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归乡

2019-01-11 13:08:5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我把故乡比作情人,我想没有人会反对吧!因而我像思念情人一样,思念着我那离别好久而魂牵梦萦的故乡。

燕的预产期是四月三十日,五一公司放两天假,我又请了七天,再加上星期六的休息日,所以我有了十天的时间。本想当天下班后赶回去,只因晚上没有回去的火车,只好作罢,晚上好好的睡上一觉,待到第二天上午再搭乘十一点三十七分的普快。

这次火车上的人意外的稀疏,本来坐五个人的位置,却只有4人。我的对面坐着一对中年夫妇。男的剔个平头,1脸的严肃,不爱言语;女人皮肤白皙,长的很是富态。坐在我外面的是个五十出头的阿姨,满脸的皱纹留下了岁月无情驶过的痕迹。在过道的那头坐着一对年轻的夫妇。女人手里捧着一个五个月大的女儿,很是得意;男人低着头,专心的玩着手机。一问才知道,大家都有着相同的目标。对面的夫妇是特地从义乌赶回去看望孙子的,从正月离开老家就一直没有回去过,心里想孙子想的不行,所以她一路甚是高兴,满脸春风的笑个不停。而坐在我旁边的贵州阿姨也是一样的情况。她说她小儿子的媳妇快要生了,这次专门从金华辞职回家,为的就是照顾儿媳与行将出身的小孩。

我靠里面坐着,看着窗外一晃而过的风景,倒也是一件别有韵味的事。车子平稳的驶过,留给眼眸的是一座座的山川与辽阔的天空。火车驶到开阔处则是一马平川而平坦的水田,水田旁边是村落,村里的楼房整齐的挨着,村旁的水泥路上有着些许来往的车辆和玩耍的小孩,恰是一幅优美恬淡的农家山水画卷,让我如沐春风。随着时间的推移,往后便狭窄起来,两旁的平地少了,高山渐渐涌了出来挡住了远眺的视野。看到的只有山坡上的树木与山脚下的人家,几缕炊烟缓缓的从零星散落在山坳里的房屋上升起,瞬间弥漫出远古的气息,我突然受宠若惊起来,因为就连老家的母亲都已改用液化气,而这里竟是如此的原始与遥远。

窗户是密闭的,外面的风很大,各种乔木与灌木的嫩枝随着颤抖起来,可以想象的到路旁的她们迎风招展的畅快与惬意。撑着下巴的左手开始发麻,后颈脖子也跟着酸痛起来,换个姿势,看到他们正聊得开心。妇人在逗着小女孩,小女孩一样一动不动炯炯有神的的看着妇人,肥嫩的小脸面无表情的向下耷拉着,可爱极了。时间恍如滞留在了空中,因而妇人加大了逗劲,突然小孩那如老人般的笑声像洪水一般泻了出来,迷人的笑容从她的嘴角荡漾开去,爆炸了我们几个大人的神经,顿时热烈不已。

下了火车,上了毛墟的客车,看着车里满是熟悉的面孔,听着再耳熟不过的久违的乡音,我满心欢乐!客车迎着晚风飞快的开着,车内流淌着欢快的音乐,让坐在窗户旁边,吹着凉风的我感到无比的心胸开阔,顿时坠入到这迷人的旋律当中。1首费翔的《故乡的云》,让我这个五尺男儿感慨万千,更让即将到家的我热泪盈眶,竟不肯转过头来,任那滚烫而酝酿好久都不曾流出的思乡泪水,在自己的家门前悄悄滑落吧!或许这就叫做情难自禁吧!

踏上门前的阶梯,母亲,燕与露正围坐在矮桌旁吃着晚饭。母亲率先发现了我,连忙殷勤的微笑着向我迎来;燕也看见了我,放下喂雨露吃饭的铁勺,单手撑着大肚向我缓步走来;露好像见到了陌生人一般,迅速的躲到了燕的屁股后面。我放下手中的布包向女儿走去,女儿却牢牢捉住燕的裤子不放,随着我的眼光的移动而围着燕的大腿打转,就是不肯见我,也不让我见她,于是母亲与燕同时大笑了起来。

第二天我与女儿已玩的熟悉起来。

在与燕等待生产的日子里,我们相处的十分融洽与愉快,欢笑声与打扰声充盈了整栋楼房,也许是分别太久的缘故吧!日子在指间悄悄的滑走,我昔秒如分,总是想方设法让时间过得慢些,每天我都是最后一个睡的,在每天的睡觉前,我都会到母亲的房间里看看母亲与女儿的睡容。母亲安详的睡在外侧,女儿睡在里面,幼小的娇躯与母亲的身体相互垂直,身上盖着母亲的一件棉外套,让人怜惜不已!回到燕的房间,刷好牙洗好脸和脚,悄悄爬到床上,对着燕的额头轻轻的亲上一口,再顺势关掉床头的开关,然后躺下来,安然入眠。

楼房是前年年初造好的,装潢却是分步完成的。一开始只装潢了一楼,去年年初安装了走廊上的葫芦栏杆,直到上个月才做好里外墙的粉刷以及楼房前面的瓷砖,现在油葫芦的油漆和材料已经备好,只等待油漆师傅的开工。

趁女儿午睡的片刻,我爬上了四楼的阳台。在阳光下睁开双眼,近处是楼房,远处是山脉。极目驰骋,楼房林立,有三层半的,有三层的,有两层半的,有两层的,亦有一层的。固然,也有瓦房,但数目极少,屈指数来,偌大的芳墩不会超过十家。整体看来,村落就像是一口锅的锅底,而锅的边缘就是围绕在村落周围的环形山脉,坐落在山脚的村庄就是与我们村庄相邻的小村落。有沿公路而上的杉里改和与之分道扬镳的醒毛,有顺黄泥路而上的洋里元和西山陪,有穿过树林并且有着宽石子路的分离票和姐妹村连家,有从小学而延伸进去的王菲和从中学而下的王家聊,最后还有从南哨逶迤而进的龙里涓和物价员。这些村落,或几百户,或数十家,或只有几户人烟。

时间飞快,转眼间我已回到公司,回到办公桌前,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在费翔的高音里,用我火热的思乡之心一字一句的敲打着眼前冰冷的键盘,发泄我久久不能释怀的情感。

故乡啊!我怀念你那青山绿水般的着装,怀念你那泉水叮咚似的的脚步声,怀念你那质朴善良而又大公无私像母亲一样伟大的情怀;我怀念在你怀抱里度过的儿童时光,怀念我们小学教室门前的那几株柏树,怀念你曾见证过的我们的初中生活,怀念那熟习的老屋与小路;我更怀念陈里山,纪念塔与九四币。

回忆着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一切的一切已然凝固成了绝美的画面,退化成了我们再也回不去的历史,时间的手啊!把您酝酿成一坛岁月的老酒,越来越醇,愈来愈香,让我这个滴酒不沾的人如痴如醉。

故乡,我的情人,我永远的情人!

试压泵生产制造商

清水离心泵生产制造商

回流焊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