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当老师遇到学生正文第七十章对不起若琳

2019-03-13 12:27: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当老师遇到学生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writerpl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当老师遇到学生全集阅读正文第七十章对不起,若琳,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母亲原本计划要送顾文去机场,可是临时有事,于是差遣了司机,Nell和Bess也就坐顺风车一起去了机场。

两人不停提醒顾文要记得彼此的约定,然后依依不舍地道别了。

坐在飞机上,顾文突然觉得奇怪,平时最八卦的Nell和Bess,竟然没有问自己在中国有没艳遇之类的,而一直注重工作的母亲在见面的第一天就问出自己已经加了女友的事实,姜真是越老越辣啊!

下飞机,顾文直奔酒店,因为今天是颁奖的日子,原本打算在颁奖的前一天赶回来,可是实在是不舍的伦敦的那两个活宝,一天到晚缠着自己上大学,而且组委会也没有打自己的,也许就没啥需要操心的,也就意味着没啥重要的名次,不过这样也好,自己可以安心地过完余下的学期,以免校长一天到晚寻思要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上。飞机晚点,顾文只能把行李扔到房间就直奔最大的那个宴会厅,晚饭都没吃,跑起来都觉得使不上劲。

进去的时候,已经来晚了,顾文只能坐在最后一排。端坐在采访区的他觉得自己顿时身陷敌营似的,懒得听台上的司仪在那煽情,拿出犹豫着,虽然说一直没有打给沈佳,可是心里一直惦记着她,但每次想到沈馨那受伤的眼神,还有沈佳那充满愤怒的眼神……顾文就没有勇气拨通,出来已经半个月了,她也没有打来一通,正在纠结之际,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而且是中文名字,不会他乡遇故知吧!可是一循声望去,空气就凝结了,因为声音来自于她——蒋若琳,她站在台上拿着麦克疯,不耐烦地望着台下那个躲在角落的他,顾文四处张望,发现大家都在看着他,对着发呆也犯法吗?当时顾文脑海只有这个无厘头的想法,还好旁边的告诉他,你获得了一等奖,而且是一等奖里的第一名,他们找了你很久!

顾文不知所措地走了上台,闪光灯开始在身边炸开,然后好像身处联合国般,各种语言在耳边响起,蒋若琳则气到脸都红了,顾文从组委会主席手中接过奖座及奖金,被一群用麦克风顶着,他只好应付到:“Iwouldliketosaythankstoeverybodywhohaseverhelpedme.”这么公式化的发言当然不能满足那些人八卦的心理,但是顾文不想再在这个环境纠缠下去,然后就往后退,直到另外几个一等奖的和他并排的时候,他一个转身往宴会厅的侧门逃走,虽然不太光彩,但回到房间,总算松了一口气,打开那个信封,这次比赛的奖金还挺丰富的,有3000美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回去和沈佳庆祝,刚拿出,房间的就响了,又不知哪一位负责人说是类似于庆功宴之类的活动,得奖者必须参加,而且要穿正装,顾文赶紧以自己没有带正装为由推搪,可是对方好像一早就料到似的,说已经帮他准备好了。

不会又逼我穿租来的礼服吧!顾文一脸苦像坐在床上,门铃就响了,打开门是服务人员,递了一个很大的纸袋给他就笑笑地走开了,顾文打开,里面真的是一套全新的西服,连衬衣、皮鞋、袜子,甚至是领结都有了,最神奇的是尺寸都是适中的,谁这么了解我啊!刚在心里发出这样的问题,答案马上就出来了,不会是她吧!

站在镜子前,那个贵公子的模样,一个已经很久没见到的样子,连顾文自己都要差点忘记了,现在却突然出现了,理了理袖口,就去了宴会厅,还好,这个宴会厅已经不再是下午那个发布会的模样,灯光也柔和多了,只是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聊着,看来这也是他们的聚会啊!顾文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舔了舔下嘴唇,自觉地走到长桌旁,正看中一块鸡扒,双眼搜索着盘子的时候,一个盘子递到自己的面前,“谢……”,后面那个谢字还没说完,就看到好心人是蒋若琳,她的脸色可没有她的行为那么友善。

“呵,这么巧!”顾文干笑着。

“哟,你还记得我是谁吗?”蒋若琳讽刺道,“恐怕今天不走过来,你是永远不打算跟我说话了吧!”

“没、没有啊!”顾文一边周旋着,一边琢磨着她是不是也已经看了大胖的邮件,如果是的话,她的态度可是比自己自然多了,好像没事发生过一样,那我也不能这么窝囊,于是顾文理顺呼吸,说:“谢谢你的衣服,很合身。”一边说着一边双手向上提了提。

“哼,亏你还有点推理能力。”蒋若琳没好气地说道。

“在这里能猜到我尺寸的人除了你还有谁啊?”顾文笑了笑,“不过你眼光不错啊!可是为什么要选蝴蝶结啊?看起来有点傻啊!呵呵。”

“就是要你看上去傻,那就不用那么辛苦装傻啦!”蒋若琳步步紧逼,顾文才发现自己一不小心调到陷阱里了。“走,我们出去说吧!”蒋若琳突然拉着顾文的手往外走,顾文只好跟上去,想不到女生走起路来也能有这样的速度。一直走到酒店的后花园,才停下来,光线很暗,顾文压根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是从那声音判断出,那张脸现在也一定是很阴沉的。

“你家里的事都处理完了吗?”蒋若琳幽幽地问道。

“啊?”顾文想不到她对自己的行踪了如指掌。

“好小子,你的家在伦敦,你还有多少事是骗我的啊?你有没把我当作朋友啊?”江若琳一脸的愤怒。

“别生气啊!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一开始来中国就是为了体验生活所以随便找了一所中学,后来就慢慢认识了你们,但那是我的身份就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所以也就懒得解释了,我现在可是什么都说了啊!”顾文没想到揭穿自己身份的第一人竟是她,一个这样的朋友已经如此愤怒了,不敢想象到时候沈佳的反应。

蒋若琳背对着他,那个背影充满了伤感,是失望还是难过或者都有,顾文不禁走上前去,说:“如果你想骂我,或者你想打我,我都不反抗,这样行吗?”顾文诚恳地道歉着,蒋若琳还是没回音,“要不我请你吃饭当是赔罪吧!”顾文锲而不舍道。

“行,我要吃贵的。”蒋若琳突然一脸的坏笑然后咬牙切齿地说道,顾文感到自己又掉进了她的圈套。

她可没有刘熙宁那么会替自己着想,只是径直把顾文拉上计程车,然后喊了一个餐厅的名字,没多久就到了,她依旧拉着一头雾水的顾文下车,在车旁白了他一眼,然后用命令的语气说:“好好配合。”说完就挽着顾文的手往餐厅里走。

“配合什么啊?”顾文不解道。

“闭嘴。”蒋若琳打断道。然后以优雅的步伐走到一张桌子旁,那是一张很长的桌子,大概是3、4张小方桌拼成的,一看就知道是大家族的聚会,“你想干嘛?”顾文的声音有点紧张。

“现在才来问,迟不迟啊?”蒋若琳对众人微笑了一下,然后示意顾文坐下,只有两张空了的座位,该不会一直在等我们吧!到底搞什么鬼啊!一脸狐疑的顾文坐立不安,对面那位慈祥的中年妇女竟然温柔地对自己说:“年轻人,不用紧张。”

紧张?哪有?可是脸部肌肉还是很僵硬,这时蒋若琳更加迫不及待要把他推向罪恶的深渊,“爸、妈、叔叔伯伯、阿姨姑姑们,这就是我上次跟你提到的男、朋、友。”

顾文仿佛觉得每一个顿点都像鼓棒重重地敲在自己的心上,脸煞白。沈佳那张因为生气而冰冷的脸又浮现于眼前,沈馨那副鄙视的神色又回来了。

“孩子,你没事吧!”对面那位父亲模样的中年男子忍不住问顾文,顾文的额头渗出淡淡的汗珠,而蒋若琳则一脸地得意地说道:“呵呵呵,瞧你那熊样,唉,算了算了,刚才跟你开个玩笑啦!爸、妈他只是我在中国比赛的时候认识的朋友,叫顾文,不是男朋友。”

顾文犹如坐过山车般上天下地最后一直沉到海底,感觉脊梁骨都有阵阵的凉意。

其他人的感觉估计也跟顾文差不多,因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喊了声:“啊?”

“到底怎么回事啊?琳琳。”中年妇女皱着眉问道,“今天大家专门为了和你见个面,大伯和小叔都是从西雅图飞过来,小姨刚从德国回来,一下飞机,行李还在我们车上,你一来就跟大家开个这样的玩笑?”

蒋若琳吐了吐舌头,“对不起嘛!对不起大家啦!所以为了跟大家赔罪,今晚这顿饭我做东,呵呵,不过他请。”指了指身旁的顾文,好家伙看那阵仗,蒋若琳真是决定要好好刮自己一把,算了,既然之前答应要请吃饭,只能奉陪到底。

长辈们多数投去怀疑的目光,“别担心,他刚拿了一等奖,有奖金,最多剩下的我保底啰。”蒋若琳还是一副小公主的模样,大家也就不再追究,随后这顿饭变成了顾文漫长的征战,大家一开始还是聊自己的工作、事业、生活和见闻,可是最后话题的落脚点总是在顾文那。

家里是做什么的,几口人,现在在哪读书,顾文不想对陌生人回答这样的问题,而蒋若琳很明显地感受到顾文的耐性被自己的小姐脾气一点点消磨掉,因为顾文对于她家人的提问,全是敷衍了事,这顿饭最后就在一片虚假的热闹中结束。

蒋若琳的父母极力要求她回家住,可是她却已组委会还有很多琐碎工作未完成为由拒绝了,做母亲的也隐约感受到女儿的心情,最后只能顺从。回酒店的路上,两个人都一声不吭,顾文是因为累,他很讨厌应酬;蒋若琳是生气,因为她最讨厌这种被应酬的感觉。

明天晚上的飞机,顾文在大堂准备和蒋若琳告别的时候没想到她先开口了,而开口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顾文回程的时间安排,顾文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这个无心的动作却惹怒了一直压抑着的蒋若琳,她瞪着顾文,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然后冷冰冰地说了句:“你先回去吧,我去酒吧喝两杯。”

“喝两杯?现在?你有喝酒的习惯吗?”顾文不解地问。

“这是我的自由!”蒋若琳决绝地回答道,让顾文有点下不了台,本来只是好意,觉得一个女孩,虽然是在自己的家门口,可是已经快10点了,去酒吧不太安全,无奈别人不领情,顾文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普通朋友,说太多也不方便,只好自己回房间。

收拾完行李、洗漱完毕,躺在床上,顾文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只是半个月,可是内心对沈佳的思念已经快要决堤了,之前以为忙碌的比赛能让自己麻木,想不到积累下来的思念却在突然的瞬间爆发,相思成灾也不过如是。

掏出,在拨出的一刻,还是决定回去给个惊喜她吧!凑巧的是回去后的第二天就是顾文的生日了,这也是顾文要急着回中国的原因。

睡到半夜,突然响了,没有时差观念的一定是从中国打来的,沈佳不会在这个时候打来,该不会又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刘熙宁吧,她的郊游到底是有完没完啊!顾文在挣扎着起来接通的10几秒竟然做了一连串的推理分析,可是一接通就知道自己猜错了,因为那头传来很嘈杂的声音,简直是震耳欲聋,听筒里好像传来了一个声音,但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半夜的骚扰?顾文有点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屏幕,上面只显示通话时间,然后突然听到还有另一个声音,顾文不耐烦地把耳朵贴到听筒上,还是辨别不出那个声音在说啥,背景的杂音依然是此起彼伏,稍微处在低谷的时候,顾文只听到打来的人有点呢喃的话语,顾文气愤地把扣上了,真想骂3字经,可是睡意已经不容许他犹豫,身子一倒又继续睡了。

可是那个喧嚣的已经让他难以立即进入深度睡眠,只能处在半梦半醒之间,本能地去回忆那个呢喃的声音,就在即将入眠的一刻,顾文突然想起那个声音的主人,是她。顾文一跳起来,抓起,查来电显示,真的是她,怎么了,再拨回去已经无人接听,顾文用演唱会换衣服的速度,稍微换好衣服就冲了出房门,也不理自己一头凌乱的头发。

冲到大堂的第一件事就是问接待处酒吧在哪,然后直接往手指的方向狂奔,虽然一直处于大脑空白状态,但心里的潜台词就是:千万不要出事!酒吧要买票,顾文着急了,因为刚才急着出门没带钱包,还好有带钥匙卡,做好登记,顾文摸着边在里面找着,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那个难受的昏暗,熟悉的噪音,顾文的心越提越高,几乎把每一张桌子都找遍了,还是没看到,最里面的是吧台,如果那里也没有,难不成最后的出路是要报警?

跌打损伤有什么药
产后健康瘦身方法大全
女人为什么脸上会长黄褐斑
维生素D和钙片先吃哪个
感冒流鼻涕能吃什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