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第十三章 迷乱

2018-11-30 10:27:40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第十三章 迷乱

九两,包括九两老爹的做法,在政客方面是无可厚非的,在这个时候,他们能做出这样的取舍,我虽然心里悲凉,却还是理解,毕竟我和他们之前,还是没有太多的交情,人家上次可以为我出手,也正是因为为我出手,这一次搞的引火烧身,我也不能麻烦他们太多神降二次元。(最新章节百度搜索^-^爪机*书屋~)

但是现在,你让我主动抗雷,对不起,我做不到,我欠你,给你带来被动,我对不起,但是我们之间的交情还远未到这一步,虽然我知道,我如果认罪,等时间平息下来之后,很可能二十年变十年,十年变三年,然后蹲一年大狱就能勉强出去,可是我做不到。我一个普通人,实在无法背上杀人犯的这个标签。

现在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二叔,这个可以给我极大的安全感的男人,我相信只要他来,就能解决一切的问题,他也绝对当的起我这个信任。

在我这么说之后,王亚东有那么一丝的意外,他笑道:“你信不过老板?”

“我凭什么信的过他?我说了,这件事儿不是我做的。”我道。

“你会后悔的,除了老板,你这个所谓的林八千,也不一定救的了你。”他笑道。“不过,年轻人你的勇气不错,我希望你能坚持到你的那个林八千来之前。”

说完,他站起来就走,留下我一个人愣在当场,我似乎知道了,接下来我要面对的是什么,九两老爹让我认罪,我不肯,这等于当场决裂掉我们之间的关系,失去了他的庇护的我,现在等于一个普通人,那我在警察局这里,会遭遇什么,这不得而知。

也就是在当天晚上,我吃过了号子饭,馒头稀饭加咸菜,这是标准的套餐,我照样吃的津津有味,因为只有吃饱,才有力气想办法,可是在吃完之后,没到五分钟的时间里,我忽然肚子疼的要命,而且不是要上大号的那种疼,而是肝肠寸断的那种感觉。

我心里忽然涌现出极大的恐惧,我忽然明白了王亚东在临走之前那句话的意思,我希望你能抗到林八千来的那一天校花的贴身黑猫!

明天报纸的头条甚至可以是,杀人嫌疑犯林小凡在狱中,畏罪自杀!抢救无效死亡!因为我现在的反应非常明显的是,我中毒了,我开始从肚子疼变为抽搐,口吐白沫。

我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竟然离我如此之近,这种疼痛,似乎随时都要把我的灵魂从我的**中剥离出去。最终我躺在地上打滚儿了起来,我曾经想过我的无限种死法,却从没有想到,我会这么死。

死的如此窝囊,简直对不起我长这么帅,对不起我那个谋划无双的爷爷。

在一片的混沌之中,我似乎感觉到,有人走了过来,把我抬上了担架,可以这时候的我,已经中毒了一个小时。

抢救无效死亡。他们还真的会掐时间。

——在我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不是我的二叔,不是九两,不是林二蛋,而是一个我绝对意想不到的人,陈蒙雨,这时候,我在病床上,陪在我身边的竟然是这个女人。

“你在这里干什么?”我直接问道。

她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我,过了一会儿,她对我说道:“小凡,对不起。”

“别这么跟我说话,其实我还只是那个普通的乡下青年,刘大招死了,你应该去找一个比他更有钱的。”我说道。

她错愕了一下,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提着她的包,轻轻的走了。我晃动了一下身子,感觉身体没什么大碍,不禁迷茫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我竟然没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几个老头闯进了我的病房,一进来就非常的人脑,有人拿听诊器,有人拿抽血的针筒,有人直接拉住我的手腕儿开始把脉,其中一个胡子都白了的老头道:“小伙子,你绝对是医学界的未解之谜,上一次三根肋骨全断可以快速痊愈,这一次,中毒重金属中毒,竟然还可以活过来,请告诉我,你是小强转世投胎么?”

这几个老头,就是上一次我住院的时候,把我当怪胎研究的几个老头,现在,再一次把我当成了怪物闪婚有毒:顾少撩妻无度。

“大爷,可以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么?”我到现在还在混沌之中。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也是最近才听说你竟然成了杀人犯,后来传出来了你畏罪自杀的消息,更是吓了我老头子一跳,不过你应该感谢刚才的那位姑娘,是她指认,当天晚上杀害她丈夫的男人,绝对不是你。”老头道。

我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问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另外一个老头从口袋里抽出一个报纸,骂道:“你闭嘴,自己看,我们几个,准备把你做成**标本研究,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怪胎?”

我展开报纸,发现,头条的标题就是:诡异死亡的地产商人刘大招妻子爆料,杀害刘大招之人另有其人。

内容更是写的慷慨激昂,特别是几句话,写的那叫一个振奋人心:地产商人离奇死亡之后,警方怀疑是他在前几日欺负的一个普通农民怀恨在心展开的报复,把两个只是有嫌弃的农民拘留三天,后来更是传出村民林某畏罪自杀的消息宣告此案已经侦破,让大家都感叹公安机关的破案神速。

可是就在此时,刘大招发妻出来爆料,当晚她曾看到那个杀人凶手,无论是相貌还是体型,都与警方公布的凶手林某相去甚远,这无疑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公正廉明的警方脸上。

既然凶手另有其人,那为何会说证据确凿就是林某所为?林某又在警局遭遇了什么,才会自杀?一个犯人,在看守所内,哪里来的剧毒农药自杀,这一切未解之谜,本报将会继续关注探陵笔录!

合上了报纸,我一下子揭开了被子,就穿着一身病号服冲下了床,我没想到在最后关头出来救我的人,竟然是陈蒙雨,而我在刚才对她说的话,想让我现在自己抽我自己两耳光。

我追下楼去,刚好看到陈蒙雨的白色小轿车,冲出了医院。

再去想刚才她的脸色,忽然感觉,这个我对她情绪复杂的女人,忽然没有那么讨厌了。

我没回医院,而是直接回到了酒店,在酒店里,我没有见到林二蛋,更没有见到九两,我感觉忽然之间,这世界竟然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去停车场一看,发现虎子竟然也不见了。问酒店的服务员,他们都摇头,说没注意,虎子所在的那个停车场角落,更是一个监控死角,所以虎子去了哪里,我根本就不知道。

我有一种被世界遗弃的感觉,好在酒店的包里还有点钱,房间是九两交的费,还有几天的时间,我换了身儿衣服,吃了饭,再回酒店,还是没有看到林二蛋的身影,顿时感觉更加的累。

出了林家庄,我才发现,我林小凡真的是一无是处,现在不仅我自己差点成了杀人犯蹲监狱,跟我一起出来的林二蛋和虎子都已经找不到了,我回到自己房间,准备收拾东西,现在我还回林家庄一趟,去确认一下,虎子和林二蛋,是不是已经回去了,虽然我知道,他们俩的任何一个,都不会丢下我一个人走。

打开我房间门儿的时候,我看到了九两,形容憔悴的坐在沙发上,正红着眼睛盯着我看,我看了她一眼,没有与她对视,这个我以前视作君子之交的女人,我忽然陌生了起来。

“我要回去了。”我对她道。

“就这就怂了?”她反问了我一句。

“不然呢,在被自杀一次?”我哭笑了一下。

九两忽然就哭了,女人的泪水,来的也真的是太快了一点,让我猝不及防,她一下就冲到了我的身边,直接对着我就跪了下来,一只手指着天道:“我陈九两发誓,如果那些事儿是我做的,我不得好死邪王盛宠:萌妃逆袭!”

她这忽然的动作,让我彻底的呆住了,而她已经这样儿了,我还能说些什么,赶紧扶她起来,问道:“真不是你做的?”

她刚止住的泪水一下子又甭了,对着我的脚就踩了下来,骂道:“林小凡你他妈的就这么不相信我?”

我这一次,选择了与她对视,看着她憔悴的脸和猩红的眼,我伸出手擦掉了她的泪,我对她道:“如果这事儿你知情,默认了,未来,我都不知道要相信谁了。”

“林二蛋呢?”我问道。

“回林家庄了,这边的事儿,复杂的很,我感觉你应付不过来,只有请你二叔来,我又走不开,谁让你今天离开医院的!你知道不知道我今天找了你多久?!”她忽然骂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拿过桌子上的烟,点了一根儿问道,这刘大招忽然的死,到底又显现了多少谜团?

“让你先认罪的,的确是我父亲,因为这个,我跟他吵了一架,我希望你不要怪他,因为他也是为你好,只有保全了他自己,才能让他有机会救你。”

“但是,在监狱里给你投毒的,不是他,这个,他用自己的名字跟我发誓过,你不了解我父亲,他也是一个跟你一样骄傲的人,是他做的,他会认,不是他做的,他不会说。”九两道。

我深吸一口烟,道:“其实我在警局里想过这个问题,我感觉,这件事儿是你父亲的政敌做的,为的就是,用这个借口,来对付他,可能想让我死的,也是那个人。”

我认为最合理的推测,九两却摇了摇头道:“你不懂政治,你这件事儿,是会给我爸带来点被动,但是远未到伤筋动骨的地步,最多是带来点恶心而已,况且我爸说了,刘大招的死,对对方的影响更大,刘大招虽然在对方的阵营里地位儿不高,但是牵扯到了洗黑钱的内幕,他一死,并且影响这么大,对方更被动最高赦免。”

事情一下子陷入了浆糊之中,我问道:“那会是那个王哥的人?”

“一群失去了老大的市井之人亡命徒,暗杀你倒是有可能,这种精密的事儿,他们做不到。”九两道。

“那他娘的会是谁?!我在这里,在郑州,除了他们谁也不认识,到底是他娘的谁要害我?”我骂道。

“别着急,都在查,相信你二叔来了,他那么聪明的人,应该会想到答案。”九两道。

我们两个忽然就无话了,过了一会儿,我问九两道:“陈蒙雨的事儿是怎么回事?”

九两瞪了我一眼道:“她,是我找她谈了而已,没有我的帮忙,你认为她说的那些话,给警局带来那样的损失,这样的消息,能见报?”

我张了张嘴,想想也是,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下,媒体也不敢就那样的公然挑战警察局,气焰那么嚣张。

看来政治这东西,真的是复杂到极致。

“我只是好奇,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让她忽然选择帮我?”我道。

“我也没说啥,我只是告诉她,她现在的麻烦,你能解决。”九两道。

“她会有什么麻烦?”我诧异道。

“这么关心你的老情人?她啊,刘大招天天夜里回来找她。”九两看着我说道。百镀一下“最后一个阴阳师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