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化魔决第三百二十一章未到伤心处

2018-11-30 18:02: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化魔决 第三百二十一章:未到伤心处

寒江成如同野兽一般的目光怒视着狼狈不堪的龚拉,冷声道:“你侮辱我没关系,但是你不能侮辱我的女儿,所以……我会彻彻底底的让你消失!”

龚拉恐惧的咽了口口水,说道:“寒、寒盟主,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就饶了我吧……不!不对!您就将我当作一个屁放了好了。请大家看最全!⊥頂點小說,x.”

寒江成鄙视的看着龚拉,他实在是不愿意杀这种人而脏了自己的手,但要他放了龚拉,那更是不可能!

“哼!”只见寒江成冷哼一声,龚拉的眼睛就瞪的大大的,全身开始颤抖,似乎正在经历极大的痛苦。

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龚拉的身体砰的一下炸了开来,血肉横飞。

一道白芒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南边跑去,寒江成一抬手,正要将这龚拉的神识吸回来,却突然见到龚拉神识猛的停住了,接着竟然朝着自己飞来。

准确的说,是朝自己身后的莫天飞去。

萧千雪的小手从莫天的胸口伸了出来,将龚拉的神识紧紧的抓在手中,任凭由龚拉神识幻化出来的小人如何挣扎,都没有办法挣脱。

萧千雪将手一缩,拽着龚拉的神识就回到了莫天的身体中。

莫天吓了一跳,连忙问萧千雪这是做什么。

“千雪,你怎么把那人的神识抓回来了?”

“炼化啊~”萧千雪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炼化?”莫天额头上出现了几条黑线,那可是神识,相当于一个人的魂魄,这也能炼化?

仿佛猜到了莫天的疑虑,萧千雪解释道:“公子别忘了奴家可就是被公子炼化了,既然法宝可以炼化,魂魄当然可以炼化了,只不过一般人不知道方法而已。”

莫天这才想起来,萧千雪真的算是被自己用化魔决炼化的,现在萧千雪身为祖魂,炼化一个魂魄确实不是什么难事。

“小兄弟,刚才这是?”即使是见多识广的寒江成,也不明白刚才的状况。

“哦,伯父叫我小天就好了。那是我的一个朋友,那人的神识对我朋友有点用。”莫天说道。

寒江成点点头,没有追问,毕竟收人魂魄这种事不太好,问多了难免尴尬,怎么说莫天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凝霜他怎么样了?”寒江成问道。千年没见到自己的女儿,作为父亲怎能不想念。

“木肖楠和蒋杨行是仙帝的人,前不久背叛了天道盟,杀死了药膳婆婆……”莫天没有直接回答寒江成,而是将天道盟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到自己老母亲死了,寒江成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谁说硬汉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

“伯父,请节哀顺变。”莫天安慰道。

寒江成深深的叹了口气,站起身擦干了脸上的泪水,怒吼道:“蒋杨行!木肖楠!我寒江成不杀你们,誓不为人!”

吼声在神牢中久久回荡,震的莫天双耳一阵耳鸣。

寒江成沉默了许久,莫天感觉继续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道:“伯父,再不走我们恐怕会有麻烦,我看我们是不是该离开了?”

仙帝既然能够成为仙界之主,必定有其手段,这里发生的事情,想必要不了多久就会被仙帝察觉,一旦仙帝派人前来,那能不能走掉可就不好说了。

“小天是吧?你走吧,即使我恢复了仙尊的力量,也没有办法突破这天然结界的,能够杀了这个龚拉,也算是值了。”寒江成说道,他可不认为莫天能够带着自己一起离开。

莫天笑了,说道:“伯父,既然我是受寒姑娘所托来救您的,不将伯父带出去,我怎么向寒姑娘交差呢。”

寒江成看向莫天,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神色,道:“你是说……你可以带我一起离开这里?”

在寒江成的注视下,莫天认真的点了点头。

……

当仙帝带人赶到的时候,只看见了一根柱子,柱子下面是断了成了好几段的铁链。

“仙帝大人,这、怎么可能?没有无量尺,怎么可能有人能够突破这天然的结界?”仙帝身边一名背很驼的老者惊讶的道。

这老者一声气息内敛,没人能够看透其修为,但在仙宫之中,谁也不敢得罪这名老者,因为这名老者受到了仙帝极大的信任,在仙宫中拥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事无绝对,我们还是大意了。”仙帝叹了口气,接着面色一沉,对身边的老者道:“木老,立刻通知木肖楠,让他和蒋杨行带走天道盟所有愿意归顺与我的人,至于不愿意的……统统杀掉!”

老者一鞠躬,说道:“老朽明白。”

也不见老者有什么动作,整个人就从仙帝身旁消失了。

此人名为木贤,正是木肖楠的父亲!

寒江成怎么也不会想到,正是因为木肖楠的父亲忠于仙帝,才让他的这位好友与自己反目成仇。

当莫天脸色苍白的带着寒江成出现在天府的大门口时,莫天身体一晃,一头往前面栽去!

一只有力的手臂抱住了莫天的腰,让莫天没有摔在地上。

寒凝霜捂着自己的小嘴,双眼通红、全身颤抖的望着将莫天拦腰抱住的那人。

虽然那人头发乱糟糟的头发几乎遮住了自己整个脸部,虽然那人的胡子都快要到自己肚子了,但寒凝霜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人,正是自己千年没有见到的父亲啊!

紫兰在寒凝霜身边,看到寒江成的瞬间就跪倒在地,她身旁的何轩也跟着紫兰跪了下去。

“父亲!!!”寒凝霜发出一声带着哭腔的呼喊,一下子就冲到了寒江成面前,一下子扑进了寒江成的怀中。

寒江成张了半天嘴没有说出话来,最后轻抚着寒凝霜的秀发,用充满了父爱的语气说道:“凝霜……你长大了。”

“呜呜~”寒凝霜此时就像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尽情的哭泣,一边哭泣,一边将天道盟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说到自己的奶奶为了救自己而死的时候,寒凝霜更是哭的差点晕厥过去。

“对不起,都是父亲的错。”寒江成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女儿的悲伤,心里面十分的难过。如果自己当初不是因念旧情,没有对木肖楠下杀手的话,也不会有现在的这种结果了。

“呜、父亲,你、你一定要替奶奶报仇啊。”寒凝霜哽咽的道。

寒江成身上的杀气外放,沉声道:“木肖楠与蒋杨行,我一定会轻手将他们的脑袋摘下!”

感觉到了寒江成身上的杀气,莫天悠悠转醒。

寒江成瞥了眼莫天,对寒凝霜道:“你男朋友醒了。”

寒凝霜脸一红,却并没有反驳自己父亲的话,而是默默的从寒江成手中接过莫天。

寒江成哈哈一笑,心中的忧愁被冲淡的些许,对跪在地上的紫兰道:“小兰,这些年苦了你了,麻烦准备一间屋子给我洗漱一下。”

紫兰这时候才抬起头,说道:“不辛苦,能够为盟主做事,是小兰的荣幸。”

寒江成又是一笑,看了眼在紫兰身边的何轩,道:“你小子……怎么这么多年还没将小兰拿下?”

何轩脸一红,吞吞吐吐的说不出话来,不敢看紫兰,也不敢看寒江成,惹得寒江成又是一阵大笑,这下连寒凝霜都忍不住破涕为笑了。

重庆无烟煤滤料
儿童游乐设施
电玩城捕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