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痴缠冽星正文第三章

2019-02-04 05:26:2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痴缠冽星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金萱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痴缠冽星全集阅读正文第三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说要放弃就能放弃吗?真的是谈何容易!

强忍了一个星期,施子婵终究忍不住思念他的心,偷偷摸摸地跑到之前等简聿权的地方静候他的出现,一心的想著即使不能像以前那么接近他,但只要能从远处看他一眼,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想是这样想,但是在看到他之后,她就一点也不——满——足!

为什么她会这么喜欢他呢?谁能告诉她?

本以为看简聿权一眼便足以告慰她这一个星期以来对他的相思之苦,然而没想到看那一眼,却反倒引发出被强制压抑在她心中对他的全部想念,让它们一瞬间有如泛滥的洪水,滔滔地将她整个人、整颗心淹没,让她的理智毁于一旦,迷失在他伟岸挺拔的身影之中,完全不能自己的远远地跟在他身后。

于是她决定不再强忍对他的爱慕之意,恢复以往每天放学后在他回家必经之路等他的举动,只是现在的她对他只敢远观,再也不敢亵玩焉了。

简聿权在她恢复出现在他回家路上的第一天就发现了她,更知道她一路上都远远的跟在自己身后,然而只要她不再打扰自己,对他来讲,她从远处跟踪他的举动是影响不到他的。

没错,像她那样的举动根本是影响不到他,因为他并不是没有碰过这种情形,可是为什么对这种事,向来只会愈来愈淡忘对方存在的他,对于她的存在感却愈来愈鲜明,鲜明到连她跟随著自己的距离比之前稍远了一步,他都能注意到。

不该这样的!

那个女生的存在与否不应该影响到他的情绪,即使她因为太注意跟踪他而没注意到路上的车子而被撞了,或者在他眼前被居心不良者调戏,并害怕的朝他大喊救命,他都应该能视而不见、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将她抛得远远地,然后再回家开香槟庆祝他终于甩掉这个橡皮糖了。

没错,正是这个心情,他……

“简聿权!”

一声惊慌的叫喊声突然从他身后响起,简聿权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回头,然而就在那一瞬间,他回头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他在干什么?他无声地自问着,前一秒钟他不是才清清楚楚的厘清自己与她毫无关系的吗?还道即使她在他眼前出了什么事,他也能冷眼旁观的将她置之不理,怎么这么快就打算自掌嘴巴了?

不,别多事了简聿权,她的死活根本就不关你的事。

他举步往前走。

“简聿权!”

又是一声!

该死的,她这样叫他的名字做什么,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根本不会理她吗?

“不——”她的尖叫声霍然响起,“不要!走开!”

身形一僵,简聿权忿忿不平的低咒出声,该死的,他竟然离不开!

迅速地旋过身,他带著毁灭性的怒气朝距离自己约十公尺的他们前进。

三名调戏著施子婵的不良少年没料到他会折返,待他们由突然变得呆若木鸡的她身上感觉到不对劲而回头时,挟带著毁灭性的怒气,出手快如风的简聿权已在一瞬间同时将他们三人撂倒。

因突然地松懈,施子婵整个人虚脱的滑坐在地上,她抬起头,仰著脸朝他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

“我以为你不管我了。”

瞪著她脸上的笑容,简聿权怒气难消的转身离开,他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出手救她?好不容易丢开的包袱可能又要回到他身上了,真是该死的!

“哎哟!”

身后突然传来的一声痛呼让他倏然止步,并遏制不了自己的回头张望。

她这回又怎么了?他怒视她。

施子婵朝他歉然地一笑,眼中强忍痛楚的瑟缩样却让她的笑颜失色不少。

简聿权循著她紧握在脚踝上方十公分处的双手找到了那个祸源。

“我的脚好像扭到了。”她抱歉地向他说明。

她真是该死!脚扭到干么跟他说?他又不是医生能开药治好她的伤,她——真是气死他了!

怒气冲冲的往回走,简聿权冷著一张连正牌阎王爷看到都要甘拜下风的脸走到她身边,然后一伸手腾空的将她抱了起来?

施子婵惊惶失措的急忙以双手揽住他颈部,以防止自己跌倒。

“我还可以走。”她有些羞赧的看著近在咫尺的他说。

天啊!如果她知道扭到脚可以有这么优厚的待遇,她早把自己的脚给折断了。

“啊!”

惊恐的尖叫出声,施子婵下意识的抓住周遭所有可以支撑住自己,不让自己跌得四脚朝天的东西——事实上就只有他,她惊悸地猛喘气,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就这么突然松手,连预告一声都没有就将她抛下!

“你干什么?”她瞪著他问。

“你不是说你还可以走吗?”他冷声道。

天啊!也许在折断自己的脚之前,她最应该做的是先把自己的舌头给割掉,真是气死人了!施子婵恨恨地想。

“啊——”

因为太过生气,一时间没注意到扭伤的脚踝无力负荷她全身的重量,施子婵再次因剧痛而惊呼出声,并跌坐在地。

可恶!连她的脚都要欺负她!

“你不是说还可以走,坐在地上做什么?”简聿权站在原地冷冷地看著她。

“你管我,我高兴坐在地上不行吗?”她生气的斜睨著他,气他一点怜香惜玉的温柔都不懂。

“起来。”

“不要。”她执拗道,“你别管我,反正我还可以走,等一下自己会走路回家。”

简聿权生气的瞪著她,气自己明明可以转身就走,却又狠不下心来将她一个人抛在路边。而她却又可恨地抓住了他这个弱点,耍出三岁小孩子才会有的动作赖在地上死不肯起来,她真的是……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过了,你别管我,就让我一个人在这边自生自灭吧,反正我也不是你的什么人。”施子婵开始自暴自弃了。

可恶!他再也受不了了!

带著千年寒冰的气势,简聿权走到她身前,粗鲁的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起来!”他无情的冷声道,一逞将她的一只胳臂绕过他颈背,支撑著她站起身来。

将身体三分之二的重量交给他,施子婵倚靠著他一跛一跛的走著,简聿权这才知道她脚踝的伤势其实满严重的,对她的怒气也慢慢的平缓了一些。

“你一直跟著我到底是为什么?”两人靠得这么近却不讲话似乎有点奇怪,他破天荒的开口问她,当然他的声音依然维持一贯的冷漠。

“我只是想看你嘛。”施子婵思想单纯的回应。

面对她的单纯,他仍然一脸冷酷。

“既然你不理我,又讨厌我缠在你身边,我只好选择从远远的地方看著你。”瞧!她多委屈。

简聿权完全不知道她脑袋瓜子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哪有人被他这么严厉的拒绝之后,竟然还……

“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对了!”他怒声道、

“就喜欢上你的那根筋嘛。”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怒气竟然让她心情好了起来,施子婵开玩笑地朝他嘟嘴嘀咕著。

简聿权依旧面无表情。

“可以吗?”她期待地看著他问,“我可以远远的看著你吗?或是你肯让我再靠近一点?”

毕竟他又再次出手救了她不是吗?如果真如别人所说的,他向来只会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那么这回他走了又折回来救她的事实,是不是正表示他是在乎她的?

不敢再自以为是的认为他是喜欢她的,但至少他有把她当成朋友看吧,否则他又怎会出手救她呢?

朋友?这也算是一种进步吧。

见简聿权将她扶到大马路边,替她招了辆计程车,并交代司机到最近的医院。施子婵正暗爽著拼命挪动她的屁股,想让出个座位让他坐时,怎知他却砰一声甩上了车门。

“简聿权?”她呆愣愣地望著他。他不陪她到医院吗?

“司机,麻烦你在地看完医生后再送地回家?”他从皮包内抽出两千块递给司机。

“你不陪我去吗?”施子婵失望的问。

简聿权不吭一声的退后一步,连看都没看地一眼便叫司机可以开车了。之后,看著载她的计程车驶离原地,他就转身头也不回的朝回家的路前进。

☆☆☆

脚踝的伤让施子婵几乎有一个星期行动不便。

前两天,她请假在家休息,第三天开始便拄著拐杖,在母亲的接送下一拐一拐的到学校读书,直到她终于可以不要人接送时,已经有一个星期没见著简聿权了。

不知道他是否曾经想过她、担心过她的伤势?或者一个星期不见,他早已经忘记她了……

施子婵的脑袋瓜子突然变得一片空白。

会吗?他不会这么无情吧?

可是他好像就是那种热情人的耶!

一想到先前所有的努力可能都已付诸流水,她顿时有种全身无力,将要虚脱之感。不会又要她从头开始当他的跟屁虫吧?还是一个让他视而不见、不屑一顾的跟屁虫。

唉——

也许她这一声叹气来得太早了些,毕竟这一切都还未得到证实,只是她缺乏自信心在这边胡思乱想而已。

嗯,没错!一切就等见到他之后,再来下定论吧。

睽违了一个星期的骑楼依然伫立著不变,而她等待的人呢?

怀著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心情,施子婵默默地望著路的那一方。

简聿权远远的就看到了在骑楼下缩头缩脑的她,然而一股突如其来的释然却将他整个人震慑在当场,动弹不得。

该死的,他不可能会为了她安然无恙的再次出现在他面前,而感到松了一口气的!

看到他的出现,及他在看到她时呆愕在原地的反应,施子婵的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上扬了起来。她才不管他看到她的感觉是高兴或是厌恶,她只知道他没有忘记她就够了。

哇!好感动耶,他竟然真的没将她忘掉,而且还一改常态地没对她视而不见,她真的好高兴。

一蹦一跳的来到他面前,施子婵带著比太阳还要灿烂的笑容仰望著他。

如果她一直不开口,不知道他会不会先开口说话,而第一句会对她说的话又是什么呢?地好奇的盯著他的冷脸。

“你又来这里做什么?”简聿权沉著脸朝她冷声道。

“哈哈哈……”

施子婵抑制不住的笑出声,她就知道,她就知道!正所谓牛牵到北京还是牛,他明明都已经无法像刚开始的时候那般无视于她的存在了,结果还是要板出那张阎王脸,以冷如寒冰的声音说话。他真的是一点都没变耶!

瞪著她笑不可抑的脸庞,简聿权怒不可遏的丢下她一个人往前走。

他该死的干么要理地呀!

“等……等我一下嘛。”她急忙追上他。

他独自生著自己的闷气,甩都不甩她。

“对了,差点儿忘了我今天来这儿还有个目的。”紧跟在他身旁的施子婵习以为常的自问自答,她从口袋里掏出两千块递到他眼前,“这是那天搭计程车的钱,还你。”

简聿权视若无睹的没理她。

有道是花钱消灾,他早已经把这两千块当成消灾之钱,根本就没想过要将它拿回来。

“我妈妈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事实上妈妈只说把人家借她的钱拿去还给人家,还要记得说谢谢。

“这两千块还给你,如果下次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你可要再跟上次一样帮助我喔。”她微笑著说,让简聿权恨不得伸手一把抹去她脸上的笑容。

见鬼的!他根本不想再跟她扯上任何关系。花钱消灾、花钱消灾,难道这句话是假的不成,要不然她干么还来缠著他?

“拿去。”

“我不要。”他避如蛇蝎的倏然将她塞入他手中的钱丢还给她。

施子婵瞠目结舌的看著他孩子气的举动,搞不懂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要这两千块。

“你干么?”她一脸莫名其妙的问。

“随便你把那钱拿去丢掉或花掉,不要塞给我。”他冷然的看了看她,以警告式的口吻说。

“为什么?”她愕然的问道。

简聿权冷冷地瞪她一眼没有回答。

为什么他不要这两千块呢?施子婵拼命的想找到一个答案,然而一片空白的脑袋瓜子却怎么也不肯浮现出东西来。

她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他,还是那么面无表情,一副什么都不在乎、不关他事的冷漠样,唉!帅哥何其多,她怎么会偏偏去喜欢上他呢?

施子婵无声的轻叹了一口气,却叹出了一个突发奇想的想法来,也许……

“简聿权,你星期天都在做什么?”她晶亮的眸光一闪,表情热切地盯著他问。

“不关你的事。”简聿权简短地扔下这句话,然后一如往常般,到了他该转弯的路口便转弯。

“等一下啦!”她伸手将他拉住,“你听我把话说完嘛。”

他冷箭似的目光射向她抓在他手臂上的那双手。

她吐了吐舌头,松开手,将手收回。

“星期天我们俩一起出去玩好不好?”她不怕死地问。

“不好。”简聿权毫不考虑的冷声答道,随即转身就走。

“等一下,你听我把话说完啦!”施子婵这次不敢伸手拉他,怕被他那千年寒冰般的目光射死。她追著他,“我找你出去玩并不是要跟你约会,你别误会了。我之所以找你出去是为了你这两千块,你既然不肯拿回去,我又不可能把它丢掉,惟一的办法就是把它花掉。这是你的钱,要花理所当然有你的一份。”

“用不著,那两千块我不要就不是我的,随便你怎么花,不要扯上我。”他冷冷地说。

施子婵霍然停下脚步,生气的瞪著他的背影。

亏她连走带跑的追著他说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他却一点也不愿意接受她的好意,她是请他去免费吃喝一顿耶,又不是要他自掏腰包,他干么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嘛,真是令人生气!

“我不管了!”抑制不住内心翻涌的愤怒,施子婵朝他背影大叫,“星期天早上十一点,我在SOGO的大时钟下等你。不见不散,再见!”一喊完话,她立即迅速的转身跑开,没见著简聿权回头,蹙著眉头看她跑开。

哇哇哇,她说了,她说了!

跑开的施子婵一颗心怦怦的跳个不停。

怎么办、怎么办?他到底会不会来呀?

其实说是为了将那两千块花掉,但扪心自问她真的没有一丝想要和他约会的念头吗?没有才怪!

认识他这么久,也缠了他这么久,然而不提上回到他家的那一次,除了制服之外,她甚至连便服的他都没看过,想一想,她真的很逊。

或许和他之间的一切不能以常理来判断,毕竟他的确是异于常人,不过呢,她可是和一般人没什么两样,想和喜欢的人成双成对成为男女朋友,然后和男朋友在假日的时候约会,看著他、黏著他,偶尔向他撒撒娇、耍耍小脾气……

唉,太阳都还没下山,她怎么就在这里作起白日梦了呢?她还是少痴心妄想,多合掌祈祷吧,祈祷星期天的约会他会来。

..是文学爱好者的家园,为大家提供各类小说免费阅读。

初心哆咪辅食怎么样
石牌坊批发厂家
百痛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