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冰人正文第七章上一辈的恩怨上

2019-02-04 06:39:2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冰人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冷月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冰人全集阅读正文第七章上一辈的恩怨(上),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修改中,这一章是把后面的章节提上来的,非新章,看过的不要看]

窗外的月亮正圆。

今天是十五月圆之夜,夜空中一轮银色的圆月高悬着,清冷的光辉美绝,使得他快速平静下来。他想起离开冰山前夜的情景,那一天也是十五月圆。

那一天,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在那天之前,从小在冰山长大的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离开冰山进入这繁华世界。但是毕竟少年的天性不会因环境的束缚而泯灭,他对外界的渴望随着年龄的增长与日俱增,只是一直当作少年内心的秘密守着,而当那一天,他突然得知敏锐的母亲已经发觉他的心思,且默默地为他安排好到明珠大学去上学,并在临出发的前一天才通知他时,他惊喜地跳了起来,当场给母亲磕了三个响头。

母亲笑眯眯地任他高兴了一会儿,然后亲自扶他起来,交给他明珠山庄的钥匙、明珠大学的录取通知书、、银行钻石卡等物,告诉他那卡里有本金十万,每月她还会往那卡里充三千块,如果他有特别需要,她还有大约七十万元,一个过来无不应允。

在那之前,冰雨一直以为家里只有二十万块钱不到,事实上冰山人家的存款都差不多,冰山里的人向来淡泊,如果不是将名利、钱财看得很淡,在那远离喧嚣的冰山上根本呆不久。

他忍不住问母亲,她深居冰山这么多年哪来的钱租楼、充卡,又是如何为他得到明珠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母亲没有细说,只淡淡地说她来云梦山之前变卖了一些产业,所以有点存款,总之钱财的事用不着他操心,当然,他现已**,能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则更好。正是母亲这番话,坚定了他半工半读的决心。

母亲又说,至于明珠大学的橄榄枝纯粹是靠他自己的实力得来的,原来,母亲前段时间曾拿来五套题让他做,当时他以为和平时的练习一样,未料其实那正是明珠大学今年的高考统招题,而母亲就是明珠大学特聘的云梦山学区监考老师。

母亲骄傲地告诉他,今年云梦山区总共只有他一人参加高考,结果总分七百五十分的题他一分未丢,连作文都以满分拿下,明珠大学校长甚至当即拍板给他四年全额奖学金的奖励……

交待完这些事后,母亲示意他坐下,语重心长地说那些对他来讲都是很简单的小问题,不值一提,下面的事才是她要讲的重点,她告诉他,这次让他入世并非单纯为了照顾到他的情绪,他在享受外界自由空气的同时还要做一件事,那便是探访她在明珠市的同门。

听了母亲的促膝长谈,冰雨才知道母亲有着极强的背景,她的本名叫上官瑶,真实身份身份十分显赫,是神剑国武林教派之中排名第三的辛教长公主殿下!

身为天之娇女的她本来生活得快快乐乐,怎料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她十七岁那年适逢巨变,她的父亲,也就是在辛教任职三十三年的教主上官一飞,突然暴病而亡!

早年丧母的她只觉天塌了一般,每日里陷入悲痛欲绝之中,无心教政教务,结果她那同姓不同宗的大师兄上官明机关算尽,对教众用尽手段、恩威并施地当上了教主,过后只假惺惺地让她当了个没有实权的副教主。

这样的结果令她心灰意懒,再加上当时她已经怀上冰雨,干脆婉拒了那上官明的“好意”,完全退居二线,但她不愿意寂寞地在家待产,加上她从小有个志向就是在有生之年游遍天下,终于留下一封信不告而别,不带通讯工具不带随从,独身出发旅游去也。

在游遍了神剑国的大江南北后,她偶然兴起,来到赫赫有名的云梦山游玩,本来只想像平常一样游历一番就离开,然而世事难料,她在山里某处极其隐密的地方有所奇遇,竟一举得到武林圣典《冰功宝录》!

冰功乃传说中的千年宝录,对任何习武之人毋庸置疑有着无穷的诱惑力。她根本没想到自己运气那么好、竟可以得到那天下无数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绝学,不由欣喜若狂,本想拿回家再开始修习,不过看宝录序言说道冰功打基础时最好在冰雪之地,便打消了回家的念头,自建了一栋房子当作住所。

她想练过基础篇就走的,结果她低估了玄妙武学的威力,宝录一沾上手她便忘却了俗世间的一切,再难有片刻放下。

就这样,她安心在云梦山住下并很快成功被云梦山人接纳为正式居民,开始过那与世隔绝的生活,直到现如今。除了第二年冰雨出生她休息了一个月,整整十九年她一直没有停止修炼冰功,现时的功力已然深不可测。

那一天,冰雨第一次享有**的知情权。除了没有问出父亲的事,其他的家事家史基本上都清楚了,以前母亲什么都不和他讲,每天他只知学习、修炼、睡觉,周而复始。

父亲,是母亲唯一的逆鳞。母亲告诉他,他没有父亲,甚至他的姓都是依冰山所起,而名中的“小雨”二字,其实也是冰的意思!

他渴望父爱,渴望了解父亲的一切,从小他没少因为这个话题挨揍,不过到后来他主动停止问她,非是因为怕疼,而是他懂得心疼母亲了。

他知道,母亲独自抚养他长大,似乎对什么事都很淡然很能保持优雅的态度,但她心里始终有一份孤单有一份仇恨,她的心时刻处于煎熬中,随着年纪的增长,他愈来愈能懂得母亲的心情,虽然他没经过五味俱全的恋爱过程,但他晓得,那定是好痛的感觉……

这一会儿功夫,月亮姐姐披着星星做成的薄衫,婀娜地又走了一段路。

冰雨对着她长叹一口气,跳下窗台、进浴室冲了一下,擦干身子,就那么光着出来,一扑扑到床上,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每天都是如此,他从小就裸睡。

隧道逃生管厂家
天津摩托罗拉对讲机
SMC回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