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雷震八荒603第六百零三章天音阁葛

2019-01-27 23:58:2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雷震八荒 603.第六百零三章 、天音阁

“哈哈,谁叫师妹长得如此美妙,而且一颦一笑都带着一丝魅惑,好生吸引人,若是没有被师妹吸引的男弟子,估计都会有些问题!”荆姓修士又笑着调侃道。

“还是荆师兄了解我,可是荆师兄有没有被师妹的魅惑吸引到呢?”玲音仙子又笑着问道。

“当然有了,只是师妹眼界太高了,看不上师兄而已。”荆姓修士立即回复道。

“额,呵呵,以师兄的相貌与修为,还有出众的能力,在宗门里面也算佼佼者了,估计也有一大批女弟子在等着师兄呢!”玲音仙子也笑着回答道。

“哇,师妹你这么说,师兄顿时信心百倍了。”荆姓修士又调侃道。

“嗯,对了,最近安宁城中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么,似乎比以前多了很多修士啊。”玲音仙子又淡淡地问道。

“最近倒是没什么事情发生,也不知道为何这么多修士涌进城中,不过,倒是有一件轰动一时的事情,就是一间小店铺忽然咸鱼翻身了,扩大了经营,规模变得宏大起来了,一跃成为了安宁城中前三十的大店铺。”荆姓修士思量了一下,讲道。

“安宁城前三十的店铺,还是一个小店铺而已啊,并没有了不起的,哪里可以跟我们天音阁相比呢。”玲音仙子摇了摇头,笑道。

“师妹,咱们天音阁是天盈门在安宁城的店铺,背后有宗门的支持,要财力有财力,要物力有物力,人力更不用说了,而且我和上司回来以后已经在安宁城中开了多少年了,那个杏春阁的确是无法与我们相比。

可是你要知道,他们的杏春阁从一个几乎关闭的小店,只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便有了这样的成就,的确是有些神奇啊,若是长期发展下去,杏春阁指不定会进入安宁城十名之内。”荆姓修士又讲道。

“哦,那这样计算起来,确实非常厉害啊,那他们主要出产什么东西啊,若是有好玩的,我也去瞧瞧。”玲音仙子感兴趣地问道。

“杏春阁主要经营符箓、法器、丹药、灵草、材料这些东西,而符箓与丹药是最主要的,魔修的一些东西却没有,主要都是仙修的东西。

而且他们的丹药、符箓是安宁城的一绝,几乎没有什么店铺的丹药、符箓,能够比得上他们的,而且他们的仙修法器种类繁多,品质也都不错,就算是一些大店铺中的仙修法器,也没有他们的齐全。

而师妹想去见识,以后会有机会的,可是如今我们天音阁非常忙碌,根本挤不出时间来,所以以后再去也不迟啊。

对了,师妹,师叔说先让你对生意有些了解,然后就在天音阁帮忙吧,而天音阁也正缺一位牙尖嘴利的掌柜呀,所以让你来当,那是最合适的。”荆姓修士笑了笑,讲道。

“额,还没熟悉天音阁的运作,就来做掌柜,荆师兄你未免也太瞧得起我了吧,而且我是来闭关修炼,冲击金丹期了,我可不当什么掌柜啊。”玲音仙子又笑了笑讲道。

“哎呀,只要会说话就行了,而且师妹如此精明,当然可以当掌柜了,但是相比冲击金丹期,却是没必要当什么掌柜了。”荆姓修士又是回答道。

“呵呵,就是了!”玲音仙子又笑着讲道。

“行吧,我们去别处逛逛,而且我们要早点回到天音阁了。”荆姓修士接着讲道。

玲音仙子思量了一下,淡淡地笑道:“哦,安宁城的符箓比不上杏春阁的,连丹药也是如此,那他们必定有精通天南修仙界炼丹与刻符的修士相助了。”

“师妹,你的意思是他们有人来自天南修仙界,说了也是,在安宁谷修仙界中,仙修的物品肯定比不上天南修仙界了。”荆姓修士惊讶地问道。

雷震八荒603第六百零三章天音阁葛

“师兄,有空的时候,我们倒是要去瞧一瞧,顺便去学学别人的经营之道!”玲音又讲道。

“那是当然,师兄也非常想去会一会他们。”荆姓修士点了点头,直接回答道。

在另外一间叫亨纳的大店铺中,后堂已经聚集了几名修士,他们都穿着骁兽谷的服饰,其中一个脸大眉粗的修士,下巴还留着黑漆漆胡须,一双圆圆地黑眼珠,看起来非常吓却经不起喋喋不休人,而此人正是骁兽谷的金丹修士。

另外几位却是一年半以前在琉定山脉捕兽的修士,其中三人的修为都是筑基后期,还有另外三位筑基中期的修士,都一脸恭敬地望着金丹修士。

“蒋师叔,据众位弟子探报,在本宗琉定山脉的灵兽试炼上,出现的那位诡异的女魔修,似乎就是杏春阁的那位女掌柜,从身形与气息上判断,的确是她无误,是否要去将她擒住,带回宗门审问呢?”筑基后期的周独腊恭敬地向着蒋姓金丹修士问道。

“你们还嫌不够丢脸么,在灵兽试炼的时候,你们一大堆修士,却让一名筑基初期的修士给逃脱了,另外抓住了一个女修,又没有带回宗门,也给逃脱了。

期间还让宗门损伤了二十几名练气后期的精英弟子,如今又想在安宁城中动手,你们是吃饱了撑着。”金丹期的蒋贝鹏瞪着眼睛,冷冷地问道。

周独腊浑身哆嗦了一下,脸上却带着怒气,解释道:“师叔,是那个小修士太狡猾、太诡异了,他的修为绝对不是筑基初期,通过师侄神识的查探,他的修士至少在筑基后期八层。

而且还也不知道修炼了什么妖术,竟然能幻化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人,混淆了弟子的判断,才导致他逃离的,若是再给弟子遇见,必定能手到擒来。”

“混账,你一个筑基后期九层的弟子,让别人给溜了,还诸多借口,而那名小修士至今还未找到,你如何再遇更是为大家见呢,尽说些无法实现的话,你是当师叔老糊涂了么,这么容易哄骗!”蒋贝鹏一脸冰冷的神情,怒斥道。

“师侄不敢,只是让他们两人逃走了,师侄等人非常恼怒,并且师侄等人怀疑他们两人是有预谋的,专门来破坏我们的灵兽试炼的,甚至想打探我们宗门的重大消息。”周独腊又战战兢兢地讲道。

“你们未免想得太多了吧,别人会为了本宗那点破事,跑到琉定山脉深处去打探啊,要打探都在宗门附近打探了,尽是想些阴谋诡计,来逃避你们的。

而且你们以为宗门会发生什么大事情么,告诉你们,绝对不会,哼,不就是重新确定权力么,谁想闹就去闹,本长老一点都不稀罕。”蒋贝鹏又是一脸怒道,却是在抨击骁兽谷的一些大事。

可是众位弟子听到之后,也都只互相望了望,并没人敢说话制止,而且蒋贝鹏是宗门的长老,权利、势力都不小,所以发出几句牢骚,别人只能当作没听见,根本不但忤逆他的意思。

“对啊,蒋师叔,那两个人古里古怪的,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奇异的手段,就在我与孙师妹两人将那女魔修押到镇兽阵法前面的时候,忽然从远处传来一声恐怖低吼,那气息比独角狂犀妖兽还要强大。

而低吼声过后,忽然从草丛中飞出了一头兽头鸟翼的妖兽,而且浑身还带着浓烈的魔气,十分恐怖,而本宗弟子对于灵兽非常熟悉,可是像这样的妖兽,本宗的弟子们根本没有见识过。

而且那头妖兽突然就向着镇兽阵法攻击而去,口中还吐出了一坨坨黑色的唾液,直接付在了镇兽阵法上面,只过了几息,那个被黑色唾液沾染到的地方,顿时就冒出了黑色的烟雾,紧接着,那头兽头鸟翼的妖兽一冲,直接就冲破了镇兽阵法的防御,将整个阵法都给冲破了。

而那头带着魔气的妖兽冲入之后,三位筑基期的师弟,立即迎上了那头妖兽,可是发出的攻击都被它敏捷地躲闪过了,根本无法击中它,顿时众位弟子惊恐了起来,并且马上都逃开了。

于是压制那头独角狂犀妖兽的镇兽阵法就消失了,本来被击打得遍体鳞伤的独角狂犀,立即没有了压制,就疯狂地反扑了起来,咬死了几名弟子。

而我与师妹立即飞奔过去,与三位师弟一起对付那头带着魔气的妖兽,可惜那头妖兽翅膀一展,瞬间就飞向了天上,消失了在天际中了。

顿时那头独角狂犀就更加疯狂地撕咬、撞击,冲向了各位练气期弟子,最后,我们师兄弟六人围攻那头独角狂犀,却因为没有镇兽阵法的压制,根本无法对它造成重大的伤害,所以我们只能掩护各位低阶弟子离开了。

这些事情的经过完全是属实的,还请师叔明察,这真的不能怪罪弟子等人,所以师侄也觉得那个女魔修,就是这件事情的关键所在。”俊俏的林石觉急忙解释道。

而站在一旁的孙姓女修与其他几位弟子,也都点了点头,开口附和,证明林石觉说的是真话,而且众人也相信,导致他们灵兽试炼失败的原因,就是这两个人搞的鬼了。

“笑话,带着魔气的妖兽,那就是魔妖兽了,而据记载,这些魔妖兽强大无比,就算是低阶的魔妖兽,也能轻松灭杀同阶的妖兽,而且只有在魔界才有,我们这一界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东西呢。

所以本长老对于你们的话,存有非常大的怀疑,就算你们得到了宗门的认可,本长老根本不会相信,而那你们六人来此,目的就是为了带走那名女魔修么?”蒋贝鹏冷哼了一下,又冷冷地问道。

汽车换玻璃价格
打火机创业
蛋糕提拉米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