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超医风流正文第66章奇怪绑架

2019-02-04 03:12:5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超医风流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盘古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医风流全集阅读正文第66章奇怪绑架,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divalign=centerastyle=color:redhref==_blank搜这本小说最快的更新/ascripttype=text/javascriptsrc=/js/“哎!”阮小五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怎么了?难道还不高兴吗?你看看日本人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赵思颖指着报纸上的一张酷似野人的照片对阮小五高兴笑道。“我不是说这个,日本人这是罪有应得,我可不会替他们伤心!”阮小五有些乏力的对赵思颖解释道,他的心确实不在这里。“那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赵思颖有些搞不懂了,不过聪慧如兰的她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过来,她看着阮小五娓娓劝道:“你是想其它姐妹了吧!”“嗯!”阮小五并没有回避自己的感情,他沉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在这里住着也已经一个月了,但是埃及政府现在还没有给我们一个完全的答复,就连巴辛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真的有些想回去了!”“是啊,这个巴辛到底回事?有什么结果她倒是说一声也好啊!”赵思颖也弄不清楚埃及到底打算如何处理他们。事到如今,阮小五平叛杀掉非洲一千多人的事还并没有被外界得知,埃及政府对于如何处理阮小五也很难下出决定,他们已经商量了一个月了,但是还是依然没有一个统一的意见。现在对于商量阮小五事件的政府高官主要分有二派,一派是主张借机把阮小五留下来替非洲造福,而另一派则是赞同去答谢一下阮小五,并且与他结成好朋友送他回国。虽然两派的意见不统一,但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对阮小五有什么制裁行动。那些主张留下阮小五的人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短短的一个月,他们就已经体会到了阮小五带给他们的好处,因为阮小五身处埃及,所以这一个月来前来埃及投资建厂和建公司的人员已经快要把政府的门槛挤破了,埃及各主要城市一下子进入了一个飞速的发展阶段。当然,那些主张护送阮小五离开的人员道理却依然十分充沛,阮小五现在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如果不得罪他还好,那要是哪天不小心把他得罪了,埃及也实在害怕他们会变成下一个日本,他们并不想把这个定时炸弹留在身边,他们不敢冒受那么大的风险把阮小五强行留下。两派意见不一的争论不断的持续了一个月,苦苦等待处理结果的巴辛也实在是干着急没办法,她又有些不好意思向阮小五说明情况,只好独自的躲了起来,苦苦等待着上级的决定。“什么?好,我马上回去!”阮小五接了一个,刚刚的愁容一下子变成了怒容。“小五,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赵思颖看着阮小五那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怒气,她也有些担心的对他问道。“妈的,居然有人把欣睛给绑架了,我们现在必须要尽快赶回去才行!”阮小五生气的怒骂着。“什么?欣睛被绑架了!”赵思颖也是非常吃惊,和阮小五呆在一起的这一个月里,她已经清楚的从阮小五口中得知了阮小五与众女的种种,对于这个身世可怜的小妹妹,她也是十分的同情。“走,我们上机场!”阮小五不容分说的拿起自己的黑五就向外走去。“小五!”赵思颖忽然把阮小五叫住了,她有些为难的看着阮小五问道:“你不是答应巴辛要留下来等她的吗?我们这样走了合适吗?”“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必须要尽快回去才行!”阮小五想都没想就拉着赵思颖向外走去。并没有跟大使馆的负责人道别,阮小五驱车迅速的来到了机场,机场的工作人员并不知道阮小五的利害关系,他们非但没有拦着阮小五离开,而且还十分热情的对他送别。一阵轰鸣声响起,阮小五驾驶着飞机已经离开地面了,马力全开的,他们飞速向北京飞去。阮小五这边刚刚起飞,政府那边马上就得到了消息,不过机场人员向他们报告是的阮小五的飞机已经顺利起飞的消息,得到了这个消息的政府高官立即停止了争论,他们都一下子瘫软在了椅子上。此时无论是主张留下阮小五的一派,还是主张送走阮小五的一派,他们的心里都后悔的要死。主张留下阮小五的人则是后悔没有早些去劝一下阮小五,就算他不愿意留下来,那也可以好好的把他送走啊。而主张送走阮小五的一派也同样的后悔着没有和阮小五进行友好的交谈,以至于这样与这位世界名人失之交臂了,以后这样的机会很可能再也不会让他们碰到了。哼,什么臭男人,说话不算话,还不是偷偷跑了,我一定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你的!巴辛得知阮小五走了之后,她的第一感觉就是十分奋怒,紧接着,一种失落的感觉从她的心里油然而生,她发现短短几天的时间,阮小五在她心中的份量占得居然如此之重了。阮小五火急火燎的拉着赵思颖赶回到了别墅,此时已经焦急一片的众女已然全部聚集在了客厅里等着了,看到了阮小五的到来,她们顾不上诉说一个月来的思念之情,都是十分担心的看着阮小五久久不能说话。“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倒是说清楚一些啊!”阮小五着急的对几女问了起来,他实在有些担心江欣睛的安全。“哎,小五,我对不起你,姐姐没有把欣睛看好,她今天上学以后就没有回来,打她也打不通,我去找人也找不到了!”沈曼雪充满歉意的看着阮小五解释道。“曼雪姐,你不要自责,这件事怪不得你的!”阮小五先是安抚了一下沈曼雪的情绪,接着他又对沈曼雪问道:“曼雪姐,你觉得这件案子会是一个什么性质?”沈曼雪此时的心情也有些乱,她想也没想就摇了摇头说道:“我也说不清,我真担心欣睛的安全!”看着沈曼雪的紧张模样,阮小五也无奈叹了一口气,他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想象着江欣睛无顾失踪的真正原因,在他的心里,刚刚听到这个消息时也十分惊讶。虽然江欣睛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而已,但是她今日可不同往日了,得到了阮小五改造后,她现在赫然已经达到了特级魔鬼才能拥有的体能,就算她的竞技能力有些弱小,但是拥有那种黑色锋利武器的她如何能够被人不动声色的劫走呢?想不通,想来想去还是想不通,忽然一个阴险的人影出现在阮小五的脑海中,他沉重的说道:“郭祥鹏,这件事会不会是郭祥鹏干得呢?”“这,我也说不好!郭祥鹏这些天来还算是老实,我倒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的举动啊!”沈曼雪也不敢确定事情的真实情况。“不管是谁抓走了欣睛妹子,我们一定都不能放过他们!”贾依燕也充满怒气的握住了那把黑色的未成型武器。“哎,小五,你就不要那么担心了,我想欣睛妹子一定会没事的!”看着阮小五紧皱的眉头,南宫紫关心的上前对他安慰着。‘铃…’众人猛得打了一个冷颤,他们担心的心思都被这突入其来的声惊醒了,众人都愣愣的看着这个响得不停的,他们知道,这一定不是一个普通的。定了定自己的心神,阮小五镇定的走进拿了起来,他的脸色此时是越显奋怒了,根根青筋在他的额头之上暴露了出来。“好的,好的,你们等着,我马上就到!”阮小五说完就挂上了,他一脸的沉重模样。“怎么了?有欣睛的消息了吗?”众女十分关心的看着阮小五。“嗯,对方只让我一个人过去,说让我帮他们治好一个病人就行,我想欣睛现在肯定不会有事的!”阮小五尽量用着平和的口气对几女说着,但是他眼中的一丝戾气却暴露出了他此时的心情。“哼,是什么人啊?敢这么威胁我们,我们一定不能放过他们!”贾依燕生气的一踱秀脚,娇生惯养的她可受不了被别人如此欺负。“好了,你们在这里等我,我一定会平安把欣睛带回来的!”阮小五镇定的看着众女,他的决心很强,无论是谁,只要敢动江欣睛一根汗毛,他阮小五一定会撕碎他们的。“嗯,那你一定要小心一些啊,我们在这里等你回来!”众女也知道此时必须要阮小五一个人去面对了,要不然江欣睛将会变得更加危险,她们都有些忧心的点了点头。身披高领遮脸的黑色风衣,阮小五独自开车离去了,他这次并没有带上黑五,为了江欣睛的安全,他做出了最大的让步,就这么两手空空的向绑匪约定的秘密地点赶去。十分钟后,飚车如飞的阮小五来到了一个庄园门前停了下来,看着这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模样,阮小五没有丝毫犹豫的就走了进去。“站住!什么人!”刚刚来到了庄园门前,阮小五就被人拿枪指住了。“是我!”阮小五丝毫不害怕对方手中的枪支,轻轻的掀开领口露出了那帅气的面容。“啊,阮先生啊!”门卫立即放下了手中的手枪,他们的眼中出现的是一种尊敬,一种崇拜。“我可以进去了吗?”阮小五看着两个门卫的眼神倒是有些不解了,不过他也没并没有追问什么,此时他最担心的还是江欣睛的安全。“阮先生请进,我们主人已经等候你多时了!”两个门卫赶紧把阮小五让了进去。轻轻踏着青石铺成的小路,阮小五独自一人向内园里走去,两个门卫并没有跟着过来,非常顺利的,阮小五来到了正对内园的一间客厅,这里的灯光十分明亮,他左右看了看还是义无反顾的走了进去。刚一进门,阮小五心中就是猛得一震,一股十分强大的气息迎面而来,他抬头看去,赫然发现发出这股气息的就是正堂上悠闲坐着的三人,三人看似平淡的坐着,但是三股不同性质的气息汇聚以后,直直的让阮小五冲了过来,此时如若阮小五的功力不强,那他说不定就已经爬在地上了。定了定自己的心神,阮小五深遂的双眼中忽然射出一道凌厉的目光对着三人而去。堂上坐着的三人身体皆都是微微一抖,他们形成的那股强大气息顿时消于无形了。三人苦笑了几声,他们赶紧站了起来来到了阮小五的面前。阮小五也收回了目光仔细的打量起了三人,三人二男一女,大约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奇怪是一个男人居然戴着帽子。这三人天庭饱满,眼神深遂得如深潭一般,单单只是看着他们就知道他们不是普通人了。此时一个身穿西服的男人站了出来崇敬的看着阮小五说道:“阮先生果然是名不虚传,今日有幸得见乃是我们三生有幸啊!”“哦?”阮小五看着这个男人的模样不像做假,他有些搞不明白的问道:“既然如此,那你们为何还要绑架我的妹妹呢?”“哎,我们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男人叹了口气马上就又介绍道:“我是崆峒派的钟山!”接着他指了指那位身穿道袍的女人说道:“这位是武当派的何灵!”最后男人又指了指了那个带帽子的男人介绍道:“最后这位是少林的慧凡大师!”“哦?不知道你们是想让我救谁呢?”阮小五一听三人的名讳,立即就猜到了这股势力的强大,他顿时好奇这位能够让众人联手相救之人到底是谁了。“就是他!”三人的目光一起看向了房内的大床。阮小五顺着三人的目光看了过去,他看到在床上躺着的是一位年过五旬的老人,老人昏迷的闭着双眼,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难以听到,如果不是三人相指,阮小五根本就没有发现房内还有其它人。

divclass=shoudafontcolor=#FF6666(,记住我们的址:,)/fontahref=/User/pxtarget=_blankfontcolor=redb注册会员,享有更多权利/b/font/font/a

电动球阀生产厂家
芬析全自动农药残留检测仪
无锡传感器生产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