚,然后渐渐越来越快,到最后埃德不得不拉起长袍,再也顾不上是不是会在黑暗中撞到什么东西,跟着它拐来拐去,一路狂奔。

他不知道这正不正常,这个法术他也还是第一次使用,他只是觉得这个应该会比较安全……但他大概又错了。

当光线骤然消失时,他才感觉到前方似乎有某种不祥的气息,像一只张开大嘴的巨兽一般好整以暇地等着他自投罗……而他已经根本刹不住脚,跌跌撞撞地猛冲了过去。

“停下停下停下!……”他慌乱地不知对谁大叫着,本能地想要给自己加上一个防死结界。不长的咒语才冒出两个音节,侧前方便有风声响起。

有什么东西带着一股巨大的力量突然撞了过来,像一块岩石般狠狠地把他砸飞到一边。

一阵剧痛中,埃德几乎能听见自己的骨头断掉的声音。他一边挣扎着想要甩开那块压在他身上的“石头”,一边试图攻击或者为自己疗伤。

“石头”滚到了一边,一双有力的手臂箍住了他的胸口,将他拖得更远。

“别用法术!”干哑却依然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厉声喝道,“别用任何法术!”

埃德的咒语冻结在舌尖

(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