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藏于深山的1抹惊艳——探访马路乡契黙土目庄园

2019-01-11 13:32:0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深秋时节,笔者慕名到呣哼之乡金沙马路乡新龙村契默土目庄园采访。她像是藏于深山的1抹冷艳,以其独特的彝族建筑风格和厚重的历史文化著称。

驱车从马路乡政府动身,笔者被马路乡的深山峡谷美景所吸引。车行不到1公里,便到了马路乡卧牛河大桥。它雄跨于马洛河大峡谷之上,北连七星关区龙场营镇,南接马路乡,大桥长100余米,桥面离马洛河水面100多米,远远看去,卧牛河大桥显得十分雄伟壮观。过了大桥,一路上是弯弯曲曲的乡村路,车子颠簸在陡峻难行的山路上,公路一边是雄伟险峻的连绵群山,一边是曲折幽深的大峡谷,山路陡急,真担心一不小心掉进沟底。

来到契默沟沟口,此处悬崖绝壁,山崖上植被茂盛,一丛丛、一簇簇金黄色的槐子花绽放在山林中,十分耀眼。

谈笑间便来到了契默土目庄园。此处四面环山,唯有一道窄沟通往山外。土目庄园依山而建,前面是一片开阔的山土,庄园后面山上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柏香林,在翠柏的掩映下,庄园显得庄严肃穆。如今庄园只剩下朝门、后厅正堂和绣楼。整个庄园占地十余亩,本来有前厅正堂、后厅正堂、马房、磨坊、兵房、闺房、围墙、碉楼等。土目庄园为彝族后裔陇贯周、陇成德父子所建。

据现(2013年)金龙村90岁老人龚世相(曾在陇氏庄园当过兵)介绍,陇贯周为清末武状元,民国时期曾任石场区剿匪大队大队长,官至黔军25军团长,庄园所在地时为民国时期是石场区翠华乡乡公所所在地。1935年中央红军长征到达贵州,贵州军阀王家烈军被红军打得大败,国民党中央军尾随入黔后,时为贵州省政府主席的王家烈下台,蒋裁其25军时,陇贯周私自带武器回乡发展自己的势力被国民党当局发现,杀害于贵阳,后收葬于契默沟。陇贯周死,陇成德继任石场区剿匪大队大队长,时陇家田产富饶,传闻其家中金银财帛颇多,有100多担地方的田土,每一年可收租10多万斤,是当地一方富绅。

据龚世相老人介绍,陇贯周父子为人正直,从不多收当地村民粮租,遇有天干水旱还给当地居民减免田租。民国时天下大乱,土匪猖獗,陇氏父子先后任石场区剿匪大队大队长,负责保护一方治安,对当地民众拥有生杀宰夺的大权,但他们从不滥杀无辜。陇家兵强马壮时,有兵丁50人,由4个班轮流驻守庄园。1935年红军黔北游击队攻打翠华乡乡公所,因其地势易守难攻未能攻破,红军游击队队长也牺牲于此。陇成德先后取了4个老婆,有一子二女。

1950年石场区解放时,陇家因是当地大地主遭到镇压,陇成德在契默沟被抓获后押往太平乡铸钟审问,他因害怕被治罪,在被押送过程中吞服过量雅片自尽。石场区解放后,契默地区成立了农民协会,打土豪、分田地,陇成德之子陇忠尧(时年16岁)落得了悲惨的命运。在斗争陇忠尧时,农协会民兵们认为陇家地多田广,又在地方为官,一定藏有大量金银财宝,因而他们反复审问陇忠尧,或许是陇家衰败已没有金银财宝,或许是陇成德死得突然未来得及告诉陇忠尧,民兵们在审问陇忠尧进程中他始终未能说出金银财宝的下落,民兵们便把陇忠尧双手反绑捆缚于板凳下方,取名鸭儿浮水,最后陇忠尧被活活吊死在板凳下。

往事如烟,陇忠尧的悲剧是那个时代的产物,陇家的故事也逐步消逝在历史的红尘中。如今陇氏庄园逐渐衰落下去,人去楼空,满目疮夷,堂中杂草丛生,凄凉不已。然从仅存的具有恢宏气势的后厅正堂及其精心砌成的石阶、石曼等建筑还可以想见当年这里的辉煌。

土目庄园具有浓郁的彝族建筑风格,兼具有江南民居建筑的特点,石曼、石阶、闺房、正堂等建筑均达到很高的建筑水准,磨房、马房、兵房、闺房、花厅、粮仓、围墙、碉楼等一应俱全,展现出它既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小天地,又是一个统辖一方的独立王国,它的围墙、碉楼等建筑是那个年代兵慌马乱的证据。如今,土目庄园建筑风格被当地居民在黔西北民居改造进程中鉴戒,马路乡在这里打造了彝族民族风情特色旅游示范村,修建了民族文化广场,成立了彝族呣哼文艺宣传队,契默土目庄园所承载的彝族文化正被发扬光大。

土目庄园需得到修复,彝族文化需进一步传承。回望契默土目庄园,她像是被高高地挂在山凹上。

契默土目庄园确像是藏于深山的一抹冷艳。

经典小故事大全

循环泵厂家

大鹏卡槽生产制造商

护肤的正确步骤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