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傲慢的废物正文不祥之兆

2019-02-04 04:55:4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傲慢的废物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全职写手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傲慢的废物全集阅读正文62.不祥之兆,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之后的一段日子我在浴池干得还算安稳,自从来二楼工作之后我长了不少见识,也更加深刻地理解了莫泊桑在作品中写过的那句话‘人们庄严的外貌下隐藏着的,太多无穷无尽极端丑恶可耻的鄙劣行径。’

小姐的呻吟我已经习以为常,由亢奋变成了厌烦,老头子往包房里领小姑娘也见了不少,中年妇女往包房带年轻小伙我也见怪不怪,几个男人找一个小姐的也有,总之除了没见过往包房里领动物的,基本上什么类型的搭配我都见过了。在这样的环境里呆长了人会变得麻木,我感觉这些人和动物之间的唯一区别就是人知道在屋里交配,而动物更直接一点——露天交配。

最近一段时间范哲经常来浴池洗澡,洗过之后有时也会到二楼来按摩,他每次都会带来一个赵哥,这赵哥其实只比我大一岁,身材十分匀称,一身的肌肉想必一定没少在健身房里搭时间。他举止得体,待人彬彬有礼,每次来总是微笑着对我点点头,有时候也会和我随便聊些什么。赵哥长相英俊,给人的感觉很随和,我和他聊天的时候不会拘束,他很快就和我甚至王伟还有蒋男打成了一片,和我们每个人都经常在一起闲聊。赵哥和范哲差不多每周都要来一次,这的消费不算低,我觉得范哲的经济来源值得怀疑,他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台轿车,价格应该在十万元左右。这小子经常夜不归宿,我们的住处俨然成了我一个人的地盘,他只是偶尔回来看看,和我聊聊天,有时还请我吃顿饭。我知道范哲完全可以不租这间房子了,他没必要为了一间偶尔才回去一趟的房子每个月花上七百块钱的房租,他只是为了照顾我,不想让我混到回地下室甚至露宿街头的境地。对他的行为我深表感激,不过我并没有过多地讯问什么,也许是我想法太多,万一范哲干了贩毒之类的买卖我知道的太多了有可能招致杀身之祸!

我在二楼工作了半年,这半年的时间过得飞快,我已经隐约地有了一种危机感。转眼之间自己在这些服务员当中已经成了大龄青年了,几乎所有的服务员都叫我李哥。我始终感觉自己不属于这里,可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属于哪里?能干些什么?我深知自己不可能像范哲发展得那么好,用范哲的话说我们的思维已经脱节了,他比我成熟很多现实很多,至少看上去是这样。我也不可能当上什么领班,再干十年也难,我即没有王伟的圆滑也没有蒋男的肯干,更重要的是我的心思不在这,我一直把浴池当成自己的一个临时落脚点,可我找不到更好的工作,也没有勇气去打开一个新的局面,我的收入十分有限,如果一个月找不到工作我可能就得打道回府靠爹妈吃饭,我要坚持,直到没法再坚持为止!

最近二楼吧台新来了一个年轻的小姑娘,十八岁,名叫李月。她长得虽不是太漂亮可也称得上清纯,更难得的是她十分腼腆,这点和那些视性爱为无物的小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浴池里纯洁的姑娘可不好找,她很自然地成了众多男服务员的谈资,有很多服务员都对她抱有好感。

王伟近水楼台先得‘月’,首先对她发动了攻势,本来我觉得自己的境况十分龌龊,没心情谈女朋友。可是王伟这小子现状比我更龌龊,而且手段更鄙劣,他曾经亲口向我和蒋男炫耀自己同时和三个女友保持着联系,一个是大学生,主要用来欺骗感情;一个是做小买卖的,主要是为了弄点钱花;还有一个是按摩小姐,主要用来发泄欲望,我心想现在的女孩真是瞎了眼了,只要你脸皮够厚什么样的都能泡到。

可是这小子还嫌不够,又来追李月,为了不让李月落到王伟的魔爪,我决定挺身而出,和李月谈一场柏拉图式的恋爱,虽说我并不是很喜欢李月,可是为了正义,为了一个纯洁的灵魂,我也要抢先把李月追到手。

其实李月这女孩很懂事,顾客多的时候她会帮我们扫地,或是干一些零活,我和王伟的关系本来就不冷不热,现在又出了个李月,于是乎我们之间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明争暗斗。

王伟和李月接触的时间明显要比我多,这小子不要脸,什么活他都不干,自己的事他也敢放那不管,一有空就跑到吧台和李月套近乎,说得什么我猜不到,也不想猜,我不屑那些传统的泡妞手法,那些俗招谁都会,先逗她笑,再跟她闹,最后动手动脚找机会和她睡觉。

其实王伟有一个战术性的错误,对付社会经验多的女孩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她花钱,钱花到了自然就追到手了;对付普通的女孩可能像王伟一样找机会接近再加上一些俏皮话就够了,可是李月不一样,她特腼腆,就连和别人说话都会脸红。我看得出他们相处的时候王伟几乎都是自言自语,李月只是出于礼貌应付几句,显然她对王伟的俏皮话并不感冒。我感到她甚至有些反感王伟,王伟一去吧台李月的表情就很不自然,我心想王伟你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急于出手结果露出了破绽!

可蒋男还真是不争气了,总在无形当中帮王伟的忙,每次只要王伟把自己的活放那不管,靠到最后都是他帮着王伟打扫干净,我又不好意思把活都留给蒋男,还总是帮着他分担一点,所以在时间上王伟有优势,不过不要紧,只要战术得当我完全可以抢占先机。

一个顾客极少的下午,我的机会终于来了,二楼吧台的备品用完了,新进的货全都放在一楼,按理说搬东西这事应该由我们这些男服务员来干,可是毕竟没人愿意干活。王伟不知道窜到哪去了,蒋男一个人干俩人的活忙得不亦乐乎,李月又不好意思开口求别人,只好自己一趟一趟地搬着货物,她拿着一箱饮料气喘吁吁地上了二楼,我不由分说一把抢过了她手中的饮料箱子,“去吧台等着吧,我帮你搬!”

“不用了李哥,还有好多呢!”李月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没事,我有得是劲,你去吧台歇着吧!”

“那我帮你吧!”李月想过来搭把手。

“不用你,两个人抬更麻烦!”我把饮料箱子放到了吧台里面,接着下楼帮李月搬东西,一共折腾了十几趟总算完事了,当我把最后一箱百事可乐放到吧台上面的时候也累得气喘吁吁了。

“李哥,给你,算我的!”李月拧开了一瓶百事可乐。

“不用,我不渴,你喝吧!”

“拿着吧,我都拧开了!”

“公事公办,我给你钱!”说完我往外掏钱。

“李哥,你要是这样那咱们以后就没法处了!”李月不高兴了。

“那好,我喝!”我接过饮料喝了一口,然后看了看李月,“这样以后就可以处了吗?”

“看你说的!”李月又腼腆上了,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对了,你来这么长时间了,我还不知道你是哪里人呢?”我一手拿着饮料,一手扶着吧台,故意选了个比较潇洒的造型。

“我是辽宁省人,我家在丹东郊区,应该算是农村。”

“哦,我是长春的,咱们都是东北人,也算老乡,听别人说你才18对吧?这么小怎么不念书呢?”

“我家里条件不太好,大学我就是考上了也念不起,所以高中毕业就出来了。”

“太可惜了,现在这希望工程只能给人个希望,真有念不起大学的它就没招了,这工作是你自己找的吗?我觉得浴池不太适合你!”

“可不是,我也觉得自己不太适合这,我刚从高中出来就到这来上班了,感觉特别扭,这工作不是我自己找的,金领班是我家的一个远亲,我得叫他哥,是他介绍我到这来的。”

“哦,你怎么不早说呢,这些服务员知道了金领班是你哥还能对你敬着点。”

“金领班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我哥,再说我跟他是远亲,并不熟,就见过几次面,李哥你来这里多长时间了?”

“时间过得还真快,你刚来可能没感觉,我来这马上一年了,一眨眼就过去了,年轻人还是应该学点什么,考不上大学也应该有个一技之长,就这么干耗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听我金哥说你上过大学?”虽然光线暗淡,可我还在从李月的眸子里发现了明显的光亮。

“难得金领班还记得这事,我刚来的时候范哲跟他提过,你对大学很憧憬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呢?我要是能上大学就好了,你在哪所大学?毕业了吗?”

“我在吉大,没毕业,我要是毕业了能来这当服务员吗?其实大学也没你想象的那么好,也没我认为的那么糟。其实现在我还是后悔了,怎么说我也应该拿到个学位证,就算学不到什么东西起码工作好找,起点会高很多,而且也会得到更多的尊重,在这工作一年我倒是学会受气了,谁要突然给我个好脸我都不适应。”

忽然我发现个问题,我和李月说了这么半天的话,蒋男一直拿着个拖布围着我们擦来擦去,我有些好奇大声问蒋男:“你干什么呢?怎么在这擦起来没完了?就这脏吗?”

蒋男抬头看了看我,“不是,李哥,金领班说一会上来检查卫生,我想把这擦干净点!”

“真的吗?他什么时候说的!”

“你刚才去一楼搬东西的时候金领班从楼上下来跟我说的!”

“我要干活了,改天再聊!”我冲李月摆了摆手接过了蒋男手中的拖布,我只用了蒋男一半的时间就擦干净了整个休息大厅。

果然五分钟之后金领班上来检查卫生了,这时候不知道王伟从哪窜出来了,陪着金领班在二楼转了一圈,把我和蒋男晾在了一边,好像这活都是他一个人干的,我拿眼睛看了看蒋男,他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满的神色。

“蒋男,你累这么半天把二楼打扫干净了,就甘心让王伟把功劳抢去?”

“王伟能那样吗?”

“怎么不能,你看他那笑嘻嘻的样,肯定在和金领班说自己打扫二楼是多么的辛苦。”

“咱们都是干这个的,功劳谁抢去还不都一样!”

“你风格倒是挺高,不过我觉得你不应该把王伟的活都干了,这么下去他会越来越懒的!”

“二楼的活是大家的,要是哪里没弄干净金领班还不是全得批评,我不干怎么办啊?”

“我说你可真老实,那咱们就白分工了,你就愿意拿一千块钱干二千块钱的活?”

“李哥,李月是哪人啊?”

蒋男突然跑题了,当一个男人在谈话中突然很冒失地提起一个女人,毫无疑问他是对这个女人有想法,我看了看蒋男,他正专心致志地看着吧台方向,显然他不只是在看吧台,他的眼神暴露了一切。

“李月是丹东人,她人不错,我说蒋男,你老看吧台干什么啊?”

蒋男突然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没有,我想看看休息大厅里面脏不脏?”

“你少装了,我对这事最敏感,我说你刚才怎么在李月旁边擦起地来就没完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没有,我没什么好说的,李哥,王伟在追李月吧?”

“对,他是在追李月,王伟是什么人你也知道,目前就仨女朋友,幕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个,你想让他追到李月吗?”

“你说李月能跟他吗?”蒋男突然叹了口气。

“我就是担心李月会跟王伟才想追她,虽然我也挺喜欢李月,可并不是那种喜欢,我觉得她挺朴实,配你正好!”

“别乱说,人家哪能看得上我啊,李哥你也在追李月吧?”

“也不算追,你说李月跟我总比跟王伟强吧?”

“那是,那是!”

“要我说最好是跟你,一个女孩子独自在外地生活,她肯定寂寞,靠什么来填补寂寞呢?肯定是爱情,她绝对需要一个男朋友,你不敢我说帮你去说,就算你哪都不好起码有一点比王伟好——你是真心的!”

“那是,那是!”

“那是个屁啊!你到底什么意思?要我帮你说吗?”

“你真能帮我说吗?”

“我真能帮你说,只是你这么不主动肯定斗不过王伟,还好李月不太喜欢他,不然早被那小子弄到手了,我告诉你王伟这小子追女生老练着呢!而且李月刚从高中出来,涉世不深,王伟这么成天的在她身边转悠很危险!”

“那是,那是!”蒋男一脸担忧地看着我。

“你跟我装傻啊?你是嗑巴了还是怎么的,就会说那是,你给我个准信!”

“准了!”

“什么准了,你应该给我个明确态度!”

“那是,那是!”蒋男的脑袋冒汗了。

“蒋男、蒋男!”我用手在蒋男面前比划了一下,伸出三个手指头,“这是几?”

“李哥,我不傻!”

“不傻就好,你以前谈过女朋友吗?”

“没有,谁能跟我啊?我们镇子地方小,人也少,家里还没钱……”

“行了,先别自卑了,我就跟你明说,你跟李月在一起起码有一点好处,能让她脱离王伟的魔爪,王伟比你强不了多少,这里的服务员谁比谁都强不了多少,你别听他们没事的时候乱吹,好像哪个在老家都挺有势力,在江湖上混不下去了才来北京当服务员,有背景的谁干这个啊,你真的喜欢李月吗?”

“是,她刚来的时候我就对她有好感,我以前还没喜欢过谁!”

“那你这算初恋了,初恋你得珍惜,不过也得小心点,我就是让初恋给害了,行了,我现在就帮你跟她说!”

“别,我没还没做好准备,我都没跟她说过几次话!”

“最好是你自己去说,我去显得你太没勇气,另外你以后少帮王伟干活,你没看他一有空就往吧台跑,你无形中给王伟创造了多少机会啊!”

“行,我以后尽量不帮王伟干活,不过李哥,自己说我可不敢!”

“那我就帮你说,一会我就去!”

“不行,李哥,让我想想,你说就我现在这样能找女朋友吗?”

“其实你这话说得也对,咱们现在这状态的确不适合找女朋友,特别是不适合找李月这样的女朋友。我不是说她不好,只是她的家境也不富裕,现在的收入也不多,你们在一起说白了就是多一个人陪着自己遭罪,恋爱应该找一个喜欢的人陪自己享福,做些快乐的事,可是咱们现在没那个能力,所以最好不找。不过你没搞清现在的状态,情况十分紧急,如果你不追李月,王伟就会追她,你想看着李月被王伟玩弄吗?你是在救人啊,不要想那么多了,勇敢一点,你要想明白,如果你不追她就会有一个流氓**她,那流氓就是王伟,你怎么办?”

“我弄死王伟!”蒋男的眼神吓了我一跳,那里面分明射出了怒火,没想到蒋男这么老实的人也会有愤怒的时候。

“我说哥们你也太腼腆了,宁可弄死王伟都不追李月,你要是赶在王伟前面追到李月不就完了吗?何必非得杀人呢?你弄死王伟他也划算,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可是你得到什么了?满腔怒火还有一颗枪毙你的子弹!”

“李哥你说远了,我就是那么一说,不过谢谢你教我这么多,我再考虑几天。”

“行,你抓紧考虑,我这几天争取和李月搞好关系,到时候好以一个大哥的身份把你介绍给她,我跟她话说多了你可别有什么想法!”

“放心吧李哥,我这人实在,没那么多想法,我相信你!”

说完蒋男低着头又干活去了,一整天他都愁眉不展,我知道他一定是为李月的事在做思想斗争。其实我这么做摆明了就是想和王伟对着干,我不喜欢这小子,而且对李月印象不错,我就是不想看到又一个不错的女孩被王伟玩弄。

之后的几天我和王伟一直对李月进行着轮番轰炸,你方唱罢我方休。每次王伟刚和李月聊完天我就去吧台接着聊,我要是哪天抢得了先机王伟也会紧跟在我的后面去找李月。王伟对我表面上还和以前一样,可是我感觉到了他的不满,这小子看我的眼神冷冷的,而且不再主动和我说话了。

我们两人就这么较着劲,可是几个回合之后我变得有些辞穷了,虽然李月并不讨厌我,而且对我要比对王伟来得热情,可我并不是真的喜欢她,而且我感觉到了自己的恋爱经验还是不够丰富。真是情到用时方恨少,妞到泡时才知难!我的性格有些极端,在我眼里女人只分两种,喜欢的和不喜欢的,喜欢的我可以付出一切,不喜欢的一切都不可以付出。李月并不是我喜欢的,我只是对她略有好感,做朋友还行,所以我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拉近彼此的距离,这几天我发觉蒋男的表情越来越痛苦,知道他的思想斗争一定进行得异常残酷,这表明他离下定决心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我应该想办法让李月对我产生信任感,好让她顺理成章地接受蒋男,可王伟还是从中作梗,于是一天下午我把竞争变得更加公开化了。

每天下午都会有一段时间比较清闲,这段时间也是我和王伟争着和李月聊天的黄金时段。此前我们一直保持着一种默契,那就是各聊各的,我和李月聊天的时候王伟不会干扰,王伟和李月说话时我也不去打搅,彼此再怎么按捺不住也要等对方聊完了再采取行动,而今天我决定破坏这种默契。我要让王伟知道我并不怕他,他的懒惰已经让人厌烦了,他总是把自己的活扔给别人干,其实我是不愿意帮他干活的,只是没那么大脸看着蒋男一个人挨累!

今天王伟抢占了先机,这小子词还真多,每次都是他一个人夸夸其谈,李月都不怎么回应,真不知道他都说了些什么。我从后面包抄到了吧台,坐到了王伟旁边的椅子上,这小子侃得正起劲:“我上初中的时候全校都有名……”他突然不说了,看了一眼坐在吧台旁边的我,冷笑了一声盯着我离开了。我心想你小子也不怎么高明,把自己初中的事都抖出来了,我要像你这么说光这两年的经历我就能说一个月。

“李哥,你来了!”李月和我说话的时候显得更轻松一些,因为我并不会像王伟那样盯着她的脸看个没完。

“哦,没事来找你聊聊,王伟这小子烦人,我过来帮你把他赶走!”

“他是够烦人的!”

我心想李月果真讨厌王伟,这是好兆头,“你讨厌他就和他明说,省得他天天过来烦你!”

“大家都是同事,聊会天儿总不能拒绝吧,只是他说的那些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李月,你来这有一段时间了,想家吗?”

“怎么不想,开始的时候想得厉害,天天往家里挂,现在好一点了,人总得离开家啊。”

“我刚到北京的时候也想家,现在都麻木了,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从学校刚出来,哪来的男朋友。”

“现在有的小学生都有男朋友,一个人在外地不容易,想找个人照顾你吗?”我看了看李月,虽然光线不好但我还是看得到她的脸红了,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问话方式有问题,这么下去很容易误导李月,让她觉得是我对她有意思。

“想啊,还是有个人照顾好。”李月的脸更红了,她不说话了,低着头擦已经像镜面一样明亮的吧台,她脸一红弄得我也有些不好意思,于是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你忙着吧,我还有点活没干!”

离开了吧台我立马找到了蒋男,“哥们,你得表白了,不然又要出问题了,李月弄不好会认为是我对她有好感,到时候更麻烦!”我心想这错误我以前在林璐璐和董强身上犯过,可不能再犯了。

“李哥,这几天我也想好了,有机会我就说,可是一直没机会啊,你得帮帮我!”

“你就这么整天低着头干活哪来的机会,你得创造机会,过去,现在就去和李月聊天,熟了以后什么都好办。”

“不行,这么办肯定不行,我得找个合适的机会,直接过去我可不敢,再说我平时就不擅长聊天,见到李月就更不会说话了!”

“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也没法和李月沟通了,我又不想追她,你总得想想办法让李月知道你关心她!”

“也对,这样吧李哥,你看天这么热,我去买三个雪糕,咱们三个吃,你说行吗?”

“行,去吧!”我心想正好解解暑。

蒋男‘噔、噔、噔’地下楼了,我心想这下有戏了,主角终于要登场了,这俩人都挺本分,唯一阻碍他们开花结果的就是工作不稳定,在北京也没着落,现实问题解决不了再深的感情也得荒废。

没两分钟蒋男上来了,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两个雪糕,“李哥,给你,帮我送去吧!”

“什么?你让我送去?”

“谢谢你了李哥!”蒋男一脸诚恳地看着我。

“我说蒋男,我不是怕麻烦,我去不是那么回事,容易引起误会!”

“这么长时间我还没和李月说过话,你先帮我送去,告诉她雪糕是我特意给她买的,让她有个心理准备,明天我一定自己送!”

“这招也行,你小子还挺有想法,她要是问我你为什么给她买雪糕,我正好切入正题,就说有个小子老关心你了,我去了!”

“麻烦你了李哥!”蒋男的眼中充满了期待。

我再一次来到了休息大厅,王伟这小子还真烦人,我刚走不到五分钟他又过去骚扰李月了,我把拿在手中的一个雪糕恶狠狠地咬了一口,然后径直来到了吧台,把另一个雪糕递给了李月,“天这么热,吃个雪糕吧,这是蒋男……”

“李哥,你还真会关心人,怎么没给我买一个?”我话还没说完就被王伟打断了,他的阴阳怪气实在让人讨厌。

“不好意思,要不把我这个给你吧!”我把已经咬了一口的雪糕递给了王伟。

“不用了,我说着玩的!”

“要不我再给你买一个去?”我看了王伟一眼,又恶狠狠地咬了一口雪糕。

“我这个给你吧!”李月把雪糕推给了王伟。

“不要,这我可不能要,李哥给你买的,我吃算怎么回事啊?”王伟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我们这上班时间抽烟是要罚款的,王伟的这个举动代表了他的某种决心,这次他不准备离开。

气氛很快陷入了尴尬,我们三个人相视无语,最后是我打破了沉默,对李月说道:“吃了吧,一会化了!”然后就转身离开了,虽然我没回头但是依然感觉得到王伟那冰冷的眼神和不满的神态。

来到走廊我首先注意到的就是蒋男那充满期待的眼神,“怎么样李哥?”

“情况不妙,让王伟给搅和了,他坐那不走,还要吃李月雪糕!”

“李月没跟王伟好吧?”

“这你放心,短期内王伟没戏,李月有点烦他,你不用着急,机会有的是。”

“我不急,谢谢你了,我去收拾包房!”说完蒋男恶狠狠地咬了两口雪糕,把剩下的雪糕棍一扔,干活去了。

九月的天气变得很快,白天十分闷热,到了晚上竟然变得有些凉,午夜过后李月靠在吧台后面的椅子上打嗑睡,她抱紧了双臂,显然是觉得有些冷,蒋男去休息大厅转了一圈之后,再一次来到了我的身旁,“李哥,你困吗?”

“有点困,不过已经习惯了,现在也不敢睡啊,得到一点钟金领班躺下了咱们才能睡安稳!”

“李哥,我看李月好像没睡着,她可能感觉有点凉!”

“这你都能看出来?真够细心的,不过这事我可没招,空调开不开金领班说了算!”

“我是说包房里还有多余的毛巾被,你说用不用给李月拿去一条盖上!”

“想法不错,虽是举手之劳却很容易打动人,你小子有一套,去吧!”

“我去不行,我还没和她说过话呢,直接就送去一条毛巾被有点唐突,你帮我送去吧。”

“蒋男,不是我不帮你,再帮真要出事了,李月可能已经误会了!”

“没事李哥,只要她不冷就行,你就说这主意是我想出来的!”

“我说蒋男,这话你让我怎么说啊,你自己想想我该怎么措辞?”

“李哥我嘴笨,就靠你了,反正她不冷就行!”

“难得你这份痴情,赶上我当年一半了,行,我就帮你送去!”

蒋男转身冲入了一间没人的包房,拿上一条毛巾被冲了出来,我接过毛巾被雄纠纠、气昂昂地冲进了休息大厅,来到吧台我轻声说了句:“李月,睡着了吗?”

李月很快睁开了眼睛,“李哥啊,没睡着,有点凉,睡着了怕感冒。”

“有人知道你冷了,让我给你拿条毛巾被,知道那人是谁吗……”

“还能是谁?除了你李哥谁有这素质!”我又听到了王伟讨厌的声音,转头一看他正躺在吧台旁边暗处的一张沙发上,这小子把休息大厅当成根据地了,他是要对李月采用实时监控!

“哎哟,你在这啊,我说怎么一天都没看到你,怎么,以后在吧台这扎根了!”

“也没什么活可干,我在这坐一会,李哥这天刚凉一点你就把毛巾被拿来了,真体贴啊!”

“不敢当,你都跟这寸步不离了,我这算什么啊?你是没什么活可干,活全都让蒋男和我干了!”

“有活你吱声啊,这一天我闲得都难受。”王伟无耻地抻了个懒腰。

“我也不是领导,哪好意思吱声啊,不像有些人专挑我不在的时候找领导来,反正这就是良心活,就三个人,谁少干点另外两个人就得多干点!”

“行,李哥,以后有活你言语,我肯定给面子!”说完王伟双手插兜走到沙发上坐下了,他的位置离吧台很近,如果愿意他可以听到和我李月的全部对话。

“李月,盖上吧!”

“谢谢李哥!”李月接过了毛巾被,我转头就走了,本来挺好个事又被王伟弄得不尴不尬。

回到走廊我又遇到了一脸期待的蒋男,“李哥,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毛巾被给李月了?”

“给她了!”

“你怎么说的?提我了吗?”

“哎,我本来就没想好怎么措辞,王伟一来就更乱了,他这一天都没怎么露面,就耗李月那了,这么下去太危险了,王伟已经瞄准猎物了,就差那一扑了!”

“李哥你帮我想想办法!”

“没办法,你快去和李月表白吧,现在去可能都晚了,她对你根本没什么印象!”

“李哥,明天你有空吗?”

“有空,怎么?”

“干脆你帮我把李月约出来,我请她吃饭,然后我就跟她说,省得王伟捣乱!”

“行,你小子还算有魄力,早这样就对了,李月现在可能睡了,我早上就帮你说,下了班你们就去吃饭!”

“李哥,你也得陪我去啊!不然太尴尬了,再说我这么突然约她,恐怕她也不会答应,你先帮我约她,我吃饭的时候想办法跟她说,让她知道我对她的心意,以后的事再说!”

“行,你开始构思吧,我睡觉了!”说完我返回了休息大厅找了一个角落里的沙发躺下了。

早晨醒来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在走廊里我看到了蒋男,他的双眼充满了血丝神情十分疲惫,在来回不停地徘徊,“蒋男,昨天晚上没睡啊?”

“没睡,我睡不着!”

“这都快七点了怎么不叫我,一会金领班就要上来检查卫生了,活干不完就麻烦了?”

“你放心吧李哥,我都忙活一夜了,一闲下来就紧张,活都干完了!”

“辛苦你了,又便宜王伟那小子了,他现在是得寸进尺,我看他比金领班都闲,你不用太担心,紧张是正常的,这是你第一次相亲,其实我心理素质也不好,书上说智商高的人心理素质都不好。”

“可是我智商不高啊!”

“你太谦虚了,紧张到你这个份肯定是智商极高,要不就是你太重视这事了,放松,大不了就是被李月拒绝,又不会抽你嘴巴!”

“李哥,你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吗?”

“没有,我的女朋友都是自己找的。”

“上学的时候没人给你介绍女朋友?”

“没有,上学的时候只有小混混才让别人给介绍女朋友,我虽然谈不上栋梁但也算不上流氓。”

“那你成功了吗?我说是感情上成功吗?”

“异常失败,爱我的我不爱,我爱的不爱我,无论爱我的多爱我,我爱的多不爱我,我还是只爱我爱的,不爱爱我的,男人碰到喜欢的女人贱一点不要紧,只是不要贱到让她看不起的程度!”

“李哥,我听不懂,你说绕口令呢?”

“听不懂就算了,这方面你悟性一般,不过我感觉悟性一般的人倒容易有个好结果,我这就给你约去!”

“李哥,李哥……”我没理蒋男,心想他肯定又想说一堆废话来耗废时间稳定情绪,我快步来到了休息大厅,这次我仔细观察了一下,王伟并没在吧台旁边,于是我来到了李月面前,“李小姐,昨晚睡得好吗?”

“李哥,怎么叫得这么正式?昨晚睡得不错,多亏了你的毛巾被!”

“给你毛巾被的人想和你吃个饭,赏脸吗?”

“什么时候?”李月又开始低头擦吧台的玻璃面了。

“一会下班之后!”

“我都累一宿了,没准备也没打扮!”

“就是顿便饭,你不用太上心,赏脸就行!”

“行,我去!”

“好,下了班在楼下等我,你哥,就是金领班得训我们一会!”

“行,我等你!”李月抬头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神可谓碧波荡漾,从这一眼中我就知道李月误会了,而且对我有意思,不过没关系她误会不了多长时间了,我心想如果自己像王伟一样淫乱也好,甭管喜欢不喜欢,只要有点姿色的女生都弄上床,可惜我不是王伟,太可惜了!

八点钟交班,八点二十分金领班结束了对我们的例行折磨,整个过程中李月一直在一旁含情脉脉地看着我,王伟一直虎视眈眈地看着李月,队伍刚一散开我就拉上蒋男直奔李月,“让你久等了,咱们走吧!”

看到蒋男李月的表情有些诧异,“蒋男也去吗?”

“你知道他叫蒋男啊?”我心想李月还真对蒋男有点印象,这是好事。

“怎么不知道,二楼就你们三个服务员!”

“你好,我叫蒋男!”蒋男的自我介绍有些多余。

“你好!”李月想笑没笑出来,很客气地冲蒋男点了点头。

“大家都是同事,以前一直也没机会,今天一起吃点东西,说吧,你想吃什么?”

“我随便,吃什么都行!”李月大概是没想到蒋男会加入,显得有些失望也有些不自然。

“吃什么你定蒋男!”

“我也随便,李哥你说了算!”

“你们还真客气,好像就我一个人爱吃,咱们就随便找个小饭馆吃点炒菜得了,反正大家一会都得回去睡觉,多吃点中午饭就省了!”

“哟,三个人在这开会呢?有什么计划啊,怎么不带我一个!”又是王伟,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们身后,这小子简直就是苍蝇!

“没什么计划,我们三个随便聊几句。”我心想可不能让王伟知道我们要去吃饭,他又跟去就麻烦了。

“聊什么呢?跟我说说!”王伟直视着李月的眼睛摆了个POSE在那装F4,让人看了就恶心。

“聊工作呢,我们先走了,我和蒋男准备送李月回家!”我一招手拦了辆出租,拉开车门把李月和蒋男推了上去。

“李哥,我也去!”王伟刚想迈步,我一抽身上了车,‘咣’地一下把车门关上了,“不用了,送她回家用不了那么多人,再说天热,人多了太挤,师傅开车!”司机一脚油门把王伟甩在了后面。

“你们上哪?”司机问我。

“你就往前开吧,开到看不到后面那人的地方找个饭店给我们停下就行!”

“啊,到哪?”

“你就在附近找个小饭店停下吧!”

“离这五百米就有个小饭店!”

“行,就那了!”我回头看了眼李月和蒋男,两个人在后排危襟正座一言不发。

很快饭店到了,蒋男兜钱我下车给李月开车门,也许是我开车门的动作过于绅士了,弄得李月有些不好意思,她刚一下车我就杀进了饭店,找了个空位置坐下了。这地方装修得极其简单,更像一间小吃部,待蒋男和李月坐定之后服务员拿来了菜单,“三位吃点什么?”

“李月,你点吧!”

李月连看都没看直接把菜单推到了一边,“李哥,我不会点菜,吃什么都行,你点吧!”

“蒋男,你来!”

“我也不会点菜,李哥你来吧!”

“行,你们两个倒挺默契,看来就我一个人嘴馋,麻辣豆腐、红烧排骨,再来一凉菜,茶水,就这样吧!”

服务员下去了,我们三个人再一次相视无语,我心想蒋男你也太不会说话了,这么好的机会竟然就在那傻坐着。李月坐在我的对面,不时地拿眼睛扫我,看她的意思好像是想让我把蒋男撵走,好尽快向她表白,我不敢看李月的眼睛,坐在那装傻,蒋男低头看桌面可能是真傻。

很快菜上来了,饭也来了,三个人各吃各的,眼看蒋男的一碗大米饭就要见底了,我终于按捺不住了,对蒋男说道:“哥们,你用喝点酒吗?”

“啊?我不喝酒!”蒋男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想让他拿酒精壮壮胆。

“不喝酒你也不敢说话啊,该说的得说啊!”我心想干脆让我帮你挑明了算了,可是蒋男把头埋得更低了,菜吃得更猛了,他的额头渗出了汗珠,我心想这么下去今天这顿饭蒋男可能就白请了,他完全没有表白的勇气。

我们三人又吃了一会,待每个人的碗都见了底之后,我喝了口茶水又看了看李月说道:“李月,你觉得最近一段时间我对你怎么样?”

“挺好,李哥你一直挺照顾我的。”

“那就好,你当我是你哥就对了,蒋男这人特别老实,你也看到了,我们三个人的活他一个人基本上全干了,蒋男为人特踏实,其实他对你有意思……哦,不是,我这么说不好听,他就是希望和你交个朋友,如果可能的话就进一步相处,如果没必要就算了,其实那雪糕和毛巾被都是蒋男让我给你送去的,他可细心了……”

“李哥,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大家都是同事,我和蒋男已经是朋友了,我看没有再进一步相处的必要了,谢谢你们请我吃饭,我想回家了!”李月面露不快,说话斩钉截铁,蒋男面红耳赤,那样子好像随时有可能因为脑出血而入院抢救。

“蒋男,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服务员买单!”这小子表现得很倔,这是蒋男说得最痛快的一句话。

结完账出了饭店李月冲我说了句:“李哥我先走了!”之后就快步消失在了大路尽头,留下了我和蒋男在原地感慨万千,“李哥,我这事就算完了吧?”蒋男的眼中没有了期待取而代之的是迷茫。

“不好说,你得死缠乱打,拿出不成功便成仁的精神,反正话是这么说,真到落实的时候谁都挺费劲的,你自己想吧!”

“李哥,能陪我进去喝点酒吗?”

“该喝的时候你不喝,听我的,现成喝酒没用了,借酒消愁更愁,抽烟、喝酒、自残乃至跳楼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等你实在闹心挺不住了就喝农药吧,喝酒算什么本事啊!”

“李哥,你是说真的!”蒋男表情激动,好像真有想死的意思。

“哥们,我可不是那意思,我就是打个比方,越伤心就越容易落魄,越落魄就越容易伤心,你得调整心态,把该干的事都干好,就比如你一个人干仨人的活,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忘记忧伤的办法。能忘就忘,忘不了就记着,如果你只能为女人伤心那就只配为女人伤心!”

“李哥,我真听不懂,我没念过多少书,我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这是我第一次喜欢别人!”

“第一次最痛苦,痛苦越多成长得就越快!”

“李哥,你痛苦过吗?”

“那是必须的,我一直很痛苦,老实说我也是最喜欢第一次碰到的女生,其实我一直在挺着,有时候我一想这社会、这现状、这未来,再一想我喜欢的女生此刻不一定在向哪个男生投怀送抱,我就有一种活腻的感觉,活腻是活腻,我还不想死。你看我这不也过得挺好,起码没死,为感情有跳楼的,有喝药的,还有喝完药跳楼的,所以你再痛苦也不算丢人,只能说明你痴情。行了,今天就说这么多了,回家好好休息,明天还有三个人的活等着你呢!”

“不可能,心情不好谁的活我都不帮着干,李哥,以后咱们三个分分,你的活我一个人包了,你对我怎么样哥们心里有数,王伟那小子的活我一点也不帮他干!”

“对,你有这骨气就对了,其实王伟那小子天天闲着倒也没什么,关键是他还不领情,好像咱们两个就应该帮他干活,你也不用帮我干活,明天我和王伟说,咱们三个人平均分配,谁都别想偷懒!”

“行,李哥我嘴笨,这话就你说了,我肯定支持,走咱们进去喝点酒!”

“刚才白说了,喝酒没用,信我的,先回家好好睡一觉,然后好有精神闹心!”

“李哥,你说李月不能跟王伟吧?这事我还真有点不放心,王伟那小子确实不怎么样!”

“李月刚才拒绝了你,她目前不是你的女朋友,以后跟谁在一起是她的自由,你最好尽快追到她,那样就没王伟什么事了。你要是追不到或是不想追李月了,那么以后她跟谁你就管不着了,也不用为这事操心,也许她跟的人还不如王伟呢,没准碰到个人贩子把她卖了,那是她倒霉,没准找个大款跟着享福,那是她的本事,这都有可能。对了,告诉我你还准备接着追她吗?”

“不可能了,她就是同意了我都不知道之后和她该怎么进行,现在被拒绝得这么彻底让我以后怎么跟她相处啊?李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离开浴池再找个别的事干!”

“没必要,真没必要,对于咱们这些北漂族来说工作不是那么好找的,好不容易适应这工作了就应该坚持下去,要是你找到更好的工作可以走,要是为了这么点事就走太不值得了,你没必要放在心上!”

“李哥,要不你追李月吧,我也看出来了,她对你有好感!”

“哥们,你这是骂我,我是那样人吗?只要你看上的女孩,别管成没成,我都当成弟妹照顾,再说我也不是真喜欢李月,以前接近她就是不想让她和王伟走得太近!”

“李哥,你不是说我追她就等于救了她吗?现在只有你有能力让她离开王伟,你就不能救她吗?”

“那不一样,现在我想通了,你追她是救她,因为你是真心的,我追她是害她,因为说道底我也不是真的喜欢她,时间长了照样会惹她伤心,你要是放弃就看开点,以后该给她买雪糕还给她买雪糕,该给她盖毛巾被还给她盖毛巾被,大家就当朋友处,时间长了也许就感动她了,感动不了就把她当妹妹!”

“李哥,你说得对,我以后就听你的了,咱们喝点酒吧!”

“你还真执着,行!冲你这没完没了的劲我就陪你喝点!”

我们俩一闪身又杀回了饭店,其实蒋男酒量很一般,我们两个人要了五瓶啤酒一盘凉菜,二瓶酒过后蒋男就吐了,吐过之后还要喝,他的本意大概是想喝倒,现在只喝到吐的程度,显然没有尽兴,他挥手招呼服务员上酒,被我强行制止拉出了饭店,趁他还有意识各回各家。

石牌楼厂家报价
游戏机厂家价格
六六闲约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