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诛天凌九重第二十章她是你什么人灭

2019-01-30 02:09:0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诛天凌九重 第二十章 她是你什么人?

顺着打斗痕迹穿梭在林中,很快任图影就发现前方有动静传来,当下收敛全身气息,放慢速度向前靠近。

树林中,只见白衣女子挥动手中长剑,剑光所过之处根根大树平整断裂,轰然倒下,霸道的水浇下去没多久气劲向四方扩散而出,引起方圆百米一片混乱,烟尘冲天。

但白衣女子显然是后力不足,造成混乱后便立刻抽身而退,丝毫不敢久留。

天下五绝此前在天下第一楼吃过一次亏,因此也不敢硬接白衣女子的剑招,显然是有所顾忌,每次都是巧妙避过,待剑气消散后再紧追而上。

“她们是要耗光那个神秘女子的灵力,然后再一举将其制服。”草丛中,任图影心里沉思,他心中的疑惑需要这个神秘女子来解答,自然不希望五绝将其抓住,但他也是压力山大,因为以他目前无人境二阶的修为天下五绝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蹂躏他。

倘若贸然冲上去不仅救不了人,而且自己也不会有好下场。

“要不杀了她们?”这时,断神朱天灭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

任图影思忖着摇了摇头:“目前我还没这个想法,况且为了她们拔剑也不值得。”言讫猛然跃上一棵大树:“先跟上去看看再说。”

时过少许,又是几千米的距离拉开,前方一座山包下,五绝已将那个白衣女子团团围住。

此刻白衣女子已经到了精疲力竭的程度,俏脸苍白,用剑撑起摇摇晃晃的身体,显得孱弱不堪,一副随时会倒下去的样子。

纵然如此,但在她眼中的坚定却是丝毫没有动摇。

身如山!眼如电!剑如虹!竟充满了一种屠戮苍生的残酷气势!

我自一剑握在手,笑看苍生如刍狗!

“你究竟乃何人?敢大张旗鼓的来天下第一楼捣乱却不敢报上名来,岂不可笑?”五绝之一厉色问道,饶是白衣女子此刻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境地,但也不敢贸然上前。

因为谁都知道,这一刻上去将会面对白衣女子致命的一击,这个出头鸟,能不当则不当。

“呵,要杀要剐尽管放马过来便是,多言作甚?”白衣女子一剑前指,眼神中充满不可一世的冷傲,让五绝心里不禁一寒,面露骇然之色,齐齐后退了几步。

“既然如此,那便怪不得我们心狠手辣了,触犯琴皇,唯有一死!”突然间,五绝冲天而起,五种不同的琴声同时响起,夜空之中,只见五道光刃组合成一个诡异的光芒印记轰然飞向白衣女子。

“云舞天涯!”骤然间,一道剑光如滚筒般冲上天空迎上了那道光芒印记,紧接着一道飘渺的声音传出:“狂云无常天作陪,随风而去化奔雷。”

一道闪电自剑光中闪烁而出,刹那间夜空便被照亮。

后方,任图影捏了捏眉心,一咬牙关,当下影渡云霄身法全力展开,化成一道黑线冲向那个白衣女子,提着她的衣领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此前那招“狂云无常天作陪,随风而去化奔雷”正是云舞天涯第一式的剑诀,那一刻任图影利用断神朱天灭的神识将其施展方法传输到白衣女子脑海中,故而她才得以在情急时刻施展出来对抗五绝的联手一击。

风卷狂云天乃任图影亲手打抛却过去和未来的烦恼造出来的剑,因此和其配套的云舞天涯剑法他自然也是了如指掌。

不过一次神识传输对目前的任图影而言代价也不轻。

树林中,任图影抱着已经昏迷过去的白衣少女急速穿行,闻着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心里不由泛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抱着一个女子。

不过在这等时刻任图影也没心情过多去体会什么,忍着脑袋的晕眩感狂奔在林间,一刻也不敢停留,要是后面的五绝追来只怕两人今天都会嗝屁于此。

……

约莫半个时辰过后,任图影回到了胡钦的肾人堂。

踏进院门的那一刻他终于有种如释负重的感觉,一口气松下来后就无力的趴了下去。

不久院子中就传来胡钦的滔天大骂:“好你个臭小子,让你去学院报名你报了一整天,这半夜三更的才给我死回来,这也就罢了,你居然还给我抱个女人回来,你你你……我看你屁股是痒的受不了了!”

任图影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有气无力的说道:“臭老头,要教训我的话待会儿再说,我认了。但现在她受了重伤你先帮忙看看。”接着又说道:“你可千万别说不会之类的话,我知道你是大夫,而且还是个不一般的大夫。”在说这话的时候,他心头也在嘀咕:要你是一般的大夫,也就不会藏着那么多稀世奇药了。

胡钦果断一个白眼:“她是你什么人?我为何要帮你?”

任图影心中一堵,气急败坏的道:“她并不是我什么人,不过你到底救不救?再不救就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消失在你眼前了。”

他冷笑道:“胡老头儿,这里我懒得跟你卖关子,如果你真是那种见死不救之人,那么你根本就不配作为一个大夫,而且也不配完成我爷爷的托付。”

“影小子,你要造反?”胡钦眉头一皱,瞬时间一股气机锁定了任图影。

任图影一愣,随即又冷笑了起来:“我造反不造反那全看你的表现,别以为我年纪轻轻没脾气,也更不要以为你现在这种修为就可以为所欲为的操控我,大不了老子什么都不管了!”言讫他冷淡的看着胡钦,一言不发。

在任图影心中,对胡钦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世界当中的人并无多大好感,而之所以跟着他来这里并且听他的话也无非是想通过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当然,也为了那句“爷爷的托付”。

但如果事情到了一定程度,以任图影前世那种脾气也照样可以放弃一切。

这世上,一切事情说到底不过就是双眼一闭万事皆休的结果。

“好,我帮你看看。”胡钦走了过去,心中却是对任图影有了另一种看法,他本意并非是不想帮忙,而是站在一个长辈的角度想套套任图影的话以知道这个女子的身份。

但他却没想到任图影的心性根本就不是一个小孩子。

心中甚是疑惑,此子这份心性究竟是从何而来?

这一切完全有违他对任图影的了解,在胡钦的记忆中,任图影从小就待在飞龙流云山,直到十三岁后才下山,而且还被封印了记忆,因此任图影根本就不可能有这种超越同龄的心性。

但事实上,任图影给胡钦的感觉也确确实实不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将疑惑压在心头,胡钦在白衣少女前方一米外停步,长袍中的手伸出一弹,一根亮晶晶的丝线便缠在了白衣少女的手腕上。

“气息尚存,看来你的小女友生命力很顽强。”胡钦淡然一笑,收回丝线,然后打了一个手势让任图影将白衣少女抱到屋内的床榻上。

“小女友?”闻言任图影呆了一呆,顿时脸颊有些发烫,心想这女的我连名字都不知道,啥时候成了我的女票了?这胡老头真正是信口开河,老都老了还不正经。

床榻边上,任图影开口说道:“在回来的路上我看了一下,她身上有九道伤口,每一道都离致命位置相差秋毫,虽不至于毙命,但却失血过多,而且受伤后还消耗严重,若不是我及时,只怕也是无力回天了。”

胡钦颔首,随即凑过去看了一眼,不由皱起了眉头:“这种伤,造成很深的伤口后却不让血液外溢,而是沉积在体内,看似简单,但要做到却很难。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突然问道:“她是被琴所伤?”

“被情所伤?”任图影愕然,不过随即就意识到是自己理解错了,咳嗽了几声就如实说道:“不错,是天下第一楼的琴皇出手伤了她。那种实质化的音刃比起一般的剑气更为锋利,而且速度也等同于声音的速度,一般人委实难躲。”之余任图影心头也在暗叹这胡钦果真了得,只是一眼就能看出来伤口是被何所伤,光是这种独到的眼光也绝非是等闲之辈才有的。

“这胡老头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心中暗想。

“原来如此。想必也只有九霄环佩琴才能造成这种伤口。”胡钦表情平静的说道:“记得三年前天下第一楼横空出世,屹立梦舞而不倒,

诛天凌九重第二十章她是你什么人灭

传言琴皇所持武器就是九霄环佩琴,却没想到传言果真不虚。”

他缓缓的道:“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琴皇的境界有着琴道绝顶的造诣,但也不曾想到她伤人的本领却更胜一筹。”

胡钦沉沉一叹:“如果琴皇有意伤你小女友的性命只怕她当场就已毙命。”说着一伸手,一颗丹药出现在他手掌心递给了任图影。

“她的伤并无大碍,一枚洗筋丹便足矣恢复。服下后她沉积在体内的淤血会溢出皮肤表面,之后修养一段时间就可痊愈。”说着伸了个懒腰:“接下来的事你自己应该能行,就不要打搅老头子我了。”

……(未完待续。)

小洋电池官方网站
塑料十字绣鞋垫绣法
休闲饮品加盟店报价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